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亲友被杀,昏迷4年后,新娘单挑致命女人刘玉玲

看电影嘛,最重要是看得开心。

在现实中想做而不能不敢做的事电影都可以实现。

没什么复仇恒久远,是因为没有那么多波澜壮阔的仇人,也没有那么多天崩地裂的报复。

但是遇到怼不过的人,腹诽的同时,会不会想上砍刀呢?

先上片名,《杀死比尔》

没错,就是讲了杀死比尔事件。

影片一上来,先声夺人。

求生欲满满的喘息声,黑白画面才出来,新娘穿着婚纱,满嘴满脸是血,比尔绅士地掏出手巾(上边写着自己的名字),给她擦干净嘴边的血。说,亲爱的,我不是性虐狂。我会对其他人,但不会对你。

下一秒就掏出枪。

她说,比尔,那是你的孩子。

但是已经晚了,子弹击中她的太阳穴,飞溅出血。

悬念开始——

这场婚礼,是比尔和她的吗?

是比尔布置了和她的婚礼,以在婚礼上杀她吗?

他们是仇人还是爱人?

情杀的话,新郎是谁,也被别人杀了吗?

比尔以为孩子是她和别人的,连自己的孩子都杀了吗?

……


不按套路出牌的时间线

如果从两人的纠葛开始谈起,到比尔杀她,再到她复仇,这是沿着正常的叙事时间线走;

反过来,她向多人复仇的过程,穿插着数名仇人的来历,最后一场才展示比尔杀她的原因,如此倒叙加插叙,剧情又十分清晰明快。

比尔为什么杀她,这个终极疑问,就会一直悬在观众脑海,她要向这么多人复仇,到底她和比尔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

导演昆汀就是这样,让叙事结构带动剧情反转。那些非比寻常的观念和举动,乍见近乎疯狂得不知所谓,等待着娓娓道来,会发现原来一切都有源头。

当然不排除上映效果和保护票房。整个故事由2部电影组成,2并不是1的续集,而是共同讲了同一个故事。1的结尾留了许多悬念,让人迫不及待地想知道,2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年看院线的观众,胃口被吊了几个月。

从未停止反转的剧情,鬼才知道导演在想什么

血色婚礼后,导演让观众带着百转千回的疑问,进入了序幕,那首《Bangbang My Baby Shot Down》悠然响起。我的爱人击中了我,似乎在为剧情服务。

接下来的演员表是作为情节的一部分出现的,介绍了比尔在内的5个成员和演员。


血色婚礼后的第一章,是杀演员表上的第二个人。

女主已经杀完第一个人了。这里是导演的第一次剧透

你看不是杀第一个人,也不说女主脑袋上挨了一枪,怎么活过来的。

她就这样在一座房子前停车,按门铃。

门开了,警报一般的音乐响起,婚礼上的惨烈重现,和对面的人脸交织在一起。

她一拳打中面门。然后两个女人,虎虎生风,招招致命地打了起来。

玻璃茶几的桌腿


不知道这是什么


陈列架


菜刀和平底锅

不到这时,你都不知道各色家具功能不一,竟都有杀人的性能。

就在两人分别执刀,势均力敌,不敢轻易出手,对峙两旁时。

女主人看见放学回家的小女儿,凶狠的目光变得,闪烁,迟疑,哀求。

在小女儿开门的瞬间,两人同时收刀,藏在背后,面向她。

在女主人的引导下,刚才还手起刀落的女主像个邻家阿姨一般,和小女儿寒暄了起来。

听到小女儿4岁,女主说,我曾有个女儿,现在也差不多4岁了。

她已经失去了她的女儿。这也解释了,面对恨不能一刀毙命的仇人,因为对方哀求的目光,能够立刻收刀,她不是动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恻隐之心,而是睹物思人,看到别人的女儿,想到自己的孩子了。

害她失去自己孩子的人之一,就在眼前,绰号铜头蛇。女主的绰号是黑曼巴蛇。都不是什么善茬。

好了,女儿被支走了,是不是要继续上半场的厮杀了呢?

并没有。

厨房里,铜头蛇给女主倒了杯咖啡,知道她的习惯是加糖加奶;女主要了一块洗碗巾,擦了擦淌在脖子上的血,包裹住腕臂。

桥豆麻袋?!

这有什么操作,刚才不还是喊打喊杀,置于死地,什么家伙什都用上了,怎么现在还喝起咖啡养起伤来了。说好的按套路出牌呢,说好的快意恩仇,干净利落呢?!

