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篇翻译】俺様レジデンス 有栖川家

俺様レジデンス 有栖川家

01

有栖川二巴:是,好的,给您添麻烦了。好的,关于这件事我会让哥哥严重注意的。再见。

有栖川三织:呜...太糟了,又是些杂碎吗?已经是第349次了,差不多该出货了吧。

有栖川一悦:三织你又再玩什么奇怪的圆球游戏了。

三织:所以说是扭蛋啦。啊,真是的,咪咪酱的期间限定SSR完全不出货啊。

一悦 :行吧行吧,那你加油。啊...但是真的累死我了。

二巴:一悦哥,请不要乱扔东西。

一悦:嗯,我错了我错了。你给我再开快点啊!我想快点到家啊。

司机:啊,真的非常抱歉!一悦大人。

三织:呵呵,真可怕...

二巴:真的心情很不好呢。

一悦:当然了,我从早到晚上都被一群油腻大叔围着,已经精疲力竭了。

三织:可能吧,今天的派对很“完美的”全是大叔呢。真是好萎哦!噢噢~终于!第350次抽终于!呜啊~咪咪酱的新服装,该死的可爱!不好...

二巴:哈...三织,差不多就别玩了。

三织:凭什么?玩什么是我的自由吧?

二巴:我说的是不要在无聊的东西上面乱花钱。每月数千万,早就超支了吧。

三织:是我炒股票存下的钱,怎么使用是我的自由吧。

二巴:不是这个问题。

三织:哈?那是什么?

二巴:三织,你准备到什么时候回大学?明明好不容易才进了帝王大就旷课两天,要是被大众知道了,这可会关系到有栖川集团的风评。

三织:说起来就是因为太无聊了,那里的教学水平太低了,跟不上我,就这样。

二巴:三织,差不多重振一下你的生活态度了。你有没有作为有栖川家一员的觉悟?

一悦:好好——差不多就够了,反正你说了他也不会听,就随他去吧。

二巴:嗯?一悦哥?你太宠三织了!

一悦:才没有那回事。三织的人生就让三织自己决定不就行了,这样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要自己为自己负责。明白了吧,三织。

三织:哼...

一悦:三织!

三织:好的,好的。我自己会管好自己的。

二巴:你...真的明白了吗?

一悦:嘛,没事的啊,哈...好想马上喝到酒啊,喂,二巴,回去了把家里的葡萄酒拿给我啊。

二巴:遵命。

三织:一悦哥今天还真能忍呢。

一悦:还不都是一说喝酒,二巴就开始啰嗦。

三织:哇,不愧是能干的秘书,连喝酒的量也要管。

二巴:当然了,主办方这边成了醉鬼,这不是当众出丑吗?

一悦:这种事怎么样都行,除了想快点回家其它什么事情我都不想想。

三织:今天明明是一悦的生日派对才对吧?

一悦:我又没有拜托谁一定要给我庆祝。

二巴:就算你没有拜托谁,只要是有栖川集团掌权人的生日的话,想要庆祝的人就会络绎不绝。

一悦:吼吼!那还真是谢谢了啊。

三织:一悦哥真的很讨厌这一类的派对呢。

一悦:我只对有趣的事情感兴趣!才不是为了和无聊的大叔进行无聊地对话而成为有栖川集团的掌权人。

三织:一悦觉得有趣的事啊,反正总和西园寺有关系吧。

一悦:什!

二巴:说起来,前不久西园寺家的长男有直接打电话来。

一悦:什么!?

二巴:让我带个口信“告诉那个大猩猩,不要再和我有什么瓜葛。”好像是这样说的。

一悦:啊?大猩猩!?

三织:唉...一悦哥这次你又做了什么啊?

一悦:什么都没有做啊!只是那个...下了战...书而已。

三织:哈?战书?

二巴:一悦哥,你怎么又干这种事了?

一悦:什么又怎么了,我只是想差不多把这场持续已久有栖川家和西园寺家的斗争做个了结。决定胜负当然要先下手为强,这是铁则!

三织:你也没先下多少啊…还有什么战书,虽然我知道我们家和西园寺家是敌对关系,财阀们之间的争斗,有一说一,是不是太老土了?现在这世道不在乎这些了吧。

一悦:你在说什么?全部取得胜利才是无敌的有栖川家族!

三织:哼,无敌之类的......真土。

一悦:啊?!

三织:有一说一,我们对西园寺家本来就没什么仇没什么怨。只有一悦一人,是你一直在说上一辈人的恩怨,和对方的长男不停地吵。

一悦:烦死了!西园寺藤对我来说到死都是敌人。

三织:毕竟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输给他。

一悦:额!?

