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七五折,戴莫,络章,肖钱,)艾斯兔甜饼汇4

       餐桌上,许佳琪被吴哲晗揽在怀里,她要去够桌面的上的消音姐点的酒,就被吴哲晗给制止了:“你不能喝这个,其他的,我让人给你倒。”

         许佳琪红唇微噘:“为什么,我就想喝这个……”吴哲晗拗不过她,就给她小小抿了一口,许佳琪一喝就眯上眼睛皱眉,看她被烈到了,吴哲晗绷不住笑了,“知道为什么不让你喝了?”

        “不喝了,我要喝果汁。”吴哲晗让徐子轩给许佳琪上了杯果汁,吴哲晗手指绕着她的软发,柔声问:“还没来得及问你,出外务有没有人欺负你?”

         “有。”许佳琪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吴哲晗。

          吴哲晗脸色一沉。见状许佳琪在吴哲晗身上蹭着慵懒的说着“没事。我不介意的,别不开心,嗯?”

          吴哲晗捏捏许佳琪的脸,“以后谁欺负你了,不许憋着不说。”

          许佳琪心甜如蜜,松开吴哲晗手去夹菜,转移话题:“快,先吃饭。”

        谁知道此时吴哲晗道……“宝贝喂我吃。”吴哲晗晲许佳琪。

           “老吴啊,搁着干哈呢!自己吃。”正道偶像孙三三出来发声。。。

           “工作一天了,我手酸。”吴哲晗装作委屈的样子可怜巴巴的看着许佳琪舀了口饭,送到嘴里。许佳琪心想:emmmm五折她是“工作”了一天呢……

          此时肖钱那边。。

           “小钱还好公演的衣服我没改。”孔肖吟说着。“是啊,幸亏没改,之前好死不活拉着我减肥,减肥之后……是不是胖了衣服整好了?”钱蓓婷自觉聪明的小得意。

       下一秒……“哎哟,消音,轻,轻点,哎哎哎!疼!教训我咱回家关起门来再教训啊!当着这么多人呢……”孔肖吟松开拧着钱蓓婷耳朵的手,“嗯……知道疼了?”

       “不不不,消音是柔弱纤瘦的仙女,不疼。是……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小钱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耳朵……

       “这还差不多。”消音姐十分满意的夹起一片肉放入小钱碗中。

       “络络~~”徐子轩刚要起身去加菜就听到张语格的声音,“宝贝,怎么了?”

      “没事,离开这几天就是特别想你,想多叫叫你~嘿嘿。”

     “tako,咱都回来几天了?你不就是看络络跑那几趟?”孙芮真相。“络络你要什么让余震去。”余震:爸!你卖女儿!

       接下来便是。

       莫兔兔疯狂扫荡,三哥肖钱畅谈欢徜,五折四口甜蜜发糖,余震温温狗粮成缸。

          ………狗粮有些撑得难受的三哥本想回头欣赏邻桌风光,就见………

      “李艺彤,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万丽娜敲打着桌子看着身旁的李艺彤,以及刚刚的话她此刻的心情说不上的复杂,“如果你只是单纯为了我,那我觉得没这个必要去牺牲你自己的前途。”

      “事情哪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  所有的事情有可能之后的一段时间,甚至只有自己在某些事情上做得对的。就像自己此刻下的决定……

        “你给自己定了目标,但你从来就没有想过,在这个目标之中是不是需要别人的配合。”  万丽娜知道李艺彤一直向往着偶像的顶点,她的付出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作为一直在她身边的自己……不愿再度接受cp的事情而去单方面和人气较大的黄婷婷硬刚还是让李艺彤这段时间收到了舆论很大的打击……

        “我需要你。”  李艺彤一字一顿的说着,每一个字都用尽了全力,“我希望你能够陪在我身边,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决定。” 其实她不是没有看到每日自己和黄婷婷“亲密” 互动时娜娜的眼神,为了所谓cp利益,每次谈及都只是一句只是朋友一笔带过,娜娜她不说但不代表她不明白。总选在即和黄婷婷的这个cp对李艺彤本人有多重要没有人会不清楚。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关节……

         李艺彤的执意就是因为……  “我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已经出了问题,就连大哥都已经看得出来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够放下你现在所谓的骄傲和执着的认为有些东西对我好!?”  

         “既然你知晓其中的利害,知道这样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为什么还要这样……李艺彤!”  万丽娜知道如果真的把这最后一份平衡给打破,之后,谁都不知道会带来什么结果,甚至于比想象中的更糟。  一旦这样的事情被无限放大,那就必然会让问题越来越不受控制。

      “你会是我一直所想要保护的人,而我所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比如宝座,比如你。”李艺彤说的坚定。手搂万丽娜纤细的腰肢,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三哥:哇靠!这三个人还有这关系呢???

       “三哥,看什么呢?”莫寒出声问到,“萌~你去帮我再点几份这个啦~”emmmm可以,语气转换很到位。

      “没,没看什么。”我去,这种事情怎么老是让我撞见…………

     回想当年……公演结束后,孙芮和钱蓓婷前去换衣间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莫寒我现在没钱、没房、但是我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等你老了,我依然背着你,我给你当拐杖。等你没牙了,我就搅碎了再喂给你吃。我一定等你死了以后我再死,要不把你一人留在这世上没人照顾,我做鬼也不放心。”戴萌说着单膝下跪拿出自己准备好久的戒指,“第一次做技术不太行好。下次,一定做好。”戴萌有些憨憨的“莫莫,允许我陪你走下去好吗?”

      莫寒没说什么只是伸出了手。

      戴萌一惊,很快就懂得莫寒的意思,她用双臂紧紧的抱住她,狠狠吻下。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外面公演的吵闹也好,日后人们的评论也好,此刻她们拥有彼此。

       当时仅有一墙之隔的两人:

       三哥:无语=_=。

      小钱:妈耶!磕到真的了!快乐!!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