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话 レジャーに出かけてみる

转载自贴吧

 

 

我,和爱丽丝她们结婚一个半月了。

 

婚礼和婚宴虽然麻烦,幸运的是新婚生活很顺利。

 

周围的,特别是罗德里西这类的人咒语般说着

 

『领主大人。接班人要早点啊』 嘀咕着,我们才十六岁啊。

 

维尔玛可是才十四岁,所以孩子也没有必要着急啊。

 

「(我认为,还是尽量早点)」

 

为了方便,继承权设定为哥们的孩子,我的孩子出生的话顺序就会下降了。

 

哥们万一相信了白痴贵族们说的『鲍迈斯特伯爵不是得了什么病之类的吗?』的话。

 

大部分,操纵着年幼的侄子和对政治不在行的哥哥们,自己掌握鲍迈斯特伯爵领的实权啦,真是痴人说梦。

 

「(威尔的存在是强烈的促进了开发。愚蠢的贵族还真的是很多啊)」

 

参加了婚礼的埃裡希哥哥平时都待在王都,所以,与这样愚蠢的贵族接触的机会有很多。

 

一边嘆着气,一边向我发牢骚。

 

「(孩子要早点做哦)」

 

「(连埃裡希哥哥,也说这个)」

 

「(被说了。我和其他的哥哥们的孩子们的将来有关的话)」

 

因为继承顺序高的话,如果我存在有什么未开垦的土地,我就会被捲入利权的争夺和纷争中了。

 

作为父亲,这是不能容忍的吧。

 

「(加油,造出孩子们)」

 

「(唿……)」

 

兄弟间的话题很微妙呢,不过贵族说不定就是这样的。

 

因为没有孩子在继承权方面,麻烦的事增加了。

 

这种丑陋的争夺,考虑到因为那原因所发生的事件和丑闻,正经的贵族应该不不想加入的吧。

 

「(啊哈哈。我会加油的。也学会了师傅的魔法哦)」

 

因此,这一个月半很努力了。

 

打开了师傅留下的魔法书,恢復精力,每天同时进行着贵族和作为丈夫的义务。

 

现在也在床上,在我旁边躺着赤luo的伊娜。

 

「孩子啊……」

 

「威尔是想要吗?」

 

我和哥哥的会话埃裡希回想着,伊娜很简单那样听。

 

但是,现在还只是新婚後一个半月,所以也没有必要着急吧。

 

孩子不出生的话,妻子的脸面会不太好吧,但那是很久以後的事情吧。

 

「那是什么时呢。或者说,到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不是很好吗?」

 

「不过四年没有孩子的话,会被劝说迎娶新的侧室的」。【说吧,是不是计画通。我不管,我不信不是】

 

「原来如此。那样的事情吗?。但是……」

 

粗俗的说法,就是在某个活动中。应该能自然的有孩子。

 

然而,伊娜的表情不是很好。

 

「有什么担忧的吗?」

 

「你看。我们最近魔力上升了吧?最初是很开心,不过那个的副作用的是什么呢……」

 

魔力上升妨碍怀孕。

 

确实,100%没有那样的副作用说不出来。

 

「但是呢。魔力上升停止了吧?」

 

「虽然是停止了呢。但是,一个月提升到中级魔力是很大满足啊」

 

魔法使中,中级魔力是十人中有才有一个人会拥有的量。

 

即使使用的魔法少,但提高了在战鬥中的贡献,所以伊娜很满意。

 

说起来,之前和罗德里西比枪,是罗德里西输了呢。

 

「(不愧是,夫人大人)」。

 

罗德里西笑了,但我知道。

 

他用自己那一点点的空闲,又开始了枪的训练。

 

实际上,罗德里西是很讨厌输的。

 

「魔力上升停既然停止了,那一定能正常怀孕的。」

 

「是啊。一定会的」

 

「正因如此,再来一次吧。

 

「威尔。再稍微好一些的说法没有吗?」

 

没有回答呢,像平时伊娜读的书的主人公一样的话是说不出口的。

 

那么害羞的台词,原本是日本人的我会因为害羞说不出口的。

 

「怎么办呢?」

 

「呜呜。那是没有办法的吧」

 

自己的肉体年龄上没有去考虑。

 

我的身体才十六岁啊。

 

「什么嘛。撒谎。要是去艾梅莉小姐那裡超过了预想的次数也是不好的」

 

「艾梅莉嫂子?怎么了吗?」

 

「艾梅莉小姐的魔力上升了吗?」

 

「这完全没有」

 

「威尔。感觉没有隐瞒住吧?」

 

被试探性的察觉到了,事先故意装作上当的样子。【大意为装作在意与大嫂的那啥,实际是问魔力的事】

 

伊娜马上就注意到了呢。

 

「什么啊。曝光了吗?」

 

「完全。初次相遇的时候是终极的老好人。没想到」

 

「现在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那也是啊。像我这样的妻子会的拉。」【会什么,咳咳大家都懂】

 

然後马上……因为晚上还很长,所以试着努力了,一旦开始就可能不仅仅是世间所认为的那样了。

 

然後,又像往常一样迎来了早晨。

 

床上的惨状,是经常的事了,两个人一起晨浴也习惯了。

 

「(和女人混浴啦。威尔。你完了!)」

 

单独一人,艾尔和我的时候就会说出这样诅咒的话,不愧是能分辨其他的家臣在的时候不说的话。

 

按照他们的话,为了早点生孩子,这样和夫人们在一起是最好的。

 

「伊娜,头髮很漂亮呢」

 

「谢谢你。其实,是我作为女人唯一的自豪吧」

 

平时都是扎起来的,伊娜燃烧的红髮是不习惯也没有披散着。

 

「卡特莉娜,偶尔头髮会很乱啊。」

 

「每天早上都会花时间整理的。」

 

她的大小姐钻头髮型,其实也存在有着非常特别的髮质这样的理由。

 

