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东西】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孩子在想什么

1*


宫城县有两家实力雄厚的排球制造公司,城东的乌野,城西的青叶。乌野总裁叫泽村大地,青叶总裁叫岩泉一。


泽村家有个漂亮儿子,但很矮。


岩泉家有个漂亮儿子,但很懒。


泽村家有个漂亮儿子是人尽皆知的,但总是有人把外孙说成外孙女,为此,系心外公把外孙的刘海染成了跟他一样的金发。


少年很喜欢这发型,嘴叼着苏打味嘎哩嘎哩君就回家了。


“西谷你回来了啊。”这个一头灰白色短发,眼角有痣的人是西谷的妈妈,宫城县城东最美排行No.1的人,菅原。


“啊!你的头发怎么了!谁弄的!你路上遇到坏人了吗?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我马上叫你爸打残他!”如你所见,菅是一个第一眼很爽朗,第二眼很凶残,第三眼很爱操心的人。


“系心外公。”


“那个臭老头!”


“这个发型很帅啊!”西谷得意的摆了个造型。


今天的菅依旧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想什么,但儿子这么高兴,他也就没什么不开心的了,咧嘴一笑,默默把下次让西谷送东西过去时“给食物放上毒药”记在心里。


西谷的爸爸叫泽村大地,一个爱家爱工作的人。十点过去了,爸爸才带着一身疲劳回来。西谷也不是要等爸爸回来,他早早回房睡觉,却一直醒着,只为门缝里趴在桌子上的妈妈有什么事的时候,他能代替爸爸保护妈妈。


爸爸放下工作包的第一件事就是拥抱妈妈,然后蹭蹭妈妈那香香的头发。西谷不会嫉妒爸爸,因为妈妈跟他说过,等他遇到相爱的人也能拥有这个。


西谷在客厅发出奇怪声音之前,关上了隔音效果超好的门。抱着床上的乌鸦玩偶,西谷很快就沉入了梦里。


“乌野的守护神你好。”一个醒着却像睡着的人,敲碎了西谷满是嘎哩嘎哩君的梦境。“我是梦游仙境的兔子,我叫缘下力。”


“骗子!”西谷不容置疑的指着缘下。“你没有兔子耳朵!”


“耳朵?哦哦哦!”缘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对,根本不可能装得下的粉色兔子耳朵,戴到头上,“咳咳,乌野的守护神……”


“守护神!好帅的名字!”


“那个……”


“啊!!!!太帅了!到底是谁取的!这么有眼光!”


“那个……”


“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不会给你嘎哩嘎哩君的!再叫一遍来听听!”


“守护神……”


“你这家伙真不错!来!给你嘎哩嘎哩君!哈哈哈哈……”


“……”这娃没救了。


仰天大笑过后,西谷突然一脸严肃,“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乌野的守护神哟~你掉的是这个……呸!”缘下从兜里掏出一张纸。“乌野的守护神哟,不久你就会遇到你最爱的人(物)?”


“什么鬼。”


“哎?你这么问我也不知道,清水仙子就是这么写的。”


“那个……”


“什么?”


“把你的裤子给我。”


“什么!”


“你的口袋里好像什么都有!赶紧给我!”西谷不由分说就扑了上去。


“救命啊!有人活吃兔兔啦!”缘下拔腿就跑,四脚并用的兔子速度,依旧被西谷玩似的紧紧跟着。眼看魔爪将至,缘下也只来得及叫了声“有人非礼兔子了!”,然后就见抢到裤子的西谷,一蹦一跳的走了,还哼着歌!


又一次穿着荷叶回去的缘下,依旧不知道今天的人类小孩在想什么。


  


正宗山生活着一群高大威猛的狼,它们像“铁壁”一样守护着伊达政宗的安息之地。新首领很年轻,但整天一句话也不说,威严得紧。手下狼群有什么事,都只能先去找它们那既轻浮又腹黑的首领夫人。


“随便拉,别丢脸就成。”一头柔顺褐发的首领夫人总是这么打发手下。首领听到后一个眼神飞来,首领夫人立马就坐直了酸疼的腰。“呃,这个事嘛……去找作并,他会教你的。”


“是。”手下开开心心的去找作并主管大人。


“怎么。”青根说话就这么简洁,简洁得旁狼连意思都听不懂。


但二口这个首领夫人就是能懂。“旭吗?还在后山逗鸟玩呢。”说到这个狼人儿子,连二口都不得不叹口气。“明明跟你一样长着一张又老又凶狠的脸,却胆小得连一只鸟都不敢伤害。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任何狼知道,不然他怎么维持“伊达最凶狠的狼”的名号。”


“练。”


“有道理!”二口侧身一倒就靠在了青根厚实的肩膀上。青根像天柱一样,一丝晃动都没有,只是侧头看了一眼二口那被他昨夜吻肿的唇,想着是不是得让厨师改一下菜单。


“去吃个人怎么样!一定能让旭名声大噪的!”


“太高了。”


“嘁。”


二口正瘪着嘴,超过一米八的巨大灰狼带着一身鸟雀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几朵野萩。


“今天的花很漂亮,很适合母后大人。”旭憨厚的笑着,尽管脸上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作为一个母亲,二口还是知道儿子这是在笑的,接过花来闻了闻,然后花就被青根拿过去,挑了最好看的一朵,别到二口绯红的耳朵上。“漂亮。”青根说完就把脸看向了眯眼尬笑的儿子。“谢谢,旭。”


“那里那里。”旭挠头,“那我回去了。”


“等等!”二口叫住旭。


“旭!从明天开始,给我一天下山吃一个人去!”


