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同人四周目】回响(3):上条当麻&欧提努斯(上只)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希望你能给出点明确的指示...别一副自己就已经完全置之不理,把整个都市都交给我的老丈人的样子——自从上次的那件事情之后,一切仿佛都出了岔子...如果一定要改变这些...一定要将更难以言喻的黑暗根除——那不就是你么?混蛋。”发出声音的人把腿抬到了桌子上,一副傲慢的模样——看上去似乎在跟空气说话。

  “...理事长这个职位,不是事必躬行的基层人员的哟——你应该更多地学会信任那些能为你出力的人,信任他们出色的才华与力量——再说了,难道,你所反感的那位救世主与那位神魔的实力你还不了解么?交给他们处理,很快就能结束一切了。”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回复的声音。

  随后,怪物转换了说话的对象。

  “Q魔。”

  “啊~我尊敬的主人~学园都市的第一~理事会会长~卫生间的地下王者大人~您有何吩咐?”

  这时候,视野内,某个用尾巴缠绕在一方通行身上的恶魔造恶魔半透明女孩发出了方吹的声音。

  “如果那两个家伙陷入困境,你能帮他们分析分析敌人的魔法元素的吧?”

  “主人是想在下附身于他们身上么?”少女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那笑脸的确能蔓延到耳根。

  “不了。远远地跟着。”

  “敌人是谁呢?主人。”

  “放心,应该比奈芙蒂斯那种怪物差不了多少,很符合你的胃口——”

  “...”




麦野美颜

  种精准打击对象的桥段只会在警匪片中上演,但如果要在服务店外的休息椅上毫无波及他人地干掉棕色头发的Level0小混混,不波及身边的其他人似乎是不可能的,像是绢旗最爱与泷壶理后同学,直接使用氮的反作用早早地下楼了——那样会在原地留下不可描述的长期没有冲厕所的味道,并留给棕色头发的人享用。

 枪走火,对于从事暗部工作的少女而言只是小事,也只是用灼热的已经断裂键后,将原子提升到激发态——为这位滨面仕上的个体的屁股上留下点难忘的性感烙印。但是对于服饰店的棉织品和丝织品而言,就好像是堆砌好的雪人被放到了微波炉里那样——除了展示衣服的铁架与碎了一地的玻璃,以及那些无机碳物质所留下的深黑色灰烬以外,就只有未被空气的法则所掌控的散落在的地面的纽扣了。

  “......听我解释啊,第四位——那家店的制冰机,或者说是整个自供运营的制冷系统出现了巨大的故障,大概是连用Level5第一位的能力都无力回天的那种——并且碰巧在今天,这简直比中彩票的概率也多不到哪里去的吧......”便装的滨面脸色惨白,坐在已经被烧焦的椅架上,抱着脑袋拼命地解释道。

  “——难道说,你希望Level5的第四名卑躬屈膝地向无能力集团的首领Level0同学做出三好学生般那样的彬彬有礼的表率和道歉么?”麦野沈利叉着腰,盯住那蜷缩成一团的某个男人。

  “样......那样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毕竟作为武装集团的首领,而且是要作为呆萌女友的大丈夫那样的担当角色,你这么给我些面子的话.....我还是会很愿意的啊......”

  “啧......先看看你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啊小滨面,这样的体态展示在那些少女面前,还不如裸着身体在艺术画廊上做人模啊————多么滑稽————形象什么的,大概只有吓到屁滚尿流的三岁小孩才会选择这种风格咯...另外啊,区区Level0,我绝不会放在眼里——像你这样,让我道歉什么的啊,呵,还不如做出点表率性的动作呢——不不,或者跪着来求我,让泷壶理后看看你的样子,或许呢,我会关照关照你的呢...”

