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神选择少女(10)

第十回  讲因果彩希困心魔,论悖论武藤独远行

村山彩希听到结论全身都僵住了,她暂时还理不清前因后果,但她潜意识里相信这句话,突然觉得嘴里好干,于是张了两下嘴湿润了一下嘴唇,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武藤十梦顾不得考虑村山的心情,她着急地说:“大灾难还有十一个月,我们能做的事还有很多。”

村山开始耳鸣,她看到武藤在张嘴却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病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天照吞噬,先是窗帘失去颜色逐渐模糊不见,接着门口的警卫被扭曲成诡异的姿势一声不吭地消失在黑暗中,灯光冲不出玻璃的桎梏只能在里面乱转,终于这个世界被完全烧毁,她的心脏用尽全力跳动了一下,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武藤赶紧呼叫警卫和护士,村山的反应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每个人都会死,但接受它很艰难。

在十六岁的年纪,武藤和其他女孩一样以为自己不会死,活力满满永远不会累。她的奶奶似乎也还是十六岁,喜欢打电动,喜欢喝可乐,两个人一起游泳,一起K歌。有一天奶奶突然头晕摔倒,检查出了血癌也就是白血病,正常的发展有三年寿命,这种病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希望渺茫的骨髓移植,亲人的配对率是排队的家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瞒着奶奶,尽量让他最后的时间快乐一些。

在十六岁夏天的尾声,家里人一起去看花火大会,看完回家的路上,奶奶悠然地说:“明年也想看见这么美丽的花火呢。”十梦抱着奶奶笨笨的说:“可以哟,明年后年的都可以哟。”但是奶奶听出了这句话的意思,她早就感觉自己的病不简单,从不谙世事的十梦嘴里套出了真相。

十梦清晰的记得奶奶的脸,岁月似乎是一瞬间到的,皱纹像铁水一样涌上来凝固在脸上。奶奶不再喝水可乐,不再K歌,她喜欢一个人坐在小角落里,静静着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仅仅半年之后就去世了。

十梦就这样认识了曾经以为十分遥远的死亡,也明白了身体会呼应语言,以此为契机开始研究语言学。

村山想必也是第一次正视自己的死亡,可以说是很正常的反应,黑暗中她不断的回忆那晚的情情况,每一帧画面每一句话都被拉长,反复折磨她数千遍,在发了一天高烧以后终于醒了过来。

“未来的我曾经说过,我比想象中坚强,我没事,现在要快点找到宫脇咲良。”彩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给我杯水”旁边的警卫给她递水,对面的武藤明明醒着却不搭话扭过身睡去了,彩希也没有太多精神,喝过水又昏昏地睡过去了。

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武藤十梦在不断地计算各种可能性,最后拨通了横山由依的电话,“喂,横山警官,我有个想法想和你商量一下。”

横山立刻回答:“好的,村山彩希醒过来了吗?”

“她刚刚醒了一次,但精神很不好,还不足以接受询问。”

横山的耐心不足,她们为此牺牲了太多,:“那么只进行简单的一些问询也好。”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结果都一样。”

横山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你不该贸然对她说出那番话,我们本来准备昨晚就询问她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你不要再说这种话刺激她了,如果不是因为警力不足的话,我肯定要会她你们两个分开的。”昨晚村山与武藤之间的事,警卫已经都告诉横山了。

武藤不管横山的情绪,继续说:“你知道穿越时空的祖母悖论吗?”

横山愣了一下,她没有学过哲学,对穿越时空的理解仅限于《犬夜叉》,老老实实的回答:“不知道,这有什么关系。”

“假如你回到过去,在自己父亲出生前把自己的祖母杀死,但此举动会产生一矛盾的情况:你回到过去杀了你年轻的祖母,祖母死了就没有父亲,没有父亲也不会有你,那么是谁杀了祖母呢? 或者说:你的存在表示,祖母没有因你而死,那你何以杀死祖母?”

横山当然无法解答这种级别的问题,但她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你的意思是说大灾难无法避免,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加速冲向它?”

“没错,就算你现在想杀了她,也会有天神下凡来保护她,直到她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横山:“那么我们怎么办?”

武藤讲出自己的计划,横山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采纳了,连夜派人将武藤接走入执行,只对村山说是转院去其他病房治疗。

村山病情好转之后,国际刑警开始例行的询问,但并不是在想象的审讯室,而是在医院花园的长凳上,就在贴身警卫深田小姐扶着她走动散心时,可以说非常随便了。

深田小姐是个美人,完全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请问村山小姐,你还怕武藤小姐说的那?”

村山坐在凳子上环顾四周,现在已经是2月底,草色渐青,不远处甚至已有不知名的野花在盛开,离未来自己所说的大灾变大概还有十个月。所需要的找的宫脇咲良杳无音信,武藤十梦更是泥牛入海,横山由依还在养病,她曾想主动去和横山聊一聊,但横山总是拒而不见,她能感觉到身边已经发生了大变动,自己只能无能狂怒的感觉真的很沮丧。

“我觉得自己还能做很多事,我有信心突破这种命运,而且我也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

深田笑了笑,“请继续。”

村山情绪高了不少,兴致勃勃的讲:“我在想如果我的所有行为都有可能会影响到身边的人,把我送到一个无人小岛上不就好了吗?”

深田咯咯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在我给你送粮食期间被坏人劫走怎么办?”

村山完全没想到这个问题,原来深田小姐刚才是在嘲笑自己,心情突然变得无比复杂,就在这时住院楼方向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响,好像是爆炸。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