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斯奥特曼穿越约会大作战】第二十八章 前进与还有我们

真那和洁西卡在空中激斗持续,真那在空中飞过一条弧形轨迹,洁西卡的攻击丝毫没有间断,光束和导弹直接打中了真那飞行轨迹之后的猛兽和DEM的魔术师。

“喂,妳怎么连妳的友军也一起打!”真那喊着的同时也开启了随意领域护盾挡住了随后到来的无法躲开的一次炮击。

“没用的。然而洁西卡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打到了友军的事“

“切,已经没了正确判断的能力了吗?”真那头疼地多吃着像个发狂的野兽一样的洁西卡。

“这么看来,肯定是为了能够在短时间内进行大量的演算,所以进行了大量的魔力处理。”

突然间,又来了一道攻击,是冰锥,好在真那及时闪开了,而袭击者就是和美九一起来的四糸乃和八舞姐妹。

“姐姐大人的命令是消灭所有都魔术师······”

“妳看起来有点不一样呢,不是那些凡人的庸俗的魔术师。”

“警惕,她是士织的妹妹,能力很强。”一瞬间,真那被前后夹击,看到了在攻击狂三的AST,真那立刻祸水东引。

“队长,那这家伙拜托妳了。”

“真那妳这是······”燎子说着看到了在真那身后追着的3个精灵,不知所措了一下。

“全员准备迎战,a组负责隐匿者,b组负责狂战士!”燎子立马下达了攻击命令。

而真那这边刚离狼窝又进虎口,一道突如其来的剑击,真那堪堪躲开,只在背上的装备上,留下来了一道剑痕,袭击者艾莲遗憾地摇了摇头。

“真是可惜了,好好的攻击被躲过去了。”

“艾莲!?”

“听说在这些袭击这里混进来一只老鼠,没想到这个人就是妳啊,真那,本来我还承认妳的实力仅次于我呢,但是现在看来妳这脑子不太好使啊。”

“哼,妳还有脸说?随随便便对着别人的身体乱搞。”

“哎呀,被妳知道了吗?看来妳是真的被拉塔托斯克收留了。”

“真那!!”阴魂不散的洁西卡又发出了一次攻击,双管齐下的攻击,轰在了真那展开的随意领域护盾上,艾莲突击补刀,真那勉强接住。

“虽然我不想二打一,但是艾克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洁西卡的攻击紧随其后,铺天盖地的导弹又飞了过来,刚刚招架艾莲的攻击的真娜,根本没有余力去挡住这一招,全身上下接连中弹。

“到此为止了!”艾莲的剑离真那越来越近了,这把剑随时能夺去她的姓名。

但也就是这时候,闭上了双眼的真娜,只听到了,两把锋利的武器对撞的声音,睁眼一看自己面前,是一个,全身周围都飘着金色的不明能量的白发少女。

“鸢一上士!?”

“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呢!”折纸挥动手里的武器,把艾莲荡开。

“总司的佩剑?妳居然把这个带出来,还没有随意领域就成功驱动了。”艾莲看着折纸的武器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真那,士织和悠斗呢?”折纸无视了艾莲问到。

“姐姐大人和悠斗先生他们现在没事儿,还在一号办公楼里。”真那回答到

折纸迫不及待地前进,但面前却挡着一个艾莲。

“妳以为我会让妳过去吗?”

真娜想去帮折纸,但是杰西卡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妳想去哪里啊?妳的对手是我呢!”

空中形成了二对二的局面,但是在办公楼里。

美九直接用她的声音对DEM的魔术师妹子动手。

“告诉我十香小姐在什么位置嘛~”

“这个真不行的,姐姐大人,这是机密。”魔术师妹子拒绝到,美九摆出了可怜巴巴的表情。

“但是如果妳不说的话,我可是会伤心的。”

“诶诶!?姐姐大人,在十八楼隔离区,用这张黑卡就可以。”魔术师妹子把地方甚至通行证都交了出来。

“姐姐大人不要伤心啊,您看这样可以吗?”

