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t signal2——英珠奎彬:13异时空完美结局 》

一   你不过来也没关系,我过来就好了

晚的天空一如既往的既喧嚣又安静。

时钟已过12点,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已经一一散去。只有英珠还徘徊在夜里,倚着栏杆吹着风,夜风早就把眼泪吹干了,只是心情始终不能平静。“始终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而已”,她讽刺的想。

深冬的夜晚寒气更重,她的心情一如这夜晚寂寥,以至忽略了那阵走近她的脚步声。一双熟悉的鞋子停留在她面前,她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眼前是捧着一束毛良茛,满面笑容的男孩。

奎彬看着面前双眼红肿的女孩子,满眼的心疼,第二次了,第一次他看着她,碍于节目规则毫无办法,这一次,他不会再走开了。

“······奎彬?”英珠一边惊讶的说,一边试图遮着自己红红的眼睛。

奎彬看着惊慌的英珠,笑着说:“我不是说了吗?来我这,英珠。不过如果你不过来也没关系,我过来就好了。我没有觉得你占用了我的时间,如果让你温暖,我很开心。而且节目只是节目,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甚至实际相处也就那么几天,我们也许经历很多,但不一定全部真切。节目结束了,生活还要继续,吴英珠,你要不要来重新认识一下我。”

男生的语调缓慢又低沉。英珠放下遮挡眼睛的手,直视面前的人,夜空澄净美丽,眼前的男生手捧的鲜花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年轻的眼神真切而又温暖,空气中突然就多了些安定人心的力量。

与你一起都是温暖时光

 

二   送你向日葵不代表我的爱是沉默的,只是告诉你我是你的向日葵而已

远远看着朝这边走过来的英珠,奎彬嘴角微微勾起,将花藏到身后。英珠笑着抬手跟奎彬打招呼,加快脚步小跑近他。

“唔,今天很漂亮嘛。”奎彬进行例行夸赞。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英珠还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眼睛飘向四周含含糊糊的说“嗯”。奎彬看着她害羞的样子,笑得更大,道:“猜猜今天是什么。”英珠早过来前就看到他背后似乎藏着什么,已经猜到了估计又是鲜花。从节目里开始,到后来每一次约会,他都会为她带一束花,已经成为习惯了。她一手抱着胳膊,一只手点着嘴唇做推理状:“毛良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毛良茛就成了她最喜欢的花。

奎彬摇摇头道:“猜错了哦,是向日葵。”英珠笑嘻嘻的接过,看着朝气勃勃充满生命力的向日葵道:“那向日葵的花语是什么呢?”奎彬道:“沉默的爱。”“沉默的爱······”英珠喃喃的重复花语。

看着似乎陷入沉思的英珠,奎彬笑道:“不要想太多哦,送你向日葵不代表我的爱是沉默的,只是告诉你我是你的向日葵而已。”“啊?什么啊?”又来了,那麻酥酥的感觉,英珠嗔怪着,一手拿花挡住自己的脸,一手轻轻的锤向奎彬的肩膀。奎彬笑着接住英珠的手,顺势将她手牵住,拉到身后,假模假样的看了一眼路边一块小石头,正经的说:“小心走路。”一边将她手抓得牢牢的若无其事道:“街角那个商场里面开了一家新店,今天去吃你最爱的米肠。”英珠试图拉出自己的手没挣脱,脸上还未退散的红晕又开始漫上来,只得胡乱的瞎点头。

 

三 “来我这,英珠”“奎彬,抓紧我”

 酒吧的音乐舒缓动人,奎彬一边品着酒一边看着对面沉浸在音乐中的英珠,一派悠闲。英珠察觉到对面的目光,微微一笑转头道:“好看么?”奎彬喝一口酒,认真的点点头道:“好看。”英珠红着脸昂昂头:“那就是姐姐的魅力啊!”说完又不好意思的笑倒在沙发上。奎彬也笑出声,宠溺的看着她。熟悉了的英珠常常会有这样调皮又厚脸皮的时候,比平时更加可爱。

酒吧老板为两位熟客送来两杯鸡尾酒,奎彬道过谢,研究起颜色漂亮的酒,英珠趁机偷偷将礼物盒拿出来,推到奎彬面前。眼前突然多出一个包装漂亮的盒子,奎彬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惊讶的看着英珠。英珠扬扬下巴,眼睛也不看他,道:“那什么,庆祝你入职的礼物。”

