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如来,真的承受了太多

如来,史艳文长子,默苍离徒弟,墨家巨子。

他真的承受太多了,为众生,为大局,一次一次割舍自己的心。

他不能像小空那样加入背骨仔联盟,走自己的道路。

他不能像银燕那样直白说出自己的感受,表达自己的情感,出自真心的流泪宣泄。

如果真的允许,我相信俏如来也只是希望做为人子,为人兄,为人友,体会简单的亲情友情,守护自己重视的人而已。

可以他不行,他有责任,他有使命,他不得不做出对大局最为正确有利的选择,即使是牺牲,一视同仁的舍得,一视同仁的不舍,才是最残忍的。

但是,他仍然坚持下来了了,不论是责任的承担,还是不变的初心,俏如来还是那个温柔善良的俏如来,他,只是成长了。


他和李剑诗的对话,真的很触动我:

李剑诗:既来之,则安之,可否赏面陪吾下完这一盘残棋。 

俏如来:前辈盛情,俏如来却之不恭。此盘残棋白子占尽优势,是否……

李剑诗:无妨,就这样下吧。

俏如来:请。

李剑诗:随手落子,在这盘残局非是上策。

俏如来:计策,因时制宜,因地而变。我用一子之误坏了原先布局,是因在这盘棋局胜负之前更该顾忌人情。

李剑诗:哦?

俏如来:前辈救了修儒,俏如来在此致谢。

李剑诗:这番人情味,剑诗收下了。观如今纷乱的局势,钜子要如何挽回那一子之差呢?

俏如来:前辈唤我俏如来即可。

李剑诗:这声钜子,是权力的象征,身份的认同,亦是九算丧心病狂的来源。这声称呼让你觉得沉重了。

俏如来:确实沉重,但既然背负,俏如来便有心理准备,坦然面对。

李剑诗:那为何要吾唤你俏如来,而非钜子?

俏如来:因为这声称呼在这个当下是立场与关系的不同。

李剑诗:身为钜子,你当知墨家十论中,明鬼背后所代表的意义。

俏如来:明辨鬼谷,杜绝鬼谷一脉在朝堂所有的根苗。

李剑诗:身为鬼谷一脉的吾就在你的眼前,你当如何?

俏如来:若前辈真危及天下众生安危,俏如来当勉力抗衡之。

李剑诗:你口中的天下是谁的天下?是史家人的天下,还是墨家的天下?

俏如来:是众生的天下。

李剑诗:好一手急攻,好一句众生的天下。

俏如来:前辈,换你落子了。

李剑诗:自你接任墨家钜子一来,吾一直留心你与九算的动向。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

李剑诗:你以钜子身份巡视海境,引爆海境暗流欲解决矛盾,但所行每一步都将矛盾无限扩张。先是干涉他国内ZHENG,而后站在自己相对有利的立场去压制另一方,这等行为与你认知的鬼谷一脉,有何不同呢?

俏如来:前辈一手侵消,实让俏如来难以招架啊。

李剑诗:这样就让你难以招架了?

俏如来:世上有正邪之分,但有更多难以分辨的立场。两个正确未必然能共存,如果不做选择那就是袖手旁观。旁观容易,因为不用负担任何责任。

李剑诗:鳞王立场就代表原有的三脉JIE JI,难道墨家也赞同人生有贵贱?

俏如来:俏如来相信人无贵贱,鳞王不正为此而努力。

李剑诗:那你凭何种标准判定鳍鳞会所持的立场必须败亡?

俏如来:我从未认为鳍鳞会必须败亡,若如此想,或者倒也容易了。

李剑诗:你并没直接回答吾的问题。

俏如来:俏如来唯一能确定的是历史不能重来,我没时间亦无义务去理解海境每一个人的志向,因为,那是一场战争。

李剑诗:让一子而逆势求胜,这盘残局,李剑诗败得心服。

俏如来:是前辈刻意让在下胜出。

李剑诗:何以见得?

俏如来:前辈想问的从来就不是那些问题,对吧。

李剑诗:你说呢?

俏如来:容在下冒昧一问,前辈自己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了吗?墨家先人倾尽两千年也无一个绝对答案,传承下来只有一个似是而非的理念,来面对各方质疑。战争虽然残酷,但谁又能确保九界和平后不会是再一次的争战。如今我能做的只是谋取和平的最大可能性。前辈问我为何鳍鳞会该败,其实,这个问题我数次问过自己的内心。

李剑诗:有结果吗?

俏如来:俏如来愿意相信,鳍鳞会中大有如同盗侠一般的好人,但又怎样呢?过往的历史进程,哪次抗争能可避免血腥杀戮?让鳍鳞会得胜,三脉将死多少人?所以我不能等,只能选择,选择在鳞王手上海境能可完成流血最少的改革,趁鳍鳞会尚未壮大时将伤亡降至最低。

李剑诗:你不怕有一天双手会沾满忠义之血?

俏如来:当年师尊要灭魔世,他难道就没想过魔世也可能存有好人吗?他想过,在游行每一界的过程中,他都有想过,所以他一次又一次付出代价,强迫自己做到一视同仁的舍得,一视同仁的不舍。纵使他有世人难及的能为,却承受着不为人知的伤害,直至……最后。纵使我穷尽一生,也无法超越师尊的能为,但与师尊相同的是,我也在找寻这个答案,一个永无答案的答案,哪怕未来我将背负那些伤害,看着亲者死,仇者亡,信任我的人一个个离我远去,直到自己再也承受不了伤害,伤无可伤,直到我再也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也许,那就是答案的终点了。前辈,我该离开了。

说那段话的时候,他体会到了师尊的心情,还有自己的心情

李剑诗:欲往何方?

俏如来:找寻答案的路上。

李剑诗:走你该走之路,做你该做之事,这条路上,你将面对更多质疑。

我爱悄悄(emmm让我们忘记齐神录里的悄悄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