【荒唐年代之气功热】当年,葛优在北京友谊宾馆就是这样被气功大湿“拔牙”的

“张开嘴,咳嗽,吐到这儿来!” 

网上一直都流传着这样一段“葛优接受气功拔牙”的视频:

视频中,一位气功大师正在对葛优运气发功。只见他先将一只手伸入葛优的嘴中,紧接着,另一只手在其后脑勺上用力一拍,葛优遵照气功师的指令,轻轻咳嗽了两声,一段牙根就吐了出来。

怎么样?神不神奇!?意不意外!?随便一拍,啪叽,牙根就掉下来了,葛大爷当时整个人就懵了啊!

这段视频取自1994年拍摄的二十四集大型电视系列记录片《生命科学探索》,而《气功特异拔牙》就是其中第五集的片名。

周德荣是四川南充人,在博客中他的人生经历是这样的,在88年因超生,而被医院开除,后来在南充下河街租了一间房子为人拔牙镶牙。很快,他赶上了气功热,先加入了市气功协会,又进入省气功协会,成为一名“气功大师”。

于93年来到北京,他摇身一变成了那个年代的“神医”,而拔牙也成了“气功拔牙神功”。行医至今,他说准备工作到70岁就退休,这还有4年。

自称可以“通过穴位、意念和咒语拔牙”,还宣称能治疗晚期肿瘤、白癜风、风湿痛等各种疾病,还能用辰砂画符祛病退邪……

还说自己的妻子和当时年仅4岁的儿子小渠渠也具有“特异功能”。儿子甚至能通过意念远程为人拔牙,在其发功后,牙就自动脱落了。

关于周德荣,湖北卫视曾在2013年一档名为《大揭密 撕下你的面皮来》(第三集)中提到这位气功拔牙的“神医”,指出柯云路在自编自导的《生命科学探索》电视系列片中塑造出了一位大师周德荣。

1984年地坛公园

气功风靡全国。

在这档电视节目中,对于气功拔牙,有人认为,这不是意念拔牙,因为将手伸进去时,对着牙齿一个一个动,发现一些比较晃的牙齿,摸上去一点止痛药,当时牙齿就已经下来了。虽让周德荣告诉患者不能动,但实际上牙已经掉了。其实他不需要一巴掌,但当他打患者一巴掌的时候,患者只记住了那一巴掌。

然而,面对这些质疑,周德荣认为这是同行嫉妒。

屋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快要停歇,病人少,徒弟们也有些困乏。其中一位来自山东菏泽的小伙子玩着王者荣耀打发时间,白银段位的他,后羿熟练度明显不够,杀人四次,自己却已死亡九次。

“这不能用气功和咒语打掉手机对面的对手?”面对突如其来的疑问,半天周德荣才回过神儿,笑了一下。

江湖牙医的拔牙过程

摆一摊就行。实在不行,弄一块破布放地上,有一包脏兮兮的棉花、小塑料袋装的中药粉、十几颗已经风干的牙齿……更有江湖味道。

地摊的主人就开始在那使劲吆喝,“祖传秘方,追风通络散,专治各种牙痛、关节痛、腰腿疼痛,无痛拔牙”。

“神医”看病时所用的筷子是特别的,前面部分留有米粒大小的小孔,筷子只要到“离骨散”药粉中蘸一下,小孔就会塞满药粉,这样既可以控制药量,又不易被别人发现。

江湖牙医经常以检查为名,漫不经心地用筷子点点患者坏牙的牙龈,其实这时“离骨散”药粉已被点到了坏牙处。

随后,江湖牙医会伪装神秘地给患者用些自制药,用筷子另一头缠棉花再蘸上他的“追风通络散”摁在患者脸颊病牙所对应的位置,在那里煞有其事地装神弄鬼。

这段表演,大概就是在等粘在牙齿上的“离骨散”起作用。

拔牙时,让患者嘴大张,使劲地咳嗽,他用一根细牙签,放在牙根旁边撬,把牙弄出来。

不到三五分钟的工夫,坏牙就会无痛自然脱落。

牙拔完后,他就说他的“追风通络散” 多么神奇,可以让坏牙自动脱落,可以包治牙病,对风湿病、腰腿疼痛疗效神奇,再接下来,就是收钱咯……

这一情景看的围观群众目瞪口呆。

离骨散

江湖牙医拔牙时,起重要作用是那少许用筷子蘸上的药粉——离骨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记录有“离骨散”。

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密传其制法:

取十两重鲫鱼一尾,去净内脏,将砒霜一钱密封于鱼腹内,将鲫鱼挂于无鼠无猫无风之高处,待鱼皮上长出一片白茸茸的霜毛,刮取霜毛,用瓷瓶装之备用。

当然咯,“神医”得具备变魔术的伎俩,深谙耍贫嘴的套路,才能在江湖上占得一席之地。

待招来患者之后,在其要拔之牙的牙龈周边把适量“离骨散”搽上去,使药力慢慢儿沿牙根深处渗将下去。

其药力所到之处,我们所谓的牙龈牙周膜牙槽骨都将腐化,了无韧性。不出5分钟,牙齿已然松动,“神医”就可用镊子将其在口内摘脱。

注意!此时牙齿固然松脱,但药力使患者失去了痛觉和感觉,自己浑然不知牙齿已经脱落,旁观者当然也不会察觉。

这时,“神医”便可以故弄玄虚,,让患者闭嘴用力咳嗽一声,同时用掌在其头顶温顺一击,并大叫一声“下来”, 令其张嘴,取出牙齿。

最后可能大家都会跟葛大爷一样,直接就懵了!

有些江湖牙医曾私下承认,说拔牙只是幌子,不赚钱,主要是使障眼法让人信任他的“追风通络散”,最终靠卖药赚钱。而筷子头上蘸的正是所谓的“离骨散”,有时候还会蘸点丁卡因(麻醉作用),可以让病人感觉不到疼痛。

然而这种法子只能拔除松动的牙,太硬朗的牙就让患者回家拿“追风通络散”慢慢敷吧,牙不会掉是确定的,先把钱骗到手再说。

神坛上的大师们

“我不是胡万林,也不是张悟本,更不是王林。”周德荣把诊所里展示的与名人的合影全都取了下来。望着诊所里挤满的来访者,他一会儿念叨自己行医几十年,有正规资质,从未出过医疗事故;一会儿又念叨着要把“气功拔牙”改称为“穴位无痛拔牙”。

“气功现在是贬义词了。”他喃喃地说。

当年和他一起成名的那些“大师”们,如今有的因诈骗等罪名入狱;有的已经去世;还有的,早已同那个年代的种种疯狂一起,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销声匿迹,不见踪影。

八十年代气功热,九十年代成功学,新时代的养生课。真是江山代有大师出,各领风骚两三年。在骗子们的夹击下,苦的还是老百姓。

吃了一年又一年的亏,先补大力丸,再吞长生丹,还是捂不热口袋里的几块钱。

侯耀文和石富宽说过一段传统相声,叫做《口吐莲花》。为了看侯耀文口吐莲花,石富宽心甘情愿被他拿扇子砸脑袋,砸了一次又一次。

每次被砸得脑门发红,石富宽还拱手道:

“大师!您倒是喷呐!”

剧场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