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剧再无蛇蝎美人


演员杨雪要复出再拍古装剧的消息,几乎是瞬间引起了众多人的注意。

所有闻讯赶来的95后,都在那一天,想起了被绝世反派江玉燕支配的恐惧,和“正派几乎被她杀光”的屈辱。


当年,由张卫健、谢霆锋、范冰冰、袁泉、杨雪联袂主演的《小鱼儿与花无缺》火遍大江南北。

大家一个个地被俊男美女与武侠轻喜剧的头衔骗去看剧,然后在看到剧中人物被杨雪饰演的江玉燕接连KO时,都忍不住想说一句“打扰了告辞”。

并真情实感地对想要看剧的小伙伴说“快……快逃!”

等到大结局播出,最后剩下双男主被江玉燕打到半死时(还是按在地上吊打的),大家才突然惊醒。

莫非剧名《小鱼儿与花无缺》不是指主角名单,而是幸存者名单。

也因此,大家在看到杨雪参演古装剧《皓衣行》时,不禁瞬间“江玉燕ptsd”,并带着一种兴奋又刺激的情绪开始期待——

听说,《皓衣行》也是双男主剧(误)。

当时,江玉燕这一角色“童年阴影式”爆红,谁也没有想到她会成为整部剧的最大黑马,成就了一代人心中难以忘怀的角色。

直到今天,数一数近些年国产剧中的女反派,依旧会发现无人能比拟江玉燕,让观众心惊胆怯,却依旧对她执迷。

《三生三世》里的素锦虽然足够坏心眼、让人厌烦,但使的都是下三滥的低俗手段,不如江玉燕机敏决断。

《甄嬛传》里的安陵容虽然心思够深、塑造得入木三分,但与江玉燕相比,少了一股令人惊叹的明艳柔媚,最后只让人惋惜,不让人留恋。

而那些仿佛一个模板生产、为男主因爱黑化的恋爱脑女二们,和“野心家”江玉燕比起来更是差了一个格局。

别的剧里,女反派们的最高目标是得到男主,而江玉燕的目标是身披黄袍、炼成绝世武功,再养上三千面首。

江玉燕所代表的,是近些年国产剧中已经近乎绝迹的一款角色——蛇蝎美人

不是简单的狐狸精,不是简单的绿茶女,蛇蝎美人的复杂特质太值得好好琢磨。

“蛇”对应的,是角色外表的柔媚诱惑、内心的城府深重和行事的狡猾阴险。

而“蝎”对应的,则是角色身上偏执的“疯劲”,具体体现出来,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杀人时毫不手软和近乎疯魔的笑容。

就像江玉燕,利用悲惨身世与清纯外表,为自己编造出了心思敏感柔弱、但努力坚强成长的人设,然后步步为营。

这是聪明

就算是偶尔露出马脚,她便像小孩一般迅速示软认错,用涉世不深、一时想岔的理由搪塞过去,再梨花带雨哭到让人心疼。

这是诱惑

而几乎是瞬间,她就能转变姿态变成凶狠的模样,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痛下杀手。

比如上一秒,她还在向自己的亲姐姐示弱认错,只是一个起身,就变换了眼神,一刀刺进对方心脏。

这是决断


江玉燕在得手之后失态地仰天大笑,这是她第一次杀人,还杀的是关心自己的亲姐姐。

这是疯狂

而从一个流落青楼的私生女,到入宫成为妃子,再到身着龙袍、掌握旷世武功,达成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目标。

这是野心

总结下来,真想为江玉燕点播一首《易燃易爆炸》。

“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看我痴狂还看我风趣又端庄”“要我美艳还要我杀人不眨眼”,这些,不就是观众们对蛇蝎美人的最高期待吗?

