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透x楚晚宁】降伏 01

临安城近些时日并不太平。

一月之内,城中连丧数条人命。且奇的是死者皆为血气方刚的青壮年男子,生前身体健康,无病无痛,死后尸身上亦不见受伤或中毒的痕迹。这些人均是一夜暴毙于卧榻之上,被发现时,表情并不狰狞,反而个个面带笑容,似乎做了什么令人享受的美梦。更令人惊异的是,死者凌乱的被褥上,无一不残留着淡淡的桃花香。

一时之间,妖孽作祟的传闻飘满了大街小巷,搞得全城人心惶惶。临安太守一番调查无果,只得求助于无悲寺方丈怀罪,邀请高人出山伏妖。

楚晚宁便是这样被派下山的。

 

作为怀罪大师门下的首席弟子,楚晚宁自记事起便在寺庙里长大。晨钟暮鼓,木鱼声声,枯寂刻板的禅院生活也造就了他无欲无求、冷冷清清的性子。本就生了双凌厉的凤眼,长眉入鬓,向上挑起,薄唇紧抿,嘴角勾勒出刀锋般的轮廓,加上那如冰似霜的面色,能说一个字绝不说两个字的本事,更是让他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来。

这楚晚宁虽于人情世故方面颇不开窍,在修练之事上却是天赋异禀。十九岁那年便在一次比试当中打败了他的师父怀罪,从此成为无悲寺武功第一人,并因此获得两副神武作为奖赏。这便是他伴身的武器:一曰天问,乃一柳藤长鞭,审人问鬼,无不吐露真言;二曰怀沙,乃一金光长剑,杀伐之器,驱魔除祟,所向披靡。然而出家之人,不妄疑妄断,不妄开杀戒,因此这两个神器他虽随身携带,却绝不轻易出手。

 

楚晚宁一身劲装来到了临安城内,正欲前往太守府报道,忽听得路边一阵喧闹。原来是几个小厮正围着一个人殴打。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臭小子,还不跟我们回去!”

“救命啊,救命啊,要出人命啦!”

“少他娘的乱喊,给老子闭……”打人者话未说完,忽然被人从背后一脚踹飞,重重跌落到地上,哎哟一声惨叫起来。

其余人等惊得回首,却见一白衣男子负手而立,怒目斜视着他们。此人仪态从容,刚刚那一脚显然没花他多少力气。

“大侠,大侠饶命!”一群人跪地求饶。

但见那人冷着个脸,瞥他们一眼,只说了一个字:“滚。”

几人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楚晚宁俯下身去,伸出一只手来,将被打之人拉起。这才看清这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袭蓝衣,高马尾,虽然灰头土脸,但掩不住清秀的模样。

“大神仙!”少年人一站起来就猛地一把抱住他的腰,把楚晚宁吓得一个激灵。

“施主认错了,我不是什么大神仙。”楚晚宁忍耐着心中别扭的感觉把少年的手掰开。不料那孩子却像没听到似的把他搂得更紧了,狗皮膏药一样粘在他身上,甩都甩不开。

“大神仙,你好厉害!收我当徒弟吧!”少年人把脸怼到楚晚宁面前,嬉皮笑脸地央求着。

“放开!”楚晚宁忍无可忍,把他推了出去。

少年悻悻地放开手,没过半秒钟,又立马变回笑嘻嘻的神情,锲而不舍地拉住他的衣袖:“哎呀,不要那么小气嘛。求求你了,教教我呗,这样我就不会再被别人欺负了。”

楚晚宁并不理会,只自顾自地要往前走。不成想那孩子又从背后抱住了他,大喊着:“师父,师父!带我走吧!”

他无奈地回过头去:“别缠着我了,回家找你爹娘去。”

少年仰起了脸,满眼可怜巴巴的:“可是,我没有家,求求你了,收下我吧,不然我只能再跟他们回青楼去了。”

听到这里,楚晚宁停了下来,面色缓和了许多。他低下头去,努力用温柔一些的语气问道:“你爹娘呢?”

“我是个歌妓的孩子,一直跟着娘亲在迎春楼长大,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前两年娘亲死了,我就留在那里打杂。今天他们说有个老爷看上了我,硬要拉我去陪客,我就逃了出来,差点被追上打了个半死。大神仙,求求你了,你就做好事做到底,收留我吧,不然我只能回去给他们糟蹋了!”少年说着说着小嘴一撇,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楚晚宁最见不得人哭,想到他和自己一样无父无母,着实可怜,不由得心软下来。

见他不言语,少年睁着大眼睛凑上前去,试探地问:“不说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楚晚宁不置可否,只淡淡叹了口气。

“你答应了对不对?”少年的表情一下子欣喜起来,立马不由分说地跪地叩首道,“师父!”

楚晚宁尴尬地把他拉起来,问了句:“你叫什么?”

“上官透,师父可以叫我透儿!”少年一脸殷勤。

“透……不用了,就叫上官透吧。”

“好吧,师父高兴就好!”

楚晚宁说完便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发现上官透并没有跟上来。他忍不住回过头去:“愣着干嘛,还不快跟上。”

少年却是一脸为难地撩起裤子,指着自己的脚踝道:“走不动了。”原来,他刚刚被按在地上打,不小心扭伤了脚,现在脚踝处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

楚晚宁无可奈何地走回来,在他身前蹲下身子:“上来吧。”

“师父,你最好了!你真是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人!”上官透一边爬到他背上一边天花乱坠地拍着马屁。

“少废话。”楚晚宁背起他向前走去,不曾回头,耳根子却红了。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