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科学侧的第一波介绍(迫害)

一.致百合子(至少期望如此)

关于一方通行,相信即使是只看过魔禁或者超炮的人都不会陌生。作为魔禁的第二主角,学园都市仅有的七名超能力者(Level 5)排名第一位,算力为第三位的一百五十六倍以上,性别不明(个人希望是女性)本名不明,原作中仅描述了其姓氏两个字,名是三个字,是非常典型、平凡的日本名字。“铃科百合子”则是旧约中上条当麻猜测的名字(我愿意相信)

能力是一方通行(别再说矢量操作了)魔禁第一超能力(泷壶五级逆天只是研究人员推论没实锤,还没老七大帝之姿靠谱,而且嗑体晶后很有可能过了LV5那条线,但似乎还要逃不了和计算力挂钩),即通过对观察现象的逆运算得到无限接近真实的推论,向个人现实(AIM)中输入数值,逆向解析并控制现象,而矢量操作仅是其附加价值,可以自由控制力的方向只要经过皮肤碰触,就可以自由操纵动能、热能、电能等一切能量的方向,也能对能量方向做调整、集束、赋予新型形态和性质,甚至能够夺取地球自转的莫大能量,在一瞬间让地球自转慢了五分钟左右,动能的能量级十的二十七次幂,另说二十八次幂,总之相当数十万亿倍小男孩实际放能,灭绝级小行星动能的数万倍。(别扯矢量问题了,问就是一切都有能流密度,绝对是矢量)皮肤设定默认为“反射”,能将氧气及重力等基本限度之外的一切不需要的物质能量“反射”,反射上限不低于二削魔神(只要能理解),所以别指望超过反射,上限在“反射”空间移动系能力时,会在三次元世界引起奇怪现象;而在不理解魔法时反射俄罗斯成教魔法师(相对诸位大佬是杂鱼,但上战场的魔法师实力不会差)的水之长枪时,长枪却偏离了,还分解成光。

在8月31日的事件中,由于脑部前头叶受到伤害,一方通行失去了独立的演算能力和语言能力,无法再使用能力,为了让一方通行重新获得能力,冥土追魂打算接入御坂网络带来的演算功能来弥补其脑里的缺陷部分。因为脑波不符,所以连了一个变换器即项圈,但御坂网络闲置计算力不足过去的一半。因为项圈全为冥土追魂一人所制所以无替代电池。项圈分为通常模式”和“能力使用模式”两种模式。通常模式为日常使用,可使用四十八小时。而能力使用模式电池只要十五分钟就会耗尽(进入暗部后增加到半个小时)

为了避免“毁灭”,将“感情”封锁在心中不对任何人展现为了不伤害他人,不会随便与他人产生争执。自称“无可救药的恶党”,但其实内心很渴望善良。被爱华斯评价为“过去曾犯下大错,为自己的罪愆所苦,并且想改过自新走上正道之人”

因为将紫外线等对身体不利的射线和物质都经行了反射,自己只接受生存所必须程度的氧气光照等导致头发和皮肤都呈现白色,缺乏外部刺激导致激素分泌异常,无法分辨是男是女,瞳孔也由于缺乏色素透出血液的颜色而接近红色。

杀气与疯狂相混杂的眼神,加上仿佛已经对世界感到绝望的扭曲嘴角,给人一种很酷有感觉,至少医院的护士觉得一方通行很帅。

魔禁广为人知的前四卷最弱Boss站桩方,其实严格来说有夸张成分并不是纯粹站桩,实力也有圣人水准(至少和神裂差距不会大于神裂和水叔)分析能力较强(没弱过)推出前兆感知(第一次),本身也是有可以超音速运动(不用开风翼),但一方觉得没必要。没有前兆感知一般来说就算是超能力者也只能硬扛一方攻击。而且科元之前老二破不了一方防。

一方通行和最后之作更多的不是恋情而是亲情,一方通行对最后之作更多的是一种父(母)爱。

跟御坂美琴和解(其实有异议,不少人认为并没有和解,只是看在当麻面子上配合,但鉴于二者均有傲骄和不坦率的一面,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在夏威夷事件当中,这时的两人化干戈为玉帛并肩作战。虽然一方通行表示“虽然我是打算偿还欠那些妹妹的人情,但我可不打算向你这个素体(原版)低头”,而美琴也说“你擅自将我当成加害者代表,毫不客气地指责我,让人觉得很不爽”,但在番外个体看来,不过是两个傲娇的家伙在说“已经过去的事不要紧”的意思

