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食物语〕〔北京烤鸭×你〕〔百粉纪念〕

“爱卿,这是今天要工作的文件。”

埋首于工作的你听到桌前放置的声音,不禁把头更向下低了些。

“知道了,鸭鸭。”

“……爱卿,为什么不看着朕说话?”桌前的身影沉默许久,缓缓开口道,“这几个月下来,你已经很久,没有直视过朕了,是朕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啦,是你的错觉吧。”嘴上这么说着,你却将头埋得更低了。桌前的人只是轻声叹了口气,转身推门离开。

在他离开门的一瞬间,你抬起了头,眼前的身影却是模糊不清,仿佛隔了一层纱。

几个月以前,你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明明看其他的人或事物都是清晰的,可是当目光触及鸭鸭时,一切却变得模糊起来。你想要找饺子探寻一下自己是不是生病了,可转念一想世间哪会有这么奇怪的病呢,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他所说,自己已经几个月没有直视他了。自己怎会不痛苦呢……只能闻得声音,却不见人影,有时要比完全见不到一个人还要痛苦。

可是每当自己鼓足勇气去直视他时,眼前的世界又如迷雾重重。你讨厌这种感觉,让你晕头转脑,辨不清四周,就像被拉进深潭一般……

而越多的尝试带来的后果,也只是对于这种迷雾的……厌恨。

你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他。吃饭时,你先行离开,廊前遇到时,你急急躲在一旁的柱子后,就连平常的工作,你也是托鹄羹帮忙领了公文,而后锁了门独自办公。

这样眼不见,耳不闻,应该就好了吧。

又一日,当你从鸭鸭的窗前急急走过时,清亮的声音响起。

“爱卿,等等。”

还是逃不掉吗……你心里暗暗想着,僵直着身子被北京烤鸭拉进了房间。

“……爱卿,你看这件新衣,可还适合朕?”自从眼睛看不清后,你的听觉越发灵敏起来,他的声音里藏着疲惫,却又是数不尽的高兴和激动。

“不……”表情藏于刘海下,你喉间艰涩地发出声,被他握住的手颤抖不停。

“爱卿?”

“不要问我!我不想看到你!”你猛得抽回手,抱着头大声喊叫着,马上跑出了房门。

“呼……呼……”视野重新清晰起来,你冲到林间的大树下,瘫坐在地上痛苦地缩成一团。

自己竟然……对他发火了……对从来温柔相待自己的鸭鸭……

明明是春天最温暖的风,此刻也像利刃深深刻在皮肤上。

“爱卿。”

是草地的沙沙声,熟悉的声音再次想起。去道歉吧,求得他的原谅。你这样想着,从树下站起,准备转身走出来。

“等等爱卿,就这样待在那。”温和的声音先一步阻止了你,两人相背着靠着树干,望着头顶同一片蓝天。

“爱卿,你能告诉朕发生什么了吗?”像是怕再次惹你生气,他字斟句酌地说着。

“鸭鸭……”你垂下头,在良久的沉默后,你缓缓向他道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

“……爱卿,闭上眼睛。”听完你的讲述后,清亮的声音再次想起。你顺从地闭上眼,只是感觉身后的人走进,然后将你紧紧拥入怀中。

“傻爱卿,这种事情要早点说啊。”耳旁他赋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满心满底藏着苦涩。

“鸭鸭,对不起,鸭鸭……”泪水逐渐涌出眼眶,你贪恋着他身上的味道,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触碰过他了。

“……爱妃。”

沉默良久,耳边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紧张和焦灼,直直传达到你的心底。

“不……不!”你又想挣脱,眼睛想要睁开。他身为帝王,未来能伴他左右,辅助他打理江山的人,不应该是连他的样貌也看不到的自己。

“先听朕说。”在你睁开眼的一瞬间,一只手挡在你眼前,世界再次陷入黑暗,“朕知道你在意什么。但朕不希望,只是因为这样,就要与你长久分开。”

他拿开了手,轻吻着你的双眼:“如果不能拥有你的双眼,朕希望……能拥有你的心,可以吗?”

心底最后一层防御被打破。你无奈地睁开眼:“鸭鸭……欸?”

有如迷雾被层层揭开,眼前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你看见了,看清楚了,眼前日思夜想的人的表情,他希望,他湍湍不安,甚至在恳求。棱角分明的脸庞,黑曜石般透露着沉稳却又不失单纯的双眼,龙袍在身,君临天下,仪态大方。

“鸭鸭……”你抬手轻轻捧住他的双颊,似乎是因为过于激动,连指尖也在颤抖。

“爱……妃?”他疑惑地望向你,是你盼了多久多久的双眼啊。

“鸭鸭……”泪水再次涌出,似是再也流不尽了。

“新衣,很适合你。”

———————————————————————初夏小课堂

《饺子医典》摘记:

织女症

对于所喜之人无法看清其容貌。

成因:不明

治疗:不明

————————————————————————

题外话

Q:如果鸭鸭叫你爱妃你会如何回应?

各位少主把答案放在评论区里(๑•̀ㅂ•́)و✧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