奎彬笑着拆开礼物,里面居然是他最喜欢的Hip-Hop歌手的专辑,上面还刻着阿兰·德波顿《爱情笔记》里的一句话“吸引者开始行动,希望找到爱情之钩,把心上人钩入觳中”。看着面前女孩害羞还硬撑的样子,奎彬轻轻的笑起来。英珠看着他很喜欢的样子,假装不在意嘴角却也微微勾起,顺势提出道:“周末有事情吗?没有的话,想不想陪我去一趟釜山?”奎彬道:“嗯?”······

全世界我最爱你

釜山,冬柏岛。

大海还是很美,就像当初heart signal的那场约会。又逛到熟悉的地方。英珠还是像第一次一样,拿着那个望远镜开心的不得了,奎彬就在旁边一边陪她瞎聊,一边笑看着她。突然,她转过头对他道:“奎彬啊,你再说一遍之前那五个字吧。”奎彬故意逗她道:“五个字?什么五个字?”她有点着急又不好意思直说,只气呼呼的瞪他。

奎彬看她真要生气了,突然笑着将手拢在嘴边做喇叭状,大声朝着远方喊:“来我这,英珠!来我这,英珠!来我这,英珠!”英珠一下笑出来,看他一眼,学着他的样子,也喊道:“奎彬啊,抓紧我吧!”

喊完嘴角勾起,眼睛却不敢再看旁边的人一眼。只是也安静太久了,她有点挫败的想,不会什么反应都没有吧。她缓缓的转过头,然后就觉得嘴巴被覆上轻软的东西。他的吻轻柔而有力量,她被吻得迷迷糊糊的,只觉得今天的海风真舒服。模模糊糊中想起当初金贤佑推荐釜山的时候说釜山很好,她想,嗯,釜山是真的很好。

 

四  该遇到的人总是会遇到,该离开的人总是会离开,勇敢才是真相

 第三次了,终于攻克了英珠念念不忘的密室逃脱。

“怎么样,我玩的好吧?上次是谁还在这里吃别人醋来着?”奎彬故意调侃她,密室逃脱的部分昨天晚上播出,英珠就知道这个人是吃醋了。但一时也恼羞成怒,一把将刚刚买的花砸他头上,吼道:“闭嘴。”奎彬只好默默的瘪了下嘴,讪讪的拿着花退到一边。虽然说想起那次四人密室逃脱还是很不开心,不过这花可是冒着被认出和被剧透的风险两人一起去买的,跟花店老板好说歹说才求好她在节目播完前保密,弄坏了可不值得。

心虚又羞恼的人已经跑了,吃干醋的只好捧着花腆着脸追上去逗她笑。一转眼,两人又开始笑闹起来。密室逃脱店临时来帮看店的老板妈妈笑着无奈的摇摇头,真的是年轻人的爱情啊,又干净又明朗,真令人羡慕。

英珠欧尼美美的

英珠按照约定来咖啡店的时候,蔷薇已经到了。两人下了节目就变成了好朋友,这次蔷薇从美国回来,两人又约出来闺蜜聚会。咖啡厅正在重播《heart signal2》最后一期,蔷薇和英珠失落的样子交替出现。落寞的人总是相似。现在想想,当下的失落和心痛都是真的,可是回头来看,又觉得虚无缥缈。

英珠想,那时候奎彬是不是也这么失落呢,还好他很勇敢,依然坚定的向她走过来了,想到这就笑了起来。蔷薇看着英珠前一秒还在沉思后面又笑起来的样子,揶揄道:“看来最近是和奎彬XI相处的很好嘛,看这荡漾的笑容。”英珠也不甘示弱道:“我怎么听说最近某人和一个海归高富帅打得火热呢,前段时间还一起去欧洲旅游来着,看这滋润的小脸。”说完两个人就都笑了起来。兜兜转转,她们终于都遇到了对的人。

电视里一幕一幕过去,蔷薇突然问道:“说真的,对贤佑欧巴,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呢,真的已经完全放下了吗?”英珠笑道:“你说,我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他呢?”不等蔷薇回答,她又自己说“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自己。刚开始就觉得,因为是命运啊。后来下了节目,再回想,就觉得,其实我也不一定就是真的那么喜欢他,半封闭的空间,节目组特意营造的氛围,加上不得不去做选择的规则,人就变得紧张和急迫了,就可能会被误导了。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哦,原来欧巴和我想象中的人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啊,可能是完全不合适的,会让人觉得很辛苦的感情。我只是太投入了,回到现实生活,抛下那种紧张感,真正打动我的就还是那种如沐春风的心动。”

