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石达也自作谈4:『向阳素描』『向阳素描×365』

取材:小黑祐一郎·赤城早苗  构成·执笔:赤城早苗

取材日:2011.9.20   取材场所:东京·杉并区  shaft

07~08年播出的『向阳素描』(1期)、『向阳素描×365』(2期)是尾石达也确立了现今演出风格的作品。从1期开始就负责了版式制作(フォーマット作り)与美术设定,将实拍、色彩帧、连续快速的镜头切割等手法组合在作品之中。本作也投入了尾石自身特殊的情感,让我们探寻当时的制作计划与心境。

 

——『伤物语』的消息已经发表了呢。主页上也上传了预告片。

尾石 是的。虽然只是1分钟左右的短片,时隔很久再度制作稍有点找回手感的感觉。

 

——本篇也在同步进行之中,让人十分期待呢。那么让我们进入『向阳』的话题吧。似乎是在『魔法老师涅吉!?』TV版的中途,匆忙地决定要参加『向阳』的制作。最初交给你的,是作品的版式制作吗?

尾石 嗯,从结果上来看是这样的感觉。播放两个月前,突然说要做『向阳』。这个阶段什么都没有。时间、人设表、美术设定都没有(笑)。新房(昭之)先生也还是没有确定下作品印象的状态。说起来,好像说过“想做成高野文子的漫画那样的画面”。就这样匆忙地让我负责美术设定了。那阵子,因为积累了『PaniPoni』和『魔法老师涅吉!?』的经验,自己正处于绝佳的状态。所以,作品的启动阶段就参与进来的话,我想绝对要让作品染上自己的色彩。1期虽然上面还有系列导演(シリーズディレクター,series director,实际表记为チーフディレクター,chief director)上坪(亮树)先生在,但我没有与任何人讨论,一个人不停地进行美术设定的制作。『向阳』中的小物是直接将照片贴进去的,这也没有和别人商量,是我擅自做的。

 

——第1话是上坪先生的分镜·演出回呢。从1话开始房间里的小物就是用的实拍,原来那不是上坪先生的意图吗?

尾石 是的呢。那是我自己决定的:“这样一定能行!”作为这么进行下去的结果,后来现场变得一片混乱……包含这样的事情在内,制作『向阳』时真的是干劲满满呢。负责美术设计本身就让我十分开心了。『向阳』是以向阳庄为中心展开故事的,美术以自己的喜好进行设定,画面不就会变成自己印象的样子了吗。在准备阶段的2个月中,我画了美术设定与1话分镜。虽然是在时间紧张的情况下进行的作业,但我真的十分开心。

 

——美术设定是彩色制作的吗?

尾石 是的。门要做成五颜六色的之类的,兴致十足地作出来的。虽然原作是“热诚的四格漫画”,但我充满了“要做得十分尖锐”的野心。

 

——啊哈哈哈(笑)!

尾石 当时,我受到60年代前卫艺术活动家的作品的刺激很大。

 

——是美术还是电影?

尾石 是美术。看了达达主义等活动家的作品,有了“我也要做出这样感觉的影片啊”的心情。然后在我阅读原作时,设想着只在向阳庄的4位女孩之间成立的世界。某种意义上也是世界系的系谱吧。思春期的女孩特有的,世界以自己为中心存在的感觉……像是不去描写与四人无关的任何事物,我想做出这样幻想的作品。然而,一开始被说了“禁止使用文字。” 字幕对于TBS是NG的。我在那之前经常使用字幕,这让我抱着脑袋相当苦恼。苦恼到最后,开始加入作为装饰的记号性的画作为文字的代替。比如行走的时候就会出现漫画符号之类的。不过,中间的话数开始字幕的使用也解禁了。新房先生自己也说出了,“果然没有字幕很讨厌呢。”(笑)不过多亏了最初的限制,让我发现了新的演出的方向性。还有,提到关于记号的演出我想到了,第2话a part有由乃进入洗手间的场景,门关上的下一个镜头加入了色彩帧。冲水声的下一个镜头是从洗手间出来的画面,中间的色彩帧是黄色的。虽然这回是黄色的,也有是茶色的时候,每月一次还会变成红色。

 