三织:嘛,也没办法啊,藤先生是天才啊,脑子又特别好,脸也长得帅。俗话说“上天不可能给予人两种以上的天赋”(人无完人),那可是上天给予了两种甚至三种以上天赋的人哦。

一悦:所以说!所以说!超级窝火的!从小时候开始,做什么事都一脸如无其事的样子,他的态度让我非常不爽!到现在为止做什么我都一直很稳,但是!只有是那家伙我一次也没有赢过。作为有栖川家名为一悦的男人...总是万年老二,怎么可能!

三织:那个啊,为什么总要这么执着于第一名?

一悦:因为一悦的“一”可是第一的“一”对吧!

三织:诶?那算什么理由?真无聊。

二巴:一悦哥!没事的!在我心中,无论何时,一悦哥都是第一的!

一悦:二巴!

三织:呕,又来了,兄控。

二巴:无需担心,一悦哥一定能站上最高点的。我二巴无论发生什么,都决心穷奇一生追随一悦哥的!只要我能做到的,请尽情吩咐我。

一悦:噢~!真是太可靠了,二巴!

二巴:说起来,这可能单纯只是个谣言。

一悦:啊?

二巴:多半是,西园寺家正因新娘风波而起了争执。

一悦:新娘风波?

二巴:诶,围绕一个女人,三兄弟到底谁会和这个女人结婚?血亲之间的竞争什么的?

三织:哼,这算什么。漫画吧。

一悦:对方是哪家财阀家的小姐啊?

二巴:这个啊,有对方是在西园寺工作的女佣人,这样毫无根据的谣言在四处传播。

一悦:啊?女佣人?

二巴:诶,三人好像特别沉迷。

一悦:不不不不,不可能,就我所知,西园寺那些家伙不可能热衷于女人的。特别是藤,绝对不可能!那个男人不要说是女人了,甚至对任何人类都没有兴趣。这可是让我都觉得棘手的人。

二巴:甚至连藤先生,也完全被征服之类的。

一悦:呜哇!连我都觉得棘手的家伙。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得是非—常完美的女性吧!

三织:可能是身材苗条又巨乳的性感满分美女吧。

一悦:不对,那可是能让三兄弟都痴迷的程度。加上这个,是不是拥有什么俘获人心的必杀技巧?

二巴:嘛,是真是假还不能确定,只是传言而已。第一,像西园寺兄弟这类人会沉迷于平民什么的......呜哇!
三织:吓死我了......

一悦:你干什么啊,突然?

司机:万分抱歉!

二巴:啊...要好好注意安全啊。这个车子可是坐着一悦哥的。

三织:诶?没有对我的担心吗?

二巴:你又没什么事。一悦哥,有没有受伤?

一悦:啊,没事,喂,发生什么?

司机:啊,这...这个......突然跳出个女性。

一悦:女人?稍微等一下,我去看看。

二巴:一悦哥,这样的话我去...
一悦:可以了。

一悦:喂,没事吧?感觉怎么样?好了,能站起来吗?……好,哈……突然跳出来很危险的呀。差一点就撞到了啊!下次自己要小心一些哦。嗯?喂,你脸色看上去很差啊,哪里被撞到了?啊?怎么了?没事吧?喂!振作一点......喂!


02

一悦:哟,醒了啊。但你还真是能睡啊。

怎么了?别那么害怕啊,你要想是谁把你搬过来的啊?

好了,把额头伸过来,啊,热度是不是降下去了。

怎么,什么也记不得了?昨天晚上,你差点被我们的车子撞了,哼,看来像是想起来了,然后你突然在我眼前昏倒了。

对啊~所以就这样把你搬到我们家来了。你好像发烧了,以防万一我让医生也来看过了,幸好就只是普通感冒而已。

啊...啊哈,嘛,保护女性和孩子可是我的原则,啊,说起来,实际上救助昏倒的女性还是第一次。可是我一悦大人把你搬回来的,你要好好谢谢我哦!

啊?还没报上我的名字吗?我叫有栖川一悦!啊,就是你所想的那个有栖川。

不用那么拘谨,是我亲自把你带回家的。

嘛,在身体恢复前就随意使用这个房间吧。

说起来,深更半夜你一个女人在外面晃来晃去到底要干什么啊?看上去除了行李和手机什么也没带,你看上去也很小啊。

嘿——?和三织年龄差不多啊,啊,三织啊就是我的弟弟,长歪成一个超级任性的小鬼。

啊?嘶——你不会是那个吧?离家出走的家伙吧。喂喂,被我说中了啊?

二巴:打扰了...