正当局外人疑惑时,两人马上给出了回应。

堪称史上最惊艳的复仇理论。

改邪归正是你的事,和我惩罚你对我的伤害没有冲突,也不会抵销。这都不算复仇,这叫做公平。

拜托,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当时死在你屠刀下的人,又怎么算。

铜头蛇见求饶不能,就约定两人决斗的地点,时间,武器,甚至穿着。总之像小说里的景物人物描写一样,描述得十分有画面感。

女主喝着咖啡,铜头蛇在厨房为女儿忙碌晚餐,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突然铜头蛇举起藏枪的麦片盒,冲女主开了一枪,没打准。

女主一个咖啡杯掷过去作掩护,之后一飞刀,立中胸口,毙命。

你们刚才不是说好要在今晚的棒球场里,穿着一袭黑衣,还要戴上黑头套,拿着刀对砍的嘛。

说话声波还得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说话的人就这样被一刀致命了。

从一开始打嘴炮,她们互相就没在意过。因为她们从来都是动手的放狠话没用的,咬人的狗都很暖。

就是,让人震惊,这画面太快,我脑子有点儿慢。导演我们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这反转,人与人之间的最基本的信任呢?!

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导演,怎么办,好霸道好喜欢。

女主拔回自己的刀,铜头蛇的女儿在她身后,两只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这一切——妈妈倒地身亡,血浆四溅,地上撒满了糖。

女主竭力避免这个状况,但这个最残忍的场景,还是被4岁的孩子看到了。

既然如此,女主也不避讳,拿起就近拿到的布,擦干刀上孩子妈妈的血。这是你妈妈应得的下场,如果你想报仇,可以来找我

女主回到车里,拿出本子,将排在第二位的铜头蛇,用笔划去。

然后你会发现,第一位的已经划去了。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要将杀死第一位的过程了呢?

当然不。

是时候该解释,脑袋中枪的女主为什么能够神奇地起死回生了。

活着的新娘被送进医院,一直昏迷。独眼的加州山毒山蛇化妆成护士来杀她,被比尔的来电阻止。

4年后,女主醒来,并不知道自己曾经历过这样一场化险为夷。她醒来,太阳穴处的弹洞还在,她为失去孩子而哭泣。

她割断皮条客护工的脚筋,将积压多年的仇恨发泄到他头上;

用门撞头

下肢没有恢复行动力,仅靠双手的力量将整个身体带入车内,握住车内把手时,手腕额头冒出的青筋,也都是对比尔的恨意。

Cult,漫画,武士刀,李小龙,制服诱惑,暴力美学……只有观众想不到

不只剧情处处反转,画风也经常突变

女主杀的第一个人,是百步蛇,东京黑社会大姐头。因为她最好找

杀她前,女主回顾了一下百步蛇的前半生。

提到日本自动切至动漫模式



血浆像喷泉瀑布一样旋转跳跃,真人画面也同样费血浆。



不管是什么死法,飙着血的场景都很暴力,美不美暂且不论,但是印象深刻,既有切肤之痛,又有杀戮之快。

据说导演坚持不用特效,而是用张彻导演的方法,用避孕套装好血浆,女主杀到谁,演员就自爆。两部影片用了430加仑的假血浆,1703升,要3407瓶矿泉水那么多

多年后,《王牌特工》爆头烟花,全是梦幻

在杀百步蛇之前,女主寻找合适的武器,日本武士刀。你能想象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人,拿着日本武士刀砍来砍去吗?还要穿着李小龙经典的黄色运动服

电影海报直接将这些元素摆在观众面前,认真你就输了,没有什么不可以

铸刀的服部半藏(没错,第一次听这个名字,是在《爱情公寓》,还以为杜撰的),用一个月时间铸成了此生最好的作品,拿着这把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赠刀仪式,三个人穿着武士服,bgm是一听就知道的日式哀婉曲调,逐渐加入号角的旋律,淌着血还举着刀,弥漫着视死如归的悲怆和凛然

杀百步蛇是在青叶木屋,二层楼,一楼有舞池和朋克音乐,歌者穿着露背旗袍,赤脚,有的弹着吉他,有的敲着架子鼓。

两边有两方水池,多处屏风灯笼,木制镂空楼梯通向二楼包间,打开绘有山水画的拉门,里面是榻榻米卷轴,瓷器,和清酒。

百步蛇身边的两员女将,苏菲和Gogo。

法日混血儿苏菲,盘着丸子头,穿着中式长袍,搭配欧式高跟鞋,涂着红亮的脚趾甲


日本人Gogo,17岁,穿着经典的水手服,武器是流星锤

她们,和百步蛇手底下的疯狂88人组,成了阻挡女主复仇的炮灰。

打斗中,画面颜色转变都有契机,不突兀。女主徒手摘掉了一人的眼球,画风变成黑白,双方在黑白质感中打斗。后来电闸被拉掉,画面是泛蓝的黑,角色又在黑暗中凭感觉打斗。


导演不是在拍电影,导演在玩电影

打斗完毕,这家店,像个屠宰场一般,断肢遍地,血流成池,哀嚎不迭。

女主找到百步蛇,金发武士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在充满禅意的日式构景中,得见和雪景融为一体的一袭白色和服。有雪,有松,有亭,有石阶,有木篱,有泉水。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她们在诗里残杀。看花落泪,杀人不眨眼。凄凄艳艳。

片尾,比尔问苏菲为什么其他人都死了,你还活着?你干了什么,让她留了你一条命?