  “——麦野酱,喜欢管弦乐的美少女,请原谅我这一次吧——公开透明的。我愿意为你献上SKILL OUT的全部财产——我愿意去把类钻大厦的——圣日耳曼的那些财宝都窃取给你喔...”只见男子毫不犹豫地,“扑棱”一声从椅子上摔下来,顺势跪在了地上,但是能清楚地听见关节炎的声响。


  

加纳神华

  “?滨面同学就连魔法师的财富都赶肆无忌惮地、夸下海口地去掠夺了么?别忘了这儿可不是第十五区,别忘了,这种大话,最好是当着那个双面派去好好诉说的吧——或者啊,至少也得有个十五厘米的神或者刺猬头在场的吧......”这个声音从服装店废墟的旁侧过道传了出来,那是某处表明了“安全通道”地地方,一个带着连衣帽新款连扣式的矮个子少年一边走出来,一边打趣地说——至少从他的角度,滨面仕上的丑态一览无余。

  “总之,蓝花......喔不,那名字实在是叫得太顺了——不过在我的印象里蓝花悦的确已经留下了矮个头,一个小孩子的烙印——”

  “喂!喂!什么鬼啊!”

  “这样是会让蓝花悦的正主难受的啊...加纳,请先放下在啃的鸡腿,再说出对大哥哥的羞辱的措辞可以么?我实在是......难以接受这种不尊重人的态度啊——”滨面仕上的双脚回到地面,微微颤动着双唇说道。

  “嘛...滨面同学的脸色实在是让人感到不适呢——”加纳神华一口将鸡腿肉吞了下去。

  “这是对item成员不严格遵守规则所做出的的略微的惩罚喔...”麦野双手一挥,飞舞的原子崩坏迅速的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了攻击后石灰与大理石以及装饰品的残痕与半吊在空中的灯管。

  “这可真是...比原子崩坏还要精准啊...麦野——精准踩雷,哪壶不开提哪壶——总之啊,说话应该要三思呢。”滨面紧张地回应起来。

  “什么?”

  “嘛...现在可怜的加纳酱的脸色与我的也差不多了呢......”这句话才让麦野沈利意识到了祸从口出,转头看向脸色低沉的鸡腿少年。虽然对芙兰达的遭遇与对加纳神华的关联,麦野并未看得过重,但是她更忌惮的是由此可能引发的第二次圣日耳曼事件——倘若如此的话,如果恰好那个刺猬头又不在场,一切就会比较麻烦了。

  “这可...”麦野咽了咽口水。

  “哦啦哦啦——不遵守规则的惩罚怎么能这么轻呢?果然还是得让滨面同学体验到首尾分离,腰......斩之类的吧...就像是把整个人塞进分液漏斗,好好地上口出,下口出喔——麦野啊,虽然已经没有像那种魔法师那样的江湖骗子了啊喂——

  但是,有的仇,但是还是难在心头——

  加纳冷冷地盯了麦野一眼,尽管顺着那冷峻的眼神传播的源头,有一股炸鸡腿的香气慢腾腾地飘到对面二人的鼻子里。


  

而言之...各位,现在,能否暂时放一放手中的活?”

  某个尴尬的局面甚至没能维持到三秒钟,就被这句话迅速地打破了,很明显,三个人都听见声音,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我——我在这啊——白痴们!”少女用力地重述了一遍,以便于三个人更好地找到声音的来源,在被原子崩坏搞到杂乱无章的某块区域内,被原子崩坏误伤到已经烧焦的并以甲烷的键角摆在那里的沙发上,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了一个十五厘米的神魔身上。

  “是你...半裸的限量款手办么?”滨面打了个寒颤。

  “唔...真是想到什么,什么就出现了啊...”

  “人类,知道用手办那么愚蠢的词汇来形容神魔的后果——或者说意味着什么么?”欧提努斯脸色一沉,但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则变成了更可爱的生气表情款限量版手办。

  “行了行了——我是来这儿,宣布——”

神魔

  欧提努斯选择了不予以这些人类理睬。

  “哟!是那个新上任的怪物颁布的新花样么?想想都很刺激呢...”充当item调和剂的滨面试图在此时彻底引开话题,让那二位暂时性地忘掉由芙兰达为中心所引起的一系列矛盾。

  “这样的话请稍后再吩咐吧——再说了,item的内事也与我无关的。但,我们之间的内事呢?第四位?”虽说加纳已经理智了不少,不会成为那个被三言两语轻易引导成扭曲的杀人工具的人,可,当初仅仅一步之遥——仇还在那儿。他好像又失去了高光——

