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X许魏洲丨你就是我的北鼻

躺在床上,许魏洲缓缓转过头,生怕动作太大吵醒了旁边熟睡的人。漆黑的夜里,许魏洲睁大眼睛,想要看清他的样子。

可是,很模糊,只看得到他的轮廓,他想伸手去摸摸对方鼻梁上的疤痕,想抚平那熟睡中还在皱着的眉头。

那大眼睛忽而闪着些亮光,那亮光沿着眼角往下延伸,渗过了耳边的头发,沾湿了柔软的枕头。许魏洲控制住呼吸,尽量不制造声音,闭着眼睛忍住泪水,缓缓回头。

许魏洲想起了那档综艺的视频,在那个视频里,黄景瑜一个人在阳台上哭泣的背影,在狠狠地撕裂着他的心。

许魏洲以为,工作而已,怎么都可以完成的,最多就是身体和精神上会劳累。只是没想到,他的黄景瑜内心可以温柔柔软到这种程度,他可以是个连轴转个不停的工作狂人,他可以是个梦想自由淡漠名利的随性男子,他可以是个理不清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关系陷入迷茫的普通人,他也可以是被家人一条慰问短信击中想家的开关而想家想到哭的孩子。

铁汉的柔情,也可能很脆弱。

很累吧,黄景瑜,你是不是已经厌倦这样的生活了?

同样在娱乐圈,许魏洲知道并不是能说退就退的,很多时候身心受阻却无能为力。自己生活上有家人的陪伴和照顾,工作上有前辈和好友的关照,黄景瑜虽然事业崛起得到了很多人的青睐,可情况貌似和十年前独自到上海打拼的他并无两样,依旧独闯,仍然为家人和自己的人生拼搏。

25岁的大男孩,却承担着大大的重担。

黄景瑜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表露太多内心的情感,伤心难过郁闷都可以自己扛着,不想别人来问一句:“你怎么了?”

他早就习惯独自一人消化这些情绪,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走,坐着喝杯野酒,也就都过去了。

有了许魏洲之后,他会向他倾诉,会撒娇,在许魏洲那里接收了足够的能量之后,还是自己默默地把最艰难的部分解决掉。

可是这一次他真的忍不住了,阳台外面,是夏日热烈的阳光色彩,是自己最喜欢的季节,可这一切,却仿佛有点刺眼。刚收到的短信,家人问他累不累,泪腺就绷不住了,很累,也很想回家,就回家看看你们。

所以像个孩子,在两三岁的孩子面前,哭了起来,也只有在不太懂事的孩子面前,才敢哭出来。

这次见面,许魏洲没有笑着迎接他,而是若有所思地紧紧地抱着他,抱了很久,抱得很紧。

黄景瑜闻着许魏洲的发香,看着他埋头在自己的颈窝里,反常地一言不发,双手环上许魏洲的后背,用力把这个拥抱搂得很紧,头挨着许魏洲的头,用脸庞摩擦他柔软的头发,闭上眼睛,感受这静默地时刻。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魏洲感受到了黄景瑜整个人压过来的重量,似乎是放弃用力支撑要把整个人倒向自己身后。

许魏洲稍微抬起头往旁边看,紧闭双眼的黄景瑜睡着了,累得只要眼睛闭久一点,就可以睡着了。

许魏洲不敢松开双手,扭过头去,轻轻地在黄景瑜脸上轻了一口。现在,你就是我的北鼻啊,让我好好抱抱你,亲亲你,你可以撒娇淘气,也可以难过伤心,在我怀里,你都可以。

这一亲,黄景瑜被许魏洲的胡渣给扎醒了。

黄景瑜睁开睡眼,看着许魏洲的脸放大在自己眼前,真好,醒来就看见你,嘴角一笑,忍不住往许魏洲的嘴吻上去。

许魏洲赶紧把头往后缩:“不了,你去洗澡吧。”

黄景瑜似乎也丧失了拒绝能力,轻轻地“嗯”了一声,任由许魏洲牵着自己的手走向浴室。

许魏洲早就洗好澡了,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了很多,最重要的还是想平静地度过这一晚。

当黄景瑜洗完澡吹干头发来到床上时,许魏洲就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主动不往前,直接说“睡觉吧!”。

黄景瑜其实也是累得不想动了,眼皮也逐渐往下垂,可他还是想靠近他。

本能地伸手过去搂许魏洲,看着晾在半空的手和迎接的怀抱,许魏洲还是把自己送上去,投入那怀抱里。

亲吻一下嘴唇,闭上眼睛,紧紧相拥, 入眠。

抱着也睡着了,许魏洲把黄景瑜放开,扶着肩膀让他平躺,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

看着黄景瑜帅气的脸庞上因为拍戏而在脸颊和鼻梁上多了些伤疤,许魏洲觉得他更加有魅力,也心疼他的拼命受伤。

在刚开始受伤的那几天,还一直找借口不和许魏洲视频通话,然而最终也是被发现了。这个大傻子,见不到你我会更担心好吗!

许魏洲轻轻关上灯,手在被窝里探索着黄景瑜的手,轻轻握住。

安心睡吧,我就在这。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