一悦:啊,二巴!

二巴:哎呀,已经醒了啊。身体怎么样了?

一悦:烧好像退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二巴。

二巴:我是有栖川二巴。请多指教。我把早餐端过来了,请您随意用餐。

一悦:听说这家伙离家出走了呢。

二巴:嗯?离家出走...

一悦: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呀。

二巴:发生什么我不会深究,但还是联络一下您的家人会比较好吧?

一悦:喂,你电话在响。

二巴:不接不要紧吗?不是您的家人吗?

一悦:喂喂,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不要耍脾气了,不就是个电话嘛,接了吧。

一悦:要不要我替你说明情况。

一悦:啊?西园寺?藤?

03

一悦:给我等——一下!你和西园寺藤到底有什么关系?

二巴:女佣人?你是?

一悦:啊?哈啊——?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也就是说,你就是传闻中的那个女人,骗人的吧!?让那三兄弟痴迷的就是...这个?这个充满乡土气息的...小鬼吗?

二巴:对不起,请让我再确认一遍,你真的是那个西园寺的女佣人,没有错吧?

这!...这样啊......

一悦:居然不是身材苗条又巨乳的性感满分美女,不如说完全相反吧!

二巴:对不起,因为主要一悦哥不太善于说谎。

一悦:喂!你是怎么征服那些家伙的?你用了什么不寻常的技巧吧?不是用了超级能哄骗那些家伙的...不然我不认可,不、应该说我根本无法认同!

什!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家和西园寺家的关系吧?

不会吧,简直不敢相信,这家伙怎么回事?

二巴:那...个...小姐?在西园寺家,有没有提及过有栖川的名字……?这样啊,也就是说你完全是什么也不知道啊。那么,就让我来简单说一下。我们有栖川家族和你工作的西园寺家族两代作为财阀大家族,一直处于敌对关系。
一悦:嘛,很久以前好像就是这样的关系了。以前代小小的口角争执为始,渐渐把这个财阀集团都卷入进去了,如此发展至今,现在有栖川和西园寺正处于对持中。

二巴:就是说作为大财阀,经常相互竞争到底谁才是第一。

一悦:啧,藤那个家伙什么都没说吗?哼,在那家伙心里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真让人火大。

二巴:毕竟…西园寺家正沉溺于新娘风波之中。看你的反应,那个传闻是真的吧?真的沉迷于这种平民吗?啊,没什么。是的啊,根据你现在的样子推测的话,你没有准备结婚的打算吧?感到厌恶所以从那个家里逃出来了,是这样的吧?

一悦:是这样吗?也就是说,那些家伙正在到处找你吧?啊?因为突然这样逃出来吗?哈...啊?嘶,嗯?等一下,嘶...就是说......哈!

二巴:嗯?

一悦:不好!我简直是天才!想到了一个超级好的点子!

二巴:一...一悦哥?

一悦:嘿...嘿嘿嘿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我——有栖川一悦大概就是被神选中的男人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喂,土包子,你——和我结婚吧

二巴:等...一悦哥,你在说....三织?

三织:怎么?都在这种地方?从刚才我就一直在找你们。喂,放在我房间里的咪咪酱的......

二巴:嘘!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三织:诶?

一悦:喂喂,怎么还一脸懵逼的表情,那我就再说一遍,和本大爷结婚!

三织:这是怎么了?现在什么情况?

二巴:我也不知道。

三织:诶?还有,在那边的女孩,是昨天一悦君搬回来的女孩吧?

二巴:啊。

三织:为什么要求婚?

二巴:说起来有点复杂,我就简略讲一下,她就是传闻中西园寺家的女佣人。

三织:哈?不会吧?

一悦:你可是让西园寺急红了眼也要得到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不选那家伙而是选择了我,你觉得会变得怎么样?

藤那小子,肯定会气得捶胸顿足!你和我结婚的话,换而言之,就会变成有栖川家族胜过了西园寺家族!

三织:哈?这家伙的脑回路有问题吧?

二巴:哈...一悦哥......

一悦:哈?不是勉强你,你觉得你有拒绝的权利吗?没办法啊,那么,你说说想要什么?房子啊钱啊,只要你想要我都可以给你

。哈——?不需要?你认真的吗?正常来说,女孩子求着都要和我结婚呢!什!?最...最差劲了?你,居然对我...说什么最差劲?

二巴:对一悦哥说出那样的话...真的是没有教养的人啊。

三织:算了算了,二巴。话说回来,结婚是认真的吗?一悦哥你明白自己的立场吗?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吧,结婚不是说结就结.....

