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虚渊玄与《假面骑士》之缘(七)

《小圆》的佐仓杏子曾是浅仓?

佐仓杏子

《小圆》也是魔法少女们为了实现愿望而战斗的一种生存战争作品,有没有意识到《龙骑》的部分呢?
        虽然有些含糊,佐仓杏子的最初的形象就是浅仓哦。不知道是否该说魔法少女的美学,不受前提限制的闯入者从途中开始参战这很燃啊。但是,虽说当初不能说没有浅仓的形象,但是从中途开始就变成好孩子了,“咦,偏离浅仓了”这样(笑)。果然因为是苍树梅小姐的可爱角色,我觉得让她变成本性邪恶的孩子很难啊,结果就变得如此不同了。
这个地方是动画这种共同工作的有趣之处吗?
        说得是呢。如果是小说的话,如果不先写完的话就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插绘的情况很多,但是动画的场合,之前有怎样的演出、怎样的角色动作必须亲自传达才能开始书写,果然有所变化呢。看了角色设计之后,也会改变设定与展开这种事也有哦,有趣哦。听到了声音的演技后改变也有,这种事经常发生,一般的脚本家不去收录的现场也可以,但如果是我的话就不能不去哦。去到现场的话,虽然音响监督先生对我说“每次都来的人很少”,但我在现场判断不改台词就不行的情况也发生过很多次。这个声优先生是这种演技的话,那么台词改成这种风格就会更好,或者这种台词不行之类的。《苍色骑士》的时候,板野先生也对我说过“不知道会怎么变化,所以绝对要去现场看”,我现在仍然觉得那是正确的。

《小圆》的美树沙耶香与《FZ》的间桐雁夜为了实现“拯救重要的人”的愿望而参加战斗,但是在虚渊先生的作品里,越是拥有看起来正确美丽的愿望的人,等待他们的就是越悲惨的后果,这样的倾向很强呢。这是为什么?

美树沙耶香


       愿望这种事就像是魔力一样的东西啊,是使人如果被炫花了眼睛就会疏忽了脚下的物品,我有这种想法呢。忽略了这点的恐怖的人却意外地很多啊。追求梦想与愿望的话,其姿态本身也很美丽这种说法,我觉得是非常欺诈的。说着那种东西的话,不就成了很多的人捡便宜的理由了吗。不是商卖起来更简单吗,就是这种价值观。
《555》里也有“梦想与诅咒一样”的台词呢
        那句台词很能打动人,非常出色啊。拥有梦想与愿望是很好的事哦,买了这个的话说不定就能实现了,这就是逐渐成为如今一切经济的基本的某种概念吧。拥有自我实现的想法,而向着那个方向王前进。虽然不能断言那样是错误的,但如果说那就是全部的话我觉得这非常具有欺骗性呢。有没有被谁给骗了,更用心一点不是更好吗之类的。自我实现,本来就该踏实地计划好不是吗。“我,真的适合那个吗?”“没有在绕道吗?”之类的。本来有没有做了那种事情也想做这个的必要,不经常验证并前进的话,就会被束缚住脚步呢。
但是,沙耶香也好雁夜也好,因为其悲剧的展开也会感到兴奋呢。那也是虚渊先生的作品的奥妙,为什么人类会被悲剧所吸引呢?

间桐雁夜


        不,古典性作品不就是那样的吗,从莎士比亚的之前开始。明白了这个是其他人的事以后,再看的话就会有安全感。真是恶趣味呢(笑)。但是,果然悲剧会变成精神粮食呢。看到《Z敢达》的捷力特,就会想“好,我要成为不执着于无谓的事的人!”。这家伙,只要不这么执着于卡缪的话,也有很多其他可做的地方吧。但却在叫着“卡缪、卡缪”地往奇怪的方向演变了(笑)。
捷力特,本来就是精英,也受女生欢迎,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卡缪而变成非常遗憾的人生呢。
       对啊(笑)。简直是被赋予这种人生观的捷力特才会这样。无论怎么样都胜不了的家伙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于执着于那家伙连自己也破灭了。就会明白到应该快点走向不同的道路了。那会成为精神粮食呢,悲剧这种东西。因为这个而产生不必要的动摇,是因为会残留在人的心中。我自己也没有一个劲地写悲剧与Bad End的自觉(笑),只是,果然,越是在逆境中,角色的性格就会更显眼,在被逼到绝境时考虑些什么、做些什么,换言之这感觉就是人的光辉本身啊。所以,果然这就是为了发出光辉而有的黑暗呢。沙耶香也好,《FZ》里的Saber与雁夜也好,都是这样的,并不是我故意要欺负角色,归根究底不过是要赞美那个角色、为颂扬而常常设置的作为铺垫的逆境而已。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