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续写【Date A Raizen】51 精灵Kiss(六)

折纸来到士道床边,用手将其轻轻握住,而失去意识的士道,见到有少女接近,则是立即将折纸紧紧抱住。

折纸并未抗拒,甚至配合着士道,任由他胡作非为。

“等一下啊,折纸,”琴里见状,连忙说道,“不是说了只做那个的吗,怎么还乱来啊?”

“我身娇体弱,被士道强行搂住,根本无力反抗,他想做什么我都没有办法。”折纸摆出一副柔弱的姿态说道。

琴里翻了翻白眼,心想,你要是身娇体弱就没有人称得上强壮了,于是看向夕弦说道,“我们把士道按住吧。”

“了解。夕弦知道了。”

于是琴里和夕弦也来到床边,将士道按住,虽说士道此时扔躁动不安,但双拳难敌四手,况且琴里和夕弦也不是一般的少女,而是拥有精灵之力的特殊存在,所以士道自然毫无招架之力。

“折纸,快开始吧,士道这个样子我实在不忍心看到。”琴里对折纸说道。

“没问题。”折纸点头答应,接着用手将其上下摩擦。

“这就是士道的……吗?”琴里望着折纸握着的事物,又低头看向了自己,不禁咽了口口水。

“疑问。折纸大师,这么做是?”

“这是缓解士道痛苦十分有效的方法,能让士道将自身压力的舒服地释放出来,也是我的独门绝技,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办法亲身实验,今天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赞叹。真不愧是折纸大师,夕弦受益匪浅。”

“琴里,有润滑油吗?”折纸突然问道。

“啊,这个我准备一下,马上送过来,不过我先问一下要润滑油做什么?”

“算了,准备还要时间,就不用了。”折纸说着,向手上吐了一点唾液,然后涂抹其上。

“疑问。折纸大师这么做是?”

“让其湿润,减少摩擦,使士道有一种类似的真实感觉,有利于士道释放潜能。”

“理解。原来如此。”

“要出来了。”折纸说道,接着将脸与其慢慢靠近。

“停一下啊,折纸。”琴里连忙阻止,“你要做什么?”

“这是士道的精华所在,千万不可浪费。”

“你不觉得这很恶心吗?”

“只要是士道的东西,我都喜欢。”

“真不知道你脑袋是什么构造。”琴里道,“反正就是不行。”

“哎,可惜了。”折纸叹了口气,失望地拿来卫生纸,包于其上。

接着就好比是江河决堤一般,折纸用纸轻轻地将其擦拭干净。而士道则是如同大病初愈一般,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其也慢慢萎靡。

“这样就可以了吗?”琴里问道。

“嗯,接下来就等士道自己醒过来了。”折纸答道。

“那帮士道把衣服穿上吧,还有你们两个,我差点忘说了,为什么你们衣服到现在也没穿上?”

“我由于担心士道的安危,所以没有顾及到自己。”

“同调。夕弦也是如此。”

“真拿你们没办法。”

于是三人帮士道穿上了衣服。

“那我们出去吧,让士道好好休息一下。”琴里提议道。

“嗯。”

“赞叹。折纸大师的技术果然名不虚传,今日一见,令夕弦打开眼界。”

“不过,你们干的好事,现在得好好算算了。”琴里说着,将两人拉着离开了房间。

“是梦吗?”

士道微微睁开双眼,感觉自身如同经历了梦境一般,只记得自己好像服用了媚药,然后意识就变得模糊了,在梦中隐隐约约记得干了很舒服的事情。想到这里,士道连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裤子,很干净,真是奇怪。

“少年,你醒啦?”

“二亚,你怎么在这里?”士道这才注意到床边还坐着一个女性,疑惑地问道。

“少年真是健忘啊,对我做了什么难道都忘了吗?”二亚笑着勾起士道的下巴。

“我做了什么?”

“没想到少年是这种人,吃干抹净之后就不认了。”二亚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难道是?”一种不好的想法掠过士道的脑袋,难道之前梦中的情景并非梦境,而是实实在在的吗,我难道真的对二亚做了什么?一定是这样,完了完了。

“少年,你可要负起责任啊。”二亚哭着,将头埋在了士道的怀里。

士道面对这种情况,不知所措,脑袋瞬间就懵了,任由二亚哭诉着,自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二、二亚。”士道心情有些复杂地看向二亚。

“难道少年终于想起来了吗?”

“对不起,二亚,我……犯下了大错。”

“说什么呢,少年,我又不是妹妹酱她们那些未成年,做了又不犯法,少年要是把妹妹酱那样了估计真要吃牢饭了吧。”

没想到这种时候二亚还会开玩笑,士道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二亚,别逗他了,办正事要紧。”二亚的耳机里传来琴里的声音。

“我现在就是在办正事啊。”二亚用士道听不见的声音对琴里说道。

“二亚,选项出现了。”

琴里说道,佛拉克西纳斯的屏幕上出现了三个选项:

①“少年,这样一来只能结婚了,当我老婆吧。”

②“少年,和我再做一次吧。”

③“少年亲我一口,我就原谅你。”

“全体选择!”琴里说道,接着屏幕上显示出了各个选项的人数,选③的最多。

“毕竟主要目的还是接吻啊。话说鞠亚是不是坏了,怎么老是会出现②这种奇怪的选项?”琴里嘀咕后,对二亚说道,“选③。”

“这就不对了,妹妹酱。”二亚小声对琴里说道,“在我二亚面前出选项,就好比是在妹妹酱面前玩火,小四面前弄冰。这里怎么能选③呢,明明选②啊,这样不更刺激吗?”

“别乱来啊!”琴里赶忙说道。

“知道了,妹妹酱。”于是,二亚对士道说出了并非②、③的①选项:“少年,这样一来只能结婚了,当我老婆吧。”

“就算你这样说,为什么我会当老婆啊,这不是很奇怪吗?”虽然士道心里感到不安,但对于二亚的话语,还是忍不住吐槽。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