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虚渊玄与《假面骑士》之缘(二)

虚渊玄谈空我

青龙形态


Black之后约10年的新作TV系列是空我,当然是追着看的吗?
       是。倒不如说空我可能是我最喜欢的假面骑士。放送开始的时候,我已经是大人了,在游戏业界里从事写作的工作,最初抱着“事到如今,假面骑士会怎么做呢?”的兴趣而观看的。
然后就发觉是“认真地在做”。为了让假面骑士焕然一新,在没有欺骗小孩子的同时还能让小孩子观看而制作出来的。
       从第一话开始,小田切让先生就以似乎对着在看着电视那一边的小朋友的视线而说话。一开始就觉得“这个切入方式真好啊!”,连小朋友节目一般不会使用的剪辑这样的细节都非常执着。
       然后,也追求如果真的有怪人出现的话、警察也会如现实一般行动这样的真实性,最后就变成了认真地在做的效果。

天马形态


空我彻底重视现实感这点最初让人很吃惊呢。
       而且,骑士是骑士,虽然也有骑士用自身的能力战斗,但是其他的大人们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与古朗基战斗。不止是警察,医生与研究员、技术人员……大人们都把力量结合到一起面对困难。那些大人们的大人的努力方式,能让看到的小朋友也会产生可靠的感觉吧。
       恰好是那个的时期,也就是所谓的能力者大战的时期,虽然以超能力为前提的娱乐达到了全盛,但空我虽然并非没有那样的特别能力,却让观众好好地体会到了更为根本的是用勇气与责任感去解决问题。
       那个地方,对于我来说非常令人陶醉……!

区区一个警察就对古朗基穷追不舍。以前的特摄作品的话基本上防卫队并不强,不怎么能派得上用场,因此吓了一跳。

泰坦形态


        而且,明明并不强,那些组织还是拥有超科学的哦(笑)。
关于这一点,空我里并没持有超科学、普通的一个警察,就决不会逃避。总之要为了从古朗基的攻击中保护市民而一心奋战。大人作为大人,好好地保护小朋友的故事哦。
那就是我非常喜欢的空我之处。再怎么说也仅仅凭借组织力与智慧而面对超常现象。而其中主角则是偶尔得到了超能力,自己以自己的方式战斗。
       平成骑士这个系列中,那种制作方式仍然有在探索的部分,但即便在探索中能有这一点我也觉得非常厉害。
五代雄介这样的主角你是怎么看的?
        应该是在那种设定下也不失真实性而到达边缘的角色了,即便自己抱着自己的苦恼,但是仍然不想看到别人的痛苦,非常王道的角色,但却并没有显得很古怪,这点非常厉害。
        虽然设定上是明朗而有点轻浮的角色,但却不是傻瓜,经常会尽自己的权力,然后也并非耍小聪明,维持在那种程度真的是绝妙。
五代“想守护大家的笑容”这种渴望和平、即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的青年,真是能给周围的人带来精神上的净化呢。
        对,那个很好。

惊异全能形态


关于空我,有的意见认为与之后的颚门及龙骑相比起来,更有劝善惩恶的意义,虚渊先生怎么看呢?
       啊,还有这种看法吗。对于我来说刚好相反,作为假面骑士来说,最正统的假面骑士就是空我了。那个大概是因为对于我来说,骑士的原体验就是恐怖哦。小孩子的时候因为恐怖就没看。
       之后不知为何越走越远了,假面骑士这个节目本质上就是不恐怖就不行。我一直觉得假面骑士就得是能在相应的时代紧紧抓住小孩子的心那种程度的恐怖的东西才行。
所以,我觉得古朗基怪人这个构想真的非常好。那个时代的小朋友们看到空我,真的会有身临其境的恐怖体验吧。
        我觉得最恐怖的东西,并不是妖怪,而是人类。空我在放送的时候,世间也非常地不安,说不定隔壁的熟人就是也不清楚。在公寓里住隔壁的小哥,实际上说不定是能一脸不在乎地杀人的杀人鬼啊……
        这种恐怖感,会让小孩子像小孩子一样、从世间获取情报的同时产生,我觉得真的非常真实地恐怖啊。
        一般情况下完全是人类的脸,周围的人一看也分辨不出。尽管如此,却以我们无法理解的理由去虐杀人类。古朗基的那种连续杀手感,会让小孩子们像小孩子一样被其感染,应该是最邪恶的怪物了吧。把那个完美地作为假面骑士的敌人而融合到剧中,其设定之巧妙令我心悦诚服、非常陶醉。
        把这个拿给现在的小孩子看,他们也会觉得恐怖吧,我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

黑目究极形态


未确认生命体这种称呼真的是非常贴切呢。即便是大人看到了,也会因为怪人很普通地乘坐总武线而觉得恐怖啊。
        说得是呢。“哇……大家都被杀了!”这种感觉呢。
并不是劫持幼儿园的校园巴士那种,而是把真实的社会上的恐怖翻译给小孩子看这一点,就让人觉得古朗基这种怪人的构思真的非常优秀。而且,那种恐怖感大概能从那个时候一直连接到现在。所以,即便是时代变迁了,也完全不显得老套。
与之前的骑士的怪人不同,不是以政府世界为目的,而是作为游戏而杀人,也是绝妙地让人产生真实的不适感。
        但是虽说是游戏,那帮家伙也是拼了性命去做呢。由于与其价值观不同,人类完全无法跟得上,没有任何交涉的余地,那种恐怖的感觉现在想来都觉得出色。
恰好在相同的时期,虚渊先生编写剧本的游戏《吸血歼鬼》有对空我的致敬吧。
        说得是呢。时期上来说几乎是直击啊(笑)。果然我还是觉得空我是很有趣的,那个游戏是以假面骑士作品为模板的戏仿作,那个时候最丰富的就是空我了。像《变容》《噩梦》《侵食》的两个汉字的副标题的出处也完全就是空我呢。
对于虚渊先生来说,空我是平成骑士中也是非常庞大的存在吧。
        很庞大啊。既是出发点,也是原点,而且,也是最直接的。是作为首作的理想作品,我是这么认为的。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