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归来拭青锋“ — 也谈中式兵击的真与假、器与法、练与用

“百战归来拭青锋” —也谈中式兵击的真与假、器与法、练与用

                                                                              作者:兵击爱好者  

自2017年春节正式向黄雀老师学习斗剑势法来,已满一年,这一年来,我每周训练,并参加周常兵击活动,累计已过百战。能耐不大,经验却也攒下一些。适逢著名的兵击公众号开展了对中式兵击的讨论,我也借此话头闲谈一二。

真与假

一直以来,围绕中式兵击最大的话题,就是真假之辨。在中国发达武侠文化的影响下,大部分人对中国武术的观感,已经形成严重的刻板印象。虽然口头上大家普遍唾弃国标套路高难美的表演方向和指导思想,但在实践中确不自觉的要求中式兵击要打出招式、打得好看。网络上的诸多中式兵击视频最常见的评论,不是“打得像击剑、剑道”就是“打得难看”,继而拒绝承认这是中国武术,或指责双方不会武术。

武术的真假是一个非常宏大的问题,本身真假的定义就是富有争议话题。我们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推论。最简单划分,就是有用为真,无用为假。而有用无用都是建立在外部环境和规则之下的。

在古代,武术最被看重价值是军事价值,那么所有的真假,就以在能否应用在军事活动中来判断。这类言论在一系列的军事专著中我们都能看到,戚继光虽然著述了拳经,但其认为拳法于阵上无用,就是基于军事需求做出的价值判断。 

另一方面,市民生活的活跃,给武术提出了另一个需求——斗殴/决斗。我们目前所见的绝大部分传统拳术、门派都是为了满足这个需求而演进的。在街头之上,军事上依赖的弓弩长矛都不方便,首先是政府管制,其次在复杂环境之下比较难以施展。在日本的剑戟片中我们能看到这样的桥段,携带长刀的剑术高手一刀砍在房梁上,被持短刀的主角反杀,便是这类情况的缩影。依照此思路,为了能随时随地的解决战斗,逐渐往极端演化出一系列的徒手格斗技巧。而另一面的决斗,则是在单人斗殴的基础上逐渐提纯,丰富一系列专项技术和规则。

第三方面的需求,就是游戏/表演。这其实是当下武术的主流,但却是大家都普遍不愿意承认的。如今若论最真最能打武术,公论便是综合格斗、泰拳、拳击等格斗运动。然而他们的战场本质上是在观众面前的舞台,若无收视无观众,这类运动就不能得到生存发展。并非指这些武术在擂台外无用,而是他们的主攻方向已经从战场杀敌和生活处突转向了满足观众观奇的需求。在现代社会,我们普遍认为竞技性强的武术是能打的,是高级的,对纯表演式的武术内容提出批评,但本质上看他们都是表演,只是形式不同。

观众喜欢的表演,普遍要求节奏要快,看起来激烈,其次是要能看得懂。看得懂,首先要求肉眼能捕捉,现代格斗追求KO,倒下就是最简单明了的胜负;而套路表演的高难美也是更好的服务大众,整体上的动作,翻转腾跃才更容易的被观众察觉,美国极限武术几乎成了翻跟斗大赛,就是这种用意。其次要让观众能看出动作攻防的逻辑,稍微“高端”一点的观众,就看不起纯表演套路,因为过多的跟斗破坏了格斗逻辑,观众感觉不到、想象不到这些动作的意义,失去了表演者与观众的交流。而拳拳到肉的搏击,不但让观众能理解格斗逻辑,更能观察到格斗的效果,观众只要设身处地的去想象就能感觉得动作的意义。

然而过分竞技化的运动,又会让观众失去这种感同身受的乐趣,击剑运动频繁的互中,剑道运动限定击打部位,射箭运动射击环靶,都令观众觉得脱离现实。

我们长期以来的武侠文化,都是偏重描写武术的军事/斗殴方面价值。这种影响下,我们的真假判断其实就站在军事/斗殴的角度去判断的。然而在现代社会中一般情况下,我们是无法实现武术的军事/斗殴价值的。这两项价值的核心就是杀、伤对方有生力量,这是有违文明社会的价值观的。

我们能做的其实就是以表演的形式再现军事和斗殴的内容。如果脱离军事/斗殴方面的内容,会让观众无法产生共鸣,失去理解表演内在逻辑的动力,观众会觉得假。

这本质上就是一种再扮演活动,以竞技为主要的活动开展方式。

器与法

竞技,就是在同等规则下角逐胜利。他的形式上接近单人斗殴和决斗,但限定了使用的器材和战术范围。由于相同的规则和现代信息传递的迅速,我们会发现在同一规则下竞技运动,选手使用的技术会逐渐趋同。规则越是细致,可以选择的战术越少,到最后可能会出现某些单项专项技术独大的局面。

也就是说,同样规则,同样两手两脚的人,到最后可能会采用类似或相同的招数。这就导致了普通观众对中式兵击的质疑,说好的中国武术,怎么谁打谁都一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能表现中国武术呢。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兵器的外形。目前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各色聚酯类兵器都是此思路。尼龙板可以方便的切出各种兵器的外形,而特定的外形也能带来特定的使用技术。比如欧剑大十字护手,比如军刀的护拳。

