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音师的“故事”(含剧透,慎点)

涉及剧透内容

       我觉得,整部电影的点睛之笔有两处,一处是调音师向前女友诉说前面的故事,另一处是调音师准确地敲飞横在他路上的易拉罐。前者告诉我们,之前看过的跌宕起伏的故事是由调音师转述给前女友的,后者则表明调音师的眼睛依旧看得见,以及他的为人阴险可怕。

       先说说细说前者。读过《竹林中》的人应该明白,对于同一件事,不同人会有不同的表述。但如果故事涉及到自己的话,那么人性就是去美化故事中的自己。从主体故事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些信息,调音师面对极恶势力是软弱的,在绝境中是坚强勇敢的,在面对处于弱势的恶势力是善良的,多么美好的品质,宛如童话故事的主人翁一样。但这么美好的人,就偏偏在前女友面前翻车:玩一夜情,在家里发现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眼睛瞎了是装的……所以在前女友的眼里,调音师是个渣男,装瞎博同情,爱玩一夜情。可能是我的知识有限,反正我没见过一个被认为是渣男的人会同意自己是渣的观点,特别是在自己的女友面前。为了美化自己在前女友心中的形象,调音师不惜编造一个跌宕曲折的警匪故事来为自己辩解。顺便说一下,单从开头到结尾,调音师依旧是装瞎弹钢琴,区别不过是印度与欧洲,真难想象出他在印度经历了如此危机还能片叶不沾身。

       再细说后者,也就是敲飞易拉罐的场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有人说不满人性的丑陋,有人说不满女友邪恶的想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调音师的眼睛是看得见的,这准头是新手打高尔夫所不可匹敌的。接下来是我这个外人对调音师精神世界的分析了,肯定会不准确,这也是哈姆雷特会多重影分身的原因……我认为,对于一个有素质的人,面对地上的易拉罐,要么捡起来,要么跨过去,即使是移动易拉罐,也只是轻轻拨开,毕竟,如果起飞的易拉罐敲中别人就不好了嘛。而男主却敲飞了易拉罐,他把横在他路上的易拉罐给敲飞了!表明了他面对他人生道路的阻碍会狠戾地拔出掉,他不在乎这个过程是否会伤害到别人,只要自己舒坦就好。因此,我将这个细节解读为对男主反社会人格(阴险狡诈,不在乎他人死活)的揭露。

       好的,上述就是整部电影的基调,前女友眼中的故事与调音师口中的故事之间的矛盾。一方面,前女友眼中的一夜情故事与凶杀故事是对调音师人格的威胁,另一方面,调音师需要在尊重前女友眼中的事实进行再创作,为这些约炮、一夜情、凶杀之类的东西冠上一些“不得不做“的借口。于是,事实变成了调音师口中的,因为一次演出,碰上了谋杀案,凶手是死者妻子与警察局长,而自己作为一个假盲人目睹了谋杀的一切,但因为心中害怕,不敢报警,直到火烧眉毛,死者妻子找上了自己,警察找上自己,人贩子找上了自己,一番周旋过后,他成为了活到最后且片叶不沾身的那个幸运儿。所以一夜情之后不接触女友是为了她的人身安全,被发现与情妇通奸是因为死者妻子找上门来除掉他,甚至事后被通缉也全是因为警察局长就是凶手的缘故。故事完美,惹人怜惜。不只是女友这么想,当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他狠狠地敲飞了易拉罐……

       接下来,我要陈述我认为隐藏在两个故事中间的“事实”,但这个“事实”有个前提,那就是调音师的反社会人格是在凶杀案之前就有了,若是这个反社会人格是在凶杀案之后形成的,那么我这个故事不成立。调音师本来就是一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为了房价,他假装盲人;为了女人,利用盲人与音乐的优势吸引她们,和她们一夜情。因此,前女友不过是他的其中一个前女友罢了。在他与前女友完成一夜情之后,他便转战死者的妻子,利用从死者那里得来的消息,他去死者家里偷情,不了被提前回来的死者发现,于是凶杀发生。两人处理完尸体后,慌张地离开了。之后便是警察调查,对两个人进行询问。在葬礼上,调音师得知隔壁的老太婆知道凶杀的线索,于是命令死者妻子杀害老太婆。杀害完成后,或许因为想要得到安慰,死者妻子便去了调音师家里,进行赤诚相见的交流,不料一大早就被前女友发现了。警察发现了线索,便去捉捕两位犯罪嫌疑人,但此时调音师已经做好逃逸的准备——用钱雇佣人贩子们,为两人逃去欧洲开路。很幸运的是,两人都逃到欧洲,开始了新的生活,继续谈情约炮瞎搞。顺便说一下,调音师的眼睛一直都很好。

       我的“事实”的构建需要遵守一些原则,因为我将整个故事的基调设定为调音师在前女友故事的基础上进行在创作,所以在前女友眼中发生过的事情为真,包括电视上播放的凶杀案。涉及到警察局的行动皆为真,因为这是印度的现象,或者说,刻板印象。但即使依照这些原则,依旧不能拼凑出“事实”,因为在没有镜头的支持下,需要很多假设做支撑。

       不过,能完整描绘一个赏析《调音师》的角度,我已经很开心了……

       好像有点阴谋论,emmmmm......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