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X许魏洲丨巴黎,不见不散


巴黎时间,下午两点,时装周开始了。

很久没有看到黄景瑜出席时装周的消息了,这一次,他仍然是全场焦点之一。

对于一直忙于拍戏综艺出席各种活动的黄景瑜来说,这次来看秀,其实都能算得上是休息了,虽然也有着不间断的采访,拍照,交际,但至少精神不需要太紧绷,可以随意地做自己。

而且,心里还有个挂念的人,即将到来。想到这,黄景瑜的心情很愉悦,在外人看来,他在这次时装周玩得很开心。

此时,许魏洲刚下飞机,他也受邀来看时装秀。

经过12个小时的飞行,许魏洲很疲惫,前一晚新戏杀青,第二天早上就出发巴黎,休息时间掐指可数。

出发前就和黄景瑜说了,下飞机先回酒店休息,再准备时装周的事,黄景瑜也特地推迟一天走,换来这难得的同城见面。

他们也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双超早就炸开了锅。

“我下飞机了,先回酒店。”许魏洲发了微信给黄景瑜,看着车窗外来接机的粉丝,许魏洲和她们一样期待接下来的时光。

正在看秀的黄景瑜感觉手机震动,拿出来瞄了一眼,防窥屏手机膜很暗,不需要担心别旁人看到屏幕内容,手指飞快打字:“嗯,好好休息一会,我看完秀去找你。”发送完毕,继续看秀。

许魏洲安全落地让黄景瑜的心彻底放松下来,更加享受时装秀现场,虽然结束之后避免不了各种采访和酒会,但他知道,只有现在全力配合,才能换来更多自由权利。

许魏洲到了酒店也不能立刻休息,一堆媒体早就等候着他,稍作洗漱装化,就投入工作了。

他早已习惯这种工作模式,会累,但胜在年轻精神头好,能很快进入状态。刷了一会微博,看到一批宝宝立了flag,忍不住科科科地笑了起来。

两人在各自的场地领域工作着,心底最秘密的地方,总是在无时无刻地想着晚上的相聚,太久没见,甚至有点害怕,会见不到……

巴黎时间晚上九点,结束工作,许魏洲早已累瘫在沙发上,脸上的妆容和身上的服装有点束缚,他决定洗个热水澡精神一下。

这边黄景瑜也完成了他的大使使命,以自然地姿态离开现场。其实他早已和工作人员商量好,离开工作现场之后要逃离一切媒体和粉丝的视线,无论用什么方式。

还好,现场还有很多明星在场,吸引了不少媒体的目光,粉丝也很识趣,很乖,不再一直跟随着他。只是,许魏洲也刚好在巴黎,就怕别有用心的媒体和粉丝死咬不放,所以一切都要小心,毕竟,不想前功尽弃。

换了几次车之后,车终于来到许魏洲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确认了几次外面的情况,换了衣服戴上帽子口罩的黄景瑜迅速下车去坐电梯。

洗完澡的许魏洲在沙发瘫着,很累,但他还是想等黄景瑜,想在他一进门的那一刻就抱住他。

可眼皮撑不住了,挣扎很久还是逐渐闭上,在柔软的沙发上熟睡入梦。

终于来到门前,发了微信可许魏洲没有回,黄景瑜只能自己开门进去,没有想象中的迎接。环顾一周,发现了沙发上的身影。

蹑手蹑脚地走去沙发旁边,蹲下,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庞。

已近深夜十点,窗外依旧灯火辉煌,点缀着漆黑的夜空。屋内柔和的橙黄灯光把一切都铺上了温暖的色调,这光亮中,许魏洲双目轻闭,长长的睫毛在灯光投射下影子根根分明,红嘟嘟的嘴唇比平时看起来更加可爱。

黄景瑜忍不住伸手,以最轻的动作去抚摸许魏洲的头发,像个宝宝一样,黄景瑜嘴角不禁泛起了笑意。可许魏洲还是被这轻柔的动作弄醒了,眼睛要睁似睁,然而是真的很困,努力了几下究竟是没睁开。

黄景瑜使出了在综艺里哄宝宝的手法,在宝宝快要醒了要哭的时候,用手温柔地摸着他们的头,并轻声说“乖,没事,我在这,安心睡吧。”轻柔的抚摸能给人极大的安全感,身边仿佛有了个保护神,而自己可以无所畏惧地继续安睡下去。

还是有点凉,拉起了旁边的毯子给许魏洲盖上,黄景瑜也准备洗澡了。本想把许魏洲抱进房间里睡的,可自己刚从外面回来,实在不想碰脏了他的洲洲。

就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最轻的声音吹干头发,再次蹑手蹑脚地来到沙发边。

黄景瑜蹲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许魏洲的脸,带病在泰国开了演唱会,回来又马不停蹄地开工拍戏,杀青了就立刻飞来巴黎,看到他的洲洲瘦了,黄景瑜很心疼。他们都知道,趁着现在年轻,必须抓住各种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只能相互心疼同样累的对方。

终究还是凑近了许魏洲的脸,轻吻了一下嘴唇。

许魏洲稍微皱了皱眉头,黄景瑜一手伸到许魏洲的背下,一手伸到许魏洲的腿下,在要抱起他之前,温柔地说:“洲洲,我们到房里去睡,乖。”

在睡梦中的许魏洲仿佛也听到了,似有似无地轻“嗯”一声。

明明也是个1米85的大个子,可到了黄景瑜怀里,许魏洲就像小宝宝一样,完全依赖着他,靠在熟悉的胸膛里,很安全,很备受保护与宠爱。

轻轻地把许魏洲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自己也爬进被窝里躺下,动作还是太大了,被吵醒的许魏洲缓缓地睁开双眼。

这不是梦啊,他们真的见面了。四目相对,数秒之后,许魏洲往前一把抱住黄景瑜,闻着同样的沐浴露香味,感受着熟悉的肌肉线条,肌肤的靠近传递着相互的心跳。

睡眼惺忪的许魏洲,脑海里似乎被以前的记忆占据着,几乎每次醒来,黄景瑜都不在身边了,于是不安地问:“你不要突然走好不好?”

黄景瑜的心抽了一下,有点疼,把许魏洲抱得更紧:“不走,我不走,我就在这。”

得到肯定回复之后,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开,脑袋也逐渐清醒过来。

“想不想我?”

“想疯了。”

“我也是。”

两人都无法把视线从对方的脸上移开,一秒都不能浪费,只要能看到对方,什么都值得。

炙热的眼神把两个人都点燃了,气氛开始变了,无须得到准许,黄景瑜低头亲吻下去。

虽然已经快要忘记上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了,可是,能享受现在就够了。

以下省略五万字……

灯为秘密熄灭,风轻轻撩动窗帘,已沉睡的夜晚,在等待明天。

希望鲸鱼洲洲在巴黎玩得开心😃科科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