蔷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半响也微微笑起来。英珠又问蔷薇:“欧尼呢?对道均哥,还是觉得很遗憾吗?”蔷薇点头道:“遗憾啊,但我后来也想过,也许不只是timing的问题,事实就是刚好你碰到的你觉得正好的那个人不喜欢你罢了,可是怎么办呢,人生总不会事事如意的。握不住的沙子,索性洒了它,然后说不定会有新的机遇。”英珠深以为然,眨眨眼笑道:“嗯,所以你才遇见了那个他啊~~”蔷薇笑瞪她一眼道:“我的真爱难道不是你吗?”“对对对,”英珠揽住蔷薇的脖子笑道,“欧尼我们还是百合吧,那今天的冰淇淋面包你请吧!”······

可爱的小姐姐们

欢喜和失意总是在这世界同步进行,有人释然的同时有人却在纠结。

与另一边热热闹闹的氛围不同,贤佑和铉珠正进入到本月的第三次冷战。“欧巴和原来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呢,我以为欧巴会是果断有魄力的类型,结果却一直在和我推拉。而且一直在迎合欧巴的兴趣,我有时候也会觉得累啊。为什么不能偶尔也迁就一下我呢?”“铉珠,我是真的不知道了。我以为心动就可以了,可是好像不行。”“又期待新鲜感,又希望有天然的默契和一致的品味,原来欧巴你才是最贪心的人呢。”

“对不起,铉珠,我·······”“做蛋糕的欧尼说,你是谈恋爱时只会对一个人好的男人,可是欧巴好像不是呢,跟欧巴相处有时候会觉得很累。”“铉珠,我想我们需要冷静一下,暂时分开,各自冷静一下吧。”“这是什么意思,要分手吗?”“······”“好。”

 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勇敢争取,拿得起放得下。徘徊纠结的人,到手的东西也不懂得珍惜,犹犹豫豫,错失良机。


五  最终的聚会

贤佑一进餐厅,首先看到的就是人群中的英珠,因为大家都还没来,她正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大概是看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弯起,是熟悉的弧度。他蓦然就想到当初在蛋糕店做的那块曲奇饼干上面的小熊,即使现在看,也还是一模一样,真可爱,他想。

英珠收到奎彬说要晚到一些的信息,本来有点郁闷的,那头又马上发来一条信息:“是不是生气啦,我带花来好不好,嗯?带什么呢?冬阴花好了,全世界我是最爱你的人。”“哼,老伎俩。”她一边鄙视他没创意一边又忍不住要笑。抬头张望的时候就正好看到往这边来的贤佑,怔楞了一会便笑着招呼他过来。

贤佑看着眼前笑得坦荡的人,心里万般滋味。气氛一时有点尴尬,英珠摸了摸鼻子,主动找话题,问道:“欧巴最近和铉珠怎么样呢?”贤佑不自在的摸摸脖子,道:“我们分手了。”英珠有点措手不及道:“·······额······对不起·······”好像说错话了,她想,气氛一下安静下来,她不由得埋怨怎么还没有人来,这群爱迟到的家伙。

就在这时,在浩和多恩终于出现了。大家都以为这两个人就是营业CP,下了节目就散了,结果出人意料的是,反倒是下了节目后,两个人更加找回了真心,从此就开始了腻腻歪歪,日常秀恩爱的道路。英珠再没有哪一刻觉得这腻歪的俩人这么可爱过,拼命打招呼示意他们过来。

尴尬的气氛总算打破,英珠舒了口气,而贤佑看着英珠的小动作,心头苦涩,又狠狠灌了一口酒。不久道均和蔷薇也相继到了,铉珠说身体不舒服来不了,奎彬晚到一会。众人索性先开始点餐等着奎彬。在浩和多恩本来甜甜蜜蜜的互相喂食来着,随着时间也慢慢的感觉到这场聚会气氛颇为怪异。他俩忽略不计,另外四人之间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两人缩了缩脖子。道均从蔷薇出来就略显不自在,虽然一直在跟大家说话,但眼神时不时会看向对面的蔷薇。贤佑话一如既往的少,但眼神却也一直直直的盯着英珠,英珠则佯作不知的埋头吃东西。诡异的气氛让叽叽喳喳的两个人也不自觉安静下来。

英珠吃得更加专心,一不小心就将酱汁蹭到了脸上。贤佑笑着看着面前慌慌张张的英珠,不自觉笑了起来,拿出湿纸巾就想为她擦干净,中间却被一直手挡了下来。“哥,我来吧。”晚到的奎彬终于出现,一只手拿着花束,另一只手挡住了贤佑伸向英珠的手。他面上笑着,眼神却是不容拒绝的霸道和坚定。英珠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放下挡住脸的手,自然的接过奎彬的花,示意他坐过来。