每天早上,一定是那个髮型。

 

用热魔法整了整头髮的样子,如果地球没有烫髮机的话,我想开美容院呢。

 

「威尔做的头髮护髮剂很好用呢。」

 

在这个世界上的洗髮水是存在的,但并没有护髮素。

 

贵族子女们,在用洗髮水洗完头髮後,再用香精之类的护理头髮。

 

于是,我製作了用醋当材料的天然护髮素,交给了妻子们。

 

评价很高呢,不知不觉的阿尔特利欧先生嗅出了商机,并予以了改进及销售的预定。

 

一如既往敏锐的嗅觉。

 

「那真是太好了。那么,来洗头髮吧」

 

「自己能洗的。」

 

「大概每週一次好了」

 

「谢谢你」

 

其他的还有,互相洗身体什么的,从浴室出来去客厅的途中经过卧室前面,看到多米尼克在指导新人女僕整理床。【机翻出来是製作床,你敢信!?卧槽这是要多糟糕】

 

「这样可以吗?现在的鲍迈斯特伯爵家,这样秘密事件有很多。」

 

「也就是说,家主大人的精力是无与伦比的呢!」

 

「声音太大了。」

 

和伊娜两个人侧耳听着,多米尼克指导年轻女僕该注意的事项。

 

「家主大人有那样的精力……。也就是说,我和多米尼克姐姐也有机会!」

 

「我是已婚者……」

 

「但是,多米尼克姐姐的美,会引起家主大人的慾望!」

 

「哼!」

 

多米尼克,在不谨慎发言的年轻女僕的头上落下了拳头。

 

我们,都有着看到她意外的一面的感想。

 

「可以吗?当家大人,不做这种不道德的事情。」【女僕语】

 

别人的妻子是不会出手大概还是知道的。

 

多米尼克对我的评价好像很不堪啊,考虑到艾梅莉嫂子的事我也就有些理解了。

 

「威尔?」

 

「因为跟爱丽丝青梅竹马的女僕对我过分的评价感到难过呢。」

 

「艾梅莉先生的事吗?那个人,现在是单身,所以」

 

「啊啊。谢谢」

 

「不要哭啊……」

 

伊娜很温柔呢,我含着泪。

 

「可以吗?蕾娅(レーア)。你是我的表妹所以被推荐了。多余的传言流出去的话你会被处罚,我的评价也会下降。」

 

用关係得到工作的事据说在日本被指责也是经常的事,所以失败的话是给推荐人的脸上抹黑的事。

 

也不能说绝对没有因为这样单纯的轻鬆而羡慕着。

 

「那个,当家大人无与伦比的流言传出的话,不必要的上门推销会增加的。」

 

想要强化关係和特权的贵族和商人推销女儿的可能性就增加了,这个多米尼克的表妹的新人女僕说明了情况。

 

「那,是有破坏爱丽丝大人立场的可能性」。

 

後来进来的侧室,受到宠爱而瞧不起正室。

 

後宫会被扰乱。

 

贵族社会中是经常可以听到的。

 

「我也是蕾娅也是。因为爱丽丝小姐是当家大人的正室,所以才有这样得天独厚的待遇的。」

 

「确实,薪水很高啊」

 

因为工作地点是王国南端的未开发地,所以拿出了比平均的月薪还要高一些的薪金。

 

我告诉他们,这是边远地区津贴一样的东西。

 

「你真的是。正是如此,所以安静的整理好床其他的工作也快点记住」

 

「我知道了。看到床上看的惨状,特别补贴大概是封口费吧。」

 

「哼!」

 

再次多米尼克,在蕾娅的头上落下了拳头。

 

「想起了小时候的快乐记忆,教给我工作的记忆快要飞走啦。」

 

「这样的话,多余的话不要说!」

 

「多米尼克姐姐真严厉……」

 

多米尼克总是在生气呢,不过蕾娅女僕嘴巴坏但是本领好。

 

按照指示,快速地整理了好了床。

 

「床单之类的好厉害啊。多米尼克姐姐。但是像这样般的厉害,难道我也要变当家大人的侧室了」

 

「哼!」

 

第三次,多米尼克在蕾娅的头上落下了拳头。

 

「痛。多米尼克姐姐。五岁的时候,去莱蒙湖游泳的记忆要消失了。」

 

「没有消失吗?。去下一个房间吧。」

 

我和伊娜马上从卧室的前面往客厅移动,途中的话题都是关于新女僕的。

 

「那个姑娘。不要紧吧?」

 

「嘴不严的部分是有,但工作能力就不错了啊。多米尼克擅于教育的吧。」

 

「那也确实是」

 

两个人移动到客厅,准备早餐的工作其他的女僕们在进行着。

 

但是,房子裡的女僕在各种各样的照顾着生活是很不习惯的。

 

因为原本的贫穷性,所以在哪裡都平静不下来。

 

「当家大人。今天吃什么?」

 

「饭」

 

「某要大碗的饭!」

 

在宅邸裡吃饭,米饭或麵包都可以可以自由选择。

 

我一般都是吃米饭,最近很少回王都的回家的导师也是,一边伸出自己买的大盖饭一边想女僕要求加大量的饭。

 

不过,这个人在王宫做官不也挺好的吗?