“好孩子,我很开心。”美九说着在她嘴唇上点了一下,又点在魔术师妹子嘴唇上,做了一次间接接吻,魔术师妹子因此嗨到不行,昏过去了。

“你这能力还真是方便得不得了呢。”。

“不过既然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地,那就赶紧出发吧!”悠斗和士织吐槽到。

说完,两人便冲了上去,而美九则不快地叉着腰。

“喂,那边的那个家伙,你不要老是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以为我在帮你啊。”

3个人上了一层,拐角遇到了巡逻的魔术师,美九直接隔着一个拐角用音波攻击把魔术师们尽数击晕。

“真是的,你们以为这样简陋的防护就能把我打退吗?”

悠斗这时发现了,从另一个拐角出现的巡逻兵,立马拿出了麦克斯火花,发出了一道金色的光波,直接把来人打得人仰马翻。

“唔······”悠斗捂着胳膊,手撑着墙撑着自己的身体防止自己倒下。

“悠斗君!!没事吧?!”士织连忙扶住了悠斗。

“看来之前跟那只大蚁狮战斗积累下来的伤还在啊,为什么要拼命到这种程度呢?”美九看着悠斗和士织说到。

“之前不是说过吗?十香必须救出来!!”

“因为要救十香,所以现在一秒也不能等!”说完,悠斗和士织继续前进,美九露出了嘲笑的神情。

“啊啦,你沉迷在英雄救美的美梦里无法自拔么。还是说因为说了必须要救她出来的大话下不了台所以硬着头皮上了?不过做到这种程度,就算到此为止我也不失望了,另外,士织同学,妳要不要也过来到我的身边呢。”

然而悠斗和士织好像根本听不到美九的话一样一步步上楼,美九气得跑到他们的前面。

“喂,别不听别人说话啊!那么这样,如果你这家伙现在放弃十香,而士织同学妳从了我,我就可以让数不清的女孩子······”

“别开玩笑了!!x2”悠斗和士织看都没看美九,继续前进。

“十香,她是无可代替的。x2”

“你们才是开玩笑,反正人类口中的重要也就是说说而已吧!”美九气愤地说到。

“才不是,”

“并不是这样。”悠斗和士织说到。

“人类不全都是你看到的一点点反面印象而已。”

“人类大多数还是很积极向上的。”

“啰嗦——”美九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人类就是我的玩具,男人是奴隶,女孩是可爱的玩偶,除此之外别无他用!”

“美九,你为什么憎恨男人,为什么把女孩子当成玩偶。

“是的,美九,妳为什么这样仇视人类?”悠斗和士织问到。

“那还用说吗?人类本来不就是······”美九理所应当的回答到,但还没说完,就被给打断了。

“妳之前不也是吗!”悠斗一句话把美九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

“原本是人类的你,被一个女人赋予了精灵的力量,难道不是吗?”士织补充到。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美九的脸立马阴了下来。

“我们之前潜入妳的家,已经知道了相关的事情和情报。”

“如果说妳之前是人类的话,那就更应该······”悠斗和士织回答着,但也被美九给打断了。

“啰嗦!!你们又懂我什么!!”美九气到。

但随之换来的是悠斗和士织同样的大吼。

“我怎么不懂!x2”

“诶······”

“背叛,还有孤独,就是这些吧?不敢在精灵的样子时接触别人,只有在变回人类时候才可以和正常人中的朋友接触的我们怎么不懂?毕竟人们不会喜欢一个恶魔的孩子。x2”两人和美九六目相对,如此说到。

“而且,在我们身边还有不被任何人承认的陌路人,失去了父母的孤儿和复仇者,永远被迫卷进暴力的不好争斗之人,为了宿命姐妹相残的人,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了自己不想做的事的人。”

“是的,和妳一样甚至比你还惨额人多的是,妳不是悲剧的中心,也不是世界的主角,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迁怒的妳,没有一点点魅力。

“······”美九看着地面,没有说话。

“我之前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的偶像歌手,名字是宵待月乃。”或许是因为同样悲惨的共鸣,美九诉说起了她的过去。

“我拥有的只有歌声,我喜欢大家因为我的歌声而快乐的样子,喜欢我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是有一天,公司说某个电视台的策划人挺喜欢我的,让我和他好好相处······”

“这是······”

“潜规则?”悠斗和士织怎么看不出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那妳······”

“当然拒绝了,但是因此得到的却是一份无中生有的头条,对我抹黑,扣黑帽子,所谓的粉丝们也一个个摇身一变成了抵制后门明星的正义的斗士,我一个没有任何势力弱势方没有辩驳的资本,但是我觉得我还有歌声,大家还能听到我的歌声的话,一定还可以通过歌声明白我的吧,但是······这种关键的时候,我得了精神性失声症。”美九沉声诉说着沉痛的过去。

