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同人小说】《绮梦之名》序章及第一章


P站ID分别为58350164与13023839

前言
大家好,我是Z星人。
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一部准备已久且写完的小说。
以下是阅读须知:
1. 本小说连载于贴吧“东方吧”与B站专栏区,每周周末同步更新,每次一章;
2. 此为二次同人创作,请勿要求与“一设”完全一致;
3. 并不会含有全部正作人物的登场,但也不排除原创角色与旧作角色的登场;
4. 设定的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5. 所使用的插图均来源于其它同人作者,并且会清楚标上出处;
6. 欢迎各位仔细阅读细节,切勿大段跳过,并欢迎和平讨论,切勿过激。
7. 欢迎提出问题,如有必要且不涉及剧透,本人将可能为您作答。
贴吧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5755542312


接下来,欢迎听我给大家讲讲,一位在某个山区某个村子里的普通人的故事。


序章

在日本东部地区,有一座云雾环绕的高山。传说此山能比肩富士山,而山上妖魔肆虐,无人敢进,被称为“妖怪之山”。山脚下有一片村子,自称“人间之里”,里面的村民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这片山区,对外称为东之国,而山区外面的居民也很少与其来往。

虚幻境界建立后,妖怪大量涌入东之国这片山区。最终,当地妖怪们大致上分为三队,其一为追随妖怪贤者八云紫的大部分外界的妖怪,其二为留在妖怪山的本土妖怪,其三为独立的少部分古老存在。妖怪的身影逐渐逼近村子,那里的居民生活逐渐不安定。于是,他们重金聘请外面的阴阳师和道士,前来退治妖怪。各门各派的阴阳师代表在那里与妖怪斗了几百年,最终与当地村民一起定居了下来,也包括了新来的博丽家。博丽家由一男一女夫妻二人组成。

博丽家到来之前,当地阴阳家派系与幕府勾结,假借“妖怪退治”之名,向当地人征收苛捐杂税以及高昂的费用。博丽家到来之后,凭借夫妻二人的高超法力和低费用,迅速受到全村人民的爱戴。博丽夫人怀有身孕后,博丽家主独自承担起对外工作,而夫人行巫女一职,与该地区的唯一现身的神得到交流。那位神明告知,妖怪大贤者在此地设立虚实结界,只为在人世求得一方乐土,为了妖怪的生存,绝无加害人类之意。博丽的巫女还从神明那,听到了一点关于妖怪贤者的往事以及心愿——幻想之土。她半信半疑,并没有讲此事告诉给夫君。

博丽家主在退治邪恶妖怪的时候,也曾经帮助过落魄的不曾加害人类的小妖怪免于官兵的毒手。在此过程中,他认识一位半妖,香霖堂店主,森近霖之助,而后认识了妖怪大贤者,八云紫。八云紫表明她会尽可能地管理群妖不袭击人里,而相应地,人里的村民,尤其是阴阳术士,不得主动进犯妖怪领地。博丽家主亦表示,自己会与各大豪族周旋,传达这一意愿。事实上,八云紫与那位神明,都认可博丽家对她们的意义。

1870年,博丽家诞下一女,全村人民为止惊叹。此女天生丽质,机灵过人,不会哭啼吵闹,却会饮水进食。各大门派派人慰问查看,都感觉到她身上那纯洁又强大的灵力。村民们认为,此女将会是村子未来的救星,人类的希望。该女孩出生时,手里怀抱着一个阴阳玉。该阴阳玉会在女孩受到危险时,散发出灵力波动,似乎在保护着她。博丽夫妇刻意向外界隐瞒了该法器的存在。妖怪们也感受到这股妖力的存在,想夺走女孩,以免成为未来的威胁。从那之后的一年时间,人里发生了更多妖怪袭击的事件,而村中的阴阳师们也从未闲着。除了博丽家,各门派的阴阳师们认为此女是未来的威胁,于是暗中勾结,意图共同除去博丽家,以此更好地垄断人里的除妖事业。博丽家主意识到暗流涌动,于是在村外搭建了小神社并移植了一棵辟邪的樱花树,还钻研一种空间法术,意在打通一条逃亡的密道。他托付了香霖店主,他日有难,请务必保护好妻子儿女。不料,有人暗中知道了这一切,密谋着一个邪恶的计划……