 

「导师。在王城没有公务之类的工作吗?」

 

「准确的说是有的,但某是可以不参加的!」

 

身为王国的「最终兵器」的导师,如果面临最终局面的话基本没有空闲过来的。

 

「某没有工作做,是这个国家和平的证据!对了,今天布兰塔库殿呢?」

 

「休息!」

 

布兰塔库先生,如果我用『瞬间移动』去接的话,不就马上能来这裡了。

 

今天是没有什么预定的,他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暂时和新婚夫人去享受休假了。

 

「鲍迈斯特伯爵的预定是?」

 

「今天一整天都是休息日。」

 

「那么,去魔之森裡狩猎吧!」

 

「不,不去啊。因为要休息」

 

确实,魔之森的狩猎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爱好。

 

但休息的话,就没有必要去了。

 

「多么!无聊啊!」

 

「相反的,去洗海水浴。

 

「海水浴吗?」

 

其实没有预先通知业余活动,所以也没有对爱丽丝她们说过。

 

突然从我这裡听到今天的预定有些惊讶。

 

「温德林大人。海水浴,是热的时候去海边的事?」

 

「是啊」

 

在这个世界上,海水浴的习俗是存在的。

 

只是布莱希堡和王都离海很远,所以大部分的人只在附近的河流和湖泊遊玩。

 

有钱的人,特意在休假出门到大海的情况也有。

 

「我,七年前去过东边的海」

 

「不愧是爱丽丝的老家。」

 

伊娜,佩服有海水浴经验的爱丽丝。

 

考虑到特意从内陆地区的王都开始移动到大海的时间和费用,这样有海水浴经验的人就不存在了。

 

「伊娜呢?」

 

「只是在布莱希堡附近的河中游泳的程度。」

 

「我也一样。海之类的,是去不了的。」

 

伊娜和露易丝,海水浴的经验没有的。

 

「维尔玛呢?」

 

「在王都附近的湖裡捕捞鱼」

 

对维尔玛来说玩水,不能和捕捞鱼混在一起。

 

游泳和饿肚子这样的吧。

 

「卡特莉娜呢?」

 

「西部的海也很近所以有过一次。但是,是那么快乐的事吗?」

 

「这是因为卡特莉娜一个人去的吧。」

 

「那个,那个!为什么呢?」

 

如果问为什么,我原来也是孤单一人的。

 

所以啊非现充是知道非现充的感受的。【原文是ボッチ意为孤单一人,孤独。这裡不太好说就翻成非现充】

 

我大概能想像出和我相遇之前的卡特莉娜,她和朋友们结伴一起去大海的身影是无法想像的。

 

然後我的海水浴,是在未开发地南端的海岸上製作盐,吃猎取到的海鲜的事。

 

「(一个人去海水浴的难度很高啊……)」

 

别人的事先不说,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很了不起的事。我很佩服。

 

卡特莉娜孤独值很高。

 

「鲍迈斯特伯爵家的私人海滩」

 

「那种东西存在吗?」

 

「我定的。午饭烧烤也有,爱享受假日吧」

 

「那可真是有趣啊」

 

导师马上表示贊成的,所以早餐後马上用「瞬间移动」到了鲍迈斯特伯爵领南端的私人海滩。

 

--------------------------------------------------------------------------------------------------------------------

 

「真是去海水浴的绝好天气啊!」

 

吃完早餐准备好之後用『瞬间移动』向私人海滩去飞,导师看到白色的沙滩和清澈蔚蓝的海非常高兴。

 

在这裡他的年龄最大,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像孩子一样活蹦乱跳着。

 

现在的季节是冬天,未开发地北侧的连绵不绝得大山脉沿岸的北部在早上稍微有些凉快。

 

南部沿海地区,通过一年的海水浴可能多少是变热了。

 

即便如此,日本再闷热,体感气温也只是稍微超过三十度左右。

 

因为没有日本那样闷热,如果在树荫下乘凉的话,也可以说是舒适的南国。

 

「可是埃尔温少年怎么了?」

 

「研修。」

 

平时是我的警卫角色,不过,还是打算将来把率领诸侯军队的工作都交给他,所以原本是崔斯汀去的定期研修现在让他去。

 

「热心啊。某可做不到指挥军队这样的事。」

 

这是没有办法的。

 

因为导师一个人与高位的魔法师合作最能发挥战鬥力。

 

陛下也是知道的,所以平时让他这么自由的吧。

 

「嗯。说到海水浴的话泳装就很重要啊」

 

「伯父大人。好好准备了哟」

 

「不愧是我的侄女!」

 

爱丽丝她们自己带来了泳衣,导师的份爱丽丝也准备了。

 

大家都立刻,在树荫底下立起屏风开始换衣服,导师突然在我面前脱下长袍开始换衣服。

 

如健美先生一样锻鍊的像苍色钢铁般的肌肉进入了视野,男人的裸体什么的不想看啊。

 

我转向後方,自己也开始脱衣服和长袍。

 

「有点不同的泳衣啊……」

 

在某种程度上预测了,不过,导师穿的是大概到膝盖和肘部左右被布料覆盖的与地球以前的人穿的类似的的古式男性泳装。

 

我的是以前在王都的店裡订做的裤型的泳衣。

 

「换完衣服了。」

 

「失格!」

 

「威尔。早!」

 

然後爱丽丝她们,色调也就不说了但是膝盖和肘部都被布料覆盖的泳衣,我很快就否定掉了。

 

最早换完衣服的是露易丝,由于我突然的否定而吃惊着。

 

「不行……。泳装就是这样的东西哦」

 

「性感」。

 

「威尔说的事是可以理解啦,但这么想的话新的泳衣要预先准备呢」

 

「呵呵。你说的。露易丝。」

 

「诶!难道说准备了?」

 

「正解。露易丝小姐」

 

我在衣服方面是外行,但是大致的设计多少还是记得的。

 

于是,当代日本女性一般穿的泳衣在王都一流的服饰工匠那裡是做得出来的。

 

「去那边换衣服吧。这是家主的命令」

 

「呜哇。布料好少啊。会听家主命令穿啦,不过,第一次对我下家主的命令是这个要怎么样啊?」

 

「我是没有错的。因为,我是家主大人,所以啊」

 

「可以啦。这裡是私人海滩上其他的谁也不在。但是,尺寸是?」

 

「露易丝。结婚已经一个月多了。妻子的身体尺寸多少能把握的。」

 

「威尔真H」

 

虽然这样说,露易丝却带着很开心的表情拿着其他的妻子们的新泳装回到了更衣用的屏风裡。

 

