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虚渊玄与《假面骑士》之缘(五)

龙骑的多结局与循环类作品这种游戏风格的设定也是跨时代性的,以游戏作为本职的虚渊先生是怎么看的呢?
       循环类本身就是在游戏里经常出现的,所以很容易就熟悉这种风格,既然是最终BOSS的能力的话,那也很容易接受,特别再考虑了生存战争游戏性也较高,我认为是非常合适的设定。

假面骑士白鸟


从龙骑开始,寒蝉鸣泣之时与凉宫春日的忧郁等循环类作品在2000年代大热,(虚渊先生)认为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果然是因为游戏的想象力吧。在All You Need Is Kill这本SF小说里,作者写的东西简直就是游戏里的存档提档的反复,谁都在勇者斗恶龙里想着“要死了!”然后说着“死了的话太没出息了”而回到城里,再从那里重新开始,这次在知道了对手的战略之后再更好地战斗,这样的经验在大家小时候是天天都发生的对吧。
       而尝试着把那个构图好好地加进故事里,是大家各自在同一时间段产生的想法吧。
很多人都能把握这种体裁,只要说了是循环类作品的瞬间,客人就会接收到想象力、知识与觉悟,或者是收看的态度,把那些东西一口气地重置,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优点。即便不用从头说明,“是吗,是循环类作品啊”这么想着的瞬间,一口气就能激发出其想象力与精神,这是没问题的。
       但是,除此以外还有很多循环类作品,都是以有过保存、读取的体验为前提的。例如,即便对 一次也没玩过游戏的老爷爷说“这是循环类作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
魔法少女小圆的场合,用的是什么理由呢?
       那是为什么呢?虽说早在原案阶段就有这个了……是呢,那是为了让晓美焰这个角色在小圆的身边,既把握一切又不说出来,为了描写这么一个角色而能好好地套入故事中的方法就是循环了也说不定。
       一直都不说真话而在策划着阴谋、最不值得信用的人实际上却是主角身边的伙伴、最为主角着想的亲友,所以才会去计划一切,某种意义上我是想写一种像背叛一般的东西啊。
非常悲伤啊,小焰焰她。
       是呢(笑)。那个循环展开实际上是为了把焰的行动给正当化而构想出来的。但是龙骑是在2002年放送的,从时期来说也是非常早的,“骑士居然做这个吗”果然吓了我一跳。

假面骑士夜骑

假面骑士也好,魔法少女也好,某种程度上都是由套路决定的特定风格的作品。正是因为这种内容才会有的有趣之处,(虚渊先生)认为体现在哪里呢?
      不知道该说是数据库还是程序馆呢,拥有这点就是长处。打个比方,Windows的程序不是各个已经存在的部分吗,把那个组合起来的话就能发挥出机能。机能的种类越丰富,哪怕是复杂的程序也能在短时间内越有效率地完成,这种特性也可以放到故事中,悠长的传统,系列作品的规矩越多,程序库的内容就越丰富。通过把很多的部件组合起来,也能省去对客人的说明。这里有这种规矩哦,之前有这种故事呢,请看了那个之后再来看这部作品,能把多余的说明砍掉。
说起骑士的话,“带上腰带就能变身是什么鬼?”这种问题不用一一说明也能被广大观众接受呢。
       嗯。因为可以不用在意那个,所以就能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其他的地方。特定体裁的作品的优点就正正体现在这里。这种意义上来说的话,比如说《龙骑》是通过破坏了特定体裁作品的程序库,从而获得了自由的作品吧。本来就没有继承骑士的DNA,因为不依赖于那个才会制作出来的不是吗?虽然骑士踢这种程度的话不是呢,是有好好地继承的?

假面骑士坚甲


还有变身这种程度的口号呢。《小圆》也打破了魔法少女作品的一直以来的套路,通过反过来利用程序库的招数而变得十分刺激呢。
        但是《小圆》的场合,某种程度上也是有用到了套路的哦。特别是直到第三话的巴麻美这个角色,是从前的魔法少女所有的风格啊。但是,结果在演出上变成了非常厉害的东西。拿着鸟枪这些地方完全就不是一直以来的魔法少女啊(笑)。虽然看起来那个非常异样,但在我的心中,也曾有过想按照以前的套路那样做到那种程度的。虽然像丘比那种太空恐怖之类的角色一般是不会在魔法少女作品里出来的,不过我也没想到做成那种程度的毛骨悚然的角色啊(笑)。
是这样的吗?
        那个是演出先生的做法呢。多亏了那个才能把角色塑造得那么好。自己假想的丘比,是更接近与漫画化的哦。因为自己的脚本同时被做成动画与漫画,而漫画版的背景美术也更接近与常识,与动画稍微有点不同,丘比也有好好的可爱的吉祥物的一面(笑)。原本自己考虑的形象不如说更靠近于那边吧,但动画那边却做得更好,那样的话也有那样的好处啊。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