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斯奥特曼穿越约会大作战】第二十七章 援军

DEM的基地。

“绝对不可以,DEM的老巢那种危险的地方姐姐妳们怎么可以随便去呢?”

“妳在说什么啊,十香可是被DEM抓走了。”

“是啊,他们可是能做出很多过分的事情的,并且摆明了要杀死精灵的危险组织吗?”悠斗和士织不同意,一意要和真那突击DEM。

“难道我就没有阻止我的姐姐和朋友去那种危险的地方的理由吗?至少也要有点准备吧!”

“准备什么的,当然有了,现在狂三的分身她们在牵制着DEM数不清的魔术师。

“没错,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拜托了琴理。”

“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现在的状态吗?姐姐妳虽然能够使用精灵的力量,但还不是很熟练,还有悠斗,虽然你是麦克斯奥特曼,但你现在受伤了,根本无法变身,现在的你们没有一丁点力量,很容易被杀掉的!你们在计算生命的时候从来没有把自己算上,为什么总要把自己放在危险的地方以身试险呢?”

“这能成为我和悠斗君放弃十香的理由吗?”

“拜托了琴理,我和士织一定会救她出来的!!”

“受够你们了!”琴理气得拍了拍身下的椅子。

“反正我怎么劝你们,你们的想法都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吧?”

“妳这不是很懂我的嘛。”

“妳以为我这十几年的妹妹是白当的?”琴理抱着胸口。

“按照我的估计办公楼内的所有通讯都会被屏蔽掉,到时候等你们失败了,我们也就只能做一些外部支援了。”

“这已经是很大的帮助了,麻烦你了,琴理。”

“谢谢妳,琴里。”士织和悠斗道谢。

“真的挺麻烦的,共享一个这么会制造麻烦的姐姐和家人,还真是累啊。”

“这种时候变成狗熊退缩不前的怂包才不是我的姐姐和朋友呢。”真娜也为士织和悠斗的做法感到骄傲。

“现在,开始我们的战争吧!”

医院里。

“折纸前辈不要啦!”美纪慧抱着折纸的胳膊,折纸让她放开,她也抱得死死的。

“士织和悠斗还在战场上,我就必须去帮他们!”美纪慧劝到:“这也太疯狂了吧?妳的ID已经被冻结了,不说战术显现装备,就连作战服妳都不可能再调用了!”

“我还有最后可以依靠的力量,绝对可以帮到士织和悠斗的!”

“就算是这样,五河士织也是和梦魇她一起去袭击DEM的同伙,定义上可是我们AST的敌人,妳这么做,可是明明白白地要背叛国家组织的呀!”美纪慧还是不肯放手。

“正因为是这样,我才要去,对于失去了一起的我来说,他们是我最后的心灵依靠,如果连他们都死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折纸挣脱了美纪慧的束缚,或者说,后者终于肯放手了。

“就算我咬舌自尽妳也要去吗?”

“妳不会,因为妳知道这样的话,我会伤心的。”折纸无比自信地说到。

“啊,真的好羡慕啊。”美纪慧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在折纸心里,她永远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那个人居然能让折纸前辈说出这样的话。不过我知道一样东西肯定能对折纸前辈帮很大的忙!”

随后美纪慧带着折纸从后门偷偷进入了整备部。

“总司在回收之后立刻展开了维护,但是总司的剑是独立维护的,现在在米莉这里。”

美纪慧把又前代十番精灵死亡后留下的残余加上特殊合金做成的总司的佩剑加州清光带着刀鞘递了过来。

“就算没有随意领域,但如果是折纸前辈,绝对可以用好这把剑的,我相信。”

折纸接过来这把刚刚不久之前,还和她一起并肩作战的兵器,拔出来,铮光瓦亮的剑刃上,倒映着她那洋娃娃一样的脸,然后收了起来。

“多谢了,我马上就来了,士织,悠斗。”

另一边的战场。

一轮轮的齐射,让天空中仿佛放烟火一样,到处都是爆炸,DEM的魔术师,自然受不了这种雨点一样的打击,越来越多的人打算突破接近过来敲掉这些非常能制造麻烦的火力点,但是拦在他们面前的,正是狂三大军。

“要是丢掉了那些火力我们会很吃力的,”

“所以能请你们不要再前进了吗?”

“咯咯咯······”

而真那则掩护着悠斗和士织,从地面接近DEM的第一办公室。

发挥了魔术师的优良传统,真那轻轻松松地在墙上开了个洞,3个人成功进去十香所在的建筑。

“这么大的建筑物,想在这里面找到十香,还要在大家拖着DEM魔术师们的时限之内。

“可恶,要是知道十香在几层就容易多了。”悠斗和士织苦恼地望着面前仿佛要刺穿天际的大楼。

耳机里琴理提醒到:“精灵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房间就能收容的,专门找类似于你们之前在弗拉克西纳见过的类似的“隔离区”吧,这样会轻松很多。”

3个人刚进来没走几步,真娜就突然展开随意领域护盾,挡住了突如其来的攻击,悠斗和士织看到了攻击来源。

“那是什么!?像个战斗机一样?”

