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と少女AとゲームA

少女M与游戏A

 

少女M十分讨厌A字开头的游戏。

 

无论是曾经风靡一时,现在也有大量受众的方舟生存进化(Ark),还是本次的主角,也就是某个卷土重来,再度火爆网络的游戏A,少女M都丝毫没有任何的好感而言,只是看到这两个游戏的存在,头晕目眩、心烦意乱,一切你能够想到的负面状态都会叠加在少女M的身上,除了将投射着游戏画面的显示频给打爆这点还有让自己的眼睛不再看到类似的画面之外,恐怕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这样的矛盾存在了。

 

在自己对于这两款游戏还没有厌恶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仅仅只是单纯的无感和无所谓的时候,少女M也曾经试过跟随着大众的步伐,试着和常人一般感受并了解这两款游戏的魅力以及内核机制所在,为了这个目的,少女M甚至是空出了一天的时间来试着游玩这两款游戏,但当她接触到方舟生存进化(Ark)那复杂麻烦的界面以及游戏A那第一人称晃来晃去的视角之后,被庞大的信息以及晃来晃去的3D画面弄得头昏脑涨的她便果断的选择了放弃,将这两款游戏从自己的电脑之中写宅,让它们滚出了自己的互联网世界。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无法欣赏这两款游戏本身的话,少女M对于游戏A的态度应该还没有到如此偏激的程度才对,但很可惜事实并不是如此,让她心烦意乱的游戏A就算是从她的互联网世界滚出去之后却意外的还在现实世界中影响着自己的生活,这种防不胜防的感觉实在是让她十分的厌恶,但自己却又不好说出口。

 

因为和自己同居在一起的少女A特别的喜欢的这两款游戏。

 

少女M与少女A

 

少女M十分喜欢少女A。

 

——像是这么羞人的话语自然是不会直接从少女M的嘴巴之中亲自说出口来的,但对于少女A的这份心意自然而然的转化为行动体现了出来,少女M本身也是行动大于口头的人,无论做什么样的时候都会不知不觉的想到少女A本身,明明少女A的年龄要稍微比自己大那么一些,但同居时的少女A表现得却像是小孩子一般,比起自己还要让人操心的程度。

 

操心少女A的地方有很多,比自己还要糟糕的作息,不规律且只有肉食的饮食,这些都是让少女A本人无法放心下来的地方,但最担心的还是少女A所做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自虐企划,其中包括上次久违的回归直播吃的极辛拉面、24小时超耐久企划以及各种各样不达成相应条件就不下播的企划,每次少女A在完成类似的企划之后便一脸疲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昏睡一整天,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会被自己叫起来,在模模糊糊的随意吃了一堆东西之后便继续回到房间昏睡,直到第二天才回复到正常的状态。

 

虽然是这么说,但果然每当少女A做了这么一次之后,少女M的担心都会更上一层,她曾经用着嘲讽的语气对着少女A说着「你是不是真的是抖M」一类的话语,也曾经严厉的警告过少女A以后少搞点这样的企划要不然自己就不煮饭给她吃一类的话,但这样的话语对于少女A似乎没有任何的作用可言。

 

这周的「不上钻石不下播 」的挑战同样也是如此,在鏖战了差不多有一天终于完成了钻石段位之后,小小的脑袋努力的运转了一天,已经差不多当机的少女A只是随意和少女M打了声招呼后,匆匆忙忙的把已经放进微波炉里热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便当吃完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的休息去了,只留下了少女M坐在昏暗的客厅里注视着放在饭桌上的残羹剩饭。

 

果然还是觉得好寂寞……

 

就算知道这是少女A的工作内容,自己这段时间也是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直播,但果然还是想在空闲之时稍微和少女A说说话聊聊天,而这也是少女M与少女A两人偷偷同居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但现在这样的日子似乎和两人同居之前的那段日子没有什么区别。

 

“算了……”

 

少女M说着叹了口气,伸出手来开始收拾着饭桌上面她与少女A两人共同制造的残局,但自己的心中对于少女A长时间钻研的游戏A的评价再度跌到了谷底中的谷底。

 

少女M喜欢着少女A,但少女M却讨厌游戏A。

 

少女M与少女A与游戏A

 

少女M最近开始学起了做饭。

 

说起来理由也很简单,因为自肃的原因实在是太闲了,除了直播之外总要做些其他的事情,加上自肃能够点的外卖也渐渐开始变少,而且两个人既然生活在了一起的话,那么总是吃外卖也不是太好,所以自然而然的,自己也开始逐渐钻研起了料理的做法。

 

最近少女M所研究的料理方向,那就是让少女A在如何不发现料理包含着蔬菜的情况下吃下蔬菜这件事情,虽然知道少女A不爱吃蔬菜这件事情,但果然不补充一些维生素还有纤维对身体还是不好,所以自己也就只能是出此下策,只要不让她发现然后用味道掩盖蔬菜的味道就可以了。

 

简直就像是小孩子一样还要把食物藏起来让她吃下去……少女M叹了口气,将洗好的蔬菜放在砧板的上方,开始将其切成了丝状以及丁状之后,然后混入到了买好的剁碎的牛肉里,将其混在了一起然后拍成了肉饼的样貌。