一悦:烦死了!本大爷可是有栖川一悦啊,我决定的事是不可能改变的。

三织:哈...开始了......你也不容易啊,被这人被盯上了。

嘛,他也没什么坏心眼,就请你多多包容了。一悦君只要爆发一次,就完全停不下来了。

啊,但是,不会持续很久的,放心啦,反正,过不了多久就会改主意了。所以你也别当真。

噢噢......!咪...咪咪酱!?咪咪酱居然出现了!太像了!与其说像不如说简直一模一样,这个能感受到真诚的率真的眼眸,洁白光亮的肌肤......

啊!就连嘴角也完全...没有错!你就是现实咪咪酱!是我沉迷的游戏当中角色里面最可爱的了!

太厉害!太厉害!太厉害!太厉害了!你就是咪咪酱的翻版,就像是从游戏的世界中走出来的一样。

啊!等一下,也就是说,实际上换上游戏的服装我就能在现实中遇见咪咪酱。

一悦:喂?你一个人嘀嘀咕咕啥呢?

二巴:哈,进入这个状态,已经没办法了。

三织:是啊,会是这样呢,我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拿出换装的服装,或者也可以制作新的服装给她穿上,也就是说,那么,我就是这个世界第一个看到咪咪酱全新形象的男人?

一悦:这家伙是不是朝越来越奇怪的方向说下去了?

二巴:真是的。

三织:哈!哈——哈,我的梦想说不定成真了。决定了,你,别和一悦结婚了,和我结婚吧

一悦:哈?你开什么玩笑?!想被我狂扁一顿吗?

三织:你好烦啊,一悦君一边去。

一悦:怎么可能去!很可惜,刚才已经决定让这个女人成为我的新娘了!

三织:那又不是认真的,不就是想赢过西园寺而已吗?一悦君的动机非常不纯啊。

二巴:不是,我觉得你的动机一样不纯。

一悦:是啊!什么咪咪酱,你这个可恶的小鬼!不要把你那不知所谓的兴趣强加给别人!

三织:不知所谓的兴趣就行,能让我的人生感到幸福就好。别人没有资格对我评头论足。

一悦:嗯~......绝不可原谅。横插一脚我是绝不容忍的。无论如何也想要的话,就堂堂正正过来和我决一胜负吧!

三织:真土!你这种热血腔真麻烦,这个女孩就由我接手了,就这样。

一悦:开什么玩笑,这家伙是我的,会变成我的女人,我绝对要赢过西园寺!

三织:不对,是我的。

一悦:我说了就是我的东西!

三织:哈?真的是讲不通道理。

一悦:嗯啊——

二巴:咳咳,你们两个。

一悦:啊!?

二巴:已经差不多吵够了吧,这个选择是否有些过于冒险了?她可是西园寺家的人。

自说自话就出手的话,风险很高。万一让他们知道我们家把她藏起来了,对方会采取什么手段也不知道,在变成严重的事件之前,老实地交出来会....

一悦:那么就让她生活在这个家里不就好了。

二巴:什么?

一悦:意思就是不会再把她交还给西园寺家。

二巴:等...一悦哥,这真的不太......

三织:啊,不错啊,我也赞成。

二巴:三织,连你都。

一悦:喂,土包子,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到我们家。反正也是离家出走,那么也没有必要回去了吧。我会让你乖乖亲自开口选择我的。

三织:嘛,选择的对象不是一悦而是我。

一悦: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那么到底选谁,让我们来对决吧?

三织:哈...这种事情,我真的很讨厌,但能够得到她的话,那我也稍微努力一下吧。

一悦:哈,那就决定了。

三织:可以哟。

二巴:哈...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一悦:啊喂,你准备去哪里?

三织:真拿你没办法。

一悦:笨——蛋,不会开的。

三织:啊,对不起,现在这个已经锁上了。我们家所有的门都是设计成可以远程上锁的。

一悦:嘛,你就放弃吧,就是说无论你逃到哪都是做无用功。

二巴:哼......现在向我求助我只能说抱歉了,我没有做什么的权利。因为一切事物全都是一悦哥决定的。集团掌权人决定的事情,作为秘书的我是没有反驳的权利。因此,无法让你离开这个家里。

三织:和二巴君说什么是没用的哦~这个人是极度兄控。是的,别看他总板着张脸,二巴君可是最~喜欢一悦君的。所以只要是一悦君决定的事,他就绝对不会忤逆。

一悦:所以说,现在没有一个是你的友军哒~二巴,去给这家伙准备一个新的房间。

二巴:遵命。

一悦:你需要什么就直接和二巴说,那么我还有下午的会要开,要走了。呜哇!喂喂,你啊,不要拉我的衣服,好了,我说你是不是差不多该放弃了!啊啊啊,可恶,真是个吵闹又难缠的女人!(亲)诶嘿......哼,哼,总算安静下来啦。

三织:等一下一悦君,不要先下手啊。

一悦:我只是让她安静下来而已吧?

