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续写【Date A Raizen】31 少女Working(六)

“折纸,你确定士道在这里吗?”

餐馆门口,十香有些怀疑地问道。

“确信。”折纸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少女的直觉。”

“赞叹。真不愧是折纸大师。”

说着少女们踏入了餐馆之中。

“欢迎光临本店!各位要吃点什么……”

“我们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找人……”

双方的话都没有说完,因为她们彼此都发现了对方有些面熟。

“琴里?”

“折纸十香耶俱失夕弦?你们怎么来了?”

“我明白了。”折纸淡淡地道。

“折纸,你明白什么了啊?还有琴里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十香不解地问道。

“吾之眷属,汝难道还没看出来吗,琴里她们正是在此地打工。”

“首肯。就是这样。”

“喔——”十香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原来是这样,大家都是在这里打工吗,我们找了你们好久哦。”

“不好意思,让你们挂心了。”琴里笑着说道。

“士道呢?”十香问道,“折纸说士道就在这里。”

“那个,”琴里想起士道刚才那个样子就一肚子气,赶忙说道,“没有没有,士道不在这里。”

“这样啊。”十香答道,“那我们去别处看看。”

“士道就在这里,我的少女感应器已经感应到了他的所在。”

“嗯?”众人都惊讶地看着折纸。

但折纸却径直朝一桌走去。

少女们望向折纸所去的方向,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士道,你在这里,真是太好了。”折纸看到士道,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折纸!”士道看到折纸,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折纸!”

“折纸前辈!”

美纪惠等人看到折纸,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你怎么来了?”

“队长,小惠,小米,这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他惹出了一些事情,我们要把他带回去审问。”小米说道。

“我要把他带走。”折纸淡淡地道。

“可是他是个变态啊,刚才还在女厕里对美纪惠下手来着。”小米道,“折纸你可不能和这种人……”

“是吗?”

“这可能有点误会。”美纪惠道,“我觉得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人。”

“美纪惠,你怎么还帮他说话啊?”小米看着美纪惠说道。

“折纸,听我解释啊,这是个意外……”士道赶忙说道。

“没关系。”折纸好像无视了士道的话,对着小米等人说道,“这是他的自由。”

“我说,折纸你也别这样就信了啊。”士道泪流满面的嘀咕着。

“喂,折纸,你就这样原谅他了吗?”小米说道,“我们还想帮你出口气的。”

“把他交给我。”折纸眼神坚定地道。

“好吧,”小米见折纸那不容质疑的态度,“回去一定要好好把他看住了哦,这家伙就喜欢到处勾搭女生,可不能太便宜他了。”

“我知道。”

“士道,你怎么在这里啊?”十香等人也围了过来问道。

“这几位是?”燎子看了看少女们的面孔,“好像也有点眼熟啊。”

“她们是我朋友。”折纸说道。

“十香!”美纪惠看到了十香,也是十分惊喜,毕竟有一年多都没有十香的消息了。

“美纪惠?”十香看见昔日的好友也是很开心。

“十香和折纸前辈现在和好成为朋友了吗,真是太好了。”

“嗯,我们现在可是很铁的。”

“但是在某些方面我们还是对手。”折纸回道。

(注:原世界线中十香和美纪惠是关系很好的朋友,美纪惠在失落的时候被十香开导而重新振作,美纪惠也一直希望十香和折纸能够和好。士道改变世界后的新世界线中美纪惠和十香可能并不认识,不过我姑且就按原世界线中的关系写吧。见《约会大进击》)

“那个,我说你们也别把我无视了啊。”

“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了,猥亵犯。”小米敲了一下士道的头说道。

“士道,什么是猥亵犯啊?”十香疑惑问道。

“那个嘛……”士道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就像是这样。”说着折纸突然伸出一只脚跨进了士道的两个手臂之间(士道的双手戴着手铐),把士道的双手使劲地往上提,用士道的双手使劲得摩擦着。

(关于折纸和士道的姿势,如果没明白,我一会动态发个图。)

“折折折纸?”感受到手上传来的肌肤的触感,士道不由地心慌意乱。

“你在做什么啊?折纸?”十香赶忙想把二人给分开,但是折纸的脚紧紧的踩着地面,士道根本无法把手抽出来。

“我只是在示范一下什么叫做猥亵犯而已。”折纸看着士道说道,“来吧,士道,把对小惠做的事情再对我做一遍吧,把我压在墙上、勾起下巴;在我的耳边吹出甜蜜的气息,慢慢撩起我的裙子。然后交换浓厚的深吻,撕开我的衣服,夺去我少女的纯洁,在我身上刻下永恒不灭的士道的痕迹。”

“折纸?”周围的人像是看着怪物一样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等一下啊,我根本就没有对美纪惠做这种事啦!”士道大喊道。

“库库,戴着手铐Play,汝难道也有受虐的爱好吗?”

“指摘。耶俱矢也经常戴着手铐。”(指灵装。)

“咦,那桌怎么聚集了好多人啊?”四糸乃看着围的水泄不通的人影,“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咱们去看看吧。”七罪应道。

于是四糸乃七罪六喰真那也围了上来。

“士道先生?和折纸小姐在做什么啊?”四糸乃见到这场面,红着脸说道。

“在大庭广众之下就玩如此羞耻的Play,真是大胆啊!”四糸奈未说完话,嘴巴就被四糸乃捂住了。

“官、官人!汝等在所为何事?”

“兄长大人真是太差劲了!”

“也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做啊!”

“你这只三井寺步行虫,”琴里说着一脚把士道给踢翻了。

但是折纸依然紧紧地踩着地面,士道根本抽不出手。

“我说,你们、你们听我解释啊!”士道哀嚎声响彻在餐馆。

自此关于士道的不好传闻就又多了一条,不过这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少女Working完)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