第一章   东之国的不眠夜

就在博丽家的家主回到人里的当天晚上,博丽家潜入了一名刺客。

博丽家主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劲,赶紧让夫人去抱住孩子。“夫人,那条密道还没修好,只能走出村子。出村后,去找香霖店主。记住,宁可相信妖怪,不可相信官府。”就在两人准备出房间的时候,暗处发来了几只苦无,飞向了夫人。家主当机立断,用后背接下了,然后他马上拔出了佩刀迎敌。屋顶上下来了一位遮住了脸庞的忍者。

“有什么恩怨冲我来,不得伤害我的家人!”家主盯住那人,并示意让夫人带着孩子赶紧跑。家主奋力抵抗,而夫人流着泪,抱着孩子冲进了一个房间,然后家主死死地关上门,守在门外,与那人对峙着。

“目勿?”家主似乎认出来了那人的眼神。

“哼。”那人发出了冰冷的声音。“退治妖怪,你无人能及,但你的三脚猫功夫,跟人打起来,就是笑话。”这人说得没错:博丽家世世代代以退治妖怪闻名,但在忍法兵道上,是完全的初学者。

博丽家主显然知道自己就要命丧于此,但他依然一言不发,坚定地站在门口。他抬头望着夜空中的皓月,若有所思,然后他小声地叹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那人走了上前,并且哈哈大笑,道:“愚蠢!我今晚已经和官兵封锁了整个人里。你们全家插翅难逃!”

博丽家主依然不为所动,说道:“是啊。但我不认为,有翅膀,就是最快的。”他对着皓月,心满意足地闭上了双眼。

就在此时,博丽夫人带上女孩,通过密道逃出了人里。月光泠泠,映照在怀里的熟睡的女孩脸上。“可怜的孩子……”夫人话语中带着啜泣。她与自己的夫君在一棵樱花树下认识,并一见如故,很快地结为连理。出生入死的他们怀抱着一个共同的梦想,并决定响应这片山区的村子的号召,来到这里,想方设法地促进人类与妖怪关系的磨合。只是没想到,不是妖怪,而是人心,比鬼神还恐怖。“我们走吧,孩子,妈妈发誓,会一定保护好你。”她摸了摸孩子胸前的阴阳玉。

突然,有人在后面呼喊他们。原来,官府早已被某人控制,今晚早就封锁了人里,意欲将博丽家灭门。夫人回头一望,发现她们遇到的,是一支巡逻小队。

她不假思索地赶紧跑向树林,后有追兵。然而,一名女子又如何是几名骑兵的对手。夫人的脚被暗箭所伤,但她死死地搂住孩子,哪怕又身中数箭。夫人被一名士兵捅伤,手中的女婴快被夺走。突然,女婴脖子上挂着的阴阳玉散发出灵力波动,弹开了附近的人。士兵们以为那是妖怪,纷纷欲以大刀斩之。就在此时,一束光炮,打在那群人中的一个身上,那人瞬间成为一具烧焦的尸体。

ID=65608311

“杀光他们!”这是一个刚柔并济的女性声音。从她身后,窜出了好几只妖怪,以及另一位一同旁观的妖兽。一瞬间鬼哭狼嚎,兵荒马乱。几位士兵想逃走,然后被那位妖兽瞬间踢回到原来的地方。博丽夫人抱紧自己的孩子,眼中映照着漫天火光和血肉横飞的情景。不久后,在场的所有士兵,都成了妖怪的美餐。那位女士和一旁的妖兽,走到了巫女的旁边。