二巴:哈,一悦哥,开会要迟到了。

一悦:哦,是呢,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三织:还是一如既往自说自话的家伙呢。

二巴:小姐,从刚才开始就僵在那了,没事吧?...看来有事。总之先来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真是碍眼......


04

二巴:打扰了。......早上好,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来叫您。如果准备好了,就告诉我一声,我就在门外面。

哈?已经能走了?如果我没记错,你穿了和昨天一样的连衣裙。你不会想以这样的着装去吃早餐吧?

哈...哈......昨天晚上我应该给过你衣服,为什么不穿?是的,礼服。只要在有栖川家一天,要是穿着的衣服不符合这个家身份,会让我很困扰。

穿着奇怪服装的,三织一个人就够了。这个连衣裙裙摆太短了。顺带一提,昨天把你扛回来,看见了哦,粉色的内裤。

没事的,我没有觉得性感或有其他想法。只是,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样子,请不要让一悦哥看见。

明白的话,就换上我拿给你的衣服。哈......真是听不懂人话.....你总是磨磨蹭蹭的,我想就让我帮你换吧。

好了,快一点!哈...一开始听话不就好了。那么,这次准备好了,再叫我。啊,顺带一提,以防万一,我先说好,说实话你让我觉得很不爽,你配不上一悦哥。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05

一悦:喂,可以了吧,开门!

马上出门。当然是去外面了。

笨——蛋,当然不是为了让你逃走啊。

啊,不要直接就提不起劲了。嗯,嘛,算了,快点跟上我!接下来我将给你带来一段极致的体验,啊,在抵达之前都要闭着眼哦~

好了,到啦!把眼睛睁开吧!

是的,这是国内最大的主题公园!

当然啦,包场了。是个女生都想体验一次的吧,主题公园包场约会~这种事普通男人是做不到的。

但是!我可以,因为本大爷可是有栖川一悦大人!哈!怎么样?迷上我了吧?啊,喂?在听吗?喂!哦,怎么怎么,一下子意识到我的魅力了吗?要向我告白吗?

什?!骗人的吧......一点也不开心...也没有被我迷住?...啊...发生什么了?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吧?因为这种事情,你想想看平民男性是绝对做不到吧。

啊!这样啊!我知道啦~你不需要完美的回忆而是想要实物的现金啊,哈哈,你看,你想要多少,说说看,想要多少都给你!嗯哼,你看,你看你看,(撒钱)哈哈。

你怎么了?好了,快点捡起来,全都是属于你的东西哦~

啊?不需要?为什么啊?

什什什什...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女人应该喜欢钱的才对啊?不想拥有奢华的体验吗?

哈......是这样啊,这就是征服那个西园寺藤女人的真面目。确实不一般,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原来是这样,激起我的斗志了!

喂,那么,你倒是说说你想去哪?平民的约会我就算死了也完全没兴趣,但仅限今天我就听你的了。

总有什么的吧?

猫...猫 ...猫咪咖啡?啥呀这是?

喂!为什么这里全是猫咪啊?

啊?啊,猫咪咖啡,就是有猫咪的咖啡店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些家伙就在这里被照看的吗?

啊,是在店里面自己养的啊。

怎么回事,这么高兴,话说,为什么一只猫都不接近我?!

哈?!我就是正常地摸摸它们而已,是这些家伙自己逃走的。

哦?你喜欢那家伙吗?这样啊,那我就买下来。

怎么了?不是喜欢吗?

啊?我们不是客人吗?喜欢的话买下来不就好了?

你在说什么?被这个又小又窄的店铺饲养,还是来我们家对这家伙来说才更加幸福吧?

嗯?这样它才能生活得更加好吧?

情感?

比起金钱还是情感比较重要?

嘿——平民原来是这样的啊。

啊哦哦哦哦哦哦!怎...怎么了,突然?反正这家伙无论如何都会逃跑吧

哈?你说要充满爱意地去抚摸它?该怎么做才好啊?

诶?温...温柔地?温柔...哦...哦...哦...哦哦,确实很可爱啦......

你是想说因为我太任性了所以它才不接近我吗?

嗯...不好意思啊,我天生就是这种性格,重要的是对待什么要充满爱情,我啊......