「露易丝小姐。这是温德林大人要我们穿!?」

 

「这可是家主的命令」

 

「这个是家主的命令……。肚脐什么的一览无余啊」

 

「关键部分隐藏的很好不是吗?伊纳酱。很适合你」

 

「露易丝。你啊……」

 

「说不定很好活动」

 

「维尔玛小姐,是这种想法真是羡慕啊」

 

「卡特莉娜身材很好才令人羡慕」

 

「我是贵族,所以经常被周围注视着,要注意哟」。

 

从屏风裡传来吵吵闹闹的说话声,几分钟後,换完衣服在我和导师面前展示。

 

「原来如此。鲍迈斯特伯爵,想普及新的时尚泳装?」

 

「不。纯粹是兴趣。」

 

反正这裡是私人海滩,和我做的游衣是否流行没有关係吧。

 

只是,我想让爱丽丝她们穿上了而已。

 

没有其他的理由。

 

「那个……。温德林大人。伯父大人……。有点害羞……」

 

「最开始会这么想的吧,不过某觉得很快就会流行起来呢」

 

爱丽丝,黄色的比基尼类型游衣身姿看起来很害羞。

 

稍微前倾,遮掩着经常被注视的欧派。

 

但是,爱丽丝欧派还是很厉害。

 

尽管如此,腰围什么的也比一般的来的细所以就像写真偶像似的。

 

「爱丽丝真是棒极了」

 

「是这样吗?」

 

「反正没有其他人在,更加堂堂正正点吧。很美丽的哦」

 

「是!」

 

我称赞着,爱丽丝很高兴。

 

「伊娜也很漂亮啊」

 

「谢谢你」

 

伊娜胸虽然一般,但身体锻鍊的很好,身材苗条,太好了。

 

那个与红头髮相结合,稍微看起来很帅气。

 

还有,最开始是没有穿新泳装,实际上意外的威风堂堂。【咳咳,那首歌就这样其他不解释了】

 

「伊娜小姐。没有太多余的脂肪真的好羡慕哦。」

 

「是吗?」

 

瘦小型化身的卡特莉娜,看着伊娜身体的粗细为之羡慕。

 

「卡特莉娜。我的更苗条。」

 

「嗯……」

 

「新泳装也很合适吧?我的大人魅力表现出来了」

 

「是啊……」【614就是个平】

 

穿着淡蓝色比基尼的露易丝显得很可爱,爱丽丝和伊娜明显是不同的类型。

 

恰到好处的可爱,这是她的魅力。

 

「觉得很可爱哟」

 

「我,爱丽丝和伊娜酱是往不同类型的反向发展呢。但是,维尔玛真好呢……」

 

同样是较小的身体框架,维尔玛却意外的欧派很大。

 

这一点,露易丝很羡慕。

 

「再大的话难以行动」

 

「呜……。一次也好,想这样说……」

 

露易丝,向维尔玛的欧派送去了强烈的视线。

 

「维尔玛也很可爱的。怎么样?新泳装是?」

 

「容易活动。有点不好意思」

 

穿着粉红色比基尼的维尔玛,在我面前展示穿着泳衣快速转着圈的姿态。

 

「容易运动,所以可以收穫很多虾和贝」

 

「是啊……」

 

但是,维尔玛还是以食慾为优先。

 

这私人海滩,以前当场把海龙打倒了所以海鲜也会很丰富的。

 

「那个……。温德林大人」

 

「怎么了?卡特莉娜因为很害羞所以是连衣裙型的。」

 

「就算是连衣裙的类型,还是很害羞啊!」

 

卡特莉娜是最害羞,所以给她准备的是紫色连衣裙型的泳衣,但还是有怨言。

 

「很适合你不是吗?」

 

「那是坦率的作为妻子很高兴,不过,为什么这个泳衣胯下的部分的切口这么剧烈啊?」

 

「我设计的」

 

卡特莉娜的泳衣,以前的日本流行的高开叉类型,加上胸口部分的布料比较薄让我知道要设计成几乎是胸口的形状。【看举例图去(图裡在下一楼)……胸口形状这後半句不太懂,猜的,高开叉就是类似裤带是绳繫带的那种感觉,具体自己百度吧】

 

为什么这样说呢,单纯因为是我的兴趣。

 

其他的理由应该是不会有的。

 

「我觉得合适。」

 

外观,卡特莉娜看上去是强横的S,所以这种泳装很适合。

 

「不行吗?」

 

「不是说不行……」

 

「那么。这是家主的命令」

 

「为何在那裡连发您的命令?」

 

全体顺利换上泳衣了,所以我打算马上开始玩,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个人,就是导师。

 

「只有某被排斥在外的是如何想的!」【这一定是吃醋】

 

「也就是说,导师也要穿新的泳装?」

 

「什么都没有吗?」

 

「总之,是有啊……」

 

慎重起见男性用的泳衣也告诉了几个製作方式完成後送了过来,导师是其中最不可能被选择设计泳装的。

 

我俏皮的製作了,游泳选手穿一样的极小的迴旋镖黑色内裤型泳装。

 

「这就是适合某的!」

 

突然在眼前的脱下最初的泳装开始换了,所以我们全员移开视线。

 

转眼间换完衣服的导师,简直像健美先生那样一边摆着姿势一边感受着穿着舒适度。

 

「(爱丽丝她们美丽的游衣身姿的记忆,被导师的游衣身姿的记忆覆盖起来了……)」

 

像是在地球健美先生在大会上获胜那样的气氛中,不凑巧我对那方面完全没有兴趣。

 

「嗯。换好了就去玩吧我觉得……」

 

接着导师,取出了装着什么液体的瓶子。

 

「不涂防晒霜,之後会很辛苦吧」【确实,去海边男生也要涂。不说了都是泪】

 

在这个世界上,防晒霜是存在的。

 

地球上的二氧化钛、氧化锌等等弄不到手的吧,存在着用植物来製作效果好的商品。

 