器械越接近真实的兵器,越容易打出使用真兵器的技术。外形真实是一方面,物理性能真实,手感真实又是另一方面。使用越轻、重心越接近手掌的兵器,使用的关节越靠前,反之越远。比如击剑的器材较轻,就可以用手腕,甚至部分手指控制剑尖的指向。当器械的重量提高,频繁的转动手腕就有可能使手腕受伤,就需要封闭手腕,使用小臂、肩关节挥剑。器械再重,重心再靠前,就要靠整个上半身持械,用腰胯发动。

笔者接触了为数不少的古刀剑以后发现,大多数60厘米以上一米左右的中国刀剑的重心在护手前18厘米左右,远达30厘米的也有出现。而重心在护手前10厘米左右的非常稀少,大多出现在蝴蝶刀一类的短刀上。这与各类尼龙制的中国兵器的重心,差距较大。笔者甚至发现一款尼龙中国剑的重心设置在护手前5厘米,还低于一般欧剑设置的7厘米。

我们观察较为古老、原生的器械套路,会发现在这些套路中有不少使用肩背腰胯运剑的动作,这也和古刀剑的重量使用逻辑相吻合。

在国内兵击圈中,早已有人发现了这一路径,他们选择使用重心更靠前的武器,以便催化出更接近中国兵器的打法。但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形制性能上越接近真的兵器,杀伤力也会向真兵器靠近。这样的思路下,为了保证安全就无法使用尼龙剑等泛硬质兵器,转向芯硬皮软的海绵剑。

汉威安全剑就是这个思路的产物之一。最初设计的双手安全剑和一手半安全剑,设计重心是护手前22厘米,符合古剑的重心,但不符合市场上大部分人的使用的习惯,不被市场欢迎。之后设计的M1和K1把重心调整到护手前12厘米,更易使用的安全剑才逐渐被更多人接受。但这又和要求接近古兵器的人的需求相悖,出现了手持M1剑柄末端,手动调节重心的用法。笔者在使用M1安全剑的过程中发现,用布基胶带裹缠刃体也会造成剑的重心前移,达到部分拟真的效果。但这样半永久的改造,也会造成一些力量较弱新手难以上手,又接近最初的处境。

练与用

重心完全拟真的安全兵器,却很少有人能够使用,这是缺少专项训练的结果。在一年的使用中,笔者发现练过武术的朋友往往能更快接受重心靠前的安全兵器,这也许也可以作为武术训练和此器械设计向符合的例证之一。也说明要想打出特殊的风格,就要进行相应的训练。

在学习斗剑势法的这一年中,我们与黄雀老师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训练。训练内容是什么、标准是什么、出什么样的效果,如何检查验收等等。通过斗剑势法的训练,我逐渐学会了使用“身力”,逐渐可以使用重心靠前的双手安全剑,逐渐对于古代的兵器使用有了自己的心得,偶尔也能打出有武术特色的对抗。

这又带来了一个问题,练习是为了使用,但实践毕竟和练习之间是有距离的,如果把所练所学学以致用,这一直是一个难题。

斗剑势法训练器械的设计,用功法剑锻炼专项素质的同时熟悉剑感,用双人训练增加距离感和对方力量的掌握,点球拍球锻炼整体协调性和反应灵敏,通过功法剑把训练和使用链接起来。随着自身素质的提高,逐渐能打出更多的招式,达到我们用表演/竞技的形式再现军事和斗殴的内容的效果。

真与假 2

回到我们最初的话题,真与假。前文我们谈论,有用为真,无用为假。有用无用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对于使用者来说,使用者能用即为真,不能用的技术对于使用者本人来说毫无疑问是假的。我们玩兵击的目标,大致上就是以假的形式演练真的内容;通过训练把对于自己假的内容变成真的。

以假修真,易假为真。

仓促成文,错漏百出,只能算目前经验下的粗略看法。文中所言的武术价值并不完全相互冲突排斥,武术的价值也不仅仅只有文中列举的三种,也不在此展开。

 摘录一点与黄雀老师探讨的片段

1.武术是带有深刻的阶级属性。

2.往自己身体侧后方拉对手的剑上面带的力量,把力量释放出去了,对手的剑就没有动能了 。

3.剑柄不要抱死,和骨盆同动,自己的骨盆和对手的骨盆同动。

 4.我们最有力的地方是骨盆,所以动作都是以骨盆先动。

 5.我们追求相对力量、局部力量还有巧打巧用。

 6.把自己的身体挂在剑上,砸向对手的剑 ,靠整个身体吃对方的 手力 。

 7.大腿、骨盆、脊椎的各种旋拧(训练),最终(目的)就是要身带动手,不是手带动身 。

 8.对抗中肢体的各种攻防运动的建立与转换,秘诀就是(首先)打开身体的锁。

 9.自己身体要通透,不要僵硬,随时变化,脑子要放空,完全任由身体去打,没有时间思考。

10.武术的原理是相通的,几乎没有哪个技术是独有的。

斗剑势法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