  “唔——”麦野没有回复。

  “当时以蓝花悦做出这些行径,的确是懦夫的表现。后来还是跟你们经历了不少的——现在的我,仅以加纳神华个人的名义,无论我们之间也搭建了信任什么的罢,但对你杀掉我重要的人——恩仇分明,我总有一天会用自己的实力来挑战你的,麦野沈利,你就做好被打趴下的准备和觉悟吧。”还是那副小小的身躯,尽管没有天资过人,尽管没有与神魔对抗的实力,但是当他一如既往地说出这些打嘴的中二词汇的时候,就已经具有第七位所说的“骨气”了吧。

  “呐...这样就可以了吧——那么接下来请允许到item的任务时间,请餐盘尺寸的神明告诉我们item的下一个任务咯...”麦野作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但她很明显地接受了这份挑战。

  “要是杀人什么的...太棒了。”

  “喂!”滨面制止。

  “不是说好了结束了么......不再帮里世界那帮人干这种地沟油加料的勾当了么...我们正大光明的合法工作不是早就都有着落了么,呐!”

  “噢~?难道说我们要把人类最强的话当作耳边风么?不接受这种诉求的话...作为暗部的一员,其实融入这五光十色的日常已经无法让可怜的少女赎罪了吧...因此啊...我们这么做,不仅仅来钱快的——老娘的原子崩坏总不能天天用来当作咸鱼队员的戒尺吧——无论是什么情况下,item才是我们的本分工作噢——小滨面。”麦野满不在乎地给出了反驳。

  “呵...那么,我就算与全世界为敌,也要阻止你了——”

  滨面就好像背过台词一般,把这句话毫无违和感地脱口而出。



  “恶心——”麦野。

  “恶心——”加纳。

  “人类,恶心——”欧提努斯。


  

  “——为什么啊,明明那个救世主跟我说,他就是靠着这句台词拨动了神魔大人的心弦的啊...”

  这句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人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在场的十五厘米手办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般的恶作剧计划,比如在奶茶里加芥末什么的恶趣味:

  “作为当事人,我并不否认这一点。不过,那种话,还是得有担当的人说出口才应景噢——无非是某个已经窘迫到在丹麦雪原上带着半裸少女躲避全世界追击的情况下才会成立的演算——人类,很明显,你的情商与南极的北极熊一样。”

  滨面:“哦...也就是说,只要带着半裸少女在丹麦雪原上裸奔,符合这种条件的话,就会有那种浪漫感了吧...嗯...我会跟泷壶酱商量的。”他的口气,似乎已经把这种操作当真并跃跃欲试了。

  “啧啧啧...想想她们会说什么啊——这样的滨面~我也是支持的呢~这样的滨面超恶心了呢~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呢~”麦野用粗犷的声线模仿泷壶与绢旗的声线,可惜没有想象中那么甜腻,反而给人一种吃了一秤砣的感觉。

  “小上~”

  “呕...”

  “如果上条当麻上楼,他大概会对这声小上更加感冒些...”欧提努斯终于打断了这次谈话。

  “但是,正事是...宣布item正式解散,同时各位需要为此承担犯过的罪孽的后果——当然不会让你们直接暴死街头。”氛围,从这一刻凝固起来,刚刚的所有谈话与玩笑一瞬之间仿佛变成了一场大战前的助兴或开胃菜。

  瞬间,三个人做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反应。

  滨面就像是刚刚中了几亿的彩票一样,又惊又喜又忧。

  “什么后果?倘若...能看在item的苦劳下的话,让这些从事黑暗的少女们浪子回头什么的,我是举双手赞成的——只要从轻处置,我愿意帮她们承担的。嘛...总之——绝不能让她们再被里世界的黑暗当作手段了啊——新理事会长...很良心呢...”他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什么时候轮到打杂兵与炮灰来为item的意志发声了?小滨面——我到也想与你这样的白痴划清界限,但item——就没有了?苦苦经营的暗部组织被那个新上任的混蛋一句话给解决安排掉了?如果——是在开玩笑,老娘认为最好适可而止——但如果是真的,那么即使派了神魔这种相位之上的存在来当使者,我也会试着用整栋大楼的原子键能与互斥原则作为陪葬品——想必这一点,手办小姐要清楚些的呢...”

