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里桥之战清军武器落后近两个世纪,获胜者英法联军却为何对清军不吝赞美?

1860年,8月21日大沽口失陷,三日后天津失守。

京师顿时陷于危机之中,咸丰帝无奈之下以载垣、桂良、恒福等人为钦差,在通州与参赞巴夏礼、额尔金展开谈判。

英国人的基本条件是:增加军费、天津通商、(后又)带兵入京换约。

咸丰帝觉得此举不妥,他担心列强并没有谈和的诚意,继而不守承诺节外生枝,所以要求“夷酋”遵守天朝礼制跪拜后递交国书,否则只能按照米夷(美国蛮夷)的方式,递交国书办理。

如果英法不按照大清的路数来,就直接命令僧格林沁带领蒙古骑兵直接剿灭英法联军,而不必顾忌谈判情势及进度。

为了捍卫尊严不惜付诸武力,这本没什么错,但有几件事咸丰帝做得殊为不智:

不懂刀兵战阵却直接干预战术策划;

自乾隆帝起,对火器升级并装备全军重视度不够;

做不到知己知彼,盲目自信,过分乐观,妄图以人海战术取胜;

对战前就以暴露出来的将帅不和充耳不闻,并未有效调解;

不但咸丰帝,包括整个清廷对国际法、国际条例缺乏了解。

这些都是咸丰帝的错误么?从根本上来说,最主要的是他没有调解将帅关系并直接干预战术使用,其他的漏洞基本都是一代代沿袭下来的。

比如:很多朋友对清缅战争中清兵的表现颇为不屑,其实当时的清兵打得已经算是不错了,咱们可不能学乾隆对谁都不屑一顾,当时的缅军历经多年战场磨练,使用的是远超清军,最先进的一流火器,缅军部队中还有人数不少的法军(俘虏)参与作战。

就在清缅战争结束后,官员们向乾隆帝提出了缅军的火器问题,意思就是太落后了,乾隆帝却从不在意,英国人想演示新型火炮,他也兴致全无,英国人想演示热气球,和珅都懒得搭腔,以这种态度治理国家,难怪到了咸丰帝主政无牌可打。

谈判之人却不懂谈判底线

负责谈判的钦差大臣怡亲王载垣,因为愤怒于巴夏礼参赞对其出言不逊,直接捉拿巴夏礼,并送往京师。

掰扯掰扯,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本来条件已经达成,双方都同意罢战休兵,但是巴夏礼改变主意,打算以使节的身份亲自向皇帝递交国书,因为令巴夏礼非常不满的是,载垣这个名义上的议和大臣、全权代表,貌似所有事都要请示北京,在巴夏礼看来太过拖沓,把人的耐心磨了个干净,为了今后方便,他想跨过这些碍事的大臣,直接面见皇帝,为今后铺路。

既然是临时改变,就未必请示过英法首脑,证明亲手递交国书是以个人意愿为主,象征意义居多,在列强眼中不如实际利益重要,换句话说,有的商量,有的可谈。

咸丰帝和载垣可不这么认为,咸丰帝当然可以接见英法使节,但是英法使节必须要行叩拜大礼才成,否则一堆臣子看着成何体统,这是无论如何难以接受的,而英法使节出于胜利者的傲慢也绝不会卑躬屈膝。

将谈判代表团扣押以后,载垣当时很得意,因为他解决了两个问题:

惩治了巴夏礼对自己的不敬,“扬我国威”;

巴夏礼善战,载垣认为缺了此人,联军必定溃不成军。

击穿底线,谈成、没谈成的条款全部作废,直接开战;

震惊世界,世界史上极其少见的将使团扣押并虐待致死多人的情况;

39名使节仅仅活下来18人,其余全部虐待致死;

火烧圆明园的直接导火索就是巴夏礼事件;

巴夏礼自己也坦承,火烧圆明园的报复对象就是圆明园的主人---中国皇帝。

中国礼仪之邦,讲究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列强则比较重视国际规则,因为这也是列强之间沟通的“准绳”,在他们看来大使馆的安全和谈判人员的性命是绝对的底线,他们立刻停止了一切形式的谈判,并强烈要求立刻释放扣留人员,否则直接向北京方向发起攻击。

咸丰帝的态度也非常坚决,直接下达命令,如果英法联军胆敢触及张家湾,僧格林沁要立刻剿灭来犯联军。

僧格林沁率蒙古骑兵不到1万人,胜保等人率领步骑兵17000人,赶往“哽嗓咽喉”通州八里桥地区,准备与英法联军决战。

至少相对来说吧,僧格林沁和胜保的作战经验比较丰富,胜迹颇多。

咸丰帝打算采取合围之势,一方面是僧格林沁从正面发起冲锋,胜保等人负责两翼,步军殿后,另一方面又命令民团阻断英法联军后路,前后包抄。

当时英军派遣了1000名士兵和一个炮兵连,法国则派遣了3000人及两个炮兵连前往通州,总数大概5000人。

虽然也曾敌方前军,但未能保住成果,后续接近敌方阵地50米的时候,英法联军突然开火,数百枪支齐射,不但人员伤亡惨重,马匹受惊,胡乱奔逃,还造成本来整齐的后方步兵队伍也被冲散。

八里桥,对双方都非常重要:

对清军来说,失去八里桥相当于失去逃生通道,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全军覆没;