一个疯狂、聪明又冷艳的美人,不能过于坚强刚毅,要有软肋,要有飞蛾扑火般的脆弱,走向毁灭的悲剧。

同时,也不能过于柔弱,要足够强的觉悟,才能学会用阴狠手段打漂亮胜仗,让主角吃瘪。

十年前,《美人心计》里让王丽坤一朝成名的聂慎儿,也是这样的角色。

初登场时眉间一点朱砂的形象有多让观众心动,之后为了自己的野心大杀四方时就有多让观众害怕。

本该被观众大骂的她,偏偏时而开朗、时而欢脱、时而妩媚、时而阴狠,身姿时而僵直凌厉,时而薄弱如纸。真真假假,谁也摸不透。

蛇蝎美人身上的这些独有特征,都是双面的。

诸如恶毒、无情、跋扈这样的特质,会毫无意外地让人厌烦,因为它们在任何情境下都只会害人害己。

而心机、野心、杀伐决断、偏执等等,却亦正亦邪,有时你甚至会在正派主角身上看到同样的特质。

在人们心里,这些特质不会被一刀切、直接扔进厌恶的垃圾篓,而是会被放上天平上称一称量一量。有人不屑一顾,也有人就好这一口。

更何况,这些蛇蝎美人一般还有着身世悲惨buff,直接集齐人人都爱的“美强惨”三要素。

这往往会赋予她们超越主角的经验与阅历,观众被她们的狠辣吓到时,就算不会在心底咋舌蛇蝎美人如何聪明,也难免为她们的过往感慨。

说到底,人们对蛇蝎美人的情感就是复杂而隐晦的。

你既不能说它是讨厌,比如直到今天,还有人忘不了《武林外史》里王艳饰演的白飞飞,外貌绝色清美、白如鸽羽,心肠狠毒冷酷、聪颖善变。

但也不能直说这是喜欢,比如在《至尊红颜》里,由杨童舒饰演的徐盈盈依旧是抹不去的童年阴影。

看着她假惺作态地抱着自己亲手刺瞎、拔舌的好友,乘着主角团悲伤之时瞬间用针刺穿头颅,结束后还立刻做出了悲痛欲绝的表情。

哪怕画面如此亮堂,观众却仿佛在看惊悚鬼片,心猛然跳动一下。

对蛇蝎美人的审美,全部建立在矛盾之上:清纯外貌与极深城府、过人智慧与狠毒心思……

就像这次所有人都在为杨雪复出而兴奋时,回忆起江玉燕时的矛盾心理:害怕,但为之叫绝,根本忘不掉。

相比于从外貌到内心都风格一致、过于伟光正,观众会不可避免地更容易记住蛇蝎美人式的“矛盾集合体”角色。

理论上来说,演好蛇蝎美人,一定是演员名气上的大跳板。

就像杨雪,在出演江玉燕之前还只是演艺圈小透明,连剧方的宣传海报上都查无此人。

可在《小鱼儿与花无缺》05年播出后,杨雪一跃走进了所有人的视线,06年时还被称为当时的“四小花旦”。

王丽坤在出演聂慎儿之前还只是空有“素颜女神”的称号,而王艳除了一个白月光晴儿的角色外,最让人有记忆点的恐怕就是这白飞飞。

只不过,蛇蝎美人易火,可难演啊。

且不说有多少剧本能塑造出一个足够丰满的蛇蝎女人形象,太柔软像绿茶,太妩媚像狐狸精,太坚毅——

“姐姐您这边请,刀给您递好了,您自个上阵杀敌、飒爽英姿去吧!”

