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这些年我在鱼缸里交过的智商税,往事不堪回首,说多了都是泪


对不起,我是哗仔!

我在鱼缸里交过的智商税数以万计。

早年间,网络不发达,很多养鱼经验和知识都是口耳相传,没有成体系的学习平台,更没有靠谱的学习书籍。

纵使能在新华书店买到一些所谓的观赏鱼知识科普书籍,大多是观赏鱼品种介绍,几张照片再加上几段不疼不痒的文字,现在回想起来,你都会怀疑写书的人会不会养鱼,那些书很可能是一个工作小组到处查资料形成的一本由零散知识攒起来的小册子,偶尔参考一下可以,如果你真的跟着这些书籍去养鱼,结果大多很悲催。

所以,现实逼着我只能无不停地试错。

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把鱼缸和鱼搞回家,养活了开心,养不活就找原因。

那时候,一旦出了问题,最经常干的蠢事就是向水族店老板请教养鱼问题。

不管是养鱼技巧还是鱼病解决方案,水族店老板给出的方案没有一个是靠谱的,几乎每次都是被老板忽悠着来了一大堆完全用不到的东西,在那个养鱼咨询很混乱的年代里,你无法识别水族店老板说的话哪句真哪句假,更无法识别厂家的宣传有几分是实话。

可是,也正是在那段时期,哗仔锻炼出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我会质疑水族店老板,质疑厂家,质疑养鱼大神。

其实并非我生性多疑,而是每次按照他们给出的方案解决问题后,结果都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失望了100次以后,你会不会质疑?

今天哗仔就举三个例子,看看哗仔被骗得有多惨,看看你们是不是也正在被骗。

友情提示:本文适合刚踏入水族圈不足十年的纯新手玩家,你没看错,养鱼不足十年,你就是个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新手小可爱。预计阅读218秒。

智商税中的王冠——盐

本文提到的盐,指的是淡水鱼缸里的盐,与海水鱼缸无关,与汽水鱼缸也无关。

大家知道吗,除了三湖慈鲷鱼缸,其他任何在淡水鱼缸里撒盐的动作都是错误的。

在淡水鱼缸里撒盐,是哗仔交智商税历史中的经典案例。

大家都知道,哗仔现在水族圈有著名的“三反”——反对清道夫,反对在淡水鱼缸里撒盐,反对放生观赏鱼。

别看我现在天天喊着反对撒盐,其实我在鱼缸里撒盐的历史不比正在阅读本文的任何一位鱼友时间短。

在我国水族圈很长的一段历史中,在淡水鱼缸里撒盐似乎是一件必须做的事情,没有人质疑,更没有人反对。

不管是“大盐杀菌论”和“大盐杀虫论”,还是“调节渗透压论”,亦或是“减轻观赏鱼肾脏工作压力论”,现在看起来有多么的搞笑,当时就有多么多主流。

在经过哗仔坚持不懈地历时四年的科普中,已经无数次表达了在淡水鱼缸里撒盐的荒谬性,相关的论证文章已经发了好几篇,就不打算在今天的文章里重复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随便搜一下,就可以找到我的文章进行学习或者质疑。

结论:在淡水鱼缸里撒盐,是哗仔交过的最重的智商税。至今已经连续十年不用盐,我的观赏鱼从未因此出过任何问题。

一边撒硝化细菌,一边交智商税

你听说过一种说法吗——每次换水以后都要补充一次硝化细菌。

哗仔就听说过,不仅听说过,还这么干过。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网上关于硝化细菌的科普文章可能都是硝化细菌的厂家找枪手代写的,所以网上充斥着这个无耻的说法,新手听了,自然奉为真经。

其实宣传这个说法的人心眼是极其歹毒的!

他认定绝大多数的鱼友不熟悉硝化细菌的特性,他猜你不知道硝化细菌其实是附着性菌类,让你们误以为硝化细菌是会随着水流游荡的菌类。

如果这个假设是成立的,那么,每次换水当然会损失一些硝化细菌,硝化细菌对养鱼那么重要,你们理所应当的要定期补充硝化细菌喽!

于是我每次换水都补充硝化细菌,每周都补,每月都补,一补就补了三年多,补了三年就蠢了三年。

直到有一天,经过一位大神的点拨,我才搞明白,原来硝化细菌是定居型菌种,他们根本就不会随着水流到处玩耍,每次换水都不会损失硝化细菌,哪怕一个都不会。

没有损失硝化细菌,我凭什么要定期补充硝化细菌?

至今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天的情形——我又一次走进很熟悉的那家水族店,老板很热情地告诉我最新的硝化细菌产品已经到货了,问我要补几瓶,我说:硝化细菌就算了,我不买了,给我看看你家最好的生化滤材吧!

美丽的生化滤材,美丽的谎言

有句电影台词好像是这么说的: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要离得远远的,小心有毒。

把这句话套在目前的生化滤材市场上是不合适的,因为它们没有毒,但是有坑。

我们现在随便打开一个水族网店的页面,满眼都是形形色色奇形怪状的生化滤材,看得人心痒痒的,看得人头晕眼花的。

这样妖艳的生化滤材,哗仔也买过,而且至少买过二十种,都不便宜。

那个时期,我感觉自己像是着了魔,只要是最新款的滤材,我肯定要拥有它,赏玩它,即使暂时用不上,也要摆在案头自嗨几个月,谁叫自己是个标准的“颜控”呢?

好看的东西,谁不喜欢呢?

可是,经过深入的学习以后,哗仔琢磨明白了——好看的东西,不一定好用。

什么红外线滤材,什么纳米银滤材,什么铜离子滤材,什么负离子滤材,什么能量柱滤材,全都是骗人的。

我亲自做过实验:一个鱼缸里有远红外滤材,另一个相同规格的鱼缸里没有远红外滤材,没有任何差别,对于有远红外滤材的那个鱼缸来说,那里面的观赏鱼该得病还得病,该死鱼还死鱼。

这些昂贵的美丽滤材唯一可以满足我的,只有那颗曾经年轻而又莫名虚荣的心。

虚荣,是多么有魅惑力的两个字啊,是多么值钱的两个字啊!

结论:自从我读懂了滤材,我就搞明白一件事,只要一个固体不溶解,也不向水体释放毒素,同时具有基本的多孔多面的构造,它就可以成为生化滤材,包括盖房子的砖头在内。把“虚荣”二字放下,养鱼会变得轻松很多。

哎!往事不堪回首,说多了都是泪,更多养鱼的反面案例,就留待下次述说吧!

关注哔哩哔哩哗仔说鱼,明明白白养鱼。你与成功养鱼之间,或许只差一个哗仔的距离。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