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剑势法给我带来的改变

斗剑势法给我带来的改变

                                                                                                         -  风信子

    我从大三上学期开始学习斗剑势法,至今四月余,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对我自身的改变非常大。

    学习这套体系之前,大二的时候,我滑倒过一次,腰部急性扭伤,因为身体沉重,伤的不轻。之后时不时复发,也使我的膝盖开始酸痛。

    当时我的体能也是比较差的,体育考核基本都是末尾,跑步尤甚,苦不堪言。喜欢一阵篮球,却因为体型体重原因,无法入队与同学们一起训练。当时我一度对运动产生了恐惧心里。

    后来偶遇刘师,老师并没有因为我的身体状况而拒收。反而在我之后的三个月学习中,悉心传授,言传身教,这让我十分感激。

    在学习斗剑势法之后,我明确了这是一套拉伸为主,有氧无氧运动相结合的训练体系,它不追求数量而追求质量,有别于学校的训练模式,让我重拾信心。斗剑势法很人性化,它可以随着身体条件做出适当调整,并且学以致用,可以在实战对抗当中运用出来。

    这四个月里,我通过剑握撑,柄卧撑,抛接轮胎,点击网球等各项训练,我的腰部力量显著提升,血气循环明显改善,之前腰腿疼痛也减轻了许多,可以说是身心皆有所获

长剑短枪说

    古之真兵技者,不外乎“刀枪剑棍”,其中棍因其为轻钝器,一般用于操练与游场,不当做军队制式武器,所以战阵用器实为“刀枪剑”。刀与棍技法相通,劈砍斫相互转换;剑与枪技法相通,拦拿压刺纷繁相生。其他兵器,多是这几种兵器用法的变形。自我学习斗剑势法以来,越发认为剑法与枪法有颇多相似之处。

 从形制而论:

    首先,剑锋与枪锋大多呈锐三角形,便于刺击与破甲,并且刺击是最高效率的击杀,这是只有双刃才能做到的,苗刀,倭刀一般不能破重甲。而李存义前辈所用的雁翎刀,实际也是双刃,观其技法,实为枪法剑法的变种,基本省略了刀的劈砍,而用刺击。

    其次,剑身与枪头两刃多是直刃,用来减小风阻,进一步提高刺击和兼顾切削能力。

    另外,我常去博物馆参观,发现古代战阵用枪剑,尤其是魏晋之前,枪头与剑身两侧开刃都不会太锋利,避免误伤,提高耐久,真正锋利的只有前端的尖。枪杆、剑柄呈椭圆形便于抓握与掌控刃的方向,与今日不太相同。并且枪杆与今日白蜡杆不同,其通体硬木,精锐部队还会在枪杆上面包裹漆竹,称为积竹木柲,异常坚固。枪柄三米以上,枪头狭长,与剑颇似。古剑多是四面,通体刚硬,剑身收腰,剑格精小,与西洋剑的配重球不同,平衡靠收腰完成。

     由此可以看出剑身缩短,剑柄加长即为枪,枪头延长增宽,缩短枪杆即是剑。

    从用法而论:

    守中用中,腰马合一,力从地起,闪赚颠提,这个是一致的,在平时训练的时候,斗剑势法有剑握撑,柄卧撑,大枪有扎枪和抖枪,都能兼顾上下旋拧与身体起伏。在格斗对抗中,都提倡轻灵活快,不招不架,都要有听劲,有化劲。例如手臂录中的寒鸡点头/鸡啄粟,点剑和点枪的运用简直如出一辙。只是“长兵柄以木,短兵柄以臂”的差别了。剑与枪的理法相通,枪就是长剑,剑即是短枪,这样对于古代将领主战武器用枪,副武器用剑,就见怪不怪了。

为何战阵用剑今日少见?

    剑作为战阵兵器大多是秦汉时期,华夏族在与外族作战时尤其与匈奴作战,多出骑兵,但因当时鲜有马鞍,双方骑兵缠斗在一起,许多士兵会跌落在地,间隙太小导致骑枪并不能有效施展,需要配备短兵,即剑。

    但随着后世环首刀,唐横刀的广泛运用,马鞍马镫的发明,使骑兵的机动力和战斗力显著提升,骑在有马鞍的马背上,对地面步兵用刀挥砍比用剑刺击来的容易,所以逐渐淘汰掉了剑的使用。(这里讲一点,古代步兵一般不用短兵,都是长矛,造价低廉,便于学习使用,只有陷阵士,阵盾士,羽林郎这种高级兵种才有短兵)

   后来宋元国家禁武,火器广泛运用,生产技术丢失,在多重合力下,真正的战阵用剑濒临失传,造成了今日套路剑居多。


头似鹤,臂似猿,腿似兔,臀似猫,眼要瞄,手要包.

落如锤镐,起如铲锹, 任他招法如何变,技力源头皆腿腰.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