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解风情的年纪,玩最不解风情的游戏——流星蝴蝶剑

以前写东西,起先都喜欢调调情,不过这次想了两秒,决定还是算了,直接当情书写好了,总好过又为自己买手办礼物……年纪大了,突然就会过些莫名其妙的节日,也容易回伤从前。

……犹记得,那是一个暑假没事就去窑厂搬砖,或去茶山采茶,或去田里捡田螺的勤劳致富的年代。那时候,天下乌鸦是不仅和猪一般黑,也和各村的娃子一般黑……那是2002年,传奇还很火热,第一场雪还要等两年才听得到,昱泉国际的流星蝴蝶剑虽然开始发行了,但我也要等好几年才玩得到。


 儿时龌龊不足夸,我扮唐僧你扮马……中间几年混过去。等进了初中,就会陡然发现小学生很幼稚,就如进了高中再回忆初中时一样……不管如何,这时候认识了新的朋友,也有了新的玩法。当时除了台球,玩得最多的就是流星蝴蝶剑游戏了。


说到这款游戏,还是一个初二的学姐带我的,当初和她在开水房莫名其妙认识,后来被带着去玩台球,她话很多,不是乐呼着教我各种玩法技巧,就是各种开嘲讽。常去的那家店中间放张换了腿的台球桌,左边是两台老虎机,总能看到她在。我偶尔在。


后来买了辆自行车,原本从学校走回家15分钟,骑车需要半个小时,因为中间有一段是山坡路,不过去六里外的镇上网吧可就方便多了。也是从这开始,她带着我逃夜去上网,两人相见的次数渐多,以至于后来学校有我们早恋的传言……

第一次进网吧很稀奇,电脑怎么操作还是这位学姐手把手教的。不过她可算不上好老师,一没教我申请扣扣,二没教我下小电影,就只是拉着一起玩游戏。还记得她要找个网吧没人玩的游戏时,一眼就看中了流星蝴蝶剑。按她当时的意思,很有风情的名字,适合我俩这种不解风情的人。一直不懂这理由。


我俩都对这游戏一窍不通,于是两人胡乱地玩着,主要分两种:一是直接开单人通关模式,比赛看谁先通关。另一个就是开区域队对战。其实,通关卡都没有全部通过,不是因为这种互动少不好玩,而是两人技术太菜,老是被长枪兵虐杀,就没找虐了。

娱乐图

倒是后一种方式玩得多,最喜欢的就是在炽雪城,学姐总会选黄头发的小何和疑似黄头发的冷燕,小何带飞镖,冷燕拿大锤,这是她的标配。我用拿大刀的高寄萍砍她的小何是最爽的,飞跳近身,左右一个横砍,偏偏她的飞镖一直往天上飞……所以后来一追一逃,两人轻功倒是练溜了,不过她飞镖万年不准还喜欢玩……

后来她有次被虐得惨了,她就义正言辞地反驳事实,说什么流星蝴蝶剑当然要玩流星镖和流星锤。我说那大黄锤也不是锤,要有链子的才是……对于选角色,我也是有想法的。她选冷燕我很懂,谁让她叫宋燕子嘛,至于小何……比风骚有光头或自带绿帽的孟星魂,如何轮到这货。后来我问,“为毛是他?”;她说,“为何是他!”

……为何是他?因为何就是她。后来我这样想,不过却是在多年后。又想到,如果她的人生是一场不读档的游戏,我应该是那最不解风情的一段,偏偏回忆起来又那么的有风情。特别是学校小铁门后那一条巷道,铺满冰蓝色的冰心瓜子袋,如水晶路。

听闻,她在这里引发过一场血架,后来才转学走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