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恭抢亲记(2)

  陵越欲哭无泪地想要把忘琴扒开,但是小家伙紧紧抱着他,死活不肯撒手。

  此时,欧阳少恭开口道:“陵越,只要你现在跟我走,所有事情我都可以不追究。如果你非要娶她……”

  那他就一把火烧了天墉城!

  从他一身红衣闯入喜堂开始,陵越的心就一直狂喜着,可是……他册头看了看芙蕖,她已经二十八岁了,一个女子被耽误到这个年龄已是很糟糕了。何况,她为他毁了容貌又坏了脑子,若是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弃她不顾,将她置于何地?

  “当日/你亲口所说,与我恩断义绝,如今却来毁我婚礼。我陵越,今生今世,只会爱芙蕖一人。”

  说着,掀开盖头,侧身吻了芙蕖的额头。

  欧阳少恭抬起手掌,天墉城的弟子们纷纷拔出了剑。

  芙蕖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大师兄,你走吧,我知道你心里是他,我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闻言,掌教真人有些着急:“芙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掌教真人现在是非常纠结的,以芙蕖这个年纪又毁了容貌,脑子也时好时坏,要是陵越走了,还有谁会要她?可是陵越跟欧阳少恭有一腿就算了,还是当受的,还生过孩子!换做天底下哪个爹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陵越急切地拉住芙蕖,将她抱在怀里:“不,芙蕖,你不必如此的。这一次,我选你。你相信我,我会爱你的。”

  陵越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明明不爱她,明明欧阳少恭就在眼前,凭自己的内心早该跟他走了。

  只是看着芙蕖一次一次退让,两生的愧疚让他不忍再让她伤心了。

  陵越的举动彻底惹恼了欧阳少恭。

  掌风扫出,一声脆响,陵越觉得膝盖一阵剧痛,跪倒在地。

  “你……”陵越不甘地抬眸看他。

  “属于我的东西绝对不会让给别人。既然你执意不肯走,那我只好打断你的腿,再把你绑回去了。”

  一个新弟子傻乎乎地站出来打抱不平:“你看不出来他不愿意跟你在一起吗?毁人婚事要遭雷劈的,还有,强扭的瓜……”

  欧阳少恭斜睨了他一眼,一掌将人打趴了,然后走到陵越跟前,挑起他的下巴:“他心里的人明明就是我,陵越,你说对不对?”

  欧阳少恭的眼里满满是挑衅的意味,但在其他人看来,却成了调戏。这个姿势,和他此时的神情也很让人误解。

  陵越觉得七窍生烟,只想大吼一声:我才是攻!

  “欧阳少恭,你哪来的自信?我早已不爱你。就算你逼我,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所有人,你要她还是要我?”

  陵越很是无语,腿都给他打断了,还有什么好选的?说得好像他选了芙蕖他就能成全他似的。

  陵越怒视着欧阳少恭,欧阳少恭也不恼,只是轻声警告:“想清楚了,你不要逼我。”

  “我要芙蕖!”

  虽然知道反抗是没有意义的,作为一只攻,陵越觉得怎么也得挣点面子回来。

  欧阳少恭看向他,目光越来越意味深长,而他逐渐上扬的嘴角也让陵越汗毛倒立。

  该死!这样惹怒他,他不会大开杀戒吧?

  陵越还在想怎么阻止欧阳少恭的杀戮时,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在欧阳少恭的怀里。刚想挣扎,对方已经点了他的穴道。

  然后,是翻天覆地的吻。直吻得陵越头昏脑涨,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欧阳少恭这回是真的豁出去了,都不要这张一千多岁的老脸了呀!

  芙蕖本来觉得自己应该心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么醋味满满又攻气十足的欧阳少恭,她想笑。

  算了,还是憋着吧,回去再偷偷笑。

  陵越哪里见过欧阳少恭这阵仗?已经完全傻掉了。

  然后,欧阳少恭把带着一脸草莓的陵越推到芙蕖跟前:“这个人,你还要?”

  欧阳少恭素来待女子是温柔的,但他眼里分明在说:你敢说一个要试试!

  芙蕖还没发声,掌教真人已经嫌弃到不行:“不要了不要了,你喜欢你带走吧。”

  欧阳少恭便将陵越拦腰抱起,还笑得一脸宠溺:“宝贝,天墉城不要你了,跟我走,我带你回家。”

  欧阳少恭抱着陵越,走得缓慢却也潇洒,身后还跟着屁颠屁颠的小忘琴。

  ♥

  掌教真人看着这狼藉的场面,心里哀叹他苦命的女儿。

  芙蕖望着他们的身影,嘴角含笑:唯一一次,他们差一点在一起。可是勉强而来,也不会幸福吧。你们是相爱的,要幸福啊。

  人群中的千羽一直注视着芙蕖:付出一切却在最后被人抢走了新郎,不怒不怨,还能有如此祝愿的眼光。真不是一般女子能做到的。正因如此,他才会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吧。

  婚礼毁了,最难堪的怕还是芙蕖。那么,能不能,再去争取一次呢?

  “芙蕖师姐,我喜欢你很久了。五年前,我没有福分娶到你,现在,你愿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

  芙蕖有些诧异:五年前她逃婚必也让他十分难堪,何况她如今这个样子,在外人看来又和陵越不清不白。他怎么还愿意娶她?

  芙蕖忽然想起,在她疯疯癫癫的五年里,除了陵越,还有一个人一直在她身边。因为她只能允许陵越的靠近,所以他就一直站在不远处观望她。陵越不在的日子里,她发起疯来,也是他一直陪着他。

  原来这些年她为陵越执着,错过了一个待她如此真心的男子。

  “可是我配不上你。”

  “不,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好的。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他的眼底毫无杂质,很是认真。

  芙蕖微笑着伸出手:也好,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去触摸幸福。

  ♥

  原本走了很远的欧阳少恭忽然折返,对芙蕖道:“芙蕖,我欧阳少恭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帮过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脸。”

  握着千羽的手,芙蕖点点头。

  陵越全程把头埋在欧阳少恭怀里:他现在是没脸见任何师兄弟了。

  出了门,欧阳少恭还气陵越:“你看,才走了多大一会功夫,人家就重新找了一个。看来也不是非你不嫁。”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