一方通行基本没有什么势均力敌的战斗,要么赢得漂亮,要么输的彻底,而在22r中和女王的战斗并不是势均力敌而更像是花式吊打。

有关一方通行的其他问题,去找桃饱网会员ROM斑,他对一方了解很深。

二.致美琴(一路成长的少女)

在B站不要和美琴比人气,不信先退出看看上面写的八个字母是什么。

御坂美琴是学园都市中仅有的七名超能力者中排名第三位,学园都市最强“电击使”(虽然电流极限可能比不过骨气,生物电可能比不过一方),代号“超电磁炮”,如果要对其合击技能作一些评价,大概是合击之王。单纯的超电磁炮威力还比不上骨气随手挥出的强拳,但其超电磁炮至少有四种形态。

单纯的超电磁炮利用电磁诱导原理(分析多了有点累,大概是安培力),将游戏币以初速度3倍音速(原文1030m/s但一般三倍音速认为1020m/s)射出,在发出的过程中不断加速和修正轨道,因而威力和破坏力很强。光是其余波产生的强风,就足以超越一般的风能力者了。其二便是自称的技能散弹超电磁炮(确实没见过),但是自身带有不弱的磁场,使用散弹超电磁炮有一定难度

超巨大超电磁炮

在游戏《科学超电磁炮》中,还曾经结合相园美央的能力放出“超巨大超电磁炮”。

液态护膜超电磁炮

原理大概是美琴射出超电磁炮,而食蜂则用能力让附着在硬币表面的些许水分夺走弹体的热使其冷却,同时藉由汽化的膨胀给炮弹带来更快的速度。超电磁炮不是以初速度发射后就结束,而是能够在发射之后进一步加速,展现无比恐怖的破坏力,甚至达到一方自转炮做不到的事(有取巧之嫌)但并不意味足以对抗一方通行。但这种精密的操作只有像食蜂这种操作细致的人可以完成。

铁砂之剑

美琴在格斗战中通常会使用“铁砂之剑”。美琴透过操纵磁力,能够将周围两百米内土壤中的铁砂全部收集起来,并操控磁力让铁砂随着自己的意念变动,形成“铁砂之剑。当麻评价为最不好应对的招数。

雷击之枪

雷击之枪”是御坂美琴由刘海放出的、由十亿伏特的电流(尽管一般情况下电流极其微弱,但其实电流可以很大)所形成的蓝白色光枪,能够极高速度笔直的轨迹前进。可以造成短时麻痹和抽搐的效果,如果愿意甚至可以直接杀死对手这招无直线距离限制,但可以于美琴视野死角中躲避。

紧张的时候说话会像只猫,句尾会有“喵”的尾音。(建议不要和土御门的喵相提并论)性格好胜、正义感强不喜欢别人用能力差距来抱怨社会不公(如介旅初矢),性格如男孩子般开朗,但是却没有耐心,非常不坦率。尽管常盘台并不允许化妆美琴还是会采取“旁人几乎看不出来的淡妆”这种策略(尽管自己的素颜已经足够动人),每天用护唇膏擦嘴唇(即所谓“淑女之礼”)。只要打开她床底布偶杀人熊诸如香水之类许多违反校规的东西(以及重要文件如LⅤ6计划)

美琴自尊心很强,好胜且不服输,对于自己的能力抱持绝对的自信(在遇到一方通行之前)。仅仅因为“我不允许有人比我还要强”这种理由,经常向能够轻松消除其能力的上条当麻发起挑战。有着独断独行的性格,喜欢独自解决问题,不愿将他人卷入其中,不过在菲布理事件后有所改变。后来为了追逐上条当麻的脚部,毅然选择使用会侵蚀内心的AAA(抗魔法式驱动铠甲),使用时会受到轻微的份害如流鼻血,性格似乎也从原先单纯善良变的有些老奸巨滑(主要体现于对食蜂),和食蜂操祈间局势反转并对食蜂一些不雅举动。

