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毁灭本身亦是美

    读金阁寺单从文本入手的话读起来感觉不是很流畅,因为这里运用了大量的心理描写,诉讼/坦白/判决”之类话语造就了他小说叙事声音中的复调现象,欲望的快感使其在现实与抽离中,选择了精神的快感。但是好在人物非常少主要人物其实就是主人公沟口、鹤川、柏木、老和尚 有为子等女人所以我们可以按着“”病迹学“”来理清思绪。沟口是极度自卑的这个我们都能达成共识,沟口为什么自卑是因为口吃,那沟口为什么会口吃那肯定发生过什么那么我大胆的假设了一下。故事里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有一天寺庙里来了一个客人,客人留在寺庙里过夜。他家寺庙应该是比较小估计连客房都没有所以他们就睡在了一起。这里有四个人物他们一家三口还有客人。他父亲就在他身旁,另外一个蚊帐在咕涌。这个时候他父亲把手挡在了他眼睛上,这个大家就都懂了吧。一瞬间他的世界就变得丑恶了,口吃的话他就无法很好的与这个世俗世界交流了。他一直都在说世界拒绝了他其实是他拒绝了这个世界。之后他父亲就和他提到了金阁寺的美那么他全部的感情与憧憬就全部灌注到了金阁寺上面了。{和沟口一样三岛由纪夫也是极度自卑的,他是一名性倒错者。童年时代三岛由纪夫是放在祖母身边养育的,由于祖母是个贵族所以他对于三岛由纪夫是非常严格的他不让他和男孩子一起玩身边给他安排了3个女性玩伴。慢慢的他开始关注男性的身体尤其是干体力的劳动人民的身体,送牛奶工啊,园丁啊之类的,这是由于在生活中接触的大多是女性,来自男性的影响严重缺失,导致他的内心如同女性般纤细敏感,对象征着男性的力量有着极其强烈的向往。人们提到三岛由纪夫时,往往把他与《圣塞巴斯蒂安殉教图》联系起来,这幅画由欧洲文艺复兴后期的意大利画家、新古典主义先驱雷尼绘制而成,表现了虔诚的基督徒塞巴斯蒂安坚持信仰,因反对皇帝拜祭太阳神而惨遭乱箭穿身的场景。13岁的公威在父亲的柜子里找到了这幅画,被深深吸引住了。年轻而健美的肉体蒙上死亡的阴影,却又因殉教而在痛苦中透出欢乐,这样的画面让这个13岁的、一直缺失男性力量的少年沉醉了。这是三岛由纪夫第一次出现性倒错,他也意识到了青春的肉体和惨烈的死亡对于自己的巨大意义,这些元素成了他日后创作时的重要审美指标。}接着回到小说还有俩个人物鹤川柏木,我们也知道沟口是口吃所以就无法通过描写他自己来推进世俗方面的情节。故事里面他强调过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鹤川其实就是他积极向上的一面是超我是世俗道德的一面。而柏木是他原始的一面。大部分时间他们三个人都是和平相处的细心的话你会发现柏木和鹤川也是朋友。直到鹤川死了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失去了平衡的沟口走向了极端烧毁了金阁寺。老和尚又是一个什么角色那其实就是沟口能得到金阁寺的希望的象征。因为我们都知道没有子嗣的老和尚是有意愿让自己的朋友的儿子继承金阁寺的。这就出现戏剧性了沟口一次一次的差错造成了他得到金阁寺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因为他压根就是想毁掉金阁寺。悲剧性就出来了所以最后烧毁金阁寺的时候才能那么震撼人心。这就是所说的杀美,我们都有俩种本能一种是生的本能一种是死亡本能。每次沟口要和女人开始玩耍的时候就会出现金阁寺。其实就已经确定了最终死亡本能要战胜生的本能。因为生的本能就是性。故事里有一个禅宗的公案金阁寺是日本禅宗,南泉斩猫,猫就代表了美执念,南泉斩猫是斩掉执念,赵州和尚把鞋放在了头顶鞋是用来走路的放在了头上就失去了鞋本身的意义无用。其实是南泉也好赵州也好怎么转换最终的命运也是无用的只有毁灭。美的魔根并不会因为你强行把它毁灭而消失,美的外部虽被毁去,内在却是永恒的,美永恒,魔永恒,人生而被它折磨,仿佛不可战胜的宿命。这一切虚无感就出来了。前面所有的铺垫只为这最后一烧,金阁寺其实也只是美的载体,真正的美不是创造的只能是发现而沟口发现了的美也只是燃烧的那一瞬间的永恒。所以烧了之后他也就不打算死了金阁寺也只不过是美暂时的载体。就像他自己的死一样,他曾经引用过里尔克的一句话:“现代人早已与浪漫的死法失之交臂,最后,他以这种极端死法书写了一段血色浪漫。加缪《西西弗斯神话》中所论及的“自杀”等体验也有不可分割之关系。无论希腊酒神意志,还是东瀛赴死之欲,抑或弗洛伊德主义的死亡本能,萨德、马索克之类的虐恋文化,皆不足以透析三岛由纪夫死之酷烈。
    人在遭遇与自身生存无法相容的东西时,该如何自处。抛弃?忍受?美,爱,和思想,当他们足够强大时便要统御我们的意识,蚕食我们的活力。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生命被无限消磨,意识却一再加强,肉体成为了消耗品,一步步将自己逼向黑暗的精神深渊。如何决断?如何自处?也许,唯有毁灭。金阁就是这样一个美的存在。它壮丽而危险,它象征着时间和历史,又导向永恒。它岿然不动,无法打倒,让患有口吃、自我封闭的沟口感到恐惧,也让敏感羸弱,自卑而又自尊的三岛恐惧。
    小说的结尾是火烧燃烧金阁寺,很多读者应该和我一样虽明知结果依然能感到震撼。毁灭美本身也是一种美吧。虽然杀的是美的载体但是这个行为本身确实也一瞬间给了我们拉近了和美的距离这一错觉。还有一部小说的结尾也有杀美这一行为同样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震撼这就是以保罗高更为原型的月亮与六便士。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