——真是恶劣啊(苦笑)。

尾石 是啊(笑)。我想这是个很精彩的neta。结果遭到了staff们的强烈反对,虽然除了黄色以外我也没加入其他颜色。回想起了像这样玩弄色彩帧的事情。我想『向阳』1期的第2话,是我明确地认识到与现在的工作相关的演出做出来的。做出后的手感也很好。虽然有着“做出了精彩的一回”的感觉,第2话播完后上网一看,反应出人意料地很差。

 

——啊哈哈哈(笑)。

尾石 和第1话的味道完全不同,该说是抗拒反应很强呢,不如说是一个称赞的人都没有,全部都是否定意见。我被打击到了。自我感觉很好的影片完全不被人接受的打击很强……但即便是现在,我还是觉得第2话很好。

 

——切镜方式也很尖锐呢。比如在色彩帧中啪啪地插入漫符来表现行走的状态,这种省略的方法也很棒呢。

尾石 从第2话开始,我有意识地将所有的时间、素材都作为“组件”来对待。以将组件拼装起来的感觉进行影片的制作。虽然现在我觉得,只要在讲台词,就算播放的所有镜头都不同,作为影像不也成立吗?

 

——只要台词跟着剧情,即使播放着的是别的画面也没有问题,是这个意思吗?

尾石 是这样的。但是这么做的话要取得商业上的成功就很困难了。只有选出“这个场景的话就没问题了”这样的地方才行。第2话的话,细节部分我都有设计到,因此成功做出了染上自己色彩的影片。就结果而言,『向阳』系列的演出比起第1话,更多是沿着第2话的方向前进的。即便参与的话数不多,只要能留下强烈的印象的话,我想作品就会朝着这个方向转变。

 

——2期的首席导演(チーフディレクター,实际表记为プロダクション・ディレクター,production director)是由尾石先生您来担任的呢。

尾石 严格来讲2期是没有首席导演的。我的参与方式同『化(物语)』比起来完全不同。只是新房先生除了开会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家办公的,所以没有守着现场的人。上坪先生留下的空缺我必须要填上,我抱着这样的念头拼命工作了。设定相关的工作自然由我和人设伊藤(良明)先生两人负责。我们直到交付之前都在进行rush,一心想着要通过retake。我们就这样工作来提升影片的水平。但是,并不是到分镜都由我来修正,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也积累了挫折。虽然有些自虐的感觉,但进行的基本上都是些杂务一样的作业。作品中的看板或是副标题的画面之类的,一味地做些细小的素材。不断地做着设计类的镜头,一直到对话框里的文字都要我打进去。向阳庄里实拍的小物,都是用我的私物或是向staff借来的物品拍摄照片贴进动画中的。但是,即便是这样的作业我也感觉十分有充实感。说真的如果能更多地参与分镜工作就好了,但是我被要求负责设计方面,忙于幕后工作。

 

——有时会见到将由乃的戴着的×形发饰用作由乃的记号的演出,那是由哪位率先使用的呢?

尾石 那是新房先生的主意。那个时期,与我使用漫符的相同,新房先生也倾心于记号化的使用。双方互不相让竞争着的感觉。虽然由乃一般被人称呼为“由乃亲”,将发饰摘下的话宫子就会叫她“由乃”呢。看到这,新房先生就会讲,难道这个发饰就是“亲”吗。

 

——“亲”(笑)?

尾石 发现了摘下发饰就变成由乃,戴上发饰就变成由乃亲。虽然苍树(梅)老师听了说“并没有这样的事哦”,但我还是觉得这个neta十分有趣。那时和新房先生朝着同样的方向呢。我十分开心呢。

 

——1期的第2话,当时看到了实拍的料理后受到了冲击。

尾石 实拍在『PaniPoni』的时候就开始使用了,但是在『向阳』中成为正式的风格实在太好了。第2话是我至今为止的演出回中,最为投入感情的一回。尤其是最后由乃她们跑上山顶、烟花升上天空的场景,我最为喜欢。当时我还疑问演出有没有将夏日终结的冷清感之类的夏日感给表现出来,现在来看的话做得很好。不限于『向阳』,最近我觉得最为重要的,便是将应有的气氛再现出来。跑上山顶那部分,我是想配上瓦格纳的「女武神的骑行」这首古典乐的,但没能顺利实现。

 

——普通地想的话,『向阳』是部很容易做成温馨、柔软的影像的作品。结果拍得很尖锐、某种意义上是无机质,是因为有“用这个素材做出那样的演出很帅气”这样的意识吗?