关于小说行动此处暂且不提(建议自行阅读),仅对其和上条相关的情感作一些分析,在妹妹篇前美琴认为上条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并多次向其挑战(其实更多是不服输),而上条则认为她是个喜欢放电的好战分子感到无奈,在妹妹篇中上条认为她是待拯救的人并为她和妹妹们对抗一方通行,而她则于此时芳心暗属,在她看来,上条成为了她心中“只要哭喊,就会来救我的英雄”。在这之后,美琴对上条的态度也开始微妙起来。到了丧炮篇时上条已经把美琴当成朋友,而不知美琴内心的情感已越发浓烈(不要在这里刷以雷霆赐汝一死,那是新约中亚娘在AAA中留的诅咒)。在大霸星祭后的惩罚游戏中美琴已经近乎明确展示其感情,但在此时上条眼里她是兄弟般可靠的战友(有点心疼)。在上条对战左方之地前她并不知道上条面对的是什么,甚至以为一方通行就是极限而之后不过是其延续。直到听到左方和上条的对话美琴却发现他有好几次曾经徘徊在这种生死关头。虽然心里很担心,但也知道根本不可能阻止上条豁出性命去帮助别人,所以美琴选择尊重他的意见并去默默守护支持他。

在试图与上条同行的路上,去鸣(有相性问题)和魔神的强大一度给其巨大打击,在自己的骄傲和信心被僧正随手击毁后,她内心充斥的是无法与上条并肩同行,说不定会被丢下来的“恐惧” 。直到机缘巧合下AAA的出现,使她看到新的曙光,她不惧受伤的拥抱这种力量,无惧伤害加深。直到在当麻与马瑟斯的战斗中,让当麻感受到足以安心的力量,被当麻若无其事的说道跟我来时,激动不已,并决定坦然面对自身。在新约22时第一次并肩作战(其实对决一方时勉强可以算,但我更认同新约22那次)

三.致食蜂(等待奇迹的少女)

那个少女依旧还在等待六十亿分之一的奇迹。上峰糖好甜,可吃完满嘴玻璃渣。(我只在垣根食蜂芙兰达下称河马为老贼,别处一般指幻生)

河马多次迫害食蜂,也曾多次想将她写死,为此(义愤填膺地)刷一句应援词,河马老贼丧天良,我与食蜂共存亡。

食蜂操祈是学园都市最强的精神系能力者,能力名为“心理掌握”。举凡记忆读心、与远距离对象念话、思考消除、意志增幅、思考重现、感情移植……一手包办所有精神现象,有如瑞士刀般的万能超能力者。(原文如此,我只知道有三千多种)

食蜂有着一头蜂蜜色长发,纤细的腰身,修长的手脚和丰满的不像初中生的胸部,五官精巧如玩偶,原本是贫乳(此时似乎不如美琴),还被上条当麻小看过。不过,也正是托上条的福,现在似乎有点发育过头(不过我觉得还好,吹寄身材更好),偶尔会被人取笑“有一副看起来不像初中生的身材” 。头发有着蜂蜜版的甜香(为此我只能说河马老贼有你的,上条多莉一个记不住一个直接赐死,吾只想以雷霆赐汝一死)。

眼睛就像少女漫画一样闪闪发光 。在受到她操纵的人眼中,也会闪耀着星形光芒。曾被失忆前的上条当麻称作“闪亮小妹”(河马你不会兼修刀道吧)至于衣着不仅是手套、过膝袜,就连胸罩和内裤,也都是白色蕾丝蛛网款式,所以相当危险。上条当麻就曾有过“那种东西(内裤)真的能遮住重要的地方吗?”的质疑。(河马:“我玩起刀来不比老虚差”)肩上挎着的名牌手提包里,除了用来控制能力的种种遥控器之外,还有上条当麻以前送她的、被她当作最重要最珍贵的宝物的防灾哨(同情)

出身于富裕的家庭(真的,说食蜂家境一般因LV5而富裕的请闭上嘴),是高贵优雅的一流千金 。有点自我意识过剩。会拿交换条件来掩饰害羞。不相信“协助”、“信赖”这些不确定的东西。对协助者一定会窥探他们的脑袋(除了某刺猬头),有着什么样的想法,行为准则是什么,视情况来决定接下来的行动。食蜂其实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虽然御坂美琴对她的印象糟糕,但食蜂操祈也会从事慈善事业,不为人知地积累善行。她只会为别人的事发怒,对自己则往往逞强(心疼)。运动能力弱,在水深连一米都不到的泳池里都会溺水,美琴从没见过她上体育课。