相反是相当贵的东西,如果没有相当富裕买不到手的。

 

贵族的女性为了面子也会去海水浴,防止肌肤粗糙这样想的。

 

「鲍迈斯特伯爵。不帮某涂吗?」

 

因为导师的拜託不可能拒绝,所以我的目光投向他的侄女爱丽丝。

 

「嗯……。爱丽丝……」

 

「彼此互相涂抹吧?」

 

「爱丽丝的意见贊成!」

 

「我也贊同的。」

 

「卡特莉娜我涂」

 

「那么,我维尔玛小姐」

 

然而,连导师的侄女的爱丽丝也,讨厌在他的身体上涂抹防晒霜。

 

很好的女性之间互相涂抹的作战,她们自己从危机中脱离了。

 

当然,我被抛弃的事。

 

「(我也想要混在其中啦……)」

 

与爱丽丝她们互相涂抹防晒霜计画破灭,反过来帮导师的身体涂防晒霜很困难所以等待着。

 

导师他的心情全无,但也真悲哀,在肌肉发达四十多岁的大叔的身体上涂抹防晒霜不好吧?

 

「某,帮鲍迈斯特伯爵你涂。」

 

「(这也,非常讨厌……)」

 

更进一步的被危机追赶着。

 

我很一般的,想要爱丽丝他们涂抹防晒霜。

 

「(想一下!摆脱危机的方法……)」

 

总算是在脑海裡浮现了避开这最糟糕的事态的办法。

 

虽然是无情的方法。但我也是为了摆脱危机。

 

我狠下心,所以马上在泳衣上面穿上长袍,使用「瞬间移动」向鲍尔堡的警备队的驻地去飞翔。【就是卖队友】

 

「领主大人?」

 

「找艾尔有事」

 

凭藉面子的优势摆脱看门的盘问进入了研修室,在那裡看到了从艾尔听着崔斯汀讲的课。

 

「领主大人?」

 

「崔斯汀。埃尔我稍微借下!」

 

「哎?什么?」

 

有不好事态预感的埃尔双手被我抓住,我再用『瞬间移动』回到在沙滩上。

 

「啊。什么事……。哎哟哟——。超棒的(スゲェ)泳衣」【这找不到什么意思,只是百度的时候好像是什么帅呆了的意思】

 

埃尔,看到爱丽丝她们游衣的身姿鼻子下面变长了,她们没有责备埃尔。

 

因为,发现了我兇残的企图。

 

「导师。埃尔无论如何都想涂防晒霜。」

 

「是吗。那么,就拜託你了」

 

「哎?我什么?」

 

埃尔向发声处看去,在那裡站着穿飞镖内裤泳衣的导师,加上防晒霜的瓶子,从他那裡递了过来。

 

「埃尔温少年啊。某要涂防晒霜。全身到处都拜託你了」

 

「喂。威尔……」

 

终于发现了我的意图的艾尔,用非常讨厌的表情朝着我。

 

「艾尔,这是主人的命令」

 

「你是鬼啊。威尔……」

 

埃尔,因为主人的第一次命令是帮导师的身体涂防晒霜这样的事实,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其实,我是男性的肌肤接触一分钟以上就会皮疹的体质」

 

「一下子就明白是谎言了!」

 

当然,跟埃尔说的一样我说的是谎言。

 

「总之,这是命令。我也要帮爱丽丝涂防晒霜的吧?」【不确定,】

 

「下地狱去吧」

 

无疑,我在埃尔的立场的话也会说同样的话吧。

 

其他的家臣在的话就会以不敬之罪责备,爱丽丝她们原先就知道他是直率的人所以能轻鬆做到听而不闻。

 

「无论如何都拜託你了。埃尔温少年啊」

 

「是……」

 

埃尔,中途放弃了抵抗帮导师涂了防晒霜。

 

然後我帮还没涂完防晒霜卡特莉娜涂上防晒霜。

 

交给埃尔後提前决定了我的胜利。

 

「怎么样?舒服吗?」

 

「什么问法啊,很讨厌的……」

 

「夫妻之间,下流也没有什么的吶……。屁股也涂吧」

 

「温德林大人。我倒是没关係啦,不过,也要考虑周围的视线啊……」

 

与看起来的不同,被我的手的压着的卡特莉娜变的老实了。

 

尽管如此没有特别讨厌,被我涂防晒霜。

 

我在卡特莉娜全身上下涂好了防晒霜,因此我也帮爱丽丝她们所有人涂了防晒霜。

 

「威尔。我也要在屁股上涂」

 

「我很乐意接受哟」

 

「哈。心情舒畅啊——」

 

露易丝,被涂防晒霜露出了心情舒畅的样子。

 

「这样的也不错啊」

 

这是堕落了吗?

 

还是应该说,幸福吗?

 

我是这么想的,导师在埃尔帮助下全身都涂好了防晒霜摆出了像健美先生一样的姿势。

 

埃尔好好地涂完了防晒霜,非常满足的样子。

 

「这样就可以了。日晒,皮肤烫伤的事就解决了。」

 

「导师的话,我想就算是地狱的业火也不会烧伤的吧……」

 

「埃尔温少年啊。某可没你想的那么结实。」

 

导师似乎没意识到埃尔是在开玩笑,无疑的说出了真心话。

 

因此,我也是爱丽丝她们也是接受了埃尔的自言自语。

 

「那我的工作是什么?」

 

「结束了」

 

「喂……」

 

我在埃尔发牢骚之前,再次用『瞬间移动』飞到了鲍尔堡警备队的驻地,把艾尔交给崔斯汀後返回了沙滩

 

虽然觉得可怜,但是好不容易才习惯了伯爵啊。

 

在导师的身上涂防晒霜什么的苦行,交给别人就好了。

 

「艾尔有点可怜不是吗?」

 

「明天艾尔休息。还是说,伊娜你代替起涂抹?」

 