对英法联军来说,如果他们能拿到八里桥的控制权,不但能封死清军的回归之路,易守难攻,致使清军的骑兵再也派不上用场,而且还打通了直达北京的要道,一举两得。

八里桥大战的失败,总结来说有很多,有的是大清积弊,有的是当时处置不当。

首当其冲的肯定是战术失当。大清当时根本还没有调整过来,并不适应近代化战争,第二是武器相对落后,第三是将帅不和。

清扫战场时,联军发现清兵尸体1500多具,而法军有三人死亡17人受伤,英军两人死亡,29人受伤,清军与英法联军的阵亡比率达到300:1。

首先说战术失误方面,咸丰帝所制定的战术,根本不切实际,他的本意是靠骑兵的快速冲击,直接突入英法联军前锋,然后以大刀、长矛等武器短兵相接。

但这就是痴人说梦,面对新式枪炮,所谓的蒙古铁骑,只是在一味的自杀而已,在一马平川的广阔平原上,直接用血肉之躯抵抗超越大清一个半世纪的枪炮,这无疑是自寻死路。

当时英法联军已经配备了重炮和来复枪,无论骑兵的速度有多快,也无法快过子弹,而骑兵溃败、战马受惊都会掉头回跑,后方的步兵面对马匹的冲击没有丝毫抵抗能力,导致步兵阵型大乱,最终全线溃退至八里桥,又再次与英法联军交战,这是失败的一个关键因素。

八里桥之战中,清军所用的火枪或者鸟枪,只适合短距离作战,必须要达到几乎是短兵相接的情况下,才会充分发挥效力,而骑兵也好步兵也罢,还没冲到50米内就一个不落的全部人仰马翻,那他们的火枪又如何使用呢?

根据当时英法联军的描述,他们所缴获的清军火炮,还都是青铜铸造,长3米5,重达7吨。后来他们听人说这叫无敌大将军炮,没有任何瞄准器,调整角度攻击目标极其不易。

通过资料我们发现,这种无敌大将军炮是康熙年间研制的火炮,签订《尼布楚条约》之前不是有个雅克萨之战么?用的就是这种火炮,落后英法联军一个半世纪还多。

操练懈怠。部队平时的演练无非都是应付差事,甚至有的地方连应付差事都免了,直接放弃了训练,无数炮弹飞过,没有一颗炮弹能落在英法联军阵营,但凡有一颗命中,英法联军也不会仅仅5人毙命。

将帅失和。八里桥之战主帅是僧格林沁,副帅为胜保,这俩人战绩都还不错,可惜,有本事的人放到一起未必会产生1+1=2的效果,甚至有可能是负数。

从清军、联军战后的各自描述来看,僧格林沁和胜保在战前绝对没有真正的交流沟通,冒进可以理解,因为当时也没有更好的突进方法了,但是两位大将都想不到骑兵一旦溃散,步兵将会面临什么,那只能说是沟通问题了。

战后将帅既自我吹捧,又相互攻讦。

比如胜保,此次大战中弹负伤,他在给清廷的奏折中说:

非常可惜,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大获全胜,只是因为我身受重伤,所以,优势变劣势,这难道不是天意吗?

潜台词就是如果我没有受重伤的话,八里桥之战必胜,同时他指责僧格林沁,此战在没有多少伤损的情况下,前锋骑兵却突然溃败,一听敌人的大炮就调转马头向后冲击,胜保的步军被马队冲乱,而僧格林沁却姑息养奸,不闻不问,更不查办。两个人都是贬低对方,抬高自己,这样的部队又怎么能赢呢?

当时的清廷,已经没有心情再听他俩推卸责任,因为门户大开,英法联军已经可以从容的通过八里桥直达通州,继而逼近北京。而僧格林沁和胜保的队伍是最后的生力军了。

八里桥之战结束不久,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进入北京,迫使清政府签订北京条约,自此,骑兵在军队中的重要性被逐渐消弱,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渐渐萌发在很多人心中。

毕竟在武器方面,彼此的落差太大。

北京的失守,让清廷痛定思痛,这也是洋务运动发起的起始点。就在两年后,曾国藩于1862年成立了中国第一个近代军事工厂,安庆内军械所。

事实证明,当时的清政府,于文于武都非常落后。对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缺乏基本的了解吃了大亏,直接逮捕了英国参赞导致直接开战,错失了谈判良机,造成北京沦陷,圆明园被烧,与其说是谈判破裂,不如说是清政府自己断绝了谈判的机会。

在八里桥之战中,清军的勇猛受到英法联军的高度评价。

胜保连中数弹,身受重伤晕厥后才被人抬下火线;

僧格林沁腹背受敌,任凭身边桥体被炸得碎石飞溅,但他依然挥舞着黄旗挑战联军,战斗持续了5个多小时;

在守卫八里桥桥面阶段,清军不畏枪打炮轰,死伤一人则补一人,直至仅剩旗手一人也还是坚守不退,直至炮击而死;

这种事例比比皆是,参加过这场战斗的多名英法军官都留下了笔记或出版了书籍,他们无一不被他们的勇敢所折服,尤其是知道他们所使用的武器的时候······

在这些描述里,可以看到重复多次的关键词,光荣、热血、顽强、勇敢、伟大、尊贵、杰出、出色、殉职、牺牲精神、英雄主义。

实事求是讲,对于当时的清政府来说,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谈判。以八里桥之战为例,简直是两个时代的战争,根本没有取胜的希望,虽然在八里桥之战中也体现出清军不惧列强,英勇抵抗的一面,但这并不足以弥补实力上的严重不足,所以最终导致八里桥之战失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