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fairy tale---the story

     那是个大雪纷飞的平安夜,商店门口的圣诞树上挂着绚烂的霓虹灯,热闹的街道上车马行人络绎不绝,熙熙攘攘满是节日欢乐的氛围,呼啸的狂风中夹杂着远处教堂唱诗班传来的合唱以及悠扬的钢琴声。

     这画面中的一切都是显得那么温暖美好,却有一处显得是那么不协调,一个衣着褴褛的小女孩光着小脚丫孤零零地伫立在一条小巷子的路口,她的双脚在雪地中被冻得通红,像一只刚出生的幼鸟般尽力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渴望能汲取到一丝暖意。纵然她的脸被风刮得生疼,却依旧睁着湿漉漉的双眼,满眼渴望地看着过往的行人,希望有人能买下自己手里的火柴。雪花纷纷落在小女孩的身上,像是为她披上了一件华丽的雪袄,但匆匆回家和家人团聚的人们并不在意这个站在雪地中瑟瑟发抖的孩子,她的叫卖声也随即在风中消逝,谁也没有注意她。

    听到这,你不禁有些困惑,这难道不就是原版的剧情吗?但你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听了下去。

    深邃的漆黑彻底掌管了黑夜,只有天上无数的繁星对着小女孩眨着眼睛却又沉默不语。路边的房子中时不时飘出饭菜的香气以及家人间的欢声笑语,小女孩贪婪地支起耳朵听着,并用冻得泛红的小鼻子在空气中努力地嗅着,借此来享受着屋中的美好,似乎这能使她遗忘现在的困苦的处境,毕竟她也已经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去了。

    但即使这么做,小女孩还是无法抵挡一天的疲劳与饥饿,她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朝着巷口深处走去,渴望逃离冷风的侵袭,然后在一个墙角停下并蹲了下来,她用小手搓着又红又肿的双脚,直到双手也冻得没有知觉了,但却也无济于事。这是她的目光定睛在篮子中的火柴上。真冷啊,要不还是点个火柴来暖暖身子吧,小女孩一边想着,一边颤颤巍巍地从拿出一盒火柴。手指被冻得有些无法控制,因为颤抖的双手一整盒火柴险些全都掉落在地,即使她非常地努力去保持平稳,但还是有好些火柴掉落在地,慢慢被雪水浸湿。终于她擦亮了一根火柴,哧!微弱的火苗从顶端冒出,在风中倔强地摇曳着,像是在女孩在黝黑的夜中点亮的一盏灯,小女孩将手放在小小的火苗上,小小的火光是那样的美丽,多么温暖啊!她仿佛觉得自己就坐在火炉边,那扑面而来的热气触手可得,那么的真切,小女孩刚想伸出脚暖和一下,火苗熄灭了,火炉也随即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烧尽的火柴梗。

    她不禁有些神色恍惚,依旧沉浸在之前的幻境当中有些无法自拔。女孩愣神片刻后,便又擦亮了一根火柴,又是一团小小的火苗窜了出来,这时,四周的光线变得更明亮了,她透过被照亮的墙壁似乎看到了屋中餐桌,雪白的桌布上摆着各式各样好吃的东西,女孩抬手擦了擦嘴角,肚子咕咕的叫声适逢其时地响起,过度的饥饿后她也感受不到疼痛了,剩下的仅是胃中空洞般的虚无。桌上的新鲜面包仍升腾着袅袅热气,糅合着清新的小麦香,像一幅画清晰地在呈现面前。这一点也不像女孩平常得到的又干又硬如同石头般的黑面包,是只有高层或是富贵人来探访时每个人只能分到薄薄的一片的那种。桌上还有许多她未曾见过的甜点和菜肴,她伸手想去触碰,但就在这时,火焰熄灭了,面前只留下一面又黑又厚重的墙,阻隔了一切美好的念想。

    不!为什么是这样!她不甘心就这样失去这美妙的幻想,也不知是急迫的心情还是寒冷的天气,女孩的身子急剧颤抖着,又擦亮了一根火柴,火光将四周照得通亮,那是谁?从模糊的光晕中走来,只能依稀看出那人张开了双臂做出了拥抱的姿态,小女孩并不清楚那是谁,但她本能地想去接近,甚至不惜任何代价,为的只是能够触碰到那份温暖。即使只能够到他的衣角她也甘之如饴,是的,无论无何也不想再失去了。紧接着女孩将手中的火柴一根根点燃,双眼被愈发明亮的火光染上了一丝疯狂,火柴发出的强烈光芒,照得比白天还亮,她也从来没有像这样快乐过。肆意张扬的笑声回荡在无人经过的小巷,在平时听来天真无邪的笑声,此时却显得有些诡异了。

    最终,火光还是熄灭了,四周有重新被无情的黑暗所包围,小女孩也闭上了眼睛…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然而当火柴熄灭的时候,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见了,小女孩就是这样在圣诞之夜悲惨地死去,没有人知道她在生前最后一刻看到的美好情景。”故事听到这,你已经有些困倦了,Roy的声音渐行渐远,仿佛是从远处缓缓地传来般,有些失真,他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你有些听不清了,但在清冷的空气中似乎能嗅到一丝若隐若现的汽油味,眼皮却像灌了铅一般,不由自主地往下沉,最终下沉到虚无的梦中。








































Ending

     你最终还是被别人发现了,一个人独自留在了早就废弃的车站,风雪肆虐咆哮着席卷这片废墟,你的脸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带着一抹满足的微笑,颈脖上的围巾已然不知飘向了何方,大衣呈敞开的样子,如同一座栩栩如生的雪雕伫立于这荒芜之地。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你的离奇死亡不过就只是成了人们的饭后闲谈,不久后就随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出人们的记忆,无论如何生活还要继续,一个人的死亡也并不能在这个本就动荡不堪的社会掀起波澜,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只不过是又一起令人惋惜的悲剧罢了。真相,真就有那么的重要吗?

THE END




Ps.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第一次写文并没什么经验。其实当初的设想就是想这么结束了,但是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很多的伏笔也还没有讲明,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扒扒看哦,心有灵犀的那位,可以有奖励哦(但看的人可能也不会有很多吧)。

或许它并不会很受欢迎,甚至显得青涩奇怪,以第二人称是为了能增强代入感,你虽然是个旁观者,但也是一个参与者,通过你的视角来查阅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会很有趣呢。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