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露你为什么会那么娴熟啊?!!!

导读框:

虽然有点长,但情节依然充沛,请各位大大尽管享用[结尾有小彩蛋]

先点个赞趴,只会消耗0.1秒的时间就能让up主开心一整天了。[投币收藏也不要放过吖!!!]

觉得有被甜到请务必一键三连哦~

屋子里有些嘈杂,似乎有一只小猫咪在对地板发火,轰隆隆的跺脚声差不多将白蚁的洞穴都要掀翻来开。

[可恶,可恶啊!!!把脸都丢到家了,岂可修!!!]

扑咪扑咪煽动着耳朵,水嫩嫩地脸气鼓鼓地嘟着,乳白色地蒸汽从五官向外冲出,可怜的鱼竿被狠狠摔在地上使劲地踩,发出吱嘎吱嘎的破败声。紫黑色短靴上面金色条纹蔓延而盘旋,与黑色地细丝长袜相互交叠,略微增添了些神秘。圆润如玉的大腿没有一丝赘肉,在剧烈地踢踏下似乎就要弹出水来,半截皮肤被束缚着显得有些细小,裙摆上摇晃着晶石闪闪发光,就像那清澈无比地眼睛一样,鹅卵石般光滑,被天使吻过地眼瞳如紫水晶般张着高光,给纤细的身躯点缀了一份可爱。

眉弓微微皱起,澄澈的眼眸闪过一丝亮光,不怎么聪明的亚子轻抚着稚嫩的下巴悄悄揉搓,似乎还有些体感上的享受,那即便是人类形态也无法避免的敏感,渐渐揉得有些忘我,眼神也开始变得迷离,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咪……

[呜喵!人家不是猫咪啦!!!]

[牙白得斯内‎✧]

[你给我下去!]

彻底赶走了佩可莉姆,房间里就剩下可可助还有一枚看起来傻傻地啃着硬币……骑士君?

可可萝时不时会斜着眼瞅瞅骑士君,娇嫩地脸上时不时浮现一道粉红,又马上扭过头,小小地捏着衣角不敢说话。轻抿着粉嫩的双唇水灵灵的眼睛不停地眨巴眨巴。此刻的可可萝没有先前妈妈般的从容,反而更像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小手手悄悄地揉着衣角,将那已经揉乱的一角捋齐又再次揉乱。

[喂喂,可可助,你今天有点奇怪啊,刚刚在书房里发生了什么?]

[……啊?没,没什么……可能昨天赶稿有些累了吧……]

可可萝说这句话时依然忍不住地多瞅了瞅骑士君一眼,想起了一些奇奇怪怪地片段令小脸猛地一红……

[嗯~~~?]凯露也跟着瞅向骑士君,闪闪发亮地金币被磕得咔咔直响,虽然是可可萝用心洗过的也没必要一直拿来磕吧……

[不……不是那样的……对了,凯露酱不是说要向我们证明什么吗?]

[才不是向你们证明什么呢!是一起去钓鱼,是钓鱼啦!!!]愤怒地小脸蛋气鼓鼓地,将嘴巴都占了半壁江山,对着可可萝指手画脚。

[可是鱼竿已经……]

[哼哼~别忘了我还是个魔法使]“咕噜灵波~~”

[哇呜!简直像做梦一样,凯露酱真的牙白得斯内☆]不停的摆弄自己身上的新衣服,橙黄光滑的涂层和精致的金属拉环交相辉映,除了胸前的链子有些拉不上之外其他的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专业。当然,还有那纯白地遮阳帽斜斜地将皇冠遮住。

[你你你你……你不是出去了嘛?不要……你不要过来啊!!!]

望着快被佩可莉姆摇晕的凯露酱,可可助悄悄去牵起骑士君的手。先开始有些阻挡,小手手在大手手中抓吧了好一会儿,似乎找到了轮廓缓缓地缠绕在一起,在互相微微岔开的缝隙丝丝贴合。直到手指于手背上扣紧,牢牢地系在心头。

气流轻柔地冲击着声带丝丝滑滑的在耳畔响起,顺着耳脉的软骨悄悄绕过血管,最后停留在识海久久不能散去。

[一起走吧,主人~~]

[嗯!]用右手只手比划了一下大拇指,左手被可可萝纤细的手指握着,牛奶般光滑的皮肤下尽是些柔软……

——卡塔林湖边——

[真的是好天气呢,可以闻得出从西南方向飘来浓浓氧气的味道]

[可是,树叶向南……唔唔……干嘛凯璐酱……]

脸……靠得好近……嘴巴被捂住说不出话……

[嘘……等会吊到最大的鱼给你好了趴]

嗯呐……牙白,牙白得斯内‎~[小声]


首先,作为一个专业的钓鱼人要找到好的钓点……

凯璐在水泥地上来回走动,通过对比湖另一边的水线来观测水的深度,时不时拨开一些芦苇,用木棍试探里面泥巴的松紧。灵敏的嗅觉扑捉到空气中那常人不能察觉的鱼腥味,甚至能感受到水底下的食肉类鱼种掠出水面将浮在上游的小罗飞一口吞噬……

[快看快看,那条黑鱼将一条赤红色的鱼咬住了欸!]