“哎?不要。”旭一听到吃人就立即缩成一大团蹲在地上。“人类那么可怕,我那里打得过他们,不被他们吃掉就得烧香拜佛了。”


“你这样也配做狼吗!出息点!”


“我想做天上的白云。”


“哈,没救了。”二口彻底无语。


青根高伸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旭,二儿子隼人,三儿子小猛。隼人和小猛是亲生的,旭是捡来的。


虽然旭是捡来的,但青根和二口可是一心一意把旭当亲儿子来养,未来王位也想传给他,但旭这个性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


话说回来,青根和二口一个高大威猛,一个帅气智慧,两个基因都很不错,但养出来的儿子没一个像他俩的。旭是糙汉子外表玻璃心。隼人是玻璃外表玻璃心。小猛倒是帅气外表平和心,但才三岁,派上用场那得是十几年后的事了。


旭每天想做的事就是看看白云发呆,逗逗鸟儿散步。他走过枭谷密林时会看看猫头鹰,然后羡慕他们大白天能睡觉,而他得出去捕杀猎物。


“哎,吃草也是能活的我。”旭叹了口气,“咚”一个胖乎乎的东西砸了下来。啊,是睡糊涂掉下来的猫头鹰,得看看他受伤没有。旭刚张嘴想问“你没事吧。”


“啊!伊达的旭打晕了木兔桑!快跑啊!”


“哎?我是谁?我在那里?”旭来不及把木兔送还给逃跑的赤苇,刨了几片树叶给木兔盖上就走了。


然后,旭就成了穷凶极恶的不良分子一枚。


嘛,不能去枭谷密林,还有白鸟沼泽地可以去。


一个小坡,旭卷着尾巴,低头看着游鱼来来往往的干净沼泽。“好羡慕鱼啊,它们看上去那么高兴。”


“是吗?”天童的脖子像蛇似的一伸,就把旭吓得后退了好几步。“你看上去没传说的那么可怕。然后,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是快乐的。”天童一爪带出条鱼来,扔进嘴里。“啊,呜,嗯嗯嗯……”生吞活嚼。


“啊!”旭大惊失色,一尾巴飞过去就把毫无防备的天童打进了沼泽里。


“啊啦!倒霉了gesu……”翅膀沾了水,天童一时间居然没扑飞起来,眼看着就往水里沉去。


“啊!怎么办!我干坏事了!”旭急得在岸边瞎转圈。


“语尾音变得很奇怪啊,天童。”


“若利君!”


一个白鹤亮翅,不,白鹫展翅,水面倒影巨大身躯的同时,扩散出一圈圈波纹。牛岛左脚一勾,便把天童倒拉起来,一甩,驼到了背上。


旭刚放下快碎的心脏,一个激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才是白鸟沼泽的王!”一只体型较小的白鹫扑了过来。


紧接着又是一只,“五色,大王能原谅你,我可不原谅你。”“白布,你别那么苛刻。”“狮音桑你没见这家伙一脸看到弁庆的模样看着你吗?”“要是濑见在,太一你的长相也不怎么样。”一连五只大白鹫把旭围了个圈。


“有话好好说,我什么也没干。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鱼,那个……”被牛岛一瞪,旭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若利君,他的确不是故意的,是我故意要吓他的。”蹲在牛岛背上的天童指着自己。他刚才的确很满意旭的惊慌失措。


“是吗。如果说了让你不舒服的话,我向你道歉。”牛岛把翅膀往胸口挥了一下。“但是,白鸟沼泽不是你能随便来的,伊达的旭。”


“对,对,对,对不起,我马上走!”旭掉头就跑,一路猛往家里冲,完全不理会其他动物议论他,居然能毫发无损从白鸟沼泽出来。


“伊达最凶狠的狼”从此就成了旭的外号,在宫城县的动物之间传开。


“旭!”二口一声叫唤就吓得旭手里的松果掉了一地。


“什,什么事啊母后。”


“下山给我买QQ糖去,要酸酸的。”


“哎?我吗?隼人他……”


“就你去!你不是很闲吗!”


“我一点也……”


“别因为太紧张维持不了人形,变回狼的样子是会被……”被人类吃掉的。妈蛋!原来这玻璃心是因为这个来的。二口停下嘴来才发现,自己的腹黑原来才是罪魁祸首。“咳咳!人类很弱小的!给我去吃几个回来!”现在还有得治吗?二口只能问天了。


“我还是吃QQ糖吧。”旭走出门去,“不对啊,父王不是不准你吃糖吗?”


“瞎说什么!赶紧去!”


“好,好的!”


看着慌忙远去的儿子,二口依旧不知道他的玻璃心在想什么。

  

  

“西谷?系心外公病了,把这些帮我送过去,让他死快点……啊,让他好快点。”菅把东西装到袋子里,然后送西谷到了门口。


“路上注意安全啊!小心伊达的狼,他们会变成人的。”


“没问题!”西谷朝菅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就穿着鲜艳的红色连帽衫跑了。


  


PS: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突然,“土下座”。我对不起主页君啊!答应了这么久才来交粮!


之前构思的故事在写其他CP的过程中,居然变成了难产!啊!我的旭谷!我的东西!我对不起你们!


写个童话开心一下。(* ̄︶ ̄*)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