  说这话的时候,麦野的表情仿佛是有人把心爱的鱼罐头打翻在地面上——或者是,远远不止。光是感受到AIM的压迫,急剧上升的室温,就能体会到那该死的敌意了。

  加纳没有发表任何观点,退开十步,继续啃着鸡腿。

  “什么嘛...item...还会留下什么?”他单纯吐槽。

  “你这笨蛋不会明白的东西。  ”

  是的。

  某个集团,是唯一的家,即使当初只是当作工具和部下来对待,但是每次在家庭餐厅里坐着喝饮料的四个人...聊着些新上映的A级片,吐槽着学园都市的那群人——就算它对外充斥着令人作呕的形象也好,但是...

  “倘若你代表着那头白发怪物——一方通行而来的目的是强拆了我们的定居点,那么,即使多么破旧,多么丑陋,这就成为了我们成为必要之敌的理由了。管你是手办还是神魔。”

  麦野沉住气。

  那个具有十分之一神魔躯体的魔法师,笑了笑。

  “这么说来,item的暗部成员已经完完全全地成为了学都里世界地附庸物,并且无法挣脱了呢...既然这样...”欧提努斯抬起了纤细的手,作出了施法的预备动作。

  “不啊——我说你们——为什么...为什么把这种事当作你死我活的下场了呢?...等等吧...你们所描述的item其实根本不是同一个东西的——无论是小手办也好,或麦野也罢,你们所针对的分明是另外一种无聊的意义。”

  “那头怪物想要根除的自然是学都高层利用的工具,那个暗部附属下的item——是指提供给势力之间勾心斗角的手段么?而麦野酱...”

  “人类,你倒是看得很通透。”施法被暂停了。

  “额...嗯...总之啊...麦野所指的是我们这个集体...能相互扶持...已经一路走过这些艰难与磨练的伙伴和羁绊吧...对吧...麦野?”

  加纳反驳:“不不,我并不认为这家伙会多看重队友呢...当初可是连...”

  “那是背叛啊!”

  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安静咯。”

  “减小学都的损伤也纳入了理事会的计划之内——因此,如果合理的话——宣布解散对你们这群心智尚未成熟的初高中人类,况且相处了那么久,的确有些太过残忍了。那么,人类——你有什么看法呢?”这个外貌实际上甚至连初高中都达不到的半裸神批准了滨面的思考方式。

  “唔...既然这样的话,我们item不如直接脱离暗部组织,彻底销毁与那些的联系——接受惩罚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我们可以改变去做科研...做慈善...做宣传团队什么的——总之就像是独立军团那样的存在了。”滨面自大地说道。

  “妥协...果然小滨面还是这么没尊严啊——重点是你这家伙老是代表着item发言,实在是太自大了啊——总之——如果你们宣布驱逐item离开暗部,顺便给点资助费——而不是把罪罚给我们这些有苦劳的人——已经不常从事暗部工作的我们也许会答应——我已经毁掉无法回头了,但是像绢旗最爱那种年龄......还有机会。”

  唐突的沟通和谈判,却瞬间让剑拔弩张的情况得到了好转,同时室内的温度也不知不觉下降了。

  “明白了...倒不如说,让暗部解体更为便利些啊——会给那怪物上报的咯——我还以为要让我的资深助理理解者小哥上来处理下大战的余料。这些都省去了,实在是让本神苦恼——再说了,这可是上只同人文,却一直在跟你们聊天——直到现在都还未曾出现福利的桥段——那家伙直到现在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神魔发出了呻吟与叹息。

  “那么...各位,就这样决定了,在三秒以前,item正式脱离暗部,干你们想干的事情咯。另外,生活资助费就直接跟那个白色翅膀的维密天使交涉——就这样...”


  

  神魔要离开了。

  一瞬间,

  在窗外——巨大的轰炸声将玻璃震碎。

  剧烈的浓烟与高温在外面的街道上空盘旋。

  听到路灯倒塌的声音。

  听到有什么在呼啸的风中掠起。

  有残影,

  就像是坦克军团来炸街的特效片。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回了在街上的小哥。


 

回响(3):上条当麻&欧提努斯



  

 入。

  “所以从那边接过来的降压变压器...总该是有用的吧——大约高出击穿电压一点点,我们只需要稍微替换了一遍输出处的线圈匝数,另外要准备好三相滤波器,在惊喜之前,不要搞出太大的动静来。"

  “好的。”

  “另外,请务必把破坏力的声势造大一点。”

  “上次学都摆停的时候难道声势还不够大么?”