啊...这样啊,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不是,你不是说了这种情感,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我行我素而是充满爱情温柔地对待你的话......你也会对我...啊,刚才的别误会啊,像是觉得我喜欢你什么的,才不是呢,你只是让我成为第一的棋子,仅此而已!明白了吧!

嗯、嗯!是吗?好了,差不多回去了,也不能一直这样老是围着猫转啊......

嗯...我到底再说什么啊?可恶!


06

二巴:你在干什么?

你是想躲开我们的视线逃走吧。

不是说了,这个家里的一切都可以远程上锁的。

顺带一提,这个家里的任何地方都设有监控,就算你想偷偷溜出去,也会全部被作为录像记录下来。

稍微想一下就会明白吧,真是个脑子不好使的人啊。

所以,不是说了不可能吗。让你从这离开,就如同违背了一悦哥的意思。

就算你告诉我你觉得意志消沉,但说到底软禁不就是这样嘛。

哈,工作?给你?

我为什么就一定要听你的需求?

哼?所以就对我......吗?

如果那两个人都这么说了,你什么不做不是挺好的吗?

你又不是这个家里的仆人,表面上也算是客人。

不管你说什么反正就是不可以。我不会听从你的要求的。

那么我先走了.....

等...你到底想干什么?放开我!

真是纠缠不休呢!啊,行了,我知道了,知道了,所以请你放开!

哼,为什么偏偏让我遇上这种事情……

好了,你跟上我吧。

看了就能知道了吧,这是浴室。现在建造了新的浴室,这里已经废弃了。

是吗?只有四十叠大小。(叠:日本一种测量单位,一叠:1.62平方米)

那么,你现在的工作就是把这里清理干净。

怎么了?这个“诶”是?不是你让我给你工作做的吗?

清扫道具就放在这里,请随意使用。

那么,我这边已经听从了你的请求,之后就请你多加努力了。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连放水也不会,你到底在西园寺家干了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西园寺浴室的构造。

哼,真是让人无可奈何的人。

水的话只要拧开这个水龙头就会出......

嗯!什?!这个淋浴头坏掉了吗?

我知道了呀,我...我现下也是准备去关掉的。

水势太大,前面什么都看不清。

啊,等...太危险了,请你不要再移动了。

就算你去做,也肯定会发生不好......

危险!

真是的,所以我不是说了吗?

有没有摔到哪里?痛不痛?啊...这样啊,那就请你从我身上离开。你一直骑在我身上很重的。

总之,你没事就好。不要误会,我救你只是为了一悦哥而已。你要是受伤了,我会被他迁怒的。

就如同一开始说的,你对我来说,不要说是感受女性魅力了,就连分毫兴趣我也是没有的。

所以说,救你是为了一悦哥。

嗯......没什么,我也没做值得你感谢的事,你赶快去把衣服换了吧。如果继续这样会感冒的哦。扫除的话,等你把全身湿透的衣服还有头发弄干以后再说。

不论多少遍我也要说,你要是感冒了,我会被一悦哥迁怒的。

啊?你笑什么?

哈?温柔?我吗?

哼,真是个天真乐观的人。

有闲工夫想这个,还是记记怎么放水吧?

好了,走啦。

真的,是个奇怪的女人。

咳,我什么都没说。

啊,顺便说好,你别连走廊都浸上水了,求你还是饶了我吧。

就你,肯定又会在不知道哪块平地上滑倒了。

08

三织:啊,是我,可以进来吗?打扰了——

嘿嘿,你猜我是来干嘛的?

是来夜袭你的——要是我这么说了,你会怎么样?

嘿嘿,真是的,骗你的啦骗你的,不要那么明显表现出警惕的样子。

正好有衣服想让你穿上试试。

给,这个。

好啦,你打开看看。

是的,这是为你准备的咪咪酱的服装~

很可爱吧?这种正好飘飘然的程度看上去很真实吧!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个!我想让你穿上试试。

啊,等...别收起来呀,别收!

哈,真是的为什么不行啊?

这个是特意专门定制的。

呐,好不好,试一试嘛~一定很合适你的,没事的,我保证,好吗?

哈...果然不擅长真人的女孩子。

任性又自我意识强盛,完全不会按我说地做。

要是咪咪酱的话肯定会很高兴地穿上的吧?

你也乖乖听我的话就好了。

有什么好羞耻的?

这种尺度又没什么。

毕竟你可是二巴在浴室里亲亲我我过的?

我看见了哟,白天的时候正好偶尔经过,你们倒在地板上相互拥抱着。二巴君也是真人不露相啊,明明嘴上说着喜欢一悦君,私底下却悄悄对你出手什么的,要是被一悦君知道的话肯定会生气的吧。

摔倒了?哼?这样哦。

不管我信不信,有一说一,怎么样都行。

所以,不管你的心情如何、心里怎么想,对我来说这种事都不重要。

你还不懂吗?那么,就让我好好教教你......

