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回答:宝塚饭圈为什么把资源保护得那么严?

昨天看了西瓜的图,想起来大概在3年前我在知乎上答过一个问题。现在更新一下。疫情发生后,很多工作生活娱乐活动都在线上进行,但还是要说一句,饭圈应该互相尊重、互相保护,营造理性友爱观剧逛坛氛围。

我不是法律界人士,个人结合浅薄的学习生活经验提出的务实主义观点仅供参考。

首先从日本的文化市场说起吧。日本对版权的保护是极其严格的,这个恐怕不只是宝塚。我之前问过一个日本妹子,我说中国的新媒体公众号如火如荼,都不用买报纸了,报纸杂志都快死了?妹子一脸蒙。我问他们怎么看新闻。妹子说看报纸啊。我就一脸蒙。why?妹子说,即使看手机报,也是要付费的,而且日本对版权保护很好,新媒体公众号不可能随便乱转载,一抓到不得了的。然后她算了算,在线订报和看报纸,价格是一样的。后来我想,嗷,那我是宁可看报纸了,还能做个剪报啥的,买个钱啥的。

我前段时间代购了4个白星公主的Q版,巴掌心大一个。海贼王的已经是很大众的文化衍生品了。70块一个。这个放某宝上我估计5块10块都有可能。

这里更新说明一下,我国实际上也有明确的保护版权的法律法规。(我在后面拎几条放在字幕组这里)

为什么不被遵守?我想一是国内维权成本太高、侵权代价太低;客观来说,整体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和氛围还没有在严格的执法中完全养成。但为他人的劳动付出更多的代价,这将是必然的发展趋势。

其次从宝塚的定位说起。宝塚想不想扩大市场,我觉得肯定是想的。但是会不会发展到人人都去看,肯定不会。这本来就是个小众经济的典型。尤其对粉丝的素质和收入要求本身就有一定的要求。从音乐的角度来说,我并不觉得宝塚模式有多好,感觉就是一部分人的特权。但如果你作为宝塚生徒的父母(大部分家里背景都不错),从小花重金女儿学弹钢琴跳芭蕾,是希望女儿像公主一样被更多的贵妇围绕着以及被一些自动筛选的粉丝看中进而进入比较好的圈子或者嫁入比较好的家庭,还是希望跟大众混在一起?总体来说,宝塚确实是一大批女子的青春堆砌起来的,这个价值就不得了了。所谓梦的世界,也就是需要长期投入和付出的。

其实讨论为什么宝塚正版商品贵,就跟讨论为啥上海迪士尼门票涨价一样,也跟疫情期间讨论西贝海底捞涨价一样,没太大意义。这些不是生活必需品,消费者和观众完全可以用脚投票。

我每次看视频(确实没有时间,也觉得每次打飞的去岛国看现场有点贵)就在想,这么小一个国能搞出这么多优秀的音乐作品(除去一些价值观我实在是接受不了的,例如Junguo Zhuyi实际上还是有体现在部分作品里),我国为什么做不到?不是做不到,而是投机者太多了。作为音乐工作者,写首歌是唱的人多但是大家都很快找到不花钱渠道好?还是喜欢歌的老老实实掏钱,我觉得任何音乐人都愿意选后者。毕竟这是生存之道对吧。

最后从产业的角度,在版权保护是非常重要的前提下,宝塚的问题在于,这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市场。大部分的出版物都是不大量的。带来什么问题?不能批量生产降低成本。

我们能买到的迪士尼的出版物也好,周边也好,价格真的是越来越便宜的。因为大量生产呀,版权成本摊下来低啊。但是宝塚不是日用品对吧。

老实说,宝塚的存在,第一依赖日本经济,经济好时歌舞升平,经济不好的有钱人哪有那么多钱去扔。你看赞助宝塚的商家变迁就知道,文工团的日子也并不是那么好过。第二依赖不断换代的FC。但是为什么还是要保护版权,因为一旦放开了,那不得了,不公平的投机现象肯定是止不住的。

有没有不保护版权成功的特例?windows啊,当年跟linux竞争使用,默认盗版,最后大家都习惯用windows了,离不开了,开始注重版权了。但是宝塚不是这么必须的吧。

当然,过激言论的粉丝我觉得楼主没必要理会。人是都一样,既想做机会主义者,又鄙视机会主义者。楼主在论坛问,肯定有人愿意回答;也肯定会有人骂。至于骂人的粉丝,是认为版权既正义,还是为批斗而批斗,种种情绪我不得而知。我只能说,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环境和文化基础。

