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食物语〕〔北京烤鸭×你〕〔小少主〕〔甜向〕

论北京烤鸭是何时喜欢上你的。

——————————————————————

“少主,今天是去北京烤鸭那里玩,他刚来空桑,还不是特别熟悉,少主可不要把他的东西碰坏了哦,我中午会来接你的。”鹄羹抱着你向北京烤鸭的居所处走,一边还要护着多动的你不要摔下去。

“鸭——鸭——”你的手伸在半空中,向北京烤鸭的住处摇晃着。

“不是鸭鸭,是北京烤鸭。”鹄羹在一边无奈地纠正你。

“鸭、鸭……”

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两人来到居所的门口。

“少主自己敲门吧,我已经和北京烤鸭说过了,记得要乖哦。”鹄羹将你放下,笑着帮你整理了衣襟,然后与你挥手道别。

“羹羹拜拜~”你挥着小肉手向他告别,再是轻轻敲了下房门。

“嘎嘎!”房间里传来几声鸭叫,房门被打开,来开门的是鸭二。

“哦!是小鸭子!”你兴奋地抱着鸭二转了个圈,再是进到屋子里东瞅瞅西看看。屋内飘着一股茶香,摆着几件简洁又不失精致的家具。一边的柜子上放满了文件,要不是被整理好了肯定要一团乱。

“是爱卿啊,朕还有公务在身,先让鸭二陪你一会儿吧。”

正中间坐在椅上的人说话了,即便是个孩子,没有什么美丑的概念,但你还是觉得他看起来很让人喜欢,尤其是他的眼睛,黑亮亮的,赋有朝气,不失生机,比春卷花园里栽种的花儿还要耀眼。

他向你投去明朗的笑容,然后又低头开始办公。一旁帮忙倒茶的鸭一向你挥了挥手表示问候,也继续帮忙处理工作了。

爱卿是谁?是指自己吗?你含着手指疑惑地想着,但也很快忘记了这回事,抱着鸭二在屋子里玩起来。

趁着休息的空挡,你再次回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北京烤鸭,他还在办公,嘴唇紧抿成一条线,很认真的样子。

你突然很想看看他到底在看什么,能做到几个小时不带休息的。于是你完全忘记了鹄羹嘱咐的“乖一点”,抓着他的裤腿处,抱着小腿像爬树一样一点点蹭了上去。

感觉自己一边的腿一沉,北京烤鸭疑惑地看过来。你终于爬上他的膝盖,抓着他的披风保持平衡,一只手兴奋地挥舞着。

“耶!成功!”

说完你便安心的窝在他怀里,将视线投向桌面上的物什,一下摸了摸毛笔,一下戳了戳砚台。

一旁的鸭一吓得想阻止你,但瞅了瞅一边的主子选择住了手。

自己身为帝王,虽然崇尚的就是亲民,但这样和别人亲密接触还真没有过。北京烤鸭愣神地看着窝在自己怀中的你,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一只手稳住你的身子,防止你摔下去。

你将视线从桌上转移到抱着自己的人身上,转身抬起身子摸了摸他白皙的脸以示友好。

“鸭鸭~”

听到这个称呼,他的脸瞬间透红,甚至惊鄂地向后仰。

“……放肆!”突然意识到自己正面对的是一个小孩,他马上住了嘴。只是你已经听到了,遗憾的表情马上呈现在脸上。

“不可以这样叫吗?”澄澈的眸子直视着他的黑眸,让他逃避不开。

“……算了,随你。”最终还是屈服了,顺带摸了摸你的头表示安慰。

“嘻~”你搂着他的脖子蹭了蹭。空桑能允许自己放肆的人不多,可要好好珍惜啊。

他半闭着眼将视线投向一边,脸已经红透了。

快到中午了,你准备离开,向着北京烤鸭招了招手。

“鸭鸭,有个秘密跟你说。”

“什么?”他将脸贴过来,等你开口。

“这个秘密就是……”你突然对着他的脸亲了一口,“今后我们就是朋友啦,以后也要一起玩哦!”

说完你就跑出屋子找鹄羹去了。

只剩他一人待在房里,对着你离去的方向发呆。

——————————————————————

题外话

鸭一:嘎嘎嘎?(我们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

鸭二:嘎……(谁知道……)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