她一边自己抽了纸巾擦干净脸,一边嗔怪他来得晚。奎彬笑着放下大衣,笑嘻嘻给她赔罪道歉。贤佑眼神变了变,终于还是问道:“你们两个······”奎彬笑起来,揽住英珠的肩膀,笑道:“我们在一起啦,欧尼先告的白。”英珠老脸一红,狠狠掐了他一把,道:“去,不要脸。”奎彬又马上笑嘻嘻的哄她,俨然是一对热恋的小情侣模样。

相配

贤佑笑容一下子苦涩起来。在浩眼见不对,转移话题问蔷薇道:“蔷薇是准备要回韩国了吗,回来的话我们给你接风。”蔷薇笑着点点头道:“嗯,再过个一两个月就完全搬回来了,有些事情还是在韩国方便一些。”多恩接道:“哈哈哈姐姐难道是要回来相亲吗?”蔷薇笑道:“不是,不过也差不多,男朋友在韩国。”道均眼神暗了一下,意味难名,看向蔷薇道:“我以为你会一直在美国,我没想过你会回来。”蔷薇也看他轻轻道:“欧巴并没有问过我会不会回韩国呀,有喜欢的人自然就回来啦。”话一说完,在场的人不由得都不自觉的看向道均,多恩瞧瞧掐了在浩一把,怪他转的这什么鬼话题,在浩则是有苦说不出。奎彬则在餐桌下握紧了英珠的手,英珠也反握回去。

交错瞬间的美丽风景

一场聚会就在大家各怀心思的诡异气氛下结束了。多恩和在浩早早的溜了。奎彬先去开车。在门口的时候道均表示自己来送蔷薇回家。门口就只剩下了英珠和贤佑。怪异的气氛似乎又涌上来,英珠低着头看着脚尖。

“我以为奎彬只是弟弟。”耳边传来金贤佑的声音。英珠抬头看他,道:“我曾经也以为是的,后来发现一个人的肩膀和年龄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和爱情更没有。”“如果可以重来·······”金贤佑盯着英珠的眼睛。英珠也回视他,看着眼前不自在的即使看着人也眼神躲闪的男人,突然就笑了:“我爱他。贤佑欧巴,很多事情都是没有机会重来的,我很遗憾,珍惜当下这几个字你还是没有学会。”“我当时只是没有想清楚,我很混乱。”金贤佑烦躁的抓抓头发。看着面前的男人,英珠突然很庆幸,有的男人只是空长年龄,犹犹豫豫黏黏糊糊,而有的男人,即使缺少经验和阅历,却早已经有了肩膀。她正色看向贤佑道:“欧巴,过去的就过去吧,我一直觉得懂得珍惜和懂得向前看的人会活得更加幸福,我希望你幸福,真的,祝福你。”“英珠·······”

“奎彬车开过来了,我先过去啦。”英珠说完又停下来,回过头给了贤佑一个大大的笑容和wink,“加油,贤佑欧巴!”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奔向了奎彬,奎彬接住向自己扑过来的姑娘,看了眼远处看着他们的落寞的男人,假装为难道:“欧尼,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啊?什么?”“你最近真的长胖了,吃太多。”“李奎彬!!!你想死吗?!!!”“哈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好了英珠,wuli英珠最可爱了,最近要新出一项针对外企的优惠政策,想不想听,不要生气了,来,哎,花别丢呀······”

金贤佑看着远去的两人,眼神痛苦,他强迫自己转身,默默的往另一方向走去。英珠说要向前看,可是他想,即使再过三十年,他也再遇不到一个拿着和他一样的音响听同一首歌的笑容可爱,勇敢坚强的吴英珠了。

逝者不可追


六   三十年的书店

三十年后。

结婚二十八周年,奎彬拿着鲜花回去的时候也给英珠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英珠惊讶又难过的问:“什么?釜山那家旧书店要拆迁?”自从他们在一起,每年他们都要找个时间去一趟釜山,逛一逛那家旧书店,为彼此选一本书。釜山的旧书店,对他们而言,早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书店了,乍一听到这个消息,英珠有点难以接受。

看着妻子伤心的样子,已经站在政界顶层的奎彬心虚的咳了咳,道:“那个,其实本来,是要拆迁来着,但是我动作了一下,那边已经决定要把那附近建成一个文化区了,所以书店就不用拆了。”英珠又惊又喜,问道:“真的?”奎彬笑着点头道:“当然,傻瓜,我怎么会让我们的定情地轻易被拆掉呢。”英珠道:“所以,李先生,刚刚是故意骗我的喽,还能不能好好过纪念日好好吃饭了。”奎彬笑道:“是是是,李夫人,是我不对,我承认错误。今天我来做饭好吧。”“还包洗完涮锅。”“好好好,还包洗完涮锅”“那个,李夫人,周末有空的话愿意赏脸陪你家李先生去趟釜山么?”“看心情”·······

 

 ——end——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