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37分钟!从风挡爆裂到安全落地,川航史诗级备降调查细节公布

6月2日,记者通过中国民用航空安全信息系统查询到,此前在2018年5月14日,川航3U8633航班因风挡爆裂脱落、备降成都事件的调查报告已经出炉。

事件最大可能原因公布

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在由重庆飞往拉萨时,飞机在B213航路 MIKOS西侧约22NM处,驾驶舱右风挡爆裂脱落,飞机失压,旅客氧气面罩脱落,机组宣布 Mayday,应答机设置为70,飞机备降成都。

调查报告显示,该航班上共有旅客119人,机组9人。其中,飞行组3人(责任机长、第二机长和副驾驶)、乘务组5人和安全员1人。

事件造成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飞机驾驶舱、发动机、外部蒙皮不同程度损伤。根据此前民航局公布,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

执飞该航班的飞机注册号为“B-6419”,以下“B-6419号机”均指事发飞机。

根据调查报告,本次事件的最大可能原因是:

B-6419号机右风挡封严(气象封严或封严硅胶)可能破损,风挡内部存在空腔,外部水汽渗入并存留于风挡底部边缘。电源导线被长期浸泡后绝缘性降低,在风挡左下部拐角处出现潮湿环境下的持续电弧放电。电弧产生的局部高温导致双层结构玻璃破裂。风挡不能承受驾驶舱内外压差从机身爆裂脱落。


事故发生时间线权威公布

调查报告详细地公布了此次事故的时间线(以下均发生在北京时间2018年5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截取了其中的重要的时间节点。

06:27:18,飞机从重庆江北机场起飞,左座机长刘ⅹ×担任PF,右座副驾驶徐××担任PM,第二机长梁×坐在观察员位置。进入巡航阶段,第二机长梁x作为第三成员在客舱1F座位。

07:07:05,飞至B213航路MIKOS西侧约2NM处,座舱高度6272f,CVR中出现“嘭”的一声闷响,机组发现右风挡玻璃出现放射网状裂纹,机组事后描述为“非常碎非常花,全都裂了”。

07:07:06,副驾驶说“风挡裂了”。

07:07:06,ECAM出现“ ANTI ICE R WINDSHIELD”信息。

07:07:07,右风档加热功能失效(在DAR中触发了右风档的逻辑值变化)。

07:07:10,CVR中第二次出现“嘭”的一声。

07:07:11,机长说“我操作”。

07:07:19,机组向成都区域管制中心(以下简称“区管”)报告飞机故障,申请下高度,区管指挥下8400m保持,机组随后申请返航,报告风挡裂了,决定备降成都。

07:08:17至07:17:08,区管通过多种手段持续呼叫机组,但未收到回应。

07:10:39,空管雷达显示飞机应答机编码设置为7700。

07:14:25,MCDU飞行计划更改为直飞崇州(CZH)。

07:17:09开始,区管连续呼叫机组,但未收到回应,区管向机组盲发“如果听到的话联系进近124.85”。

07:19:25和07:19:32,机组两次在区管频率中宣布MAYDAY。区管均予以回应,但CVR和A1TC录音中未辨识到机组对管制指令的认收。

07:20:26,机组再次报告:“客舱失压,现在飞向崇州后下4200m”。

07:20:44,区管指挥下降至3600m保持,机组未回应。

07:22:36,飞机位于CZH西侧2.7NM,高度开始低于4800m。

07:24:20,机组在成都终端管制室(以下简称“进近”)频率报告 Mayday,现在在崇州盘旋下高度。

07:24:32,进近回答:“收到了,当前位置继续右盘旋下高度,下到修正海压2700m,修正海压1004”。

07:30:14,进近呼叫“3U8633,现在使用跑道……可以使用02……”

07:30:17,机组盲发“现在左转02R落地”。

07:37:32,进近指令“可以落地02R跑道,风向250,2m/s,RVR大于2000m。”

07:37:45,机组报告“塔合,863302R落地,占用跑道”(ATC录音中未听到)。

07:41:05,3U8633使用襟翼3在成都双流机场02R跑道落地。

07:43:07,飞机最后停止在E8与02R跑道连接处。

07:44:06,3U8633与塔台建立联系,机组报告无法自主滑行,有机组、乘务员受伤。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