“白色彼岸花,能够把无数魔术师变成傻瓜的歼击机,最强的缺陷机。”真那眉头一皱。

“妳果然知道呢,崇宫真娜——”它的驾驶者,不是别人,正是被真那一刀送进医院的杰西卡·贝利。

“真那,真那,崇宫真那,看到了吗,我的彼岸花,这样就不会再输给妳了!”

“你们认识?”

“她是哪位?”一直没备注意的悠斗和士织问到。

“以前一起干活的同事而已,总之,杰西卡,快点解除妳的彼岸花,妳应该知道,妳根本驾驭不了这个东西的。”真那劝到。

“妳在说什么呢?现在我感觉爽爆了!因为······终于可以把妳杀掉了——”杰西卡二话不说就用两翼的主炮对着真那开火,真那立刻闪开,双方当即在空中缠斗起来。

悠斗和士织立刻趁机闯进了里面,琴理劝阻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

“不要鲁莽一个人行动,等真妳回来,现在的你们非常脆弱,很有可能死的!”

“我们要是继续留在那里,很有可能会成为真那的累赘。”

“而且现在情况紧急,一秒也不能等!”士织和悠斗直接冲了进去,刚刚上到2楼就,碰上了,在楼道里巡逻的魔术师。

遇见敌人的两人回头就跑,而那些巡逻的魔术师一边喊着“再乱动我就开枪了”一边,用他们手里的枪进行人体描边,悠斗和士织发出了悲鸣。

“你这不是已经开枪了吗——x2”

他们最终动用了他们的随意领域,把两人控制住,按在了墙上。

“入侵者,不要试图抵抗!”

“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停下脚步吗?”

“不要放弃啊,士织,十香还等着我们两个去救呢······”

“十香!!!”士织的身体发出了光芒,在空中形成了十香的鏖杀公,直接切开了束缚两人的随意领域,剑直挺挺地里立在了士织的旁边。

“太好了。”悠斗欣喜的看着鏖杀公。

“天使······”

“开玩笑的吧?”那两个魔术师直接懵了。

士织拔出来了冰铸鏖杀公。

“一起去拯救你的主人吧!”士织挥起了剑,第一办公楼留下来了一道斜着的剑痕,横跨整个办公楼的横向区域。

“走吧,悠斗君。”

“嗯。”有了鏖杀公的助力,两人成功一层一层地突破魔术师的防御,一层一层地搜索,一直到了七八楼。

同时在外面,新的援军AST到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最近的精灵都这么喜欢开派对吗?”燎子吐槽到。

而悠斗和士织靠着灵力和麦克斯火花的力量,一路打到了十三楼,但是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了,体力透支的他们最后在楼梯间遭到了同时从楼上和楼下来的夹击,又一次被随意领域控制住了。

“不能倒下,士织,我们还不能在半路上倒下呢!”

“是的,十香——”悠斗和士织的挣扎换来的是魔术师们毫不留情的镇压,随意领域的空间挤压让两人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给我安分点!”

“啪!”两人上方的玻璃突然碎掉了。

“真是丢人啊,居然在这种地方被制服了。”一个熟悉的人飘了进来,轻轻地踩在地上——是美九。

“破军歌姬,独奏!”二话不说,趁着魔术师们还因为她突然乱入入的变故呆愣的时候,美九立刻把他们全部用她的声音放倒。

“美九······”

“妳来了……”

“那边那个家伙请不要用这么亲近的话称呼我好吗?这样只会让我的耳朵被数不清的污垢塞住,不过,如果是士织同学的话就没有问题。”美九说着,她面前出现了破军歌姬的键盘。

“破军歌姬,进军曲!”

悠斗惊讶地感觉到了,因为和安东拉的战斗导致他受了伤同时也使麦克斯的能量耗的差不多了,但现在耗干了的的能量瞬间恢复了至少三分之一,如此他丝毫不对那些能在食时之城里活动的人感觉到惊讶了。

“力量恢复了就赶紧给我变身,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你死的那么难看而已。”美九解释到。

“多谢了,美九,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悠斗道谢。

“哼。”因为悠斗不答应自己的要求。所以美九还是没有一点好脸色。

“我的目的是那个被抓走的精灵,把她也纳入收藏,所以,现在,十香小姐在哪里?轮到你们帮我把她救出来了。”

虽然对美九反客为主很不爽,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悠斗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其实这个我也不知道。”

“你那脑容量有限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放了药的红茶吗?这种头等重要的事,你居然不调查清楚,就莽进来了!你要是死了,就是活该!”面对美九狗血淋头式的谩骂,悠斗无奈地接受了,毕竟她说的完全没错。

“妳怎么能这么说呢,悠斗君因为要保护大家免受怪兽的伤害已经受伤了,况且他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美九妳这么说,就不感到害臊吗?!”士织气愤的说到。

“士织……”悠斗感激的看着士织。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