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对大家说的话


致大家


大家好。我是hololive所属的夜空梅露。

非常抱歉在一段时间内都没能进行包括直播在内的各种活动。

在这里主要想向大家说明以下几件事情。


●2019年10月开始发生的事情

●生日3D直播中止的原因

●现在的情况

●对支持夜空梅露的大家说的话


会有点长,还请耐心地看完。



■2019年10月开始发生的事情


2019年10月,我从匿名的Twitter账户和邮件收到了骚扰信息。

在Twitter也确认到了多条由匿名账户发布的指名道姓的,包含诽谤中伤与性骚扰要素的推文。

在事件发生最初,我认为是互联网上常有的事情,就未进行任何回复,仅仅只在Twitter屏蔽了对方,当做看不见。

然而事态随着时间发展却继续升级。此类账号越来越多,即使屏蔽也会有新的账号进行同样的行为。频率之高,让我在精神上十分疲惫。


■生日3D回直播中止的理由


上述的事情频频发生。在2019年10月31日我的生日3D直播回之前,我收到了一封邮件。

邮件的内容与Twitter上的相同,是诽谤诋毁和性骚扰。

但与一直以来不同的是,邮件的送信人(邮件地址的注册者)处于可见状态。

是一位与我有过多次接触的身边的人。

虽然并不确定是否是他本人发送的邮件,但由于是其他人都不可能知道的一个名字,

所以我对这件事感到十分恐惧,第二天就与警察,谷乡董事,还有cover公司的员工们商量了这件事情。

虽然当时没能确定是否是由本人发送的邮件,但是


・ 对方知道我的个人信息

・ 对方知道我的日程安排


考虑到这些风险,警察告诉我“尽量不要在10月31日去录音棚进行3D直播的收录。”

因此,我不得不临时取消了10月31日生日的3D直播。

当时能够确定的信息很少,无法公开说明这些状况,所以对大家称是“身体不舒服”。


当天我也非常期待直播。不过比我更加期待那次直播的大家,在2D直播中也为我祝贺的大家,没能进行3D直播,并且突然取消,真的非常抱歉。

另外,今天之前一直没能告诉大家真相,真的非常抱歉。


■现在的情况


我也与警察商量了这件事情。但依照当时的情况,警察并不能采取任何实质性的措施。

在与警察商量这件事情的阶段,有一些本应帮助我解决问题的人们,我也很希望他们能帮助到我。

但他们明明知道实际情况,却说出了一些未经考虑的话,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解决问题方面都完全没有给予我帮助。对于这样的情况,我真的感到心身疲惫。


因此,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求助了一位律师。

通过律师,我向生日3D直播回前给我发送邮件的人发送了一封存证信函。


对方承认了以下事实:


・自己是邮件的送信人

・在Twitter用多个账号进行骚扰行为


从而双方开始进行协商。

在受到骚扰期间,我的确感到非常害怕,也因为这件事情产生了很多不好与懊悔的回忆。


考虑到在针对这件事情对对方采取措施时,可能会发生个人信息的外带和泄露。

因此,在协力方对对方采取措施时,我提出了以下两点要求:


・由于与个人信息有关望慎重处理

・在采取措施前,提前与我联系,商定处理办法


但是,尽管我多次询问协力方的负责人,协力方也直到事后才与我取得联系。

这件事情也令我感到非常遗憾。


由于以上的原因,我对活动的不安越来越深。就连对夜空梅露的单人直播与活动也感觉非常不情愿。因此变成了现在这种活动半停止的状态。支持我的大家,让你们感到不安和担心真的非常抱歉。

到2020年3月为止,对方已不再进行骚扰行为,整件事情正在迈向解决。


■想对支持夜空梅露的大家说的话


在Twitter自搜,会看到很多诸如“一直等你哦”的温暖话语,还有为我画的fanart,还有很多最近喜欢上我的人发的推文,真的感到自己被拯救了。

谢谢大家。


其实,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

但我想,把这次的事情挑明也会有助于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我不希望hololive的其他成员们也遭遇类似的事情。

出于这样的心情,我向大家报告了这些事情。


还请尽量不要向和这次事件无关的人们询问这件事情。特别是hololive的成员,我的妈妈あやみ。

另外,如果有人在网上发布我的说明中没有的信息,也请不要把它当做事实来进行传播与扩散。


我这次有些自私任性,对不起。

但我还是很喜欢hololive的大家,观众的大家,咔噗民的大家。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开开心心地直播。


hololive  夜空梅露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