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魇化〔食物语〕〔北京烤鸭x你〕〔甜向〕

听闻宴仙坛的踪迹,你和北京烤鸭马上赶往枯树林。

枯枝败叶横生在地,这里已经失去往日的生机。你心疼地看着面前苍黄的枫树,不自觉伸出手……

“爱卿,不要!”

情急之下,北京烤鸭将你一把拉开,自己却不小心碰到枯黑的树干……

一阵黑色的光从他身上迸发出来,原先白皙的皮肤逐渐染上一层黑色,他茫然地看着自己逐渐被黑色覆盖的手,某些不好的记忆陡然从脑海深处迸发出来。

“空桑少主,不知道被自己所爱的人亲手杀死,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躲在阴影处的易牙放声大笑,一挥袖消失在黑烟之中。

顾不上和他争辩,你赶快向北京烤鸭伸出手:“鸭鸭,快!我帮你净化掉!”

“爱卿……”刘海斜斜遮在眼前,原先神采奕奕的双眼逐渐失去原有的颜色,染上混沌不清的黑。

“快……走……”

只听一声利响,一柄剑直直向你刺来。你一惊,赶忙向旁边一躲,一簇被切断的发丝在空中飘飘转转,落于泥泞之中。

你惊慌地向北京烤鸭看去,那柄剑是你当初送给他新衣服时顺带送上的,当时他握着剑柄宣誓着会用它保护你时,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灿烂。

〔易牙,你这个家伙……〕你恨恨咬牙想着,却见北京烤鸭再次举起剑,马上就要朝你劈来!

你惊慌地转头向远处跑去,他像追逐猎物的捕食者一般向你冲过来。

〔怎么办,有没有人来帮帮忙……〕你边跑边无助地环顾四周,所见的除了枯树还是枯树,根本没有半点人影。

“啊!”

你最终还是被摁倒在地。平常对你温柔相待的北京烤鸭,此时一手用力掐着你的脖子,一手高高地举起剑柄。

混沌不清的双眸完全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只有无尽的杀戮带来的快感……

“鸭鸭……”你不自觉流下泪水,泪滴逐渐染湿身下的枯叶。

难道真的如易牙所言,自己要被杀死了吗……

像太阳般耀眼的剑身,直直向你刺来……

哧!

是血肉被撕裂的声音。

你惊讶地睁开眼,却见他喘着粗气,就像和内心的自己激烈斗争了一番,脸侧的汗水一滴滴滚落下来。

那柄保护你的剑直直插入北京烤鸭的手臂中,鲜血顺着臂肘流在土地上,血腥味蔓延开来。

“爱卿……快……!”混沌的视线出现一丝清明,他咬着牙关急急说出口,仿佛下一秒就会支持不住……

你赶忙伸出手,一束温暖的光从你身上迸发出来,逐渐笼罩住两人。

黑气从他身上退去,他半闭着眼,疲惫地瘫在你的肩头。

“鸭鸭……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哦。”你流着泪抱紧他,除了安慰不知还能再说什么。

那柄金色的剑摔落在地,剑身上的血液遮盖住它的光芒……

空桑居所内

你低头帮着北京烤鸭包扎伤口,他忧愁地撇了眼伤口,再看看你,转头朝向另一边。

“鸭鸭?”包扎结束,你迷惑地看着没有精神的北京烤鸭,他只是用刘海遮盖住脸上的表情,不想说话。

看着他许久,你心里突然明白他的所思所想,内心一股无名火升起,身体朝他凑近。

“爱卿?唔……”

唇舌相接,虽然内心其实羞怯地快要发疯了,你还是紧紧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加深这个绵长的吻。

北京烤鸭起初有些发愣,而后温柔地扶住你的身子,回应着自己的迷茫与悲伤。

良久,你松开他的唇。还是和往常一样,他害羞的脸染上淡淡的粉色,唇色在光照下显出诱人的色彩。

“鸭鸭,你没有伤害我,而且你保护了我,明白吗?”你捧着他的脸逼迫他直视你,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传递给他。

“爱卿……”他没有回答你的话,只是像下决定一般开口道:

“若是以后我会对你构成威胁,情急之下,就杀了我。”

帝王无情。你的脑海里只有这四个字,眉头蹙起,向他大声诉说着:

“不会的!”你只感觉心脏跳得异常剧烈,仿佛声音足够大才能表现自己的诚意。

“我不会杀死鸭鸭,我也不会说两人一起去死这种话,因为……”你顿了顿,接着开口,

“因为我知道鸭鸭不会伤害我,我也会将鸭鸭从危难中解救出来。”你直视着他的眸子,眼睛里像含着光。

“因为鸭鸭,是我最喜欢的人啊。”

话音刚落,他翻身将你压在身下,突然接触到柔软的床铺,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他侧头亲吻着你的脖颈,似平常那般温柔,却又参杂了别的东西。

“鸭……鸭鸭……!”在他的挑逗下,你的眼神软得像水,内心一股烈焰逐渐烧起,席卷着全身。

他只是搂紧你的腰肢,突然不动了。

“鸭鸭?”

耳边传来淡淡的呼吸声,你不自觉勾起一抹微笑,搂上他的脖子。

睡吧,鸭鸭。

————————————————————————

题外话

青团:“饺子爷爷,你这里有没有驱赶蚊虫的药啊?之前青团看见少主的脖子上有几个红印,一定很痒~”

饺子:“(^_^)”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