“谢……谢谢。”夫人苟延残喘地说道。

“博丽的巫女吗?真没想到,最后会是这般模样。”模糊的视线中,夫人看到了,在火光的映衬下,一位金色长发,身穿紫色与红光色的衣服的女士。

“蓝,去看看。”这位女士是人类吗?还是妖怪呢?夫人双眼逐渐迷糊。

“是!”那位妖兽,是一个同样留着金发的狐妖,而她凑到了夫人跟前,施展了治疗的法术。

“紫大人,她的伤势,非为妖怪所伤,而且处处致命,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八云蓝努力地尝试着各种治疗法术。

“给她一点你的仙气,让她稍微舒服点。”八云紫叹了一口气。八云蓝曾经作为闻名天下的千年妖狐玉藻前,拥有部分神力残留,可以分出部分仙气,延续他人生命。博丽的巫女感受到这股仙气,又逐渐睁开了双眼。

“这么说,反正迟早也是死,不如,作为加餐……”不远处,有两个阴影正在饕餮。

“她手里还有一个小孩子呢!”前鬼与后鬼,都是式鬼,生前是嗜血的妖怪,死后被八云紫改造成使魔一般的存在。

突然,它们从八云紫身上,感受到了一阵气场的波动。前鬼与后鬼马上闭嘴了,就连附近的大树都摇曳着。八云紫走到了巫女跟前,蹲下了。“我对此,表示很遗憾。”

 

夫人慢慢地敞开臂怀,念道:“今夜博丽家惨遭灭门,只希望,贤者大人可以收留这孩子。”是的,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妖怪救下了母女二人。她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有一位绝对强大的妖怪,能够保护她的孩子。

“我可没说我是救兵。”八云紫似乎并没有想到这种发展。事实上,她今晚来,本是想带人铲除掉人里的恶势力,辅佐博丽家成为人里的领袖。

“贤者大人,人命对你而言,不过只是养分。可是这孩子,她身上蕴含的力量,定能助你,完成你的夙愿。”博丽的巫女似乎知道点什么。

八云紫突然严肃了起来。“夙愿?”是的,她一直从未跟几个人说过自己的理想,更别说素未谋面的人类巫女。

“虚实境界,幻想之土。神明大人是不会说谎的。”博丽巫女回想起来了那位唯一响应她呼唤的神明。正是那位神明暗中告诉她,妖怪大贤者,是信得过的妖怪领袖。

“你到底还知道什么?!”八云紫似乎变得有点着急,然后停顿了一下。她似乎小看了这位巫女,然而她依然镇定地说道:“神明吗?有意思。好,我答应你。”

紫从夫人怀中接过了棉枕。沾满鲜血的襁褓所掩盖的,却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生命。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似乎洞察一切,盯着抱着她的人。那双稚嫩光滑的小手,似乎急切地想要抚摸紫的秀发。而那通红的脸蛋,让人不得心生怜悯。显然,紫愣住了,入迷了,直到她被自己的式神打断。

“紫大人,我们身为妖怪怎么可以收留人类的孩子?”八云蓝吃惊地看着她。

人类与妖怪,足足斗了千百年。以前身为大妖怪的她,看尽了人妖斗争的血与泪。妖怪杀害人类,人类消灭妖怪,似乎早已是天经地义。在人类逐渐否定妖怪的现在,她的主人夜以继日地寻找妖怪的生存之路,又何来的雅致,做这么一件“违反常理”的事呢。

深夜的树林,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一言不发,只能听到点点虫鸣以及女孩的声音。夜空中的北斗七星,能够指明这位女孩的命运吗?

ID=60684927

突然,树林深处响起了一名男子的叫喊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哈?夫人!”