我对你感兴趣的理由只是因为你这张长着和咪咪酱一模一样的脸。

也就是说,值得爱惜的只有你的身体。

第一次看见你就受到了冲击,这张脸就是按照我的理想来长的。

所以,不要被别人得到,也不想被别人夺走。如果对手是一悦君啊二巴君啊,就更加不行了。

啊,不要一脸吓人的表情瞪着我,明明长了这么一张可爱的脸,太浪费了。

啊啊~好想快点把你变成我的东西,随我怎么玩弄。

嘿嘿,说出这么逞强的话没关系吗?你反正也是赢不过我的,不明白吗?我说的是,你也只不过是个女孩子而已。

看吧,就算被我这样压倒,连逃走都做不到。

这么想让我放开的话,就使劲把我撞开吧?

不想成为我的玩具对吧?

诶嘿,明白了?你是赢不了我的。

哼,怎么办啊?就这样真的把你上了吧?

哈哈,真可爱,超喜欢你这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

别害怕,没关系的,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也会一直对你温柔的。好吗?

所以成为我的东西吧?

诶...啊...!好痛......诶嘿嘿,你在生什么气啊,现实中的女孩子真的是很强势呢。

不就亲吻了你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反正在那个家里也不是被那些兄弟随意玩弄的吗?

哇,真吓人,好了,可以了。笑笑,笑笑,不是说了吗,真是浪费了这张可爱的脸蛋。

差不多的应该是你吧。该放弃了吧,你是不可能从我或者从这个家里逃走的。

所以,就请你尽可能快些选择我吧。

那么,今天就这样吧,要是再这么吵的话,一悦君就要闯进来了。

那么,打扰你了~

顺带一提,下次我再压倒你的话可就不会途中停下来哦~做好觉悟吧。嘿嘿,再见啦~

 

09

二巴:今天的预定是:10点两场公司内部会议、12点一场Style Light雪比良社长的午餐会议、14点移动到丸之地,去事先约好新大楼的建设工地...话说,一悦哥?你在听吗?

一悦:在听,在听!就是左耳进右耳出,“咻”地一下。

二巴:哈...你还在在意三织的事情吗?

一悦:那个小鬼就是太过任性了。

二巴:三织还是不太成熟啊。

一悦:可恶,要是被那家伙搞到手了,我的自尊心不可能妥协。

二巴:一悦哥,你有必要执着她到这种程度吗?

一悦:你什么意思?

二巴:就算不攻陷下那个女佣人,也有很多能够赢过西园寺家的方法。没有必要只执着于她一个人......

一悦:嘿...

二巴:怎...怎么!你这种眼神?

一悦:不对,最近我就总觉得有些奇怪。

二巴:哪里奇怪了?

一悦:我只觉得你总是要我疏远那个女人啊——

二巴:嗯,因为,你不觉得根本不配吗?

一悦:啊?

二巴:那个人和一悦哥简直太不配了!她可是会摔倒然后把男人压倒在地上的人!穿着超短的连衣裙,就算粉红色的内裤被看见也不注意,是个非常不检点的人!

一悦:你说...什么!?

二巴:你看,不是很明显吗!她不是一悦哥你所想的人......

一悦:真有你的!瞒着我发生了这么幸运的事情啊!?

二巴:诶?

一悦:我连那家伙的内裤一次也没看见过,更别说知道内裤颜色了!你不会...迷上那个女人了吧?

二巴:哈?!

一悦:这样啊,原来是这样!所以那家伙一来你就一副臭——脸,呃额......没想到继三织以后连你也成为我的敌人了!

二巴:不是的!我是担心一悦哥……

一悦:假装在这我这一边,然后再横插一脚夺走她吗!你要是想要的话就不要耍小聪明正面来战啊!

二巴:听我说啊!胜负对我来说怎样都行!

一悦:诶!

二巴:诶...

一悦:你给我听好!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你们的!

二巴:一悦哥......为什么要朝着这样错误的方向前进……?

一悦:我决定了!
二巴:啊?

一悦:既然这样的话,只能认真地和你们一战了。

二巴:战...战斗?

三织:我说,这么晚把我叫过来干什么?我还想回去继续玩游戏。

二巴:一悦哥,你到底想......?

一悦:闭嘴!你们全部都给我在那儿坐下来!听好了?我现在生气了,非常生气!气到...要秃头程度的那种愤怒!
三织:你爱秃秃呗

二巴:三织!

