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世勋|定制】<寅时>锦瑟愿(上)

引入:

                       锦瑟     

                                唐·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首诗大约写于唐宣宗大中十二年(858),这年诗人46岁,罢盐铁推官后,回郑州闲居,不久病故。“锦瑟”是一种乐器,一种观点认为本诗是一首无题诗,另一种观点则认为“锦瑟”与内容有关。

多年来,关于《锦瑟》主旨的理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归纳起来,大约有这样几种意见:

(1)爱情说。认为此事为怀念令狐楚家侍婢而写。

(2)为咏唱锦瑟这一乐器而写。

(3)为怀念某一佳人而写。

(4)为悼念其亡妻而写(因王氏生前喜弹锦瑟)。

(5)为唐王朝将衰而写,认为“望帝”隐指皇帝。

(6)为自伤身世而写。

正文:

——————请勿上升真人——————

1.

        又是一夜瑟声入梦。吴世勋靠在栏杆上,望着屋外晚风渐起,大海泛起层层波澜。微风牵着水沫跃上礁石,留下一点深色的印记后再不分开。海的声音应着瑟声,弦弦掩抑声声思,仿佛奏瑟之人拨动的并非那五十弦,而是他的心弦。他望着蔚蓝的大海,望着月光如银瀑般流淌,为大海披上一层轻纱,一如那一天的她一般动人。

        瑟声悠扬依旧。

        吴世勋嘴角微扬。

        她弹得真好听。

        和从前一样好听。


2.

        她叫苏锦沫。

        这个名字吴世勋很早就知道了。亚特兰蒂斯的公主为了和平来到中原和亲,早已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一段佳话。

        佳话......

        说到底,皇族联姻,能有多少是佳话。

        不过吴世勋不是因为这个才知道的。

        他是因为她的瑟声。

        传说鲛人族的乐器以水铸成,非有异能者不可闻其声。

        而吴世勋就是一个异能者。

        准确地说,他是一个异能还未被激发的劣质产品。

        是的,他只是一个“产品”,他只是他父亲手里一把听话的刀。

        他的父亲从前是中原王朝地位仅次于宰相的大祭司。他的父亲用法术制造了他,制造了一柄强大的利刃。他是行走在黑暗中的杀手,他没有感情,没有生活,没有一切可能拖累杀手的多余的东西,因为他不需要。他每天所能做的只有在收到父亲的命令之后像狼一般利落地将对方抹杀。

        他如同生活在黑色的囚笼之中,沉重的枷锁勒住他的脖子,他无声的心跳渐渐溺死在寒潭之下。日复一日,他仿佛一具灵魂缺失的行尸走肉。直到那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他听见了来自海底深处的瑟声,温和悠扬。

        后来,他知道了那瑟声只有他一人可以听见。

        那是他和她之间的秘密。

        那是撕裂黑暗的一束光。

        再后来,他知道了她是鲛人族的公主,她叫苏锦沫。

        再后来,瑟声再不乘着海风而来,而是艰难地攀过巍巍宫墙,滞涩凄凉。

        现在,瑟声依旧每夜响起,只是他离她逐渐远去。

        现在,他的父亲叛变了。


3.

        第三次攻城。

        吴世勋穿着银色的盔甲骑在马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倒在他的剑下,被铁蹄踏成碎片。

        周围充斥着声嘶力竭的叫喊、刀剑相接的铮鸣,还有千万匹马的嘶鸣。鲜血迸溅的声音刺激着耳膜,身穿盔甲的男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沾满鲜血的长剑砸在地上,砸碎了无数个十五望日圆圆的梦。

        吴世勋麻木地挥动长剑,茫然地望着前方。一片血色之中,一个高挑的少女站在城墙之上,银色的长袍被风吹起,在阳光下泛着微光。

        他看着她。

        他想起那波光粼粼的海面,他想到那夜夜入梦的瑟声。

        他看着她。他看着她如同一只银色的折翼之鸟,坠落城墙。

        仿佛流星划过那个夜晚,温暖的光坠进黑暗的深渊。

        他的身体于思想先一步做出反应。他驾着马向她奔去。

        他想到她。

        苏锦沫。

    


TBC.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