[……佩可莉姆!!!不要随便打扰别人判断吖(。>ㅿ<。)]一道紫色的闪电将正在享受战利品的黑鱼击中,鱼尾在水面上艰难的扑腾了几下,带着深深绝望与不甘的眼神缓缓沉入河底,不久便会成为其他鱼的养料。

[呜哇……好可怜……]泪眼汪汪

[主人,不要看……]捂眼睛

[嗯?]磕硬币


[……喂,不要装的那么高尚好嘛???佩可莉姆,鱼就属你吃鱼最多,可可助你自己都在看为什么要捂着他的眼睛?还有你……都给我认真点啊!!!]

直到现在可可萝才发现自己眼睛还是睁着的,一脸辛辛地闭上眼睛,一抖一抖还在跳动的眼睫毛似乎述说着一丢丢委屈……

呜喵!!!好气,想拆鱼竿……(深呼吸)现在得冷静……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佩:[报告凯露酱老师,不会绑鱼线!]

凯:[看你诚恳,先在绳头上绕一圈,扭一下再绕一圈,将这个小豆豆一推就好啦~]

佩:[喔喔!!!原来如此……]

可:[凯露酱……饵料……包不起来……]原本轻巧的她此刻也手足无措,眼巴巴地望着揉紧又自己散成砂砾的饵料。

凯:[忘记拉丝粉了,不过现在补救还有用!]凯露蹲到可可萝旁边,接过拉料盘将饵料揉碎铺平,均匀在表面撒上一层白白的粉末。再将饵料抓在手上左右捏了捏,直到再也看不见白色粉末便才了下来。

凯:[真正揉好的饵料不会粘手手,别过度去捏实啦!]

可可萝望着手中圆滚滚的大灰球,稍稍掰开可以看见里面纵横交错的白色丝状物,就是这些将细砂牵在一起么……

骑:[凯……]

[啊!我给大家做个专业示范吧,哈哈…哈哈哈……]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去河边拿来了自己的渔具,(哐)的一声摆在三人中间,几个小脑袋同时凑近,甚至能互相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对于专业这一方面凯露还是非常自信,多年来过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生活养成的功夫怎就了得?从那不停扭动的小尾巴就可以看出此时心中是无比的傲娇骄傲。

很顺利地在鱼竿伸出来的线头卷了两圈,小豆豆轻推将线头牢牢捆住,取出[伊势尼]三号钩捻住钩身,先开始卷起一个小环然后绳头在钩曼处缠绕,条条如螺线管般整齐又反穿入先前打好的小圈之中,在末端拉紧,用用同样的手法一连绑了两个,银色的小钩在空中摇摇晃晃,牵动着细细的子线也一起摇摆。

仔细想了想,今天有风的话还是选择钓水底趴。

从小衣带中拿出铅皮座,右手持主线穿过头环扎上两个小结,将缓冲圈挂进尾钩,一枚钩子连着子线一同穿入环内,在较为中段处分局两侧,可以明显看出此时位置的一高一低。轻轻捏住子线与环的焦点,在下段扎个小结缓缓辣紧,再度调节了钩子的位置又将钩子分别穿插环内,扎结,原本还在滑动的子线此刻也老老实实呆在环上,尾端稍稍岔开在空中摆动,似乎还有几分乖巧。

纤细的手指将铅皮贴着基座卷上,一圈一圈包裹着基座直到在末端轻轻贴附,整个过程宛如自然而成。捏了捏铅皮确认已经固定没有上下滑动,才将浮漂塞入孔中,桃木色的浮漂像一个倒过来圆滚滚的小胖子,上圆下尖,在凯璐酱的手中嘀咕嘀咕地打转。

伸直了鱼线,银色的鱼钩在阳光下反射得灿烂,照在佩可莉姆瞪的大大的眼睛,就连瞳孔都是星星般闪耀,虽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这种表情也让凯璐酱心里像涂了蜜一般清甜。

真的是……这个莉姆酱还是有点可奈的嘛……

舀一手手原塘水洒在干燥的饵料表面,那饵料似乎还有一些抗拒,将水孤零零地挤开留在表面,而水只能委屈地缩成圆球状,也没有要贴合的意思。直到一只小巧地手抓了过来,不断来回揉捏、搅拌、摊平……碎碎的饲料依然零散地铺着,而傲娇凯璐已经拿起鱼竿溜到了湖边。