  “还真是在意这些点呢...”

  “总之,知道了。”

  电话挂掉。

  蓝色头发的眯眯眼坐在车上,用枪指着司机。

  ”开快点哟,拜托了呢~“

  ”没...没问题。“

  驾驶座上的小伙子瑟瑟发抖。

  出租车在暗巷达到120的速度。

  电话又打了过来。

  “你准备怎么对付神魔呢?”

  “如果你把握了妖精化的缺口,那么一切都很便利了噢——甚至有的时候能不受到生命之树运转规律的控制呢~甚至是像大恶魔,都是依赖于反生命之树的规律而来的,333的幸运数字嘛——一切都是按照那种东西运作起来的。但是——对我——不就能都无效了么?”

  蓝发的人口气很轻松。

  “嗯。好运。这笔酬金想必是很宝贵的啊。”

  “岂止是宝贵...意义重大...”



  

场景转换


 到HAMAZURUA的嘶吼声,当麻倒吸一口凉气。

  “交涉还是我去吧——人类,你只需要管好今天的伙食,做好家中的贤妻即可。”欧提努斯调侃着。

  “不过...等到剑拔弩张的时候,你直接坐电梯上来就行——我不会把整个大楼的运输工具都破坏掉的——总之...item的成员要么会重残,要么当场死亡,希望你不要介意咯。”

  “什么不要介意啊!欧提酱!我知道人命在你眼里的确是一文不值的,你也很喜欢用绝对的实力去解决问题——但总之啊——不要用那种姿态去伤害别人啊!能和谈就和谈,和谈不拢就给我打电话——我就在楼下买吃的...随叫随到。那些都是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不要...”刺猬头小哥补充道。

  

  “魔可向来奉行的都是绝对实力至上主义哦,除了与你的羁绊呐——像是死缠烂打一万多次...其他人在我心里都毫无意义——凡人所谓的意志和情感,总是脆弱到转瞬即逝,就好比早上想要发奋图强努力学习,到晚上就已经在通宵排位什么的。因而我向来都不信的——干掉就干掉...”

  欧提努斯这么说着,消失在画面中——顺便一提,她这么说的深层意思是——

  “其他人在我心里都毫无意义,总之,既然理解者不想让我伤害她们,就只能委曲求全了。”

  当麻摇摇头,扭着腰:“这家伙,还真是把任性贯彻到底了。”

  只留下当麻一个人站在那。

  ”那么接下来,到四周买点东西也是不错的选择呢...“


  

 少年的视野发散的两旁的铺面上。

  街道上为数不多的几家冷饮店都打烊休息,唯一的去处是接近大楼的小型便利店。进入——上条先生立刻集中目光搜集那些带有”打折出售“或者”包装附赠“字面意思的区域——在饮食方面,这个男人已经接近了僧正那样的辟谷行为——为的是一家四口——幼女/手办/三色猫/自己。

  ”如果她能稍微晚点办完——我就能找到充分的借口——晚点到家——然后宣布上条大人的疲惫状态——已经困乏到无法举起双手做菜的情况,就能用速食面解决了——所以...祈祷nia!!请神魔大人务必晚点下来啊——不然没钱买菜的真相曝光——那个伶牙俐齿的白色幼女就会对我进行伶牙俐齿的伶牙俐齿了...九折...七折...啊啊啊啊啊啊!还是这么贵!”

  “好羡慕那个有着一百多少女的军团首领...上里想必从来都不会担心这些的吧...惨不忍睹的上条当麻先生只能扮演这样的角色——!!!还没钱————不幸啊!!!!!!!!!————————————那就把速食面换成火腿惨,早中晚各两根!牛奶换成白开水!”

  对于他而言,挑选打折食品甚至比拯救世界更为困难。


  

  “嗨,阿上。”

  “欸?”



 12.请在点赞、投币、收藏和评论区证明:有活人存在。        (请列出详细过程和步骤)(12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