想演好这个角色,也同理。

演员需要在蛇蝎美人的各种特质中游刃有余地转换,需要把握好复杂情绪流露的度。

比如《至尊红颜》中徐盈盈这段,面对被自己害惨的好友,既要想办法掩饰自己的罪行,又害怕被主角洞察一切,需要假装出心痛与震惊。

情绪的转换,只在一瞬、一个抬眼。

除此之外,其余所有的感情的流露都要足够真实,心疼的眼神要掐的出水,安慰的嘴角要温柔提起,这才是蛇蝎女人的职业素养。

看起来人畜无害,可以打包一百部傻白甜角色的穆婷婷,当初靠的也是蛇蝎女人角色走入大众视野。

她在央视版《楚留香传奇》里饰演有些病态的柳无眉,先是演出角色在击杀一人后虚脱无力的状态。

然后眼神一转变为坚定,气若游丝却又不失恶狠地说出“所有人的视线都必须在我身上,没人能夺走我的光芒”,刻画出病态的偏执。

至于王艳的白飞飞,不仅让人恨不起来,反而心疼不已、哀之不幸。

如果换一个演技稍有欠缺的演员,白飞飞在观众心中就未必会如此白月光了。这样一个仇已入骨、恨已入血的角色,很可能会被演成恶毒虚伪的片面反派。

分析完蛇蝎女人角色如何如何,讨论到这,又不免绕回文章开头提及的一个现象。

从文章素材的糊画质,大家也能看出来,国产剧里出现过、可圈可点的蛇蝎美人都得是十多年前的了。

虽说这一角色的确难演,一不留神就会被演崩,最后只能靠反派粗眼线和紫色眼影来强调黑化。

但这一角色的逐渐销声匿迹,怎么想也不是什么演员“畏难”情绪可以完全解释的。

在豆瓣关于“谁还能演蛇蝎美人”的提名里,现役演员中的最高赞是张雨绮。

考虑到张雨绮的外形特点和目前擅长的角色,她或许还是更适合飒爽坚毅型。

《妖猫传》中的她够邪魅,可气质上依旧与“扮兔吃老虎”的蛇蝎女人差了不少。

还有人提名张天爱、李纯等演员,从气质来看,张天爱似乎过于明艳。

而如果以霓漫天等角色做参考,李纯饰演的反派缺了机敏与灵气,让人觉得不够聪明,不够“蛇”。

而再往下,除了以“年轻时的某某某”提名老演员的,获得最多人赞同的回答是“以前有,现在没有”。

为什么现在没有?

流量明星太多、剧方为了快节奏圈钱制作不走心、追求人捧剧而不是剧捧人等等等等。

如果要挑行业里的业务毛病,相信所有人都能说出一堆。

但这些终究也只是说烂了的“通用”问题,放之四海皆准。说出来准没什么错,可都和“为什么独独是这一角色没了”的问题,没有太多联系。

其实说到底,在当下的舆论环境里,演蛇蝎美人就是一个妥妥的“危险行为”,因为舆论不欢迎道德低下的反派。

就像前文说的观众对蛇蝎美人的情感,本就是矛盾而隐晦的,夹杂着阴暗面的刺激。

她们身上很难提炼出某种明确值得喜欢的特质,就算是聪明、美貌,也容易在道德审判下被斥为不该欣赏的部分。

简单来说,就是塑造一个素质优秀而道德败坏的反派,不够“价值倡导”,很不“正能量”。

久而久之,国产剧里便开始生产“工具人”型的无脑反派,只为推动剧情而存在,毫无闪光点。

他们在剧中的定位,也逐渐从与反派相抗衡的地位,变成了单纯的衬托。

如果江玉燕是当下古偶剧的一个角色,她的剧情部分多半会收到这样的评价:

惦记男主、勾引男主、设计陷害女主——“小三”“毒妇”

诱惑年迈皇帝——“恶心”把全剧组杀到只剩最后两人——“神烦反派,别虐主角了”喜欢这样的角色——“你是不是心理阴暗?”

不仅把前后剧情拆分个稀碎,还要为每个小情节贴好一个价值导向的标签。

对角色道德问题的声讨,有时甚至压过了对演员演技的评判与讨论。

《清平乐》中王楚然饰演贵妃张妼晗,角色在剧情初期受到谩骂

这让演员们也难免对蛇蝎女人式角色畏惧,觉得从声誉上看,演好了一个正面角色,或许比演好这样的复杂反派效益更高。

可惜的是,对情节的评判体系里,最简单粗暴、同时也最破坏艺术价值的体系,就是道德审判。

如果我们真的还想念江玉燕,想念这种“致命女人”,那么至少,先把手里的道德戒尺放下。

让艺术归于艺术,不要浅薄地理解人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