水波粼粼的泛着白花,一些看不见的暗流和石头将这些白花冲远或卷入水底,又从不知道是哪一面悄悄浮出,似乎有新生的小鱼在水中嬉戏打闹,白色的鳞片在阳光照耀下于水底翻起,像穿过深黑隧道的一缕缕芽光,然而只是一瞬,便(嗖)的一下再也消失不见了。

早上的太阳依旧那么温柔,将湖对岸的颜色尽收眼底,就连凯璐这样的老高手也不禁顿了顿,那无边无际的河湾,初生的嫩芽在风中摇摆,悉悉索索的树叶中蹦哒着几只鸳鸯。也许对岸的那块大石头已经看腻了这里的一切,但此刻就算是它自己,也无不沐浴在这片土地上,成为景秀阳光中的唯一。

[(摇头),唔姆,正事要紧!]

轻轻捻着子线,拿着鱼竿的右手往前一送,左手同时放开。在空中抛过一道弧线打在水面,溅起一串水珠和几道波纹缓缓沉入水底。稍稍往回拉了一下,原本懒散在水面的线被绷直,等待浮漂完全消失不见,突然往前猛送,原本还在水面的线似乎被吃掉一般看不见了,只剩下那小小的浮漂冒出一个小头。一目……两目……三目……便突然禁止不动了,任由波涛在表面来回冲刷。

[刚刚好!]

轻轻拉回鱼线,和杆一同放在岸边,开始给做最后的手续,饲料被揉搓到一起,透过指尖的缝隙可以隐约看到丝状物已经将饵料牢牢抓住,直到全部私聊被揉成一个不大不小的球球。

凯:[诺,往鱼钩上添料既可以用手黏上去,也可以……]

球球将子线压在地下,右手再将子线拉出,圆圆的一小坨饲料就自动地挂在了鱼钩上,用手捻捻搓搓,稍微固定了一下被凯璐抛入了河中……

凯:[学会了么?]

众:[呃……嗯……]


除凯露外其他三人开始了试错之路,可能莉姆酱在观看的时候过于全身心投入,就好像是她自己在做这些事情一样如流程似地走过一番,继凯露酱第一个开始了垂钓。当然,某些人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

[啊?血出来了哎。]

[主人!!!真是不小心呐……]

望着骑士君手指上被钩破的伤口,可可萝有些心疼,想要去做一些什么,即便用手指牢牢按住也会有鲜血从按压的地方溢出。

[伤的有些深,可是现在没有药……只能……]

没有任何犹豫地抬起骑士君的手,缓缓地将手指用那粉嫩的红唇含住,轻轻抿去指尖上还在喷涌的鲜血,一丝丝血红从嘴角边流出,更多地给原本就细腻柔滑的双唇增添了些诱惑。握住手腕的小手手往深处轻推,一种被包围的暖意在指尖绽开,沉浸在36.7的最适温度中的每一秒都会触动着神经末梢将信息冲击着大脑。

闭上眼睛,就像是为了主人应该做的事情那样,白嫩的小脸扑上泛着微红,两侧的小耳朵晃了又晃将侧面的发丝打来打去。因为是面对面的距离,就连额角上簪花的脉络都看得一清二楚,像具有生命力一般随着佩戴者的呼吸频率而张弛起伏。

直到小舌头彻底将手指包裹起来,湿润而粘稠的感觉在伤口处搅动,将原本轻微的疼痛彻底掩盖。似乎还有一种吸力在作怪,将一些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体中不断抽走,连带着原本蘸在伤口处的汁液也一并带去。似乎有些不舍,但更多的则是好奇。

[是什么?]

手指微微弯曲,轻轻饶了绕附在上边的软东东。似乎有些反应而突然变得润滑起来,液体将手指包围向内渗透,绕着渐渐有些发烫,然后一下子就夹了起来,甚至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将那枚很重要很珍贵的东西便被卷在一根手指上反复揉搓,又轻悄悄反转过来按压,感受一根根细腻的血管柔韧而富有活力的回弹。周生的腺体也在撩拨下跟着活跃起来,四溅的果汁将口腔变得糟糕,软软的再次被卷了起来,向外小小拉扯。这种被自己挚爱的人掌控一切的感觉,对于还为完全发育阶段的可可萝除了敏感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依恋♡

