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酱,你的包子里怎么会有白色液体啊!(1)

“早啊!指挥官,要来一个包子吗?”宁海站在自己的包子铺前,对着在人群中显得并不起眼的我打了声招呼。

“哦,是宁海啊!你的包子铺……什么时候开张的?”我撑着伞走进了包子铺,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嗨!昨天就开张了,但是忘了通知你了。”宁海挠了挠自己的头,歉意的说道。

“那倒是我不对了,也不来看望你,这才不知道你开了家包子铺。”我的脸上也挂起了充满歉意的笑容。

“唔……没关系啦!对了,指挥官,你想吃些什么呀?”宁海开朗的笑了笑,好奇的询问道。

“唔……两个肉包子,一个韭菜包子,再加一碗红豆粥。”我沉思片刻,便给出了我经常吃的早饭的菜单。

“好嘞!逸仙姐姐,两个肉包子,一个韭菜包子,还有一碗红豆粥!”您还转过身去,对着身后的厨房喊道。

“知道了!”逸仙回答道。

“唔……宁海,你这里的装修……倒是有些古典风韵。”我看了看四周,称赞道。

“嘿嘿……其实,也没有那么古风,就是我瞎画的。”宁海害羞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推辞道。

“叮铃……叮铃!”一阵响亮的风铃声响起。

“欸!是翔鹤姐来了吗?”宁海赶忙起身,急匆匆的跑出了店门。

“唉……果然,宁海还是这样莽撞呢。”我无奈的扶了扶额头,感叹道。

“嗯……指挥官,您的包子好了。”逸仙缓缓走了过来,像是试探似的开口提醒道。

“哦!抱歉,抱歉,刚刚走神了。”我赶忙扯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呃……没事的,您是要打包带走,还是在这里吃呢?”逸仙不知为何,突然害羞地低下了头,然后开口询问道。

“打包带走吧!我待会儿还要给天城买药呢!”我的眼珠转了转,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嗯。”说完,逸仙从一旁拿出了一个塑料袋,小心翼翼的将包子装了进去。

“欸?包子里怎么还露出了一些白色液体啊?”我接过装着包子的塑料袋,向里面看了看,赫然发现里面有一滩白色液体。

“欸!唔……”逸仙的脸更红了些,她赶忙从我手里一把夺过装有包子的塑料袋,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不,不是,我的包子……”话还没说完,逸仙便急的掉下了几滴眼泪。

“呼……哼……完蛋了,被指挥官发现了,我的形象该不会就此崩塌吧?早知道就不听平海说的鬼话了,现在可倒好,那种……那种害羞的事情被指挥官发现了,怎么办啊?”逸仙在心中想道。

“好想离烟火更近点……指挥官,给我骑骑脖子嘛……”宁海醉醺醺的走了回来,边说话还边指着门外。

“小傻瓜,你不会真的喝糊涂了吧?外面可是在下雨,哪来的什么人放烟花呀?”我觉得宁海是喝糊涂了,于是便拍了拍她的脑门,调侃道。

“指,指挥官,我才没有醉啦!外面真,嗝~真的有人在放烟花,不,不信的话,你自己就去看看。”宁海打了个饱嗝,随后把我推出了店门。

“嗬!果真有烟花!”我看着迷雾中露出的点点彩光,惊叹道。

“我,我说的没错吧!真的有烟花。”宁海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两个肉包子,边吃边说道。

“嗯。”我轻声应答道,随后便专心致志地看向了天空。

一枚又一枚的烟花在空中爆裂开来,只是由于迷雾的关系,看的不大真切,不过,倒也有一种朦胧的感觉。

“嘀嗒,嘀嗒……”雨停了,房檐上的水滴慢慢的落了下来,滴落在门前的石板上,可能是有些油洒在石板上了,上面居然还有了一层油腻腻的彩虹,倒也是为这雨后的美景添加了几分情趣。

我转头看去,发现宁海已经靠在了我的肩上,沉沉的睡去了。

“唉……真是个小傻瓜,在这里睡觉,是会着凉的。算了,我就当个好人,把你送回屋里吧。”我看了看,即使已经睡着嘴里却还是念叨着肉包子的宁海,无奈的说道。

随后,伴着逸仙的指引,我把宁海抱回了她的卧室,不成想,一双手却搭上了我的肩膀。

未完待续……

私货:

侵权必删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