 

今天少女M决定做的料理就是汉堡肉了,一方面是自己做过几次汉堡肉已经稍微有了一些心得,至少不会像是第一次在两人同居之前那样做得半生不熟,一方面是汉堡肉是最适合偷偷加入蔬菜还有用浓稠的酱汁来掩盖蔬菜味道的料理,在少女M所掌握的料理之中,唯独只有汉堡肉是可以做到以上这点的。

 

放入食物油,等到油热之后便开始将做好的肉饼放置其中,煎好之后观摩了一下确认蔬菜都没有出现之后便将其放在一旁然后开始调制浓稠的酱汁,这个环节若是有少女A的话就会顺利很多,但很可惜现在的少女A正在继续奋战着,而奋战的内容也相当的简单,今天的她又再度的做出了不到一百杀不下播的企划,现在应该还在晃着那个让她眩晕的镜头奋战在虚拟世界的另一端吧。

 

而少女A直播的游戏,则是让少女M极度讨厌的游戏A本身。

 

只是想到这里原本还算是愉快的心情便变得相当的糟糕,反应过来的时候原本开始做着的香浓酱汁因为煮的时间过久已经开始散发出了些许的焦臭味,赶紧关火想要即使止损,但果然还是没有办法止住这种焦臭的味道,算是有些自暴自弃的将这半失败的酱汁淋在汉堡肉的上方,看着面前这个卖相相当不好的汉堡肉,少女M叹了口气,端着两盘花了好长时间做的汉堡肉放在了餐桌的上方。

 

犹豫了片刻,少女M走向了少女A的卧室,轻轻地敲了敲门。

 

这是代表着饭菜做好或者是自己找少女A有事的一种暗号,毕竟现在的两人是偷偷开始同居的,如果让两边的观众知道两人目前的状态的话,恐怕是会引起一阵轩然大波的,所以在两人直播的时候通常都会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正在门前。

 

果然没有出乎少女M的意料之外,门内完全没有任何的回应,看来此刻的少女A应该是沉浸在了游戏的世界之中,一如既往的没有理会到此时门外已经做好饭菜的少女M,在稍微等待了一会拿起手机,看着在她自己的频道里奋战着的少女A,少女M叹了口气,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方,开始吃着盘子里的汉堡肉。

 

尝着盘中还带着热度,被有些焦味的酱汁所覆盖的汉堡肉,不知为何少女M眼眶之中的泪水堆积愈发的多了起来,甩了甩头忍住了即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少女M草草的吃完了盘中的酱汁,拿起了旁边放置的瓶装茶一饮而尽。

 

……果然做饭的时候还是要有人帮调味才行啊。

 

……

 

少女M一整晚都不在什么状态,就算是和他人联动的时候显得也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此刻的她开始思考着一件相当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样的同居生活是否有什么意义而言,或许还是回归到以前那样子偶尔才见一面的分居日子会稍微好一些,毕竟现在的日子和当初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不如再度回归到从前分居的岁月,这样还能稍微保持一些神秘感。

 

自己讨厌游戏A的原因或许也是因为这个样子,因为游戏A占据了少女A太多的时间,以至于就算是少女M与少女A两人同处于一个空间之中,但却依旧是感觉像是分隔着两地一般难受,甚至就连稍微聊上一句都变得极其的艰难。

 

自己不是讨厌游戏A本身,而是讨厌了占据着少女A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的游戏A而已。

 

联动也草草的结束,疲惫的少女M后仰着躺在椅子上方,挣扎着决定从椅子的上方爬起来区冰箱拿点茶过来喝的时候,推开门口,她便见到少女A正坐在饭桌的一旁,眯着眼睛美滋滋的吃着放进微波炉里重新热过的自己剩下给她的汉堡肉。

 

“直播结束了吗?”少女M愣了愣,便对着少女A问道。

 

“嗯,最后一把还是以吃鸡结束的,虽然很累但真的很开心哦,现在在把十几个小时的录像压缩转码,所以就出来吃饭了。”

 

游戏A,又是游戏A……就来拿我们两个人聊天的时候都要提到游戏A……

 

少女A摇摇晃晃说着自己刚才自己在游戏A里的神勇,但很可惜现在我们的少女M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她很想破口大骂让少女A不要再说游戏A里面的事情,但想了半天还是忍住了这股怒火。

 

“怎么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看着表情有些不太对劲的少女M,少女A停止了游戏的话题,将汉堡肉用叉子分成了一块之后,沾了酱汁后吞入嘴巴之中。

 

“我说啊……”少女M顿了顿,犹豫了许久要不要说出「我们还是分居」的话语,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你有觉得这个汉堡肉有什么地方奇怪的吗?”

 

“奇怪……吗?”少女A歪了歪头,“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了?”

 

“没什么没什么,就……想稍微问一下而已。”

 

“很好吃哦,肉也很足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比起以前吃的要有韧感许多,”少女A笑着说道,“就是酱汁感觉有些焦了,果然没有我来调味就是不行呢。”

 

“我也希望你能出来帮我调味啊……”

 

“嗯?”

