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透x楚晚宁】降伏 02

楚晚宁背着个上官透,去不得官府,只好就近找了家客栈暂时安顿下来。

“二位客官,开几间房?”客栈老板娘热情地迎了上来。

“嗯……”楚晚宁欲言又止。此番下山,方丈只给了他一个人的盘缠,如今凭空多出来一张嘴,少不得要精打细算了。可他素日里独来独往,忽然要与初识之人同榻而寝,却是好不自在。

上官透看出了他的为难,忙在背上说:“一间就好,师父睡床上,我打地铺。”见楚晚宁还有些犹豫,他赶紧补充道:“没事的师父,我在青楼的时候也是天天睡地上,早就习惯了。”

“好。那就一间。”楚晚宁终于下定了决心。老板娘听罢便命小二领二人到了客房里。

进了房间,上官透一屁股坐到床边,忍不住哎呦起来。

“怎么了?”楚晚宁问。

“师父,疼。”上官透指着脚踝哭爹喊娘。

“在这里等我下。”

楚晚宁说着便出了门,过了一刻钟,拿着瓶治疗跌打损伤的药水回来了。他在床边蹲下,抬起上官透的腿给他细心地上了药,又帮他揉搓了一会儿。

“如何了?”

“好多了,师父你再帮我揉会儿。”上官透一脸笑意,得寸进尺。

楚晚宁不买账了,两手一撂,站起身来,冷冷道:“你自己揉吧。”

“师父,我腰也疼,弯不下身子。”上官透又是眼泪汪汪。

楚晚宁见状,只得无奈地又蹲下身来帮他揉搓了一会儿,直到上官透不嚎了才作罢。

 

处理完徒弟的伤势,楚晚宁便独自去了太守府,待他回来时,已到晚饭时间了。推开房门,一阵香气扑鼻而来。但见桌上摆满了酒食,显然是刚做好的,还热腾腾的。

上官透一听见开门声,兴高采烈地单脚跳着迎了上来:“师父,你回来啦!快来吃饭。我借了店家的厨房亲手做的。”说着,他一个站立不稳,歪倒在楚晚宁身上。

楚晚宁忙扶住他,看着桌面,半晌没言语。

“怎么,师父不喜欢吗?尝一尝嘛。我在迎春楼给厨子打了几年下手,手艺还是不错的!”

楚晚宁依旧没言语。

上官透见状,便夹起一块鸡肉来要塞到他嘴边:“师父尝一下嘛。这是徒儿的心意。”

楚晚宁见他眉眼弯弯,满脸期待,心下着实不忍,但还是推开了筷子,说道:“心意很好。但我吃不得这些。”

“为什么?”

“嗯……我是出家人,不食荤腥,不饮酒。”

上官透一脸震惊:“师父竟是个和尚?”

“嗯,算是吧。”楚晚宁自幼不喜和尚那套装束,也不耐烦念经打坐,师父宽纵,并不逼他,加上他武艺高超,留在寺中自有大用,也就不以寻常规矩约束之,只是那些最基本的戒律还是要严格遵守的。

楚晚宁说完便去看上官透的反应,却见他一脸花痴地盯着自己,眨巴着星星眼感叹道:“想不到竟有这么好看的和尚!”

楚晚宁:……

“师父,不是有句话嘛,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真的很好吃的,你确定不尝一下?”上官透倍感遗憾,仍在蛊惑着,又不无委屈地说,“我原打算以此作为拜师之礼呢。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我吃这个就很好。嗯,好吃。”楚晚宁坐下来,夹起桌上唯一一道素菜——清炒豆芽,津津有味地吃起来,难得夸了一句,终于把上官透逗笑了。

“好吧,那我以后再好好研究研究素食怎么做。”

这顿谢师宴的最终结果是,楚晚宁一个人吃完了整盘豆芽菜和一碗白米饭,其余酒肉全部进了上官透的肚子里。上官透喝了比原计划多出一倍的酒,没过多久就醉倒了。

“师父,你长得真温柔,真好看。”少年人借着酒劲握住楚晚宁的手,凝视着他晕乎乎地喃喃道。他生就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被酒色一晕染更是透着惑人的粉红。勾着嘴角,醉人的笑意便沿着那上扬的轮廓流淌出来。

“你醉了。”楚晚宁心想这可真是醉话,还从未有人说过他温柔。他扶上官透上了床,给他盖上被子,自己则去找店家要了床铺盖睡在了地上。

半夜里少年还在床上翻来滚去地嘟囔着:“师父,你真温柔,真好看。”被子掉了下来,楚晚宁只好起身再帮他掖好。

上官透已经呼噜噜睡得香甜了,楚晚宁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他在心里暗暗疑惑着:我这到底是收了个徒弟,还是认了个小祖宗?





上(豆芽)菜啦😅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