感情上常不如意(河马何在,金发者多悲,欺吾等刀不利否?)在初一的暑假跟上条当麻邂逅。两人初遇是在路口,不过真正的相遇是在三与后,那时食蜂操祈自暴自弃,正打算完全重置自己记忆,而上条则出于担心上前搭话。这次“相遇”对于当时自甘堕落的食蜂操祈而言,是一针满分的强心剂。食蜂操祈之所以能至今不把记忆重置,正是因为有过那段“糟糕”的相遇。食蜂不想在跟上条在一起的时候,食蜂感觉已经被上条驯服得差不多。而在她遭到众多“篡夺之枪”围困、面临绝境的时候,上条不顾自身安全舍命保护她,即使被质疑被她能力影响也毫不犹豫,在这一刻她得知了自己心中对上条保有的“那种”感情,将他看作自己的英雄(只要上条一句要求,她可以背叛一切,也因此新约22r中被屑条利用)

上条因保护食蜂与篡夺之枪作战受伤昏迷而在食蜂使用自己的能力为因为重伤休克的上条代替麻醉剂止痛,让他得到及时救治的同时,上条也因为此刻血压极低,也就是水分平衡崩溃,导致他记忆回路破损。收纳长相与名字的部分中食蜂那一格遭到物理性破坏,即使和上条聊起她的事,上条也想不起来,就算食蜂一遍遍的自报家门,上条也只会一次次地把她忘记。不过即便如此,上条还是对食蜂操祈头发的味道有点印象(河马者,其刀甚利,常以糖惑人,诱杀之,误进者常悲)

四.致帆风(蜂琴党头头)

既然提了食蜂和美女,就不得不提帆风润子了。她是最大蜂琴党头子,一直致力于改善蜂琴关系,但她绝非百合党,而是罕见的纯情少女 (那里罕见了?我们班可是有足足两个之多)。一直以为长大后跟男人谈恋爱、结为连理这才是世界的常态,压根没想过“恋爱是不分性别的”,所以其实并不理解黑子。

在能力主战的大能力者中是个脾气虽难以置信但是却无可置疑的超好的(绢旗姐舞殿姐别打我)美女(没几个男LⅤ4),气质平宜近人,跟谁都能“好好相处”,并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帆风润子是食蜂派阀二号人物,真正的战力担当发电能力是“天衣装着”,原理是操控身体细胞的电流讯号,使包括五感在内的身体强化,拥有达到超能力者的潜力,能够进行高程度的肉体再生,但是存在代价。高速修复会让帆风的身体和精神都承受很大的压力,具体表现就是‘头痛’。达不到超能力者。(对美琴相性不错,战斗起来不会太吃亏,尽管等级只是Level 4)。才人工房”第三研究室“内部进化”出身。受能力开发的影响非常大,就在两个月内就从异能力者成为大能力者(这可是目前能力进化最快的)。为了有效活用能力,从拜托父亲收集的书本和动画之中,从武术开始学习体术。拥有天生的运动能力(和吹寄制理一样)和优秀的头脑,从而能够从书本之中获得知识。在幽幻姐妹中有高光表现,常态打出放水骨气鼻血(美琴表示很无奈),幽体连理后更是弹回骨气攻击(虽然骨气放海了),之后和骨气成为很好的朋友(这就是传说中的骨润CP,没刀,放心)

辅佐奉行放任主义的食蜂操祈,是派系的实质运营者。她的美貌、气质和胸部可以说与食峰不相上下。严格要求食蜂一天只能吃一个泡芙。但实际上,她不管吃多少都还是很瘦,营养全部跑到胸部去了(为了当麻而成为御姐形象,又是玻璃渣)限制食蜂的原因是明明自己很节制,体重却不知为何一直增加(很有可能因为能力)

有关帆风现有的两根似乎有点奇怪的发型其实有历史渊源。帆风原来的发型是两根麻花辫,在一次早春时节去美容院想修剪发尾,因为不小心打了瞌睡,醒来后发现头发被店主坂岛道端烫成了纵卷发。本来能很快恢复原样的发型,但是在她急忙回宿舍的路上发型被食蜂操祈称赞,于是就固定了下来。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她是个堪比御坂美琴的呱太废人。就连内衣上都有呱太。据说“女王和呱太哪个重要?”这一问题对她来说是“究极的选择”。

五.致(资料不详的)骨气

只要有骨气,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他就是那样的少年,绝不推辞别人救助,心中有着自己的信念(唯上条和独角仙之人格可以比拟)

