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ma新声:好日子一定还会再来

作者:谢枫华

封面:《超能力女儿》


漫画家若林稔弥做了一个梦,梦见中国的绘画交流 SNS 上,用户们设立自己的奖项,随意给喜欢的画师颁奖。而被用户选中的画师的获奖经历也会增加,皆大欢喜。

若林梦里大为感动,认为这真是开创性的措施。可是醒来写下来一看,只觉得这梦做得真是莫名其妙。

(https://twitter.com/sankakujougi/status/1011736011498446849)

我也想成为可以随意给喜欢的作家颁奖的有钱人。

正在播出中的 NHK 晨间剧《一半、蓝色。》,主人公是一名漫画家。剧中有一句台词,说:“能存活到出道后第 5 年的漫画家,只有一成。”

漫画家星崎真纪说,出道后第 10 年这一关,比第 5 年更难过。出道十年,曾经是少女漫画家的人已经不再是少女,曾经是少年漫画家的人也会失去少年之心。不知不觉中,从青春时代开始积攒的素材已经所剩无几。

为了越过这一关,星崎自己在出道第 11 年时,暂时放弃了漫画,通过看看不一样的世界,来增加自己的素材储备。自己不曾见过的世界里,也有许多有趣的人和事,这让她感到非常新鲜。

星崎说,能够这么做,也要感谢她的编辑愿意在这段创作空档之后,继续给她工作。

除了这位编辑之外,星崎出道第 6 年时,《LALA》的编辑曾经对她说过:“你只要画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东西、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好。”这句话,对星崎来说,就像是一直照亮她前路的明灯。或许,要走过漫漫长路,必须有一盏自己的灯才行。

(https://twitter.com/hoshizak)


6 月 26 日,日本内阁府知识产权战略推进事务局举办了第 2 回“关于网络盗版对策的讨论会”。出版、网络等各界人士参与。评论家三崎尚人报名旁听了会议,并在推特上分享了报告。

代表漫画家出席会议的三田纪房在会议上指出,漫画即将进入国际竞争的阶段,日本的竞争对手将是中国。用体育运动距离的话,足球和高尔夫球的规则都是英国发明的,可是如今代表高尔夫球的国家已经成了美国,英国却仍然把控着足球。日本漫画要如何在中国席卷天下的下一代国际竞争中存活,就是关键。

会议委员、法学家宍戸常寿向三田提问。提问之前,他先以东京大学教授的身份,向三田致谢,感谢他的作品《龙樱》帮助东京大学增加了考生,引来与会者一片笑声。

宍戸教授提问,作家行使自己的权利,是否有什么障碍。三田回答说,漫画家不具备自己管理自身权利的能力,这方面只能委托给出版社。漫画家能做的就是启蒙宣传。最近,也出现了作家事务所,这或许可以帮助漫画家采取行动。

日本全国地方妇女团体联络协议会事务局长长田三纪询问为什么漫画家之前一直对盗版不闻不问,直到最近才开始发声。三田回答说,因为之前漫画家能赚到钱,不用管什么著作权,只要漫画能卖好,光靠实体书也能带来足够的利益。所以他们对自己拥有的著作权等权利几乎毫无兴趣。

然而,随着出版业的萧条,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作家开始关注自己的权利。特别是随着电子书籍市场发展,更一步提高了漫画家对权利的兴趣。自己应该怎样运用自己的权利?要怎样提高自己的收益?漫画家一方开始拥有商业眼光了。

三田认为,这一趋势,非常利于今后的创意产业发展。未来,漫画家在借助他人智慧的同时,也会自己行使自己的权利,运用到自己的创作活动当中。

与会人士分享了他们应对网络盗版的策略和成果,但都收到了其他与会者的大量提问。讲谈社社长野间省深也承认,虽然他们采取了种种措施,但不见得足够。

内阁府知识产权战略事务局局长住田孝之在会议最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也认为,如果不制作一个横跨整个出版业界、便于阅读使用的阅读服务,或许真的会输给盗版。

(https://twitter.com/nmisaki/status/1011550735639539712)

对跨出版社的在线阅读的呼声由来已久,可是为什么迟迟没有实现?6 月 22 日,角川集团社长川上量生在直播中也提到了这个话题。

川上说,对用户来说,能在一个服务里看到所有漫画,是最理想的。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容易。

如果做出这么一个跨出版社的平台,那么获益最大的,是平台运营方。所以,不管哪家出版社,肯定都想要自己来运营这个平台。要怎样调节各出版社的利益冲突,非常困难。同时,川上也不希望海外平台抢走这个角色,所以认为应该在日本内部讨论出一个结果。

另一方面,川上不认为,只要有一个好用的正版网站,就能根本解决问题。他说,就算有再好用的网站,也赢不过免费的盗版网站。如果盗版网站给年轻人树立了“不为漫画掏钱”的固有观念,那将会贻害未来 10 年、20 年。

(http://www.itmedia.co.jp/news/articles/1806/25/news134.html)


6 月 24 日,《第一神拳》作者森川让次和《明日之丈》作画者千叶彻弥两位知名漫画家举办了一场谈话会。森川在活动结束后自称,因为千叶的话太有意思,他听得入了迷,导致没有构成对谈。

千叶所属的“传说一代”漫画家,往往都深受手冢治虫的影响。可是千叶的作品里却很少有手冢影响的痕迹。这是因为他的母亲管教严格,他从小就没怎么读过漫画,直到拿着自己的原稿去出版社投稿,才第一次学到了漫画该怎么画。正因如此,千叶才能在那一代漫画家里大放异彩,成为其他漫画家的劲敌。

而反过来,千叶自己也常常感叹同辈的其他漫画家深受漫画熏陶,自己的完成度和才能逊人一筹,为此感到懊恼。

至于从小没看过漫画的千叶为什么会选择画漫画,他现在正在连载的自传漫画《ひねもすのたり日記》有讲到。

千叶去出版社投稿的时候,日本出版界正处在下滑期,急需稿费可以压得哪怕稍微低那么一点点的漫画家。森川自己出道至今已经过了 35 年,出版界也经历过不少低谷。现在,人们又在说日本出版界不景气了。森川说,时代总是在重复过去的循环,好日子一定还会再来。就像千叶所经历的一样,或许低谷期的现在,正是好时机。

(https://twitter.com/WANPOWANWAN)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原文地址:http://www.anitama.cn/article/903a8a8ac3ccba3a

官方网站:http://www.anitama.cn 

官方微博:@AnimeTamashii 

微信公众号:Anitama0815 

合作邮箱:bd@anitama.cn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