最后,我想起10多年前在法国时候的经历。当时我们有25岁以下青年票。25欧大概就200元rmb,可以免费听一场演唱会或者音乐会,其余的还有足球票、电影票,大概10张各种的文化产品内容吧。另外我当时买了包括太阳王、罗密欧与朱丽叶之类的音乐剧的DVD,价格大约在rmb100左右吧。对于工作的人,偶尔买一些还是能够承受的。

我比较支持的是动态平衡。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真正的粉丝愿意花钱去欣赏。另一方面,还是要容忍一些“伸手党”的存在。我学生时代就是个70%程度的伸手党,现在基本上愿意掏钱去买资源了。为什么?在上海,可以欣赏到的现场太多,总有一两个我不想错过的吧,那就只能想办法多挣钱出来。我至今都记得当年狮子王来上海,我还是大一,硬是省吃俭用加打工花了500块去看现场。回想起来,绝对是一辈子的收获。因为爱音乐剧,我才有了想要奋斗成为能从容欣赏音乐剧的人的动力。

这里我也想补充啰嗦一句,我认识的一些文工团爱好者,大约是从学生时代接触的。但我做学生时和现在的学生,大家的生活条件还是差距甚大的。2005年前后,上海来自比较普通人家的学生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也就500-800rmb,也就是你正儿八经看一次演出大概就报销一个月生活费;现在1000-2000rmb一个月的孩儿还是有不少的,讲真花点钱追求点精神生活代价是相对小的。

或者这么比喻,有些人愿意一个月花几百块钱养猫、投入单反的无底洞,是出于爱。那花点钱去看演出,购买正版产品,也是出于爱。在我看来,如果可以白嫖,长期没有付出,这就不称之为爱了,而是占便宜,跟男女关系差不多一个意思吧。大家自行脑补。

另外,实际上现在代录价格也可以接受,基本上一个大剧场skystage的录像30块钱左右吧。最多最多就是花点钱去升级一个容量比较大的云盘。摊下来每个月也不需要太多金钱投入进去。金钱跟时间跟海绵里的水是一样的,你用心挤总能挤一些出来。

再不济,悄悄私信站内或论坛的up主,可能回复很慢,总之能问到视频链接的。

P.s.我今天在搭地铁的时候,再思考了一下楼主的问题。

楼主提的问其实是两个部分。一个是原作品本身,另一个核心是字幕组。

要知道,包括我国在内,原作者是享有翻译权的。在保护期限内,翻译他的作品就要征得原作者同意,具体销售还要看双方的协议怎么分配利益,更不要说不经原作者同意传播或者牟利。也就是说,字幕组的工作,可以说是热爱,兴趣,但是他们本身把资料公开的时候,已经侵权了。

简单列举著作权法其中几个条文:

第十二条 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第二十二条 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六)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但不得出版发行;

第三十五条 出版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作品的著作权人和原作品的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第四十条 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他人作品制作录音录像制品,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录音录像制作者使用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应当取得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作品的著作权人和原作品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

第四十七条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六)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编、翻译、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值得提醒的是,当你二次传播甚至贩卖熟肉的时候,不仅是你在侵权,你的行为也是他们侵权的石锤。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字幕组作品都会写严禁二次传播、销售等等。

讲真,字幕组的人完全是因为喜欢才组建在一起,不会闲得蛋疼。对他们在道德和法律边缘随时可能湿鞋的劳动成果,一要理解,二要尊重。

首先,我觉得,拿到好的资源的时候不要去炫耀更不要去销售,私下里跟靠谱的志同道合的人交流一下,这样对自己,对来源,对字幕组都是保护。

其次,学会看repo和写repo。我看生肉前会注意去搜集一些已有的文字资料,方便理解,不管是百度上这部剧的介绍、相关文学的介绍,还是repo。我特别感谢一些豆瓣微博论坛里的中饭,虽然他们不是在做原文翻译,但是把剧情讲得特别详细。生肉确实会影响一些看剧效果,但是讲真,如果在背景资料够充分的时候,还是能够欣赏8、9成的。

最后,多听就会有经验。说实话。作为一个日语小白,大部分台词都是靠日积月累的听,顺了就大概理解一二。

至于是为什么看宝塚。我觉得见仁见智。我有我自己的工作,宝塚也好,别的音乐剧也好,只是调剂。但是,如果一辈子都在享受最简单的快乐,不是很没有意义吗?爱好也是有简单和精进之分的。

我有一些朋友,因为打游戏去学了日语,走上了翻译道路。人生有太多的选择。谁知道你努力去学习了新的东西后,会不会有新的选择呢?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只是就宝塚讨论一下,类似的,美剧日剧也好,欧美音乐剧,歌剧舞剧话剧这些都好,如果真爱,就要做好为精神享受埋单的准备。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