 

“没什么没什么。”

 

看着用着怀疑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少女A,少女M连忙咳了咳,掩饰着自己此时的失态。

 

“如果好吃的话那之后我就这么做了吧。”

 

“嗯!”

 

看着开心的摇晃着自己身躯,吃着混着自己最讨厌的蔬菜的汉堡肉的少女A,少女M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把分居的话给憋了回去。

 

看看之后少女A本人厌烦同居生活的时候再提出类似的话题吧……

 

“那我也稍微休息一会了,今天你也播了一天应该也很累了吧。”

 

身躯离开了座位,准备和原计划一般走向冰箱拿出冰冻的茶的时候,小小的手轻轻地牵住了少女M的右手,回头一看,少女A正握着少女M的右手,紫色的魔瞳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着令人心跳剧烈的光泽。

 

“怎么了?”少女M赶紧回过神来,对着少女A问道。

 

“说起来有些奇怪……但现在稍微有一首想要唱的歌曲……”

 

“必须是现在吗?”

 

“嗯,不得不唱,所以稍微听着我唱吧。”

 

“……那就唱吧。”

 

少女M说着转过身来,看着闭上眼睛吸气的少女A,听着从她嗓子之中所唱出的熟悉的旋律。

 

どうして君きみが泣なくの(为甚麼你要哭呢)

まだ仆ぼくも泣ないていないのに(明明我都还没掉下泪)

自分じぶんより 悲かなしむから(因为你比我还悲伤)

つらいのがどっちか わからなくなるよ(让我也分不清楚 到底谁比较难受)

 

ガラクタがらくただったはずの今日きょうが(原本破铜烂铁般的日子)

ふたりなら 宝物たからものになる(有你我两人 而成了宝物)

 

そばにいたいよ(只想留在你身边)

君きみのために出来できることが 仆ぼくにあるかな(为了你 我能做些什麼呢)

いつも君きみに ずっと君きみに(无时不盼你 一直希望你)

笑わらっていてほしくて(能一直笑口常开)

 

ひまわりのような(就像向日葵那样)

まっすぐな その优やさしさを(直率的 那份温柔)

ぬくもりを 全部ぜんぶ(那份温暖 全部)

これからは仆ぼくも 届とどけていきたい(此时此刻起 我打算继续传递)

ここにある幸しあわせに 気きづいたから(因为我发现 此时此刻的幸福)

 

……

 

后面的歌词少女M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听下去了,现在的她可以说是完全处于震惊之中,而震惊的原因的原因则是因为少女A此刻唱的这首歌,对于两人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存在。

 

“怎么突然……唱起了向日葵的约定了?”少女M顿了顿,用着有些颤抖的话语对着她问道。

 

“该怎么说呢……”少女A努力的在自己的脑袋里组织词语,然后对着少女M轻轻地说着,“因为总感觉最近的你稍微有些心情不佳的样子,所以我也有在思考,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会这个样子的。”

 

“并不是哦,”少女M又说了谎话,对着少女A说道,“你只要坚持自己的步调就好……”

 

“不对,这样子是不对的,”少女A坚定的否决了少女M的话语,“既然已经决定我们两个人共同生活的话,只是单纯顾虑着一方的想法只会使得摩擦越来越多的,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同居生活。”

 

“所以就像是去年我和你说的那个样子,无论是心烦的事情还是开心的事情,都可以共同诉说,没有关系的。”

 

“无论是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共同经历欢笑还有苦恼,这也是我想和你同居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哦。”

 

夏季晚上的东京微微有些凉意,但少女A的双手却是如此的温暖,感受着这股温暖的少女M为自己先前的幼稚想法而感到有些羞愧,同居真的和两人分居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吗?自己手心中这股温暖的热量则是告诉了自己这个问题的答案。

 

在这种难过,在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这股温暖的感觉便是在分居时候所体会不到的感觉。

 

现在的少女M,已经完全没有了再度分居的愚蠢想法。

 

想要继续体验着这股温暖,想要再度和她过着这样的日子,哪怕是破铜烂铁的日子也闪闪发亮。

 

真的是,最喜欢了你啊,少女A。

 

“那个啊,我说あくあ。”

 

算是为了掩饰自己此刻的心境,少女M顿了顿,对着少女A称呼着她的名字,同时也说出了自己讨厌的那个游戏的名字。

 

“明天,或者过两天……能不能陪我稍稍的玩一下Apex……”

 

“真的可以吗?!めあちゃん?!”

 

“稍微玩一下的话,也没什……”

 

“砰!”

 

娇小的身影钻入到少女M——神楽めあ的怀抱之中,紧紧地抱着她,将自己的头埋入到了她的胸前。

 

“真的谢谢你了,めあちゃん……”少女A——湊あくあ用着只有两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着。

 

“偶尔也和我稍微说说其他的话啊,笨蛋……”

 

两人在这之后便不再言语,只是单纯的拥抱在一起,感受着双方的温度。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