「啊。快玩吧」

 

伊娜,无论埃尔怎么可怜,但是自己去帮导师涂防晒霜是不想的。

 

所以马上转换话题敷衍。

 

「玩哦!在那之前……」

 

这次是用「瞬间移动」飞到宅邸去,吧早上的工作结束後待命的多米尼克和新人女僕的蕾娅叫了出来。

 

把午饭和饮料等等的准备交给了她们。

 

「好厉害啊。多米尼克姐姐。是私人海滩啦」

 

拥有海边领地的贵族但身份又低微的人有很多,没有领地内海的贵族几乎都是是相当厉害的人物否则的话是会有的。【一般沿海都是边境区,厉害的都会靠近王都】

 

在王都长大的蕾娅来看,看到就很奢侈了吧。

 

「蕾娅。多余的事不要说准本好吃饭时的饮料和食物。」

 

男人少,所以我和导师魔法袋中取出的遮阳伞,併排放好斜倚椅子,进行着烧烤派对用的灶的设置。

 

材料都准备好了,多米尼克她们在切肉和蔬菜,处理鱼,冷冻马黛茶,或者做水果果露冰淇淋和果汁等等。

 

「野外宴会中高价的魔道具也不吝惜。家主大人很厉害啊」

 

蕾娅佩服的感觉,但全部是魔之森的地下仓库中得到的物品。

 

那裡的魔道具,是像日本的家电产品一样小型方便使用的东西。

 

没附有代码,而是自己补充魔力很好的使用着。

 

耗油量也与以往的产品相差很远,所以过多的魔力补充也不费工夫。

 

这么说来,这是买下了魔道具行会取得成果的吧?

 

「不过捡来的东西啊。工作的休息的时候适当喝吃也不错。今天,其他的女僕也不在」

 

在屋子裡其他女僕和佣人们的前面是不能说的,但在这裡除了我们以外谁也不在,所以今天就没关係了吧。

 

「谢谢。家主大人」

 

「今天真是幸运啊。多米尼克姐姐」

 

「首先,先感谢家主大人!」

 

「增加了(知道了)……。谢谢大家的说……」

 

同时多米尼克,在蕾娅的头上落下了拳头。

 

「啊……。这次,六岁的时候全家去郊遊的回忆……」

 

「记得不是吗?」

 

「怎么说呢,多米尼克很幸苦啊」

 

「工作经验和手法都很好,不过,嘴巴这么作死是问题……」

 

多米尼克,教育年轻的表妹的女僕很辛苦。

 

「那么,交给你们了」

 

把做饭的工作交给多米尼克她们准备,面朝大海我们全体人员开始到海裡游泳,潜水玩着。

 

久违的海水浴真舒服,深潜的维尔玛她们开始捕捞虾和贝壳。

 

「这裡最游泳擅长的是,维尔玛啊。」

 

「好像是这样呢。那个温德林大人。不要放手哦」

 

「爱丽丝不会游泳,是个意外啊……」

 

我,牵着爱丽丝的手,一边打水一边教她。

 

「海水浴的经验是有,但女性只是在沙滩附近玩而已……」

 

游泳的行为本身是没有经验的。

 

「宅邸裡游泳池也做一个吧,在那裡我就教你学会的吧」

 

「谢谢。温德林大人」

 

「威尔。这是很迅速啊——自由泳」

 

「蛙泳也很轻鬆啊。」【教老婆蛙泳是安的什么心,真是变态,换我的必须教!】

 

我爱丽丝游泳教的旁边,露易丝快速记住学会了自由泳并游着。

 

伊娜,悠闲高兴地用蛙泳游着。

 

在这个世界上,游泳有古游泳一样的东西存在着。

 

身穿重装铠甲也能游啦,游泳是只有男性的东西,这样的认识。

 

「威尔,想出了这样好的游泳。」

 

「小时候有空啊。」

 

其实,前世初中•高中时代是游泳部的。

 

当然没有才能,一般游泳法都会结果也只是候补这样。

 

比起这个,露易丝和伊娜都很厉害。

 

仅仅讲了一次游泳的方法,马上就比我游更快了。

 

运动神经方面,两个人有天生的优势啊。

 

「然後,卡特莉娜……」

 

「手和脚的动作很难啊……」

 

她也是会普通的游泳,但新游泳的学习起来很辛苦。

 

「在宅邸裡做一个游泳池,在那裡再教你吧」

 

「嗯。手的动作,这样……。脚的动作是这样……」

 

卡特莉娜的运动神经,和我没有区别。

 

自由泳手和脚的动作一动一停的,精力集中在脚的运动的话手的动作就不行了。

 

我小的时候一样反覆失败。

 

「游泳就算不会,魔法师会魔法就没有问题。

 

「那么说,那先这样吧」

 

空气泡是在水中移动的魔法,因为有魔力如果不会游泳也可以说是没有问题的。

 

「难得温德林大人教我,所以我会好好地学的。」

 

「伯父大人也很快就学会了啊」

 

「导师啊……」

 

爱丽丝,看着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溅起的很大水花在游泳的导师羡慕着。

 

但是,他自由泳、蛙泳、仰泳全部无视只有蝶泳快速学会了而已。

 

「像大型的魔物在游泳一样」

 

本人很高兴,在一旁看的露易丝说出了彷彿看到了那样的水生魔物接近过来的话。

 

「像说那样,向这边来了……」

 

用可怕的速度在向这边游了过来的导师在快到的位置停了下来,大量的水花想我们袭来。

 

所有人都被水淹没了。

 

「这个游泳真是很方便啊!」

 

导师,非常中意蝶泳。

 

「对了,维尔玛呢?」

 

「她啊,在潜水徒手捕捞虾和贝呢……」

 

露易丝这样回答了之後海面上掀起了很大水花,维尔玛露面了。

 

在她手上,拿着装有猎物的网袋。

 

「捕到了很多」

 

「这样啊。真是太好了」

 