一悦:只有一个理由,因为我最先看上的女人,却让你们两个小子下手了!知道了吧!?

三织:又是这件事?行了吧!

一悦:当然不行了!如果再这么私底下悄悄进行下去可不行,简直没完没了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只有动真格地来一场决斗了!所以...说!接下来我们三个人来场比赛!获胜的人可以和这个女人结婚!可以吧!
三织:哈...又开始不知所谓的事情了...

一悦:所以说,那就来决定战斗内容...

二巴:等一下,我没有兴趣,不参加就可以了。

一悦:啊?你这么说一会儿又去她那尝甜头吧?

三织:在浴室上亲亲我我?

二巴:怎么连你...为什么会知道?

一悦:二巴!这个仇我不会忘记的!

二巴:呃……!咳咳!我知...知道了。参加就是了。

三织:话是这么说,但要怎么决斗呢?力量系的话直接按照体力的差距决定了,如果是动脑子的话,一悦一个人也太可怜了。

一悦:你什么意思!

三织:不要什么事都要发火啊。我只是说大家最好都在同水平技能内容上竞争。

二巴:三人啊......平等的?那就是......料理吧?

一悦:哈?料理?

三织:原来如此,确实我们三个都没有做过饭呢。

二巴:据我所知,烹饪的话同样的菜单根据不同的人好像能做出不同味道的样子。做好的料理让她按顺序试吃,谁是最好的,能够做出抓住她的心的料理,胜负就交给她决定,怎么样?

一悦:嘛,这个确实可行啊。

三织:嘛,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试试吧。

一悦:烦死了,你闭嘴看着就好了!

三织:对对,你就好好裁判吧。

二巴:不好!顺势就提建议了......我完全没有打算一决胜负,但是,提议的是我...要是突然反常地撒手不干了,反而对哥哥很失礼。只要哥哥一直这么认真的话,我也就只能认真地一决胜负了.....吗?

一悦:喂,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

二巴:没、没有...没什么!

一悦:那么,就是这样,那就快点开始吧!喂!你一定要选我哦,我会做出你从来也没有品尝过的绝品料理!

三织:哼,没有味觉的笨蛋大猩猩能做到吗?

一悦:哈,那你就看好了!让你们好好体会体会我的潜能!

三织:好厉害,好厉害。我好期待啊。

二巴:哈......

三织:完...完成了虽然是好事啦……

一悦:啊、哦。

二巴:这……不是给人吃的东西吧?
一悦:不是,等一下,不吃吃怎么知道?喂,你!吃吧。哈?居然不吃本一悦大人做的东西吗?!

三织:是啊,一悦试试尝一下不就好了?

悦:哈?!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三织:啊原来你怕啊。

一悦:笨笨笨笨笨...你是笨蛋吗?我怎么会怕?!我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这种东西一口吞!一口吞!......好,嗯,准备干了!一、二……!(吐泡泡的声音)

二巴:一悦哥!没事吧!

一悦:额...这个不...是人吃的......呃...

三织:呜哇~幸好你没吃。

二巴:你怎么还能说出这种从容的话!快点叫医生!
三织:别这么小题大做,没事的,毕竟是大猩猩。

二巴:笨蛋!吃了这种像屎糊糊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没事?一悦哥!你醒醒!一悦哥!

一悦:嗯......你们...从现在才是一决胜负的时候,我绝对要把她......哎—呦...

二巴:一悦哥——!

三织:啊。没事的没事的,一悦君身体很健壮的,二巴只是保护过度了。

二巴:一悦哥!我在你身边还让你发生这样的事!眼睛...请您快睁开眼睛看看我!一悦哥!

三织:没事的没事的,嘛,看来胜负要延期了呢。你“诶”啥?这不是很正常吗?

一悦君已经倒了,不是不能决一胜负了嘛。嗯,当然还是要请你要继续在这个家里面生活了哦~不好吗?你不觉得期待吗?

在这个家里和我们三个人到底会发生什么呢?还不打算就这么让你逃走哦~请多指教哟~西园寺家的女佣小姐~

一悦:就如同天崩地裂般,从那家伙出现的那一天起,我们兄弟的一切都天翻地覆地发生了改变

二巴:只要一次偏离正轨,就再也回不到从前。换句话说,这是如同毒品般的力量。一不留神,谁都会渴望得到她。

三织:自我主义对她行不通,能够俘获她芳心只有一条路可选,那就是真正的爱。到底谁会被她选中,结局没有人能过预料到。

一悦:没错,我们兄弟之间的战争从现在才正式开始......

三兄弟:以有栖川家为舞台,在此上演......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