原本就粉嫩的小脸涨的通红,像柿子皮那样一戳就破,大眼睛水灵灵地绕着一串泪花,眨巴眨巴的眼睫毛含着嘀咕嘀咕的水珠在眼眶里打转。虽然被蹂躏得有些被玩弄的感觉,但小嘴依然没有试图反抗的意思,甚至尝试去将整个手指头彻底包裹。有时候挤压得厉害也会忍不住溢出几声娇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逐渐从先前的紧绷变得适应,最终彻底沉沦在那种激烈的挣扎,与手指无尽地缠绕起来,直到让原本的溺爱堕落成放纵,一道猛火在从腹腔窜逃到四躯白骸之中,灼烧着五脏六腑。香汗将翠绿色的衣服打湿,凝脂般细嫩的肌肤若隐若现,将牛奶的香甜洒得到处都是,望着对方坦诚相待的眼睛,澄澈而透亮……

好想……更多的了解她(他)……


佩:[唔……凯露酱已经上三条鱼了,为什么一直都钓不到呐……]

小巧的鱼漂在水面上自由的浮着,除了将它拉住的饵料没有什么能阻挡它灵敏的跳动。突然,一切宛若静止了下来,天边和竿稍连成一线,所有的生灵都在此刻屏住呼吸,无不惶恐地盯着那露出水面的三颗小记号,缓缓地……水底似乎张开了一个无形的黑洞,撕裂着空间与时间,推涌着水底暗流搅动,浮沙被高高抛起,搅动的混浊像宇宙初始的混沌,忠实的鱼漂仿若在暴雨中脱离海岸的木帆,雷雨交加中被浪涛掀起,无论是怎样老练的渔夫在这场和大自然的较量中显得微不足道,渐渐地被吞噬,只留下还在转溜的鱼灯……突然被全部抬起!!!

[来啦来啦来啦来啦!!!]

推杆猛提,一股强有力的拉扯感在掌心暴震开来,竟如同顽石一般不能撼动其分毫,甚至连原本轻盈的碳素杆此刻都灌铅般沉重,竿稍被巨力拉得弯曲,如果不是及时放线恐怕此时的鱼竿早已折断。紧绷的鱼线磨牙似的扭曲着,仿佛下一刻就是身躯的分崩离析。

似乎激起了凯露狩猎的本能,拉扯着失手绳将鱼竿左右牵引,激动的小眼神给湖面打上花火,就像早早知道鱼会往哪边溜走在岸边来回的跑动,紫色的绳索在手腕间伸伸缩缩,撩动着如丝绸般飘逸,突然一下子绷紧的力又被散开,左手缓缓推着绳线调试着距离,鱼线在吃水处随她的右手摆动而左右牵引,但就是挣脱不了绳索的束缚。

在水底疯狂地到处游走,巨尾一煽不知要枉费多少生灵积累数年的能量和营养。远远的可以看见从水底灌涌而出的淤泥黄沙,像烟雾般隆隆地聚集,直到在水面怦然炸开,溅起一掊黄泥散落四下。许久,待黄沙褪去,渐渐地可以看见水底一个深黑色的影子在扑腾着水花,还没到水面又潜了下去,巨大的鱼鳍张着狰狞的红刺,推动着身体冲向岸边。

没错,它打算做最后的挣扎。

终于……要来了么?

此刻早已香汗淋漓的凯露拉着鱼线的手已经有些颤抖,手臂传来的一阵阵脱力感令她不得已更加小心翼翼。陡然间手臂一松,似乎像放下了什么很沉重的东西,原本快弯成七十度角的杆子挺得笔直。即便手掌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拉力,迅速将紧握在手中杆子往前扔出,只牵着失手线摆出打算和空气做个一决高下的样子。

就在竿稍接触水面的一刻,一条黑影从水底跃出,带着滔天的浪花席卷而上,在阳光下鱼身上整洁的鳞片散着五彩斑斓,巨大的鳃部水泵似的将污浊压出,扁平深红的尾巴一直连着血红的鳍在空中翻过一道绚烂的弧线,深红的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看起来瘦弱却令鱼恐惧的身躯,狠狠地砸在水面上卷起一道洪波直击对岸,终于在剧烈的轰鸣声中丧尸了最后的意志,接下来只要将它拖到岸边……

佩:[来啦来啦来啦!!!公  主  突  袭  !!!]

这是最后的声音,连天色都为之暗淡了下来,就像被一个巨物遮挡住寥寥无几的光线,扑腾着红龙般硕大无比的巨尾朝凯露飞驰而来……

好像多了点什么东西???


草(泛指一种植物)


熟练の凯璐




附:《可可萝内置前传》

还有其他的柚子社作品,喜欢的小可奈戳柚子的头像进来看看趴~

每天晚上都会来回复留言的小可奈,请尽管畅所欲言(≧∇≦*)啊,别忘记三连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