“声音比我的生命还要宝贵,我曾经一度失去,全都因为那些丑陋的男人······”

“但是这时候,我的希望出现了,她赋予了我这种开口就能使人倾倒的美妙歌喉。”美九把自己的过去对悠斗和士织和盘托出,两人立马了然。

“原来美九并没有把人类当成低一等的存在,只是害怕接触,信任伴随着背叛······”悠斗心里默念到。

“所以,我最讨厌男人了,女孩子也只需要留下听我话的,剩下的人类全都死了才······”美九发泄似的说到。

“才不是这样!”士织打断了美九的话。

“人类里面做出恶事的人渣确实不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好人同样也不少!”

“没错,热忱之心不能泯灭,要帮助和照顾弱小者,四海之内都是朋友,朋友之间在感情上会有误解甚至分析,但这些都微不足道!”

“少说这种漂亮话了!”美九气得跺了跺脚,径直往上走。

“你什么都不知道!男人都是一个样子,天下乌鸦一般黑!”

这时候几个自寻死路的DEM魔术师正好撞在了美九枪口上,最后被她轻松一嗓子击退。

“美九,妳只是在脑子里捏造了一个恐怖的人类的印象而已。”悠斗说到。

“你说我怕人类?开玩笑。”

“我有说错吗?妳害怕背叛,所以封闭了自己的心扉,但其实还是渴望和真正的人类沟通的,比如说,妳的声音控制不住的士织和我!”

“没错,美九,悠斗君说的没错。”士织附和到。

“这······才没呢!”

“而且妳出道的时候用的不是艺名宵待月乃,而是诱宵美九这个真名,这不正说明了妳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吗!”悠斗说着,但放在身后拐角又有魔术师追来,但都被士织用鏖杀公从十几层的高楼打了出去。

“啰嗦!!”被完完全全说中了的美九红着脸大叫,从楼上拐角出来的魔术师又撞在了枪口上,美九发出了傲娇的声音。

“闭嘴闭嘴,笨蛋,傻瓜,呆子!”

“就算我说中了也不至于······”

“住口,只是你太笨了,笨蛋!笨蛋!笨蛋!!”看着一点也不坦诚的美九,士织也不耐烦了。

“真是,果然让四糸乃耶俱矢和夕弦在妳那里我一点也不放心,我一定会封印妳的灵力的!”

“别想让我变回以前那样子!”美九上楼前进。

“我没有让妳变回以前的样子的意思,只是想让妳用自己真正的声音去唱歌而已。”士织解释到。

“我不可能放弃这声音的,如果用这种声音去唱的话,”另一边来的魔术师们又被美九的声音击退。

“又会有什么人来听呢?!”

“怎么可能没有,绝对会有一直在期盼着你继续唱歌的人的,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只不过你没有发现而已。”悠斗说着,然后用麦克斯火花放出金色的光波,震飞了魔术师。。

“如果真的如同妳所说的一样的话,最后肯定还有我,不,是我们大家啊!”

美九听完后一脸震惊,悠斗继续说到:“我听过妳之前的专辑,虽然只有一首,但是那种努力唱歌的感觉真的很让人感到舒服,而且我敢担保不只是我,还有我的那些同伴们也会喜欢妳的歌声的,就算妳失去了声音,妳也不会变成没有任何价值的人。”

“之前那些所谓的粉丝们不也说过这样的话吗?在我最需要别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没有!”美九喝到。

悠斗回答到:“不可能没有的,我们永远都会是最后一个人!”

“哈?照你这么说的话,如果我也和十香小姐还有士织同学一样遭到了生死危机,你也会拼了命来救我吗?”美九问到。

“当然会的。”看着悠斗一点波动都没有,极其认真的脸,美九怂了。

“哼,反正只是说说骗人而已。”

“我说妳怎么老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啊!x2”悠斗和士织怒了。

“啊~啊~我听不见~我旁边有个笨蛋,我旁边有个笨蛋~”

3个人一起上了18楼,然而这里还有一个人。

“停下——你们的脚步到此为止了,就让马瑟斯执行部长钦点的我,安德隆······”

“好狗不挡道!”随后迎接这位猛士的一道音波给轰飞了。

这里,就是十香的所在之地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