能力非常细致复杂理论上可以复制除未元物质和一方通行(不确定)外所有能力,原理和体现的方法连木原(和亚雷斯塔)也完全无法掌握,甚至是否能归类为超能力者都无法确定。虽然不能直接操控

关于超炮T不剧透,做的超好,真是用手做超炮,用脚做魔禁。

曾经面对为收集大量“原石”的学园都市进行牵制而来到学园都市的准魔神欧雷尔斯,削板为被欧雷尔斯打倒的九名御坂妹妹挺身而出,但其攻击对于欧雷尔斯并无效果,在受到欧雷尔斯三发“北欧王冠”的不明攻击后终于倒下(超出欧雷尔斯最多两发的估计)也曾面对过七千五百名英雄在博览百科造成的烈火,用“强拳”所产生压倒性狂风,扑灭了森林大火的烈焰。

六.致河马(以及我们)不断迫害的冰箱排球独角仙

他不过是一个为青梅讨说法的少年,一个申冤老父(又是一波迫害,但比起朦胧的情愫,垣根和杠酱似乎更接近家人)

垣根帝督所产生的“未元物质”是这个世上不存在的物质。不是“还没发现”或是“理论上应该存在”,是真正不存在的东西,所以不适用于既存物理法则。其“未元物质”可以反弹第四位麦野沉利的“原子崩坏”和硬接美琴的超电磁炮。因为杠酱的原因比起“未元物质”这个称号,比较希望别人用本名“垣根帝督”称呼自己(青梅和杠酱带给他温馨,却又将其推入深渊)

一.冰箱

垣根帝督

有种长期走在黑暗处才能见到的阴沉眼神,嘴角边带着充满自信的微笑,态度轻浮。虽然自称是邪魔外道的混蛋(本性不坏,只是经历太多社会痛打和痛失所爱)却仍极力避免将一般人卷入,不过对自己的敌人则是毫不留情(这点和一方通行类似)。心情好时,就算对方是坏蛋他也会放他一马,但是即使伤害到一般人也无所谓,这与一方通行有较大差异。

在青梅死后便致力于向理事会讨个说法,在寻找一方计算式时从混混手下救出了杠林檎,本来开始互相利用(垣根想得到一方通行计算程式,杠林檎想借垣根为流乡知果复仇)却日久生情,却因为木原相似(疑似数多儿子)而痛失所爱,于是将相似化为飞沙。自此便一心申冤(向理事长讨说法)却遭无视。于是试图获取跟理事长的直接交涉权,想要除第一位一方通行。

遇到初春向其询问最后之作下落,借此引出一方通行未果后欲下杀手却被路过的一方通行制止。在与一方通行开始战斗,本以为将一方通行“反射”的有害于无害的过滤网全部解析完毕,然而一方通行却重新定义这世界由包含“未元物质”在内的次原子粒子的构成,操纵了他的未元物质,因而落败,垣根尽管身受重伤,却对一方通行在黄泉川爱穗面前犹豫是否坚持恶感到愤怒,为此偷袭了黄泉川。垣根因此被暴走的一方通行殴打失去了一半以上的内脏,大脑被打成了三瓣,处于缺乏自我,只能依赖别人所赋予的电流讯号行使能力的状态,直到垣根帝督从木原病理那里获得靠未元物质填补失去器官的灵感后,成功复活(其实可能复活的只是具有本体意识的未元物质)。他的全身内脏有一半以上用未元物质取代,皮肤颜色也跟人类不同。

二.排球


有研究人员将黑老二的意识从未元物质中分离出来,但因为垣根帝督在只眼面前态度不佳,还说了那句著名台词“别小看超能力者啊”,只眼被全方位地压缩,接着变化为成为了白色排球状物体(惨)

三.独角仙

垣根帝督的意识集合里,有着各式各样的意之多。有些东西可能因为整体浓度关系在平时基本不可视。不过在网络隔绝后,原本不可视的会因此凸显出来。在经过连续高速复制和分割后,不同意识之间的差别会越发凸显,有可能会出现集中继承了垣根帝督的恶意或善意部分的个体。在追杀最后之作时,独角仙05号(白老二)为保护最后之作将他的命令持续做出错误的解释,再加上泷壶理后对垣根帝督的个人现实的干涉,独角仙最终脱离了桓根帝督的控制。最终,残暴的垣根帝督被由自己制造出来的独角仙05号即温柔的垣根帝督(人格集合体)取代。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