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肝义胆,铁骨丹心。——评罗云熙《月上重火》之上官透

侠肝义胆,铁骨丹心。

————评《月上重火》上官透

 

何为武林?武林之大,大可群雄逐鹿,百家争鸣;小能鱼目混杂,圈地为牢。

何为江湖?江湖之远,远可九州四海遍布一隅;近可风吹草动皆入耳畔。

武林,从不缺秘籍。江湖,从无少侠客。

一个行走于江湖之人,若只来去自如,游刃有余,却罔顾武林同道生死,纵是练就一身盖世绝学,亦枉为侠者。

何为侠者?“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纵是他想来就来,既不受朝廷使唤,亦不受江湖支配。却于天下武林危难之时,以智化险,以武助人,以德为江湖之志,匡扶正义。

身处江湖,利器是最为直接的傍身之物。每个勇闯武林之人,无不随身携带利器。既可自卫,又能杀人。甚至些许所谓的武林同道为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刃他人之首级夺以秘籍,赢得天下。

刀剑无眼,暗器无情。一个心存善念从不伤害别人的人,也不会配以刀剑,而是用一把雅致扇子,再配以灵活的轻功,既不会伤到他人,亦能全身而退。

 

上官透便是如此。手持一把皎白的竹骨折扇:开扇则潇洒无羁,阖扇则妙计心生,飞扇则义胆襄助,回扇则见好就收。动时行云流水,却不会伤人要害;静似朗月玉树,清风徐来。道是一人一扇一柔笑,月上侠客谁风流?逍遥虽有,辨别是非亦常有。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位月上谷主自年少便疏离朝廷,绝世江湖,无一官半职,更无涉足武林之盟约。却总于江湖有难,朝堂动荡之际铤而走险,解救他人于危难之间。虽是侠肝义胆,丹心铁骨,却从不求闻达于诸侯、显赫于人群,但求天下无孛以睦,恢复太平。

可江湖终究是人心险恶,朝堂依然尔虞我诈。有人的地方便有私欲,无一例外。无论是武林中的莲神九式被盗,亦是寒热病的来源,或是当今鲁王为一统武林逐渐彰显的勃勃野心。这举步维艰的多舛之途并未使上官透放弃寻找幕后黑手的证据,纵然他口口声声说着不受江湖约束和朝廷控制,他的侠义之心如一束黯夜星光,显于江湖之上,又匿于朝堂之间。

 

纵是一身风流傲骨,终难敌尘俗情扰。“情”之一字,错综复杂,这当中的盘根错节非寥寥几笔就可一带而过。无论是上官透是与重雪芝的爱情,还是与父亲、姐姐的亲情,抑或与仙山英州红袖姐姐的知己之情。

上官透的人生总是以大局为重,无论先前与雪芝有怎样的误解,无论与父亲有怎样的怨恨,在寒热病遍布安平县之际,他皆能放下所有的私人委屈,与他们达成共识,统一战线,一同为百姓共抗疫病。小情小爱,小恨小怨怎能抵过天下人的性命?置一时之怨着天下之事,才是真正有格局有胸襟的侠客所为。不拘于小爱,不束于家恨,在慷慨襄助百姓之际,亦能化私结为真挚,皆大欢喜。

有人质疑,上官透过于以儿女私情为主,无视江湖,更无男子该有的事业心。本人却不以为然。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以他的家世,品貌,武力,智慧,乃这天下间难得的奇才。却能还武林一个自由,还朝堂一处安稳之后,仍不忘赤子之心,隐退江湖,甘心为一人折花百年,共度余生。这才是不贪眷名利尘俗的侠客最明事理的作为。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他能在抚平武林危难之时全身而退,只为心之所向,你我这凡尘俗人谁无拍案叫绝,击手称赞?

 

智者先有所为,而后无畏无为。只盼与一人期颐偕老,共赏月上桃夭。但世人相信,上官少侠绝无于此,若是这武林多年后再生难事,他定将携手谷主夫人重出江湖,飞扇救世!


一品公子上官透,着眼三分似金庸笔下铁血丹心之仁者,两分似古龙笔下情关难闯之痴者,一分似梁羽生笔下风气开端之侠者。余下的四分,则是谷主上官透自成一派,无可媲美的天性使然!


上官昭君,鲜衣无以盖智计,义正丹田先以豁朗通透。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