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冲突下,印度为何还能进入安理会?莫迪的雄心,印度的征途


与3国边境冲突,印度为何还能进安理会?大国地位 只差莫迪一步?


几乎就在印度与3个邻国边境冲突的同时,远在纽约的联合国,向新德里的总理府传来喜讯:

在192个成员国中,印度获得184票,顺利进入联合国安理会。

在这场安理会“入场券”的角逐中,G7国家加拿大再次落选。

四面冲突之下,印度何以能进安理会?

又何以获得高票支持?

与3国边境冲突,印度为何还能进安理会?大国地位 只差莫迪一步?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仍需将目光聚焦到这位地区强人:莫迪。

1950年9月17日,莫迪生于印度古吉拉特邦的一个吠舍种姓家庭。在印度的社会金字塔里,吠舍是工商业之种姓,在这个种姓之上,还有婆罗门、刹帝利。

幼年时,莫迪便开始帮父亲售卖红茶;也自小接受印度教的洗礼,虔信至今。

也许是社情疾苦的刺激,也或许是印度教强调秩序的精神的感召,莫迪的一生都与政治紧紧相连——

1985年,政治学硕士毕业于莫迪,加入印度人民党;1995年,莫迪成为印度人民党全国秘书长,其后3年,它便成为该党全国总书记。彼时,莫迪45岁,俨然是一枚政坛新星。

2014年5月,印度人民党赢得大选,莫迪出任总理;2019年,莫迪又成功连任。

与3国边境冲突,印度为何还能进安理会?大国地位 只差莫迪一步?


印度社会结构是前现代的,在社会进化缓慢的古代,养成了极强的韧性。而印度社会结构的支柱,便是种姓制度。种姓制度从人的出生,便标定了他的职业、身份、阶级。种姓制度的根深蒂固也使得整个社会宛如一滩死水,几乎没有流动性。

而莫迪,却在这种社会结构中,冲破了自己的种姓,进入印度社会金字塔的顶层,书写了独一无二的“印度梦”,也足可见莫迪本人的超人意志和高超手腕。

这位强人一生未婚,热衷瑜伽、冥想,笃信印度教。他以与甘地相似的禁欲者、苦行者的姿态,斩断私欲,把一生的精力扑在印度的崛起上。

而在2019年,莫迪再次连任时。

他如炬的目光中,那颗野心已按捺不住:印度的大国征程,当自莫迪而始!

与3国边境冲突,印度为何还能进安理会?大国地位 只差莫迪一步?


在赢得连任前的3年,莫迪也曾遭遇信任危机。

2016年11月,印度境内每一家银行前,都排着望不到头的长队。

人们明知这一日排不到自己,仍不离去——那是在排第二天的队。

造成银行门庭若市的原因,是11月8日,莫迪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废除500和1000卢比面值的纸币(分别相当于7.5美元和15美元左右),自从当日午夜开始停止流通。

官方对此举的解释是打击黑市,但更多人的解读是,印度在用猛药解决金融沉疴。灯影之后,是莫迪雄心勃勃的金融改革。

需要指出的是,印度并非第一个废除纸币的国家,前苏联便曾废除大额卢布的流通。

莫迪此举一则是打击不法的金融集团,二则统计货币流通的大数据,三则银行换兑新币需要绑定个人信息,印度政府也籍此将多年不能落地的户籍整理落地。

而金融改革之后,莫迪心心念念的全国税制改革,也得以大刀阔斧推行。

与3国边境冲突,印度为何还能进安理会?大国地位 只差莫迪一步?


金融和税制改革并非莫迪任内改革的全部,在他的任内,他以壮士断腕的意志,重塑了印度人的意识形态,建立了一种以印度教民族主义为内核的意识形态,以统御印度人的思想。

所谓印度教民族主义,即以宗教信仰划分民族,而非以语言。这种以宗教为边界的民族主义,对印度国内穆斯林展开打压(不惜“褫夺”穆斯林的合法身份),却笼络了占印度绝大多数人口的印度教徒。随后围,废除查谟邦和克什米尔邦的自治邦地位,在克什米尔地区与巴基斯坦激烈交火,都是这一意识形态的延续。要知道,查谟邦和克什米尔邦70%的人口,都是穆斯林。

国内穆斯林的抗议,也被莫迪铁腕镇压,许多穆斯林奔入巴基斯坦,或跑去沙特等海湾国家务工。笔者在沙特遇到了许多印度穆斯林,而他们谈及莫迪,无一不是负面评价。

但莫迪在这场意识形态改革中,挣得了威望和人心,也以印度教民族主义,凝聚起这个有100多种语言的国家。

与3国边境冲突,印度为何还能进安理会?大国地位 只差莫迪一步?


在莫迪的任期内,印度经济保持了高速增长,国内营商环境大幅改善,印度交出了亮眼的经济数据,直至实现了步入安理会的夙愿。

但在国际舞台上,安理会并不是印度的重点,此前屡屡有消息报道,称印度在谋求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

如今,成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印度,真的距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步之遥了吗?

不,相差甚远。

与3国边境冲突,印度为何还能进安理会?大国地位 只差莫迪一步?


安理会有15个成员国,其中包括5个常任理事国,即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另外10个非常任理事国通过每年的选举产生。

而非常任理事国顾及地区的平衡,各非常任理事的代表,是按区域划分的。《联合国宪章》规定,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选举按照相对公平的地域分配原则,具体分配方法为:非洲国家,3席;亚洲国家,2席;东欧国家,1席;拉丁美洲国家,2席;西欧和其他国家,2席。

而本次在亚洲区域的竞选中,实际上只有一个竞选者:印度;也只有1个名额,因为越南已经拿到另一张门票。这也意味着,印度只要拿到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数,便可以成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与印度相似的,还有墨西哥,在他所处的区域,同样没有对手。

在单人长跑中的胜利,并不值得骄傲和吹嘘。

更不必说非常任理事国只有2年任期,且不能寻求连任。对于联合国的任一国家,都有“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年”的机会。

与3国边境冲突,印度为何还能进安理会?大国地位 只差莫迪一步?


印度有13亿人口,莫迪显然在寻求一个与体量相匹的国际地位。

近日来,印度与邻居的摩擦,也不排除挣取政治筹码的可能性。

然而,大国征程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还是那句话:

印度的大国征程,应自莫迪始。但这条征程能走到哪儿?目前仍是未知数。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重整山河的莫迪,能否在这个任期,实现印度的突飞猛进?如果不能,那么国际舞台的大国地位,或许仍是雾中看花。

因为弱国,永远无外交。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