苏菲把其他蛇的下落告诉了女主,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第二个人,家庭主妇铜头蛇,隐姓埋名地生活,还是被女主找到了。

第1部中完全没露脸的比尔,还留了一个和未出世女儿有关的巨大悬念,等待第2部,女主在复仇的森林里,边杀边探。

精彩的怎么可能只是情节

斗场景出自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来看看他都做了哪些电影的武术指导吧,《卧虎藏龙》《功夫》《黑客帝国》《醉拳》《一代宗师》……七小福名不虚传。

匕首,木头,铁钩,武士刀,流星锤,棒。每种武器都发挥到了极致。

对场景内也物尽其用。无论在狭小的家庭空间,用熟悉的家具攻守,动作幅度之大占满整个密闭空间,让空气中流动着暴力的张力。

青叶木屋中是经常出现的多对一。主角都是开了挂的,一人在中间,多人四周包围,主角还能各个击破,招招不落空,从一楼杀到二楼,再杀回来。

只有你想不到的死法,没有她攻击不到的器官。

第2部,更是让女主上山,向山上的白眉道长求学。向70年代的香港动作片致敬,片头更是向大张旗鼓地向邵氏致敬。

打斗场景太过精彩,导致自它以后,再在影视中看到打斗场景,都觉得索然无味,只求赶紧打完,知道谁赢了才是重点。

乐,单纯听没有感觉,配上画面,画龙点睛。有时分不清画面和音乐,哪个是龙,哪个是眼睛。

日剧的宝宝们,来看老公们的青涩。

北村一辉


高桥一生

你们戴个面具我就认不出了吗?

栗山千明在这部和《大逃杀》里给人的冷酷形象太深刻。导致她后来饰演人妻的片子,评论还在怀念她冷着脸抡流星锤的样子。

刘玉玲,一直都很致命。在青叶木屋中的出场,其他人被她的气场压得死死的,甚至一度,女主也被压得稳稳的。不愧是东京黑社会大姐头的做派,不愧是年少经过惨烈后翻身的人。

乌玛·瑟曼,难忘她在《低俗小说》中的扭扭舞,那次是吸毒过量,一针穿胸的黑老大的女人,这次是……第2部会说的。

拍摄《低俗小说》时,导演昆汀就想拍一部致敬70年代功夫片的电影,乌玛提出了穿婚纱的片头,《杀死比尔》是导演昆汀送给乌玛的30岁生日礼物

刘家辉,香港动作演员,戏路宽。仙剑三里的邪剑仙,金轮法王。

看就完事儿了

《杀死比尔》很爽。

没空跟你瞎叨叨,上刀。尤其第1部,纯粹的动作片,它打碎了一些与平和相关的价值观,比如,宽容,原谅,往事不要再提。

不要以德报怨,得过且过,而要睚眦必报,有仇报仇,这样不卑不亢地讲述复仇这个主题。这可能是对别人过于苛刻的,但又是对得起自己的。

到了第2部,就无法定义它的类型,它当然还有很多动作,但是占比更重的是剧情——比尔杀她的原因,每条蛇的性格经历,杀手的本性和宿命。它没有因为暴力程度的收敛而暗淡,反而因为剧情的充盈而更加引人入戏。

剧情丰满时,又不忘留白。

那场婚礼屠杀,从来没有完整正面地表现当时的惨状。要么是漫画形式,要么是短暂的回忆片段。


四条蛇穿着杀手的黑色紧身衣,端着机关枪进了教堂,留下的是女主的声嘶力竭和机关枪突突声,镜头越拉越远,子弹发射出的光芒流星雨一般穿过教堂。

观众的想象空间有多大,这场屠杀的暴烈程度就多强。导演很清楚,无论拍得多好都不如观众自己的想象。留白造就完美

作为一个情节控,宁愿忽略掉服装、道具、音乐、布景等除情节以外的一切。

不求导演讲一个好故事,但求把故事讲好。

《杀死比尔》讲好了一个好故事,还将服装、道具、音乐、布景等除情节以外的一切,馈赠给了一个情节控。

万千话语,不敌一个推荐理由——

好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