“啊,是……先生你啊……”夫人似乎认出了这个声音。

这位白头短发的男人,踉跄地跑到夫人过跟前,跪下了。八云紫打量着这位男人,并示意其它人不得乱动,而是后退几步。

“对不起,来……晚了。实在没想到,会这么突然……”那个男人丝毫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原来,他才是真正的救兵,村外的香霖堂店主。身为半妖的他负责妖怪各群落的贸易往来。

八云紫张开扇子,冷冷地说到,“你这个救兵,真不称职。”

“霖之助先生,我不怪你。”的确,谁又会想到,就在同一天,博丽家主刚刚秘密向店主托付重任,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八云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森近霖之助恶狠狠地盯住八云紫。

两位式鬼上前想给他一点教训,而他拿出了一张符札,震开了他们。

八云蓝也死死地盯住他,怒道:“说话注意点!”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剑拔弩张。

“怎么,你怀疑是我干的?这也难怪,身为半妖的你,知道点妖怪的本性。”八云紫拉住了自己的式神,走上去前,站在他们的中间。

博丽的夫人赶紧拉住了霖之助:“先生!你误会了……是那帮人……”

“可恶,怎么会是这样?”他非常得懊悔,恨不得当即捶地。

“先生,家夫与我都知道会有这一天,早已做好了准备,只是,还没为这孩子做点什么。”

“真的是那帮人干的,该死!该死!”懊悔的哭腔声,回荡在整个森林,随后又安静了下来。博丽家的到来,确确实实地开始改变了这片土地上的人类和妖怪的关系。原本身为唯利是图的商人的他,都被夫妻二人那广阔的胸怀与兼济天下的志向所打动。可是到最后,竟是这种结局。

“孩子……孩子没事吧?”他忽然想起来了,夫人理应带着闺女逃出了村子。

“孩子在我这,好得很。”一听到这声音,霖之助十分惊讶地看着八云紫。这事态发展已经容不得他再三思,一定要保护好博丽家唯一的后代!

“拿过来!人类的孩子,理应由人类抚养。”

“你算哪门子人类?”

“总比你这嗜血妖怪要强!”

“闭嘴,休得无礼!”

“麻烦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救下夫人和孩子的,是我们妖怪大贤者,而不是这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冠冕堂皇之徒!”八云紫的式神们已经忍无可忍了。

然而,那位妖怪大贤者依然保持着她的风雅。她似乎有点无奈地说道:“哎呀呀,做好人真不容易啊。”

霖之助咬牙切齿,却如鲠在喉。他对这位妖怪大贤者做过的事,算是一知半解,也清楚到,这是妖怪中的妖怪。那么,绝对站在妖怪那边的人,能相信她,会照顾好一个人类小女孩吗?

“没关系的,我和她说好了。我相信,哪怕是妖怪,身为大贤者的她,会做到的。”

霖之助听到巫女的话,已然放弃了这最好的报恩方式。“可是,我真的欠你们,太多,太多……”

“人里……那帮阴阳术士……先生,我不求沉冤得雪,只求我得以与我夫君,葬在同一树下。待到落英烂漫之时,再与各位相见。”那位博丽的巫女似乎有点撑不住了。泪,从她伤痕累累的脸颊,落了下来。

“放心,我定能办到!”霖之助握紧了拳头,满脸通红,似乎也想落泪。

“谢谢……我……我可以再看看我的孩子吗?贤者大人?”夫人看向了不远处的那位金发女士。眼泪中,映照着泠泠月色。

八云紫走过来弯下腰。女孩看到了自己的母亲,露出了笑嘻嘻的神情。

“这孩子,不讨厌我呢。”八云紫温柔地看着她。这位隙间妖怪,甚至连妖怪都为之恐惧,更何况是人类。她似乎早已习惯了“横眉冷对千夫指”,而面前的这位孩子,居然对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孩子,谁都不讨厌喔,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夫人的眼,滴到了孩子的额头上。“这孩子,寄托着我和夫君,一个美丽,而又易碎的梦。”

“你们本来,快可以实现了……”霖之助悔恨着。

“我们看到了……她身上蕴含的……无限可能。”博丽夫人突然变得气喘吁吁。

“紫大人,我身上所有能用来维持她生命的仙气,已经用完了。”在一旁拼命施法的八云蓝,看着自己的主人。

八云紫想起自己曾经带领妖怪们寻找适合生存的土地。无论是上天下地,乃至远在月球,她都去过,去寻找过。她似乎明白到博丽夫妇口中的“美丽而又易碎的梦”,与自己一直深埋在心底的“夙愿”,的的确确可以是一起的。

