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法新传~斗剑势法初学记

古法新传~斗剑势法初学记

                                                                                 闲适散人

或许受到了武侠文化和历史演义的影响,许多男儿会在心里种下武侠梦或者武将梦的愿想。我自幼嗜好武艺,常愿能有时间机会,能把长短远兵及白打,古今中外各家独到之处,挨个体会遍。

其实除了文化认同感之外,华夏文明的武艺,确实有其独特的功法,技术,以及耐人寻味之韵。只是世人皆知其多隐晦,远不如现代简约风格的格斗体系上手快,而且纷乱难辨,难遇明师。因此我曾有曲线救国之计划,譬如空手道以证南拳,跆拳道以证谭腿,泰拳以证八极,柔术以证擒拿地术等等。如此以外证内,或可去伪存真。

而今年近三旬,未得遂愿,反倒是理论看得多,实操练得少。至于唯我国武艺中崇尚的腰胯之劲,因多遇贵人,使我隐隐摸得门道,然而尚却不足为用。

我亦尝琢磨着,短兵若要学者,如武当剑之运转单手,苗刀之运作双手,击剑之灵活紧凑,剑道之果敢拼搏,大抵此四者足矣。其余双手长剑取其势大,鞭杆,魔杖,短棍,取其轻便灵巧,可广见识。

这些有法可依,有老师可以找,有地方可以学,而那些令人向往先贤们的古谱,怕是要有了现实的运动基础,到了一定的层次才能研读得懂。

偶然的际遇,我知道了有短兵,兵击,以及各种武器格斗的运动,不同于演化为竞技体育方向的击剑和剑道,可以更自由地发挥技法。又在此时,幸遇黄雀老师,并在其指导下习练了源自古谱的斗剑势法。欣喜发现我华夏古剑法的阳关大道,由此而获得实实在在整体上的提升,亦知古人之心,隐于片语之中,诚不我欺也。

斗剑势法,源自明时所传的朝鲜势法,是为双手剑法。其招不多,其注亦简,若不得黄雀师以己之心得印证诠释,几乎阅者难知其妙,笑其鄙陋而弃矣。

凡用剑势,首重功力,此为万法筑基。功力上身,方可与言,此势之大巧,若拙者。

两人持剑相交之间,如有一圈,步伐进退偏闪,此各门共有者;我持剑所及的范围,如有一球,防守反击,此该势法独到者。实际上若真短兵相接,本不宜过度依赖孤注一掷的招式,保存自己,方有无限可能。今且将我学与用的几点体会,示例如下。

设敌剑从上,从中,从左右而来,倘若我有身力,能控剑自如,方能接住,带住。剑若被带住则失势了,即招死。若两人身力脱节,常第一下势大力猛,打空则招老,回剑慢了半拍,或不打空,两人硬磕剑,常力大者胜,也有能脱纠缠而变招为巧。

(我习练未久,身力尚且带不住他剑,唯以拨开而反击,或虚晃赚他打空而进)

或有以单臂大开大轮,亦是一法,此胜在放长击远,贵在身长步活。然而若两人相当,往往双杀,若被防住,单手回防亦乏力。相持之时,若能把握好距离和进退,我以轻快点剑打他手,或打手转打脚,或三连发,皆为有效干扰法,也易命中。若其远在剑圈外,我也变单手跨步前点,效果也好,唯有不足之处是,若不命中应该及时回防,此时最怕他抢攻。(这就是孤注一掷类招式的弊端)

对我而言,敌剑从下来最难防,因注意力经常放在上半部分,有时往下的剑距离判断失误,不以为意之时就被打中了。其实斗剑势法中有专门以防下见长的看守势。因我练得未熟,换势未自如,所以少用。但是打人脚下其实也有较大的风险,若是真实场景,拼着一条腿换一个头,砍腿的人还是亏的。我正在构思,如果用砍腿时把脑袋偏离对方远一点,这个姿势是否可以做到,大概会别扭,练习惯了也许可行?

两人斗剑,前后进退是很习惯的,左右偏闪大都少用,其实偏闪法实用价值很大,只是本能反应往往自然就进退了。如我要诱他打,先进虚晃,再退他打,我再进打他,如果实施得好战术是蛮理想,但是往往难以自如,也慢了节奏。若我逆他出招方向偏闪,距离只进不退,多能趁他猝不及防。偏闪的时机,大概应该同时发动最为理想,早了被看穿,晚了躲不及。这点就是需要多练熟,克服本能,一边防守一边进,以及还要留意防他反击。

目前大概就这些了,希望待我基本功巩固一些,再多和各路高手实践学习来提高。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