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冈爱衣的脑洞小剧场

观前提示:全文均为脑洞,毫无真实性。(来自蒸饺萌新的虚空吃糖)

晚上十点左右,松冈祯丞到了在东京租住的公寓楼下。

空气中还留有没来得及撤离的微风,让出了一身汗的松冈长舒了一口气。再热一些,他估计就要拿出降温喷雾了。

习惯性地抬头看一眼。

灯亮着。

松冈先生一个人独居。这种情况出现,他脑海里只浮现出一种可能。

上楼。

没有电梯的老式砖楼,楼梯上一声声软软地响着,连声控灯都没被吵醒。

站在门前,小心翼翼地掏出钥匙,又放回口袋。摁下把手,门一推就开了,没有锁。

“……我回来了”

如果是平时,松冈先生大概会一声不出地回到家,有时甚至连灯都不会开。他向来不会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浪费感情。

“辛苦啦~”

回到家之后,能有一个对自己说“辛苦了”的人在,松冈再次体会到了这种幸福。比起彼时在观众和同行面前的紧张,松冈先生在家里的确可以好好放松心情。

这个声音,松冈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十年前就一直听惯了的声音,到现在都没变过。

声音的来源,正懒懒地躺着沙发上,和每天成熟干练的形象大相径庭。松冈祯丞大约是唯一能见识到这个场面的人。

“回来的很晚呢”

“出来的时候聊了几句”

“inori?”

“嗯”

撅起嘴的表情,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

为了支开话题,松冈开口了。

“那个……你今天不是有聚会吗……”

“鸽了”

“……”

“以为我会这么说吗?结束之后我才过来的”

沙发被轻轻拍了几下。松冈吓了一跳,随后不情不愿地坐了过去。身边的人顺势就倒在松冈肩上。

不得不称赞某部作品的监督,就像是亲眼看到过这个场景一样。

松冈恍惚了。

“未可子结婚了啊”

“嗯”

虽然不知道怎么把话接下去,但传来的杀气可是结结实实地感觉到了。

“祯丞”

“是?!”

“吻我”

今年马上就要33岁的茅野爱衣,正全力向松冈撒娇。

“……”

松冈的沉默,让爱衣直接交出了大招。

淡淡的葡萄的味道温柔地在松冈的口腔里弥漫。随之而来的是蜂蜜一般的甜味。

虽然嘴唇被占着,松冈先生的脑子没停下来。如果说自己平常见到的是sr等级的爱衣,今天主动依偎在松冈怀里的,应该是ur等级。

如同调酒一样,你需要凑齐15%的疲惫,20%的寂寞,15%的嫉妒,再加上一个名为酒精的buff,才能合成这样的茅野爱衣。

轻轻搂着爱衣的腰,虽然松冈算不上高大,但爱衣在他怀里显得足够娇小。爱衣穿着的连衣裙手感很好,这应该是松冈先生脑子里剩下的唯一想法。

按他的经验来看,让喝酒之后的茅野爱衣冷静下来的最好办法,就是顺着她的性子来。

虽然还不算太晚,但是房间里很安静。也许是松冈先生的公寓本身就很安静,又或者是松冈先生开启了降噪模式——这都不重要。

轻微的换气声音被听的一清二楚。

有水声,不过外面没有下雨。

这让松冈先生回忆起了小时候吃棒棒糖的经历。

终于结束之后,爱衣保持着刚刚跨坐的方式,留在了松冈身上。

“茅野桑……”

“?”

“……爱衣”

“嗯”

“……今天是不是有点不太高兴?”

松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比起inori,祯丞还是和我的心之距离更近一点吧”

是的,无论是从抽象的概念来说,还是物理定义来说。

不过再考虑一下当事人的实际状况,假使是松冈先生和两位都曾经陷入过这种情境,也许茅野小姐的心之距离还要更远一些。

茅野爱衣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在努力的应用国中物理课上的知识在缩短距离。

具体而言,大概是压力和弹力那一部分。

松冈先生应该是注意到了,但是努力不去在意。

“那只是……营业……”

营业这个词,倒是对松冈和茅野两人有不同的意义。又有谁会想到,当年的一开始还是营业性质的广播,让两个人走到了今天。

为了舒缓气氛,松冈先生第二次岔开话题。

“今天也留宿?”

“不喜欢?”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不久前,当信长在节目里当着爱衣面爆出“祯丞被小林大师捡回家”一事后,爱衣隔三差五就会到松冈家里留宿,最近几乎是一周有四天都在。

两人正式交往也有几年的时间了,该做过的也做过了。碍于声优的职业,在观众面前一直都是以大亲友的形象出现。业界知道的人也不算多。

结果,松冈先生频繁被各种前辈同辈后辈的女性声优调戏,苦不堪言。

“每天都这样的话,爱衣也很辛苦吧”

“完全没有”

“万一被媒体拍到你从我这出来的场景……”

“求之不得”

奈何大天使就是油盐不进。

“祯丞”

“是”

“入籍吧?”

“欸??”

三十好几的人了,松冈先生也不是没有小心思。尤其看着业界一对又一对的结婚,自己却只能来一句“我最喜欢调戏人夫了”。

但是松冈先生是有自己的执念的。至少也要有足够的存款,才能在东京生活下去。如果结婚,可以预料到的,两个人的事业将会受到打击,最糟糕的情况下还有可能被粉丝威胁。

“不……再等等好吗?至少在买一套合适的房子之后再……”

“这种程度的存款都没有吗,轻小说帝王?”

爱衣顿了顿。

“抱歉我说的太过了”

“没关系”

不过这倒也是实话。要说存款,两个人都有不少积蓄。再怎么说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还是支付得起的。

那自己又在怕什么?

“祯丞~”

成熟女性的娇柔带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如果非要概括的话,妖艳,再合适不过了。

“抱我~”

“现在不就在抱着吗?”

“不是这个意思”

松冈先生还是小看了顶级女声优的实力。

茅野爱衣仰起头看着他。

宛如鸟首鱼身的女妖一般,魅惑又充满爱意的声音让松冈欲罢不能。

一边享受着爱衣的温暖,松冈一边想。身边就有一个一直为了自己付出的,默默支持自己决定的人,有一个关心自己的,和自己心有灵犀的人,自己到底还在等什么呢?

松冈先生又恍惚了。

我们不知道当晚发生了什么,没发生什么。不过第二天,片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松冈爱衣手牵着手走进了录音室。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粉丝们似乎对这种事态津津乐道。结果,松冈爱衣的人气不降反增。共演的数量甚至比原来更多了。

“到头来,自己为什么要等了这么久啊”

松冈先生如是想。

————————分割线——————

“妈妈”

“嗯?”

“我现在才想起来,我求婚那天晚上,你拼命撒娇来着?”

“连正式的求婚戒指都没有我就答应了,想想真是难受”

“我是说,你那天怎么会喝醉呢,酒豪大人?”

“啊,终于暴露了~看起来爸爸很迟钝呢~对吧结衣~”

小小的婴儿,在母亲的怀里笑着。继承了母亲的沉稳,乖巧得很。

充满母性光辉的脸上,浮现出了少女恶作剧成功之后的危险微笑。

(注:日本夫妻有了孩子之后,彼此的称呼会变成“爸爸”“妈妈”这样的方式)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