霖之助看着八云紫。“八云紫,事到如今,我无话可说。我只希望,你能遵守诺言,而我,一定会彻查此事。”

“你这是小看我了?”八云紫面对这位比她弱小的半妖,又变回往日的傲慢。

“也请你别小看我。如果你伤害了她,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偿还。”霖之助一脸平静地盯着她。

“哎哟,我好怕怕喔。”八云紫张开扇子,望着夜空。似乎又有一颗流星,划破了夜空那无尽的黑暗。北斗七星所指的北极星,此时此刻又是如此的耀眼。

“嗯哼,有你们两个,我就放心了。”话毕,博丽夫人又吐出了一口血。她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看着八云紫怀里的孩子。

“夫人?夫人!”霖之助察觉到,这是最后的时刻。

“meng!”

陌生的回音回荡在寂静的树林,所有人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声音,出自那孩子。

“meng……”那孩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这是,嗯,的意思?”八云蓝有点疑惑。

“这孩子,叫什么?”八云紫似乎想到了什么。

“美丽的梦,绮梦……不错吧……”夫人微微笑,似乎有点自豪。

“真是一个灵性的名字。”霖之助似乎也很喜欢这名字,而八云紫温柔地看着孩子。

“夫君……孩子……我们……相聚在……樱花树下……永远。”

正当所有人都在品味这个名字的含义的时候,博丽夫人最终微笑着,合上了双眼。最后一滴泪,流过了沾满鲜血的脸庞。

正当所有人都看着夫人黯然逝去,沉浸在悲伤与惋惜的时候,刚刚夜空中的那颗流星,消逝在无尽黑暗中。

绮梦看着自己已然不动的母亲,伸着手,似乎想抓点什么。

“夫人,先生,你们的恩情,我森近霖之助,无以为报,必当赴汤蹈火,报仇雪恨!”

八云紫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是要找幕后黑手,我知道一点。”

“这事与你无关。你只要照顾好绮梦,我就谢天谢地了。”霖之助站了起来。

“哦,随你。我可不想被其它妖怪注意到这里。蓝,你带上式神们,去那里神社的樱花树下,挖两个冢坑。”

“你这是什么意思?”原本霖之助,是想带走绮梦母亲的遗骸,回香霖堂安葬的。

“你的意思是,你那里比我的领地,更安全?那个神社现在是我的地盘。”八云紫也站了起来,抱着绮梦。

霖之助看着八云紫和蓝,又看着远处的那两个式鬼,说道:“那两个式鬼,我绝不会让他们靠近夫人。那里的樱花树有道术保护,妖怪不能轻易接近,更别提挖洞。”

八云紫似乎毫不在意地转过身。她让前鬼后鬼回去隙间里,而让自己的八云蓝,不仅变成妖兽形态,把夫人背过去,还让她的狐族帮忙挖洞。

霖之助欲言又止,来到绮梦跟前,说:“绮梦,如果你哪里受到委屈,记得跟哥哥说。哥哥替你出气!”

绮梦眨眨眼,点了点头。

“喂喂喂,我怎么就欺负她了。我有那么讨人厌吗?”八云紫一脸无辜。

“我要提醒你,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认你这个贤者。”这平缓的话语,似乎让人无法理解,但确实是铮铮事实。也许,只有无所不知的大贤者,以及和各种妖怪打过交道的商人,能明白到这问题的严重性。

