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博的蓝忘机为什么这么上头?第二十二话:与君在身旁,别来无恙

忘羡二人到了云梦,夜探观音庙。为救金凌,魏无羡被金光瑶制住了要害,蓝忘机毫不犹豫地自封灵脉,坦然进到大殿之中。

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蓝忘机、魏无羡、蓝曦臣、金凌、江澄、聂怀桑、苏涉还有金光瑶齐聚,一桩又一桩的秘闻被解锁。魏无羡剖丹、穷奇道截杀、千疮百孔的真相、聂明玦之死、秦愫身世,甚至观音庙原址的青楼旧事都被一一抖出,暴露于人前。

邪不压正,金光瑶和苏涉自然是要死的,可谁都没想到是这样的荒诞不经——金光瑶这个七巧玲珑心极善于揣测他人心思、利用他人弱点做局的人,居然会被“一问三不知”的弱鸡聂怀桑设计,扮猪吃老虎借刀杀人。

一问三不知的弱鸡

生死一瞬间,金光瑶终于还是推开了傻白甜蓝曦臣,跃进棺中与聂明玦死生不休;

义兄死于义弟之手、其中还有自己亲授的“清心音”的推波助澜,聂怀桑又借自己的手杀了金光瑶,身边的人都是这样工于心计,从始至终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被玩弄于股掌之上。。。这样一个又一个巨大打击,让蓝曦臣濒临崩溃迹近自闭;

聂怀桑大仇得报,脸上却满是怅然,他拾起金光瑶留下的帽子,若有所失,心情复杂又无力;

江澄嗫嚅许久,终究还是将当年为了救魏无羡自己挺身而以至于被抓的真相咽了下去。

那尘世转变的命运后的翻云覆雨手啊!所有人的人生轨迹都已经被拨动、被改变,说出真相,除了徒增烦恼,又能如何?还能如何?往事已矣,逝者不可追。

往事已矣,不可追

蓝忘机和魏无羡结伴离开,思追和温宁赶了上来,思追激动的回忆起童年时光,在磕磕绊绊的述说里,魏无羡知道了“思追”就是“阿苑”,沉重阴郁的心情忽然就开朗起来。

蓝忘机就那样默默地看着魏无羡和思追,看到思追又像小时候那样抱住魏无羡的腿,看到魏无羡眼里的泪光和从心底里泛出的笑意,这一刻,魏婴终于被时光温柔以待;

这一刻,蓝湛的笑,是那么的温柔缱绻,他的眼里,是浓的化不开藏不住的情。

思追和温宁告辞离开,魏婴也牵起小苹果转身,嘴里絮絮叨叨地计划着接下来的行程。

走出几步,突然发现蓝湛没有搭话、也不在身边,他错愕的转身,看向站在原地的蓝湛,不由自主的问道:“蓝湛,你,不走了么。。。”

蓝湛,你,不走了么。。。

看着魏婴那不知所措的样子、小心翼翼到有些颤抖的声音、还有那期待却又害怕的神情,蓝湛缓缓抬起眼。

他说不出话来,甚至都不忍点头,只能慢慢地垂眸、像点头又像是低头的定在那里,默然无语。

看到蓝湛的回应,魏婴了然,眼里重又泛起泪光,强忍着挤出一抹酸涩的微笑。

现在的他,离了蓝湛,就真的不行。

不是不可以一个人,只是,摔倒的时候有人扶一把,累了有人撑一下,还是不一样啊,那颗悬在半空里的心啊。。。有了落脚的地方,才不会孤单到空寂。

我明白了

魏婴如此,蓝湛又何尝不是!!!做出这个决定,他的内心也是无比煎熬。魏婴是他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儿,他苦苦等待了那么多年的人啊!他又何尝不想什么都不管不顾的随他浪迹天涯,只要彼此陪伴就好。可是,他不能。

经过观音庙一役,金光瑶的势力土崩瓦解,后续各大世家会有新的权力、地盘的争夺,明里暗里都会有纷争不断。

于家族而言,叔父年迈且受伤,兄长受到的心理打击过大,已不能理事,蓝湛必须撑起蓝氏家族,这是他的责任。

我有我的责任

于忘羡而言,金光瑶在观音庙中对魏婴诛心的一番话,让蓝湛更清楚的意识到,必须要掌握足够的权力,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在大敌当前,无人能用的时候,魏婴会被姚宗主称为“魏公子”,并作为制敌的主力推举出去,当年讨伐温氏如此,现下对抗金氏亦如是。

而一旦风平浪静,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之时,这样的墙头草又会将当年旧事作为攻讦的武器,魏无羡依旧不为所谓的“正道”所容,迟早还会变成他们口中无恶不作的“夷陵老祖”!

蓝湛和魏婴,逢乱必出的含光君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魏婴是真正意义上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们就像是不同表达方式的一体两面,都有着“安得广厦千万间,庇天下寒士尽欢颜”的信仰和理念。

除了志同道合之外,蓝湛最为看重和欣赏的,就是魏婴的魏晋之风、疏朗潇洒豪迈狂放,这也正是他性格里面缺失的那一部分。

魏婴本就不该被藏在恬静世外的云深不知处郁郁终生,他的鲜活灵动、他的狂放不羁、他的随心所欲、他的侠骨柔情组成了最富魅力的那个魏婴,他需要更为广阔的天地。

蓝湛要的,正是这样一个行自在事、做自在人、走人间道、赏人间景的魏婴,这个独一无二的、他的魏婴。

所以蓝湛选择接任仙督,以这个仙门最高权力的象征,去制定规则,重新定义大道真理。或许以我一己之力能改变的不多,但身居高位的我至少有了更强的话语权,有了护住你的能力,我将尽我所能,给你一个你我都想要的清平世界、朗朗乾坤。

时代落下的一粒灰,是每个人头上的一座山。这座山,我在你前面扛。

再者,接任仙督、结伴行走江湖和隐居云深不知处,原本就不冲突!我给你的,是你可以有选择的权利,可以选择在云深处赏秋月春花,或者琴笛仗剑走天涯。

所以泰版的大结局给出的才是《陈情令》的原本结局,素材还是那些素材,就是剪辑的顺序颠倒了一下。

二人在山顶告别之后,魏婴在峡谷山顶上吹笛,听到身后一声呼唤:“魏婴~~” 魏婴转身,眼里全是蓝湛的身影,那个逐渐绽放的笑容,明媚了整个天地。

魏婴

忘羡携手回到云深不知处,聂怀桑到访,送走他之后,二人来到幽谷瀑布旁,琴笛相合,对视一笑,全剧终。

你品,你细品,琴笛合奏时从镜头的切换、音乐的铺垫、近景到远景再切换到全景的拍摄手法都是大结局该有的模样,还有《蓝忘机——不忘》、《魏无羡——曲尽陈情》人物曲里的歌词,无不说明这才是我们的陈情江湖。

与君在身旁,别来无恙。

所以,没有遗憾,没有意难平。

青山不老、琴笛相和,我们江湖常见,后会有期。

与君在身旁,别来无恙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