对维尔玛来说,比起学习新的游泳和玩,捕鱼的成果就比什么都快乐。【大概意思,中间那句不确定】

 

就这样向沙滩登陆,袋裡装着不寻常的量的虾、贝、鱼等等。

 

「相当大的收穫呢,但是全部都能吃完吗?」

 

「放到魔法袋子裡的话新鲜度是不会下降的,所以暂时享乐吧」

 

「彻底一点的呢……」

 

在时正好是吃午饭的时候,就决定吃多米尼克她们准备的午饭。

 

菜单是以烧烤为主了,在网上烤着肉、海鲜、蔬菜等等加上佐料就可以吃了。

 

「酱油,豆酱,鱼露都很美味」【ショウユタレ、ミソタレ、シオタレ=酱油、豆酱而最後一个シオ有盐的意思所以我翻成鱼露,具体不知道_(:з」∠)_】

 

全部都是我独自调配完成的东西,导师像是用手塞那样大量吃着烤鱼和肉。

 

「伯父大人。吃点蔬菜怎么样?」

 

「蔬菜改天吃也没事。现在,肉和海鲜为优先。」

 

「这样很不健康啊」

 

导师像孩子一样的话说了出来,反过来爱丽丝比较像妈妈一样。

 

「温德林大人也应该吃点蔬菜的吧。

 

「为此(吃肉)才做了酱汁啊」

 

是山寨了前世用高级素材来製作酱汁的厂商的产品,但在味道上的配方比预想的要困难很多。

 

同样材料弄不到,或是加进去味道也不一样,找到大致的材料或是弄清楚的配合的比都是很辛苦的。

 

这三种调料,是我辛劳的结晶。

 

「这些细节的配合比例会改变味道吗?」

 

我辛苦的调配酱汁,埃尔经常从旁边说话打岔。

 

向酱汁的调配挑些毛病的男人。

 

正因为如此,也可以说是执行了帮导师上涂防晒霜的死刑。

 

「确实啊,能做出这么好的酱汁呢。」

 

「阿尔特利欧先生也想要卖配方啊」【原文翻译是卖,但是我怎么觉得是买】

 

「那个人是做生意的好手啊」

 

「因为是原冒险者所以直觉很机灵吧?」

 

「威尔大人」

 

和爱丽丝说话,这次是维尔玛叫我的声音。

 

「什么呢?维尔玛」

 

「肚子没有饱」

 

「某也是」

 

好歹导师对照,只吃肉和鱼贝类所以碳水化合物感觉不足吧。

 

「那吃完吧,还吃吗?」

 

伊娜,看到两个人吃了烤虾和贝壳堆积如山的样子很惊讶。

 

「那么。要製作吗?」

 

「威尔要做什么?」

 

「既然来了海边,稍微变一下做些没吃过的东西。」

 

我是从魔法袋中取出铁板,换掉空着的网开始加热。

 

接着倒入油,下一刻放入肉和蔬菜翻炒,再放入准备好的蒸面。

 

在调味品上使用与调料汁同自製的沙司,炒的差不多之後再在加上红姜和青のり装盘完成。【青のり好像是日本特有物,不知道是什么鬼】

 

我在,夏天的大海的风景诗裡製作着沙司炒麵。

 

为了再现这个也是很辛苦的,宅邸的厨师很优秀真是得救了。

 

他们在一定程度的说明後,准备好了蒸面,红姜,青のり等。

 

「另一个版本的鱼贝类盐味炒麵也完成了」

 

「好吃啊」

 

加热过沙司和青のり的香味,卡特莉娜像被吸引了一样。

 

「不像贵族的料理啊」

 

「温德林大人。贵族是,会在晚会上吃完这么稀奇的料理後自夸的哦」。

 

卡特莉娜快速用盘子盛炒麵开始吃了。

 

虽然多,但总是在意减肥是好的吧?

 

「美味」。

 

「咸味的那边也很好吃哟」

 

「第一次吃的面料理。」

 

伊娜,露易丝,爱丽丝都喜欢炒麵。

 

「很好吃,但是不够做更多的炒麵吧」

 

「做法看过了,所以某也试着做吧」

 

 

果然还是这两个人,这样的量好像没法让他们满足。

 

维尔玛和导师,开始竞争着炒炒麵。

 

麵条之类的材料准备了很多,不过,那些都在铁板上炒着。

 

那个製作量,好像庙会摊位似的。

 

准备好的全部的配料都在铁板上被炒着,发出着邾邾的声音。

 

两个人,表情都很神妙一边动着炒铲一边试着炒的怎么样。

 

「导师。全部都能吃了吗?」

 

「还差一点」

 

「导师大人。以前义父说只要吃八分饱就好」

 

「埃德加军务卿。至理名言啊」

 

虽然导师是这样说的,但为了和维尔玛竞争吧几十份的炒麵都吃完了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不好胸闷啊」

 

像伊娜说的那样,不过,不愧是那两个人饭後,都躺在沙滩上放置的躺椅上横卧着开始午睡了。

 

因为听到了导师轰鸣般的鼾声,其音量都快可以用来吓退魔物了。

 

太太们,怎么样一起睡觉吧?