随后,他还说道:“七天后,在博丽家的神社。”这话说的,怕是人死后头七那天,要办的祭拜仪式。

“你得尽快,我很忙的。”实际上,八云紫是不想让其它人那么快知道这件事,尤其是村中人。

“哼。这次你可别迟到。”话毕,这位白发半妖,消失在森林中。

气氛似乎缓和了下来。“紫大人,我还是不能理解。”八云蓝看着八云紫手上的女婴,心情复杂。

“是啊,我也不能理解,当初的自己怎么会收留你呢?”八云紫的目光带着点轻蔑,也带着点怜悯地,看着自己的第一个式神。

“紫大人?”八云蓝的心情似乎更复杂了。对于蓝来说,紫大人很大程度上就是她的全部,自己留存于世的关键。只要她愿意,八云紫随时可以消灭她,而她一如既往地,愿意为自己的主人献身。只是,她依然不能理解她的主人,在今晚的所作所为。

“你放好巫女的遗体后,还有一件事。我稍等告诉你。”

“谨听紫大人吩咐。”

“好啦,我们赶紧离开吧。人类,其实跟妖怪一样,都是捉摸不透的呀。你说对不对呀,绮……梦?”八云紫笑眯眯地看着这位新的家人。

然而,这位孩子说时迟那时快,已经在这位妖怪的怀里熟睡了。这对八云紫来说,似乎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

“来,我带你去我家!那里可是整个东之国最危险的地方哟。”于是,八云紫抱着绮梦,通过隙间,消失了。

此地空余一脸愕然的八云蓝,数十人的残余尸骨血迹,以及博丽夫人的黯然身影。

日出渐明,雄鸡报晓,而从这一天开始,每一天,都不再平凡。

(第一章   完)



后记与设定资料(一)

非常感谢大家看上了这么一篇不是很起眼的小说。做视频做多了,偶尔写点什么,感觉好好(德国boy.jpg)

后面的十二个章节我将尽量控制字数到各章7000字左右,也就是“序”+“第一章”的总字数。那么,大致估算一下,有十万字吧,不知道各位觉得这个字数在小说中算长还是算短呢?

无论如何,感谢各位的赏脸。如果大家能把这当作一部新番来看,岂不美哉?

这个企划实际上由来已久,最远可以追溯到我做《猩东方》之前。那时候的我打算进军MMD,因此先提前写个剧本。后来剧本写得七七八八,然后突然感到天数有变,神器更易blabla,就去做了《猩东方》了emmmmm。过了两三年,觉得那个剧本实在不想浪费掉,所以就抽取了这个剧本的其中一部分,写成了今天这么一篇小说。

我想各位读完,都大概明白,我写的是幻想乡建立以前的故事,时间还直接锁定在1870年,也就是主人公——博丽绮梦出生的那年。那么,我的用意与主旨,我想大家都能猜个七七八八。反正结局你们肯定是知道的啦,不然哪来的如今的我们的幻想乡呢。

鄙人接触的同人不算多,但我可以肯定,写幻想乡建立之前的故事,少之又少,而刚好,本人的脑洞在这方面简直巨大到恨不得马上全部给大家罗列一遍。那么,何不跟随Z星人这略平淡的文笔,一起看看1870年的这片山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展开,最终,诞生了我们所熟悉的幻想乡呢?

 

设定资料(一):

博丽家主与博丽夫人

能力:使用阴阳法术程度的能力/祭祀并呼唤神明程度的能力

主人公的父母,非常不幸地,开局领了盒饭。

请原谅我是一个起名废,甚至想不出来这两位的名字。

然而,他们是重要角色之一,对于整个东之国,即幻想乡的旧称,亦是如此。

他们的影响力甚至可以说,覆盖到每一个人类和妖怪身上,在此先不谈。

他们希望能找到人类和妖怪和平共存的方法,而博丽家主,是少数几个了解到妖怪本质的人类。

博丽巫女更是这片土地上唯一一个得到那位神明回应的人。

只可惜,强龙难压地头蛇。人里的水,比夫妻二人想像中要深。甚至有人,早已密谋要除掉他们。

比人心,山未险。

所幸,他们的后代,他们的希望,得到了这片土地上最顶级存在的最高保护承诺。

我想总有一天,一定会有人替他们报仇雪恨,乃至实现他们的梦想了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