尾石 是的呢。阅读原作的时候我心中就有明确地看到(尖锐的印象)。想着只有这样做才行,结果之后被网上的评价给震惊到了。我还以为会大受好评的。

 

——不过,粉丝们对shaft产生“这就有些……”的想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尾石 啊,确实也有这个可能呢。

 

——之前也提到过,画面不怎么动呢。

尾石 第2话也是为了证明这点的一回呢。在那之前的shaft,某种程度上讲也是沿着动的方向制作动画的,我在那一话将“增加镜头数量,几乎都是静止画面”这一方法论确立下来。我想将“这样也能做出动画”这件事展现出来。这一方法论我原本只是用在自己的话数的,没想到shaft全体会向这个方向转变。

 

—— “静止画面多”、“食物是实拍”等引起了认为shaft动画偷工减料的批判。但是包括这些在内,您都是全新的意识来进行制作的是吗?

尾石 我心中是这样的。新房先生与上坪先生看了完成的影片后反响很好,都是“就是这个!”的感觉。那时的高扬感与之后观众的反应有着很大的落差。“本应是这样的啊。”这种感觉(笑)。

 

——现在所讲的内容,在shaft历史上也是很重要的事件呢。那么,『向阳』2期第1话中,有着由乃剧烈运动的场景呢。这是对1期第2话被人说“画面不动”的回应吗?

尾石 嗯……(苦笑)嘛,算是吧。把“动起来”的部分给他们看看。我们也有着像阿部(严一朗)和今村(亮)这样的,有活力的年轻原画师。2期第1话于我而言是复仇战。主要是『向阳』1期第2话时,我感觉看到了“向阳风格”,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够做好。不过实际上,在制作2期第1话时,新房先生提出了“请做出更像实拍电视剧的普通的画面”这样完全相反的要求。


——也不要做的pop点?

尾石 是的。但是,我有种不无论如何把我心目中完美的向阳风格地做出来的话,一定会留下遗憾的感觉。所以,我拒绝了『俗·绝』(『俗·再见绝望老师』)OP的工作,埋头于『向阳』2期之中。『向阳』2期第1话,我想我已经做到了连细节部分都全部设计到地尽善尽美了。虽然也算不上“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就是了。

 

——哈哈哈(笑)。让你们看看没有偏离中心的样子,这样的。

尾石 对对对。不向那些大骂的人复仇的话,类似于这样的感觉。从这个角度上讲,制作时的动机也是与之前紧密相连的。

 

——“向阳风格”与第1话过剩的动作是有关系的吗?

尾石 这倒不是了……那是在赌气呢(笑)。那个时候,对“shaft尽是做些静止画面”的批判很强烈。我因为展现了增加镜头数的风格、使shaft的方向发生了转变,稍微产生了“这样下去可不行”的危机感。但是我自己果然还是喜欢这种表现手法。『化』也是在增加镜头数的方向上一路前进。真正的动起来的只是『向阳』2期第1话而已。不过,只有动起来才更有看点吧(笑)。

 

——还真是部考虑了各种事情的动画呢。比如动起来会怎么怎么之类的。

尾石 那是真的有考虑过的呢。『向阳』于我而言有着很深的回忆,是部怎么样都不能排除的作品呢。

 

——原来如此。如果没有『向阳』2期的话就会做『俗』的OP,这回还蹦出了这样让人在意的发言,那么下回就让我们听听绝望本篇的故事吧。

『向阳素描』素材

上图全部是尾石制作的作品内的素材。场景用漫符记号化的画面或者、粘贴了实拍的画面、副标题的画面等等。

尾石以游戏的心态写出的小小的文字也很引人注目。

1.将由乃记号化的符号。如正文所说,加上了“亲”(っち)字。

2.将实拍粘贴进动画的房间。

3.将行走的场景记号化的漫符。

4.左上“Rabbit”的下方有着小小的“sekine(关根)” ……

5.色彩缤纷、引人注目的向阳庄的门。

6.副标题的画面。右上角写着“♪ホッホケキョとなりの○○○くん”(薄煎饼旁边的○○○君)。作品中与之相对的“答え 晩ごはん”(答案 晚饭)的画面也有登场。

7.沙英的原稿。这也是尾石手写后拍成照片的。

8.最上方的鲤鱼旗上,用罗马字写着“五月は子供の日で酒が飲めるぞ”(5月儿童节时可以喝酒)。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