 

「维尔玛小姐,看起来很可爱啊」

 

卡特莉娜说的那样,维尔玛像小松鼠般蜷曲着睡姿可爱的引起了保护欲。

 

特别,看不出来像导师一样能吃。

 

「我们也稍微午睡一会吧?」

 

「是。吃饱了,有点睏了。」

 

「在这种时候能冗长地入睡的休假也是很美妙的」

 

「是啊」

 

结婚以来,各种各样的都很累,所以我们也躺在躺椅上横卧着喝着冰凉的茶和果汁开始午睡。

 

「奢侈的时光啊」

 

「是啊」

 

明明一样都是十六岁却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而忙碌,和爱丽丝的对话简直是老夫妇会说的。

 

地球的话是高中生遊玩的年龄,可是这个世界的人为了生活而忙碌的人比较多。【开什么玩笑最强职业就是日本高中生】

 

「爱丽丝在身边真是得救。王都的贵族们的事情我是都不知道的」

 

「温德林大人这样说我很高兴」

 

向我莞然微笑的爱丽丝实在太可爱了。

 

然後,果然横卧着也不走形的欧派是最强的。

 

「是啊。我是臣下之臣的女儿,所以这方面不能对威尔劝说」

 

「我也是。到现在为止世界就不同了。卡特莉娜也只是是外表看起来呢」

 

「我是没落的贵族,所以没有办法啊。外表的宣扬是必要的吧。露易丝小姐」

 

「确实是那样说的」

 

伊娜,露易丝,卡特莉娜,对爱丽丝表示敬佩。

 

我要再次确认时,爱丽丝已经在睡眠的世界裡旅行了。

 

「累了吧」

 

我帮爱丽丝盖上毛巾被,自己也暂时先去享受睡午了。

 

然後几小时後,沙滩被夕阳染成了红色,彰显了这样的美。

 

「美丽啊」

 

我和爱丽丝她们、在沙滩上看着美丽的夕阳而被感动了。

 

「真漂亮啊。温德林大人」

 

「下次再来吧。威尔」

 

「啊—。今天是休息的缘故——」

 

「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吃啊」

 

「私人海滩。精通了。」

 

看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夕阳打算回宅邸去了,向在收拾的多米尼克她们打了声招唿。

 

午饭後,到傍晚前预先收拾的话,之後剩下的食材烹调享用就都交给她们自由处理吧。

 

多米尼克暴走是不大可能的,但那个新人女僕蕾娅像是在整理行李原来是就地坐下了。

 

「这个女孩怎么了?」

 

「在害羞吧,纯粹因为吃了太多」

 

「哎!是吗?」

 

「很少能吃到大量的海鲜。所以决定吃到撑吧」

 

像好好收拾好了似的,在工作快要完成时坐着一动不动。【そこで限界がきて座り込んでいるらしい後半句原句,我的歧义点是限界,我认为了是完成工作的边界。不知道猜的对不对】

 

「有限度的吧!」

 

这是第几次了?

 

多米尼克,在蕾娅的头上落下了拳头。

 

「啊。七岁的时候全家去高级的餐厅的记忆……」

 

「所以没有消失不是吗?」

 

认真的多米尼克和有趣角色的蕾娅的组合,宛如相声组合一样。

 

「吃太多的话,要喝点胃药吗?」

 

从魔法袋,取出由草药製作的胃药交给蕾娅。

 

「啊。家主大人您的慈悲我切身体会到了……」

 

「(这个女孩。真有趣啊……)」

 

蕾娅吃药了以後,马上换上衣服用『瞬间移动』返回了宅邸。

 

因为盐都粘在身体上所以淋浴再去客厅开始吃晚饭,在那裡看到了读着厚厚的资料的艾尔的身影。

 

「在看什么呢?」

 

「军队指挥的心得。首先,要听讲座」

 

「原来如此」

 

从崔斯汀,哪裡得到了一堆兵法书中必要部分的东西。

 

那么认真地读着。

 

「即便如此,今天也不叫惨不是吗?」

 

「那是……」

 

谁都不想在导师硬邦邦的肌肉上涂防晒霜,忽然埃尔头上像是向我说明般浮现了只有不幸的事故。

 

「明天不是休息日吗?」

 

「就算,不在导师的身体上涂防晒霜明天也休息。」

 

「果然,注意到了吗?」

 

「不如说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傢伙才会没注意到!」

 

确实,像埃尔说的那样。

 

「不过呢,介绍一个女孩子给你认识吧」

 

「真的吗?」

 

「啊。相当可爱的女孩」

 

我是,没有说谎的。

 

新人女僕蕾娅比多米尼克小二岁,不过,是不输给多米尼克的类型,亚麻色头髮和可爱的容貌。

 

多米尼克告诉我们『如果那个口气能改的话……』这样,其实作为女僕很优秀的。

 

「真的吗?谁啊?」

 

太高兴了,听了我说蕾娅的名字後。

 

结果,突然埃尔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哎!咦?」

 

「知道了??」

 

「也许……」

 

实际上多次目击,被教育系多米尼克的拳头打。

 

「那个。没问题吗?」

 

「说的话比较微妙,但意外的是个好女孩。」

 

女僕的能力,也是不输给多米尼克这样的。

 

认为做妻子的话还是比较好的。

 

「试试看,先邀请去约会一下怎么样?」

 

「呜——。先让我考虑一下」

 

第二天,埃尔一个人出去了在鲍尔堡街上休假,但其实也是蕾娅来我家後的第一次的假日。

 

「多米尼克姐姐。如果我在街上被搭讪如何是好?」

 

「坏人(しつこかっ)的话,就跟警备队的人说。你在领主大人的宅邸裡工作,就会帮助我们的。」【括弧内为原文我不懂什么意思就翻成坏人】

 

总是拳头攻击,但多米尼克还是疼爱着蕾娅。

 

在房子前送别了因第一次的假日而出门的蕾娅。

 

「我知道了。那么,马上开始採购甜的东西。」

 

「不要乱花钱」

 

「明白。买土特产吧。」

 

蕾娅精神的身姿一下子跑到了看不见的地方,我对多米尼克,说起了埃尔和蕾娅这件事。

 

「哎?蕾娅吗?」

 

「艾尔是我的好朋友,但不想硬逼着她,只是能够多一个可以选择的选项吧」

 

「没事吧?」

 

多米尼克一般来说,在意的是那张那微妙的管不住的嘴巴。

 

再稍微,自我改正一下吧。

 

「可能是有可能啊」

 

「我知道了。大致的,这件事先这样吧」。

 

到